历史 图书

《兴盛与危机》的作者大胆地将系统整体研究方法运用到历史研究中,从中国封建社会延续两千余年与每两三百年爆发一次大动乱之间的关系入手分析,提出中国社会是一个超稳定系统的假说,并用这一套模式去解释中国社会、文化两千年来的宏观结构变迁及其基本特点。由于本书观点在中国产生很大的影响,在海内外学术界也普遍受到关注,一般认为是中国十年改革时期重新诠释中国历史的最重要理论著作之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11 如何改变一个发起思维(Sponsoring Thought)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尼:我想再回到我先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上去。在每一个问题上,我都想要进入更多的细节。光是谈关系,我们就可以写一整本书,我知道这一点。但那样的话,我可能永远问不到我其他的问题。神:会有其他的时间、其他的地方,甚至其他的书。我与你同在。让我们继续下一个。如果有时间,我们会再谈到它的。尼:好吧。那么,我的下个问题是:我为何仿佛无法在我的人生中吸引到足够的金钱?我的余生是否注定了得省吃俭用?关于金钱,是什么阻止了我去实现我全部的潜能?神:这情况不只你一个人有,许多许多人也都有。尼:每个人都告诉我,那是个自我价值(self–wor……去看看

扪心自问 - 来自《一个阴郁灵魂的争战》

(1999、3) 我看到,一些专门从事哲学研究的人不敢研究政治;号称关心政治的人士、党外人士的政治哲学又太落后。一流的学者常常能言他人所未言,在于他人所言之处发现新意,在于创新与统筹;在常规和平庸之处,在不敢言之处言已之真言。将常人之喜闻乐见之言,留给二流、末流的学者吧!对于学问一途,是否我过于顺利地结识了我的导师,在自身力有不逮的时候,故上苍令我辈时时遭受此等生途之颠簸、精神撕裂之苦? 我扪心自问:为何常常处于逆境中?为何朋友纷纷离去?那样的朋友──为金钱而活着的人们,除了满肚子的生意经,别无他念的所谓“商人”,我也只……去看看

第65章 - 来自《苍天在上》

田卫东大步走进小客厅。黄江北正在那儿等着他。     黄江北问:“那套红木家具是怎么回事?”     田卫东笑了:“红木家具……是这么回事。这两年不是收藏热吗?我有两个朋友想收藏名人使用过的旧东西,特别想收藏名人家里的旧家具,找我捉摸这件事,我就推荐了您……他们拿一套红木家具换了您的旧东西?”     “让他们把东西拉走。”     “这是干嘛呢?嗨,您跟我那些朋友讲什么客套!这些家伙这两年玩原始股赚大发了,钱烧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套两套红木家具对于他们算个什么嘛!没事儿,拿着!送礼庸俗,受贿卑鄙,可这……既……去看看

7 啊——“同志”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57年5月,经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反复阐明提倡,苏洵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 尽”,白居易从古人之语中提炼而成的“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这样的一些名言,日益 深入人心。每天翻开各种报纸,几乎整版整版,都是各界人士向党提出批评建议的报道。 尽管有些批评十分尖锐且不尽妥善,但提倡大家畅所欲言并公诸报端这举动本身,就足 以说明我们党的领导胸怀广阔、大度雍容,何况很多意见是中肯可行的,虽然乍听起来 可能有点刺耳。   这当儿,为了节省时间,我和新华社的少数不愿每天坐班车来回跑的同志,已住进 了外交学院干部学员的宿舍,本人还……去看看

1989年5月—6月 “我深感担子很重” - 来自《江泽民传》

   2009/10/01
江泽民到书记处的紧急通知,要他立即赶到北京。当他匆忙赶到机场时,发现等着他的是一架专机,但是在北京南苑机场接他的汽却是一辆普通的大众桑塔纳。直到此时,江才被告知邓小平将在西山别墅他。这套伪装是为了防止江被愤怒的示威者认出而采取的预防措施。  当邓提出由他担任总书记时,江大为惊讶。他表示了他对邓的感谢和对党的忠诚,保他会做党要他做的一切。“我担心,”江说,“我担当不起党赋予的伟大使命。”  江泽民对这一任命感觉很复杂。他是有抱负的,但并非野心勃勃。他在海很愉快。当时,他向邓解释说,他没有在中央工作的……去看看

第二章 独立空军 - 来自《制空权》

结构  我们已把独立空军的含义定为:组成能够夺得制空权的空中力量的所有航空兵器的总体。我们还提出,为了夺得制空权,必须摧毁敌人一切飞行器。因此,组织和使用独立空军必须以实现这种摧毁为目的。  我可以打个比喻,要想消灭鸟类,仅仅射下飞行中的全部鸟是不够的,还剩有鸟蛋和鸟巢。最有效的办法是有计划地摧毁鸟蛋和鸟巢,因为严格地讲,没有一种鸟能持续在空中飞行而不降落。同样,依靠空中搜索来摧毁敌人的飞机,即便不完全是无用的,也是效果最差的办法。更好的办法是摧毁它的机场、供应基地和生产中心。空中的飞机可以逃避,但是……去看看

十三 向种族公正迈进的南非 - 来自《宪政与权利》

约翰·杜加德应否站在美国经验的角度来审视南非目前的种族冲突呢?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两个国家不同的人种构成就暗示着两个社会的比较站不住脚。美国有两亿三千万人口,其中只有12%是黑人;南非的近两千八百万人口则由一千九百多万黑人、三百万有色人种(“混血儿”)、一百万印度人以及区区五百万白人构成。不过,尽管在人口构成方面存在这些重要的差异,还是有某种东西吸引人们对两个社会进行比较,因为在它们的历史经历中有某些相似之处。两者都是在十七世纪被欧洲新教徒变为殖民地的,殖民者于1607年来到弗吉尼亚的詹姆斯城,到开普敦……去看看

六 寡头垄断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在产业中,严格的纯粹竞争或垄断的条件即使存在,也是很少见的。就连常常为人引为竞争性厂商典型例证的农场主也保留存货。而且,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的价格差距有时也高于运输成本。另一方面,即使一种产品或服务只有一个卖者,它也必然面临替代品的竞争。因此,垄断和竞争的纯粹形式最好被看成在一个系列中的两端。例如,我们可以把垄断竞争(下章将讨论)归为一个有着许多竞争模型特征的模型、在这个系列的另一端,我们又发现可以归入寡头垄断范畴的模型,这主要由在一个产业中的厂商数来区分。尽管当前尚无寡头垄断理论,各寡头垄断模型都……去看看

爱弥儿 6-4 第四节 - 来自《爱弥儿》

即使说我们所有的教义都是同样的真实,但不能因此就说它们是同样的重要。是不是在任何事物上都要看出上帝的荣耀,这关系不大;对人类社会和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要认识到上帝的法律要求他必须对他的邻人和他自己尽种种的义务。我们彼此之间应当时时刻刻互教的,就是这一点,尤其是做父母的人更应当拿这一点来教育他们的子女。是不是一个处女做了造物主的母亲,是不是她生的上帝,或者是她单单生了那么一个男人,而上帝进入了这个男人的身体同他合而为一;圣父和圣子的本质是相同的还是相似的;圣灵是来自圣父还是来自圣……去看看

第二章 普天之下皆是如此——全球化及全球衰落的冲击 - 来自《全球化陷阱》

   2009/10/01
“农民是听命于统治的,而统治正是针对农民的,但现在一切都颠倒过来,叫人无法理解。”——安东·契可夫《樱桃园》剧中仆人费克斯   世界只有一个,最初只是一个地球的形象。   距离北京有3小时飞机路程,距离香港也要3小时,距离西藏拉萨要2小时,这就是成都。对于喜欢中国辣味饭菜的人来说,这个位于中国西南部四川省的偏远中心城市颇有名气。外国游客只是在中途不得不停留的时候才接近这座城市。成都已经有340万居民,是世界上一个发展最快的城市巨人。   在新高层楼群建筑工地之间,很漂亮的毛泽东的宣传画告诉人们,现在进步到……去看看

第01章 引论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一卷)》

1 理解底研究是愉快而且有用的——·理·解既然使人高出于其余一切有感觉的生物,并且使人对这些生物占到上风,加以统治,因此,理解这个题目确乎是值得研究的;只就理解底高贵性讲,我们亦可以研究它。理解就同眼睛似的,它一面虽然可以使我们观察并知觉别的一切事物,可是它却不注意自己。因此,它如果想得抽身旁观,把它做成它自己底研究对象,那是需要一些艺术和辛苦的。但是在这个研究底道路上不论有什么困难,而且不论有什么东西使我们陷于暗中摸索,不得究竟,可是我确乎相信,我们对自己心灵所能采取的任何看法以及我们对理解所能得到的全……去看看

第三章 新中国对乡村政治的改造(上) - 来自《岳村政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摧毁了封建的社会秩序,乡村社会与国家之间建立了新的联系。国家通过对土地所有制等经济制度的改造和意识形态的动员,建立了以集体经济为基础的"集权式乡村动员体制",国家行政权力冲击甚至取代了传统的社会控制手段,地方政府及乡村干部通过代理方式实现了对乡村社会权力的垄断。在此基础上进行的社会动员,一方面为国家工业化积累了一定的经济资源,另一方面也产生了灾难性的历史后果。一、农民协会和土地改革1949年9月13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衡山县人民政府在石湾成立,10月6日衡山全境解放,10月7日,中共衡山县委……去看看

16 - 来自《追日》

大头和小脸们听懂了听明白了,掌声就如暴风雨似的响了起来。   布风示意不要鼓掌。他不习惯掌声……他再一次把目光扫过人群,他期待的姚多依然没有出现,他不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想,这个姚多怎么不守信用?也就算了吧,他说,欢迎各位畅所欲言!我布风保证百无禁忌……   很静,没人说话,没人站出来。高加说,布县长的意思是让大家感受一下,并不触及具体问题,你们都可以说说么!   还是没人开头,张达大声说,你们不想干,就干脆走开———后面又有人来了,你们都给我让开,让他进来!   果然,一位胡子拉茬的汉子大踏步穿过人群,急喘喘地过来了。  ……去看看

第15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奥迪车急速而平稳地行驶在郊区的便道上,便道两旁的大树既高又密。从树木的间隙处不时闪现出远处农家的灯火。又走了一会儿,树木稀少了,灯火也不见了,只有巨兽似的山影黑沉沉地绵延在便道的两旁。周密没想到会走出这么远。他曾问过那两位专程来接他的人:“你们要带我去哪儿休息?”其中一位大高个儿笑着说道:“反正不会送您去集中营。”不久,车驶进一片很不起眼,但面积不小的杂树林。道路的等级却一下提高许多,虽然仍不算十分宽敞,但却变得格外平坦。     不一会儿,车终于停在一个颇有些现代造型艺术味道的水泥大门楼前。司机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