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包括斯大林与蒋介石、刘少奇率团秘访莫斯科、斯大林与毛泽东会谈档案、我在中国的外交生涯、我眼中的苏中关系等12篇。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8节 “两个积极性”:一种宪政策略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高度的中央集中统一领导虽然保证了国家的统一以及政权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的基本和平的转移,但还是有粉碎“四人帮”的事件。并且一些回忆录和传记显示,当时“四人帮”在上海以及其他地方曾试图以民兵指挥部为名建立第二武装,“四人帮”被抓后曾试图“武装叛乱”。可参看,郑谦、张化:《毛泽东时代的中国:1949-1976》(三),中共党史出版社,2003年,页479;范硕:《叶剑英在非常时期》,下册,同前注27. 但是带来了很多问题。如果从经济上看,这些做法带来的问题就是中央“统得过死”的问题。19……去看看

第五编 论政府的影响 第02章 论课税的一般原则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课税的四条根本原则  从经济上说,税收制度应该有的各种性质,已被亚当·斯密概括在四条原则中。这四条原则已被后来的著作家普遍接受,可以说已成为经典性原则,因而在本章的开头最好是引述一下这四条原则。  “每个国家的国民,都应尽量按照各自能力的比例,即按照各自在国家保护下享有的收入的比例,缴纳赋税,以维持政府。所谓税收制度的平等或不平等,便取决于是遵守还是忽视这条原则。  “每个人必须缴纳的赋税应该是确定的,不得随意变动。缴纳的日期、缴纳的方法、缴纳的数额,都应该让一切纳税者及其……去看看

第36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方雨林就这样“突然”闲了下来。他在家里争着洗碗,争着上医院去伺候妈,以为老爸会说他一个好。岂不知,老爸对他的这些“变化”,早怀有疑心了。他跟老爸解释,单位补他假哩。老爸狐疑地瞟他一眼道:“别踉我闹了,什么时候见你们局里给你们补过假?”方雨珠在一旁忙帮腔:“爸,您也是的,哥忙了,几天不着家,您叨叨他;这闲了,在家陪您几天,您也叨叨他。做您儿子,真难!”方父啐她:“他是陪我吗?我看他是出啥事了。”方雨林忙说:“您说我出啥事了?”方父哼哼道:“没出事,你脸上不是那神色。”方雨林笑了:“爸,您真可以上我们刑侦支队去干一把了。”    ……去看看

君临天下的企业霸主——IBM公司总裁路易斯·格斯特纳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格斯特纳从小生长在纽约长岛的一个贫穷家庭里,在一所教会中学渡过全部的少年时光。后毕业于哈佛商业学院。13年的麦肯锡咨询公司实践磨炼,使他成为一名光芒夺目的商界奇才。35岁时,成为美国运通公司执行副总裁。1989年出任RJR Nabisco公司总裁,1993年出任IBM总裁。   主要业绩    ●由于成绩斐然,28岁即成为麦肯锡咨询公司最年轻的委托代理人,33岁成为最年轻的高级主管,35岁出任运通公司执行副总裁。1989年出任RJR Nabisco总裁。每次都是危难之际扭转乾坤。   ●1993年接任濒临破产边缘的IBM,90天便确立新的目标与对策……去看看

第十三章 人去室空的毛家湾和七○四工程 - 来自《林彪坠机真相》

草原荒滩上秋风瑟瑟,九具白茬棺木缓缓下葬,两具无辜者的棺木隔放在林彪和叶群中间。曾经叱咤风云不可一世的“副统帅”,和他诡计多端翻云覆雨的老婆,竟隐姓埋名地头顶插着阿拉伯数字编号的木牌……  林彪的旧居  1972年秋天,我回国开会,正值“九一三”事件一周年。我得到一个机会,参观了人去室空的毛家湾——林彪、叶群生前的公馆。  毛家湾,据说是清朝一个王爷的宅第,位于北京西城区厂桥以南,原是西皇城根的两条东西走向不太惹眼的小胡同,南边一条称前毛家湾,北边一条称后毛家湾。两条小胡同中间,夹着几个大的院落。全国解放……去看看

第四篇 第十一章 主力会战(续)——会战的运用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无论战争在具体情况下是多么多种多样,而且我们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是必然的,我们只要从战争这个概念出发,仍可以肯定以下几点:    (1)消灭敌人军队是战争的主要原则,对采取积极行动的一方来说,这是达到目标的主要途径;    (2)消灭敌人的军队主要是在战斗中实现的;    (3)具有一般目的的大的战斗才能产生大的结果;    (4)若干战斗汇合成为一次大会战,才会产生最大的结果;    (5)只有在主力会战中统帅才亲自指挥,在这种情况下他宁愿相信自己,这也是事物性质决定的。   根据上述五点可以得出一个双重法则,它包含相辅相成的两……去看看

第四章 残冷谍战 - 来自《铁血卫队》

●“谢天谢地,现在这只畜生死了”●天生的情报人材●荒谬的信条第一节 金发野兽有些历史学家过去和现在都以一种奇特的顽固性,揪住犹太人的课题死死不放,甚至直到今天仍是如此。这反映了一种要求,即要揭露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在北欧主宰民族假面具下掩盖得很巧妙的一秘密,一种畸形心理状态,一个无法消灭的缺,它以宛如催眠术般的作用确凿地证明,希姆莱最重要的伙伴和保安警察头子是纳粹国家学说的最残暴的维护者,是如同英国人吉拉德·莱特林格所说的“一切种族主义者中最终狂热的分子”。无论如何,在这个必会引起人们议论纷纷的人……去看看

第四章 古代文明的起源 - 来自《全球通史(上卷)》

   2009/10/01
第二编 欧亚大陆的古代文明(公元前3500-1000年)  我们从第一编中已知道,农业革命是人类成为真正的人之后所取得的第一个重大成就。如果太空中的观察员将行星地球置于监视下,定期报道他所注意到的地球上的种种发展情况,他对农业的出现大概会作这样的描述:   迄今为止一直靠采集植物和狩猎动物生活的两足人类,现在开始精心地培育某些植物和畜养某些动物,来生产自己的食物。以这种新方式生活的一群群两足人类,其数量的增长是不均衡的。他们正在某些地方定居下来,在那里建造经久耐住的隐蔽所。通常几十个隐蔽所集中在一个地方,这……去看看

廿二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只这一趟训练,苗岭秀就迅速完成了从一个下岗技术员向首长夫人的转化,举手投足间都带了几分慵懒霸道的贵气,说话语气中也知道常夹带一些“嗯”呀“啊”呀这类毫无意义的虚词了。  葛定国和苗岭秀从南方回来时由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苗岭秀又带来一个人,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苗岭秀的女儿,这让西西一家又吃一惊!原来苗岭秀并不是独身未嫁的大龄女,原来苗岭秀暗中还藏了这么大的一个女儿!西西心中暗自叫苦,这下子恐怕今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家里原来不过是阶级成分发生了变化,现在连阶级力量对比也开始发生变化,原来是三比二……去看看

第09章 与华北共存亡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旗开得胜  1937年7月8日晚,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红军营地一片静谧。在红军前敌总指挥部的油灯下,政委任弼时、总指挥彭德怀和政治部主任杨尚昆收听到南京中央社广播的重要消息:日本军队7日晚10时在卢沟桥演习,演习后称有日兵一名失踪,无理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检。8日,日军更无理要求我方撤退卢沟桥宛平 驻军。我二十九军已举兵抗击,誓与城共存亡。  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的影响下,驻守卢沟桥的二十九军将士奋起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揭开了八年抗战的帷幕。当晚,中共中央发表宣言大声疾呼: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去看看

宽容 - 来自《自由与权力》

只有宗教自由,才能避免迫害——自由才有保障。  政教分离对自由来说是必要的。如果二者联合,国家是不宽容的;如果二者分离得过分,宗教就不宽容。它们之间相互影响是必要的。  早期的基督教只要求一种自由——所有自由之母——宗教的自由。  《南特敕令》标志着一个宽容、进步时代的到来,也就是说,在自由史上,它是所有现代历史的精髓。  法律或习俗不可能主张宽容,因此,它引进了抽象权利的新因素。  宗教自由并非与公民自由同步前进。  如果强迫遵奉的话,迫害是不道德的,因为把迫害作为宗教动力的话,强迫性宗教就是无能的。……去看看

第4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石城攻下后,钱团长和上千号穿灰军装的兵连夜进城抢地盘。   王旅长没急于进城,也没忙着去抢石城的地盘。   王旅长有更大的野心,——不光盯着一个石城,还想做全省的督办,便先在城外收编刘镇守使的降兵败将,把自己的混成旅变成了独立师,遂又回到秦城,紧张地进行政治活动。   王旅长见了奉天张大帅的代表,和张大帅的代表密谈二日,又召开了各界绅耆谈话会,大谈和平与民主,第三日即受张大帅之命如愿以偿就任奉系新督办。   就任当日,王旅长发表了措词激烈的讨直通电,宣布直系北京政府委派的那位驻节省城的赵督军为“曹吴内乱之帮……去看看

序言 - 来自《进化思想史》

因为本书的结构不同以往,所以这篇序言的大部分将用来解释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写作。本书探讨的是进化论的历史,但并不是学院派式的专著,而是面向没有生物学和历史背景读者的导论式作品。然而,这部书并非为了普及而将历史写成枕边的读物。本书的对象是那些对进化及其应用有着浓厚兴趣、且以前没有详细了解过这些问题的人。事实上,这本书最初主要是要作为大学的科学史教科书,我当然希望对于专业生物学和那些寻找有关进化论领域简明读本的历史学家也有价值。由于潜在的读者各种各样,有些领域的专家可能要包涵一下该书所描述的对他……去看看

撤离柏林命令与告别希特勒 - 来自《希特勒女秘书的遗著》

   2009/10/01
1945年1月,总理府公园内的元首地下避弹室经过加固之后,希特勒将其大本营迁到了柏林。本来,地下避弹室是一个为躲避空袭临时落脚的地方。但是,当1945年1月拉德齐维尔宫内楼上的住房被燃烧弹炸得无法居住时,希特勒与他的工作班子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地下避弹室里。   拉德齐维尔宫里副官们住的厢房,其中包括上面常常提及的楼梯间没有遭到损坏。开始时,我们秘书与希特勒在这里吃午饭,窗帘是拉着的,屋里开着电灯,然而外边,春光照耀在炸毁了的皇家饭店和宣传部的大楼上。晚饭则是在元首地下避弹室内希特勒那间既小、陈设又简单的办公室……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