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海峡两岸都对孙中山立正,李敖却喊稍息!李敖就是这么别扭,他不肯人云亦云。他挖掘出大量人所不知的秘密史料,揭开已盖之棺,重新论定。为了《孙中山研究》,台北市政府新闻把他移送法办。争取言论自由,李敖从不名落孙山!史家李敖看伟人,李敖作品大陆首版,中国国民党的总理孙中山有两个,一个是他自己那个孙中山;一个是别人变造的孙中山。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0章 在卡特政府的国防部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虽然我在里根——布什时代担任公职期间抛头露面最多,但实际上我是在卡特执政期间在国防部长办公厅工作的那两年半时间内初谙国家安全事务的。1977年5月,我再次去华盛顿,到国家安全委员会见布热津斯基。他告诉我,原本想让我负责国防计划工作,但这一空缺已经由维克托·厄特高夫填补了。维克托现在需要一位助手。当初连该单位的一把手我都不愿干,现在反而要我当二把手,我觉得这个建议很难接受。不过,拒绝白宫的提议,对于一名一直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来说,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一回,我告诉布热津斯基,我需要考虑考虑。   我在……去看看

再版序言 - 来自《生死抉择》

共产党人必答卷——再版序言孙武臣                  一  现在读张平的《抉择》(原载《啄木鸟》1997年第2、3、4期)如同过去读他的《天网》、《孤儿泪》一样,那感觉似乎只有“振聋发聩”一词来形容才是准确的。从始至终,我们的心潮都被作品的思想冲击力激荡着,震撼着。  读张平,这感觉大约是不会错的。我猛然想起老作家孙犁《论风格》一文中的一席话:“风格的土壤是生活,作家的前进的思想是它吸取的雨露。如果作家的生活和思想都是充实的、战斗的、积极为人生的,那他的作品就像是生长在深山大泽的树木一样……去看看

第十章 临危赴任 - 来自《蒙巴顿》

日军横扫东南亚,盟国防线已崩塌;   为稳阵脚蒙氏来,作为如何日后夸。   话说以日军1941年12月7日袭击珍珠港为标志,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后,头一周日军即占领泰国,迫使銮披汶政府签订城下之盟;12月10日,日军同时在菲律宾和哥打巴鲁登陆;12日,日军强渡柔佛海峡,进攻马来半岛和新加坡;25日,香港沦陷,港督马克·扬爵士宣布投降。   此后一个月,马尼拉、吉隆坡和新加坡相继失陷。7万美菲守军放下武器,8万新加坡英军向3万日本入侵者挂出白旗。日军乘胜南下,攻占爪哇、南苏门答腊和巴厘巴板。战争初期,对英美盟国来说,无疑是一段充满灾难、……去看看

33 - 来自《跑官》

老太太说,她曾过了一段闭关自守的生活。   初到疗养院那几天,2楼一号房间简直门庭若市,下自院领导,上至市今以至省领导,轮番地往这里跑。市委班子里的人没有拉下一个新语西汉陆贾著。二卷十二篇。为帮助汉高祖刘邦总结,都来过了。这些在全市范围内一迈脚踩得地面颤动的头面人物,在老太太午睡未醒时,竟像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坐在外间等候,疗养院的正副五位领导,更是轮番不停,这个问:“你老需要啥?”那个又来间:“柳老还需要什么吗?”简直应接不暇。   这在政界来说,是很正常的事。一位国家领导人的嫂子下来疗养,能不献点殷勤吗?谁不愿……去看看

第一章 猜想的知识:我对归纳问题的解决(上) - 来自《客观知识》

整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以来的非理性发展,是休谟破坏经验主义的自然结果。  伯特兰·罗素   我认为我已经解决了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归纳问题(我在1927年前后就解决了的①[ii])。这个解决办法是富有成果的,而且它使我能够解决好多其他哲学问题。  然而,几乎没有多少哲学家支持这样的论点,即我已解决了归纳问题。几乎没有多少哲学家苦心研究以至批判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或者注意到我在这一方面做了一些工作这一事实。虽然最近出版的关于这个问题的大多数书籍有迹象表明受我的思想的间接影响,但是它们并没有提到我的任何……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梅次故事》

范东阳来过几次电话,都是说枣林经验。他回荆都后,念念不忘枣林村,随时都会冒出些新灵感,就打电话过来。朱怀镜就坐不住了,非亲自去马山蹲几天不可。   他本想图清净,不惊动马山县委,先去枣林村住上两天,作些调查研究。想想又觉不妥。余明吾和尹正东终究还是会知道的,他们就会有想法。说不定《梅次日报》还会有新闻出来说他微服私访。老百姓的政治理想自然是浪漫的,会说梅次又出了个清官,只怕在人们的口碑相传间,还会敷衍出些带古典色彩的故事,诸如断冤狱、惩贪官之类。官场中人见多了把戏,只会说他做秀。老百姓说好说歹都没什么关……去看看

中文版前言 - 来自《全球通史(下卷)》

   2009/10/01
当然,我很高兴,也很满意我的《全球通史》能与中国读者见面。不过,我也感到有点不安,因为我担心中国读者在阅读时将不会给予足够的批评。人们阅读任何东西都应提出批评,这是因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没有任何东西能作为纯真理或完整的模式而被人接受的时代。   环顾20世纪后期的世界,我们将意到一个陷入重重困境之中的世界,看到一个一切都被弄得乱七八糟、一切都在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世界。不仅一个国家、一种社会制度如此,全球如此,不发达的第三世界、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世界和发达的资本主义第一世界也是如此。如今,这三个世界都……去看看

第十一章 和平之光的再现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35.马歇尔紧急使华  国共谈判宣告中断后,两党冲突愈演愈烈,内战危机日益严重。蒋介石的独裁内战政策激起了中国社会各界的普遍反对,一时间反战运动勃然兴起。  中国的内战危机也引起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人的严重关注。解放区军民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和国统区人民反战运动的掀起,证明以赫尔利为代表的美国公开扶蒋反共的政策走进了死胡同。中国局势的糜烂使白宫的决策者们清醒地认识到,目前国民党“绝对没有能力用军事手段镇压共产党”,若蒋介石发动内战,其结果“可能导致共产党控制全中国”。这是充满商业头……去看看

第四部 美国的利益(5)——英美重新联合的可能 - 来自《海权论》

5·英美重新联合的可能  今天不可能再有哪一个国家能像过去那样独霸海洋。英美两国间基于共同血缘的亲近感可能在控制海洋方面建立合作,确立同一种族对海洋的支配。  “亲缘关系”和“同盟”两个词表达的是两个极为不同的意思;就其中包含的权利与义务的意义而言,它们赖以存在的基础也根本不同。前者指一种自然的联系,后者则纯粹是后天的,即使它可能产生于随前者而来的情感、共同利益和对于义不容辞的责任的意识。相应地,在“同盟”的词源学意义中,可以找到一种受制于一条人为的纽带的感觉;这纽带既可是力量之源,又可带来忧……去看看

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中) - 来自《资本论(第一卷)》

4.工厂   我们在本章的开头考察了工厂的躯体,即有组织的机器体系。 后来我们看到,机器怎样通过占有妇女劳动和儿童劳动增加资本 剥削的人身材料,机器怎样通过无限度地延长工作日侵吞工人的 全部生活时间,最后,机器的发展虽然使人们能在越来越短的时 间内提供惊人地增长的产品,但又怎样作为系统的手段,用来在 每一时刻内榨取更多的劳动或不断地加强对劳动力的剥削。现在 我们转过来考察工厂的整体,而且考察的是它的最发达的形式。   尤尔博士,这位自动工厂的品得,一方面把工厂描写成 “各种工人即成年工人和未成年工人的协作,这……去看看

悲剧的诞生 25 - 来自《悲剧的诞生》

音乐与悲剧神话同是一个民族的醉境能力之表现,而且是彼此不可分离的。两者都溯源于梦境领域之外的一个艺术领域;两者都美化了一个境界,那儿,在快乐的和谐中,一切不和谐的因素和恐怖的世界面影都动人地消逝了;两者都信赖自己的极其强大的魔力。玩弄着哀感的芒刺;两者都以这种游戏来证实甚至有个“最坏的世界”。在这场合,酒神比起梦神来,就显然是永恒的本源的艺术力量;要之,他唤起了整个现象界,在这当中,必须有一种新的美化的假象,才能使得个性化的世界永远栩栩如生。如果我们能设想“不和谐”化身为人——否则人是甚么呢?——那末,为着……去看看

第27章 - 来自《机关滋味》

黄三木在打字室里没完没了地打字,不再有什么希望了。要想调一个单位,也是不可能的。他这才知道,自己确确实实是这里的奴才了,确确实实是这里的太监了,而且是被买来的奴才,被买来的太监,连自己的人身自由也没有了。他以为现在是改革开放时代,是人才流动时代,没想到,当官的权力竟这么大,他一句话就可以把你捆在这里,把你吊在这颗树上,让你不得不放弃任何希望。想到这里,他开始可怜起自己,几滴泪水,就湿湿地淌了下来。曾几何时,他那么狂傲,那么自信,以为自己是个不会流泪的男子汉。自从邹涟离开以后,他却变得这么伤感,这么容易落泪。人,是多么脆……去看看

第四章 “保卫大台湾”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保密防谍”   蒋介石在整顿党政军的同时,也着手加强了对社会秩序的管理。当时在台湾岛,甚至在国民党上层,中共组织的活动也十分活跃。这引起了蒋介石的极度恐慌,在“保密防谍”的口号,对共产党及一切进步力量进行打击,旨在配合“反攻复国”的“大业” 以摧毁共产党在台力量。   1.严刑峻法   台湾社会治安恶化,既是历史问题,又是现实问题。原先人口不过600万的台湾岛,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一下子挤进200多万的逃台人员。这些国民党逃台人员,败兵如匪,有被骗来台的,有自知不能被共产党原谅而逃台的,有糊里糊涂来台的。在丢……去看看

第五章 最高权力制定法律的义务 - 来自《政府片论》

一我们现在来探讨在这段离题的话中的最后一个题目:某种“义务”,即根据我们的作者的说法,最高权力所具有的制定法律的义务。二他说:“到此为止,制定法律是最高权力的权利;可是,进一步说,这又是它的义务。因为,既然各个成员理应使自己的行动符合国家的意志,那么他们最好还是从国家意志的宣告中接受指示。但是,在如此众多的人口中,要对每一个人的每一个特殊行为都发出命令,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这个国家为了给所有人颁布永久性的通知和指示(在各个方面,不论是积极的或消极的义务),便制定了一般性的规则。这样做,为的是让每一个人明白什么东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