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实录了50年前以美国为首的反法西斯盟国对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犯进行军事审判的过程,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亚洲、太平洋地区犯下的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书中塑造了自恃功高盖世的麦克阿瑟、敢与蒋介石分庭抗礼的商震将军、日本天皇及重要战犯等诸多形象。全书资料史实鲜为人知、故事情节悬念迭起、历史场面生动真实、令人荡气回肠、回味无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黄桥访贤达 - 来自《陈毅传奇》

1940年7月的一天,一场绵绵细雨让苏北古镇黄桥笼罩在一层薄薄的云雾之中,雨声淅沥中的丁家花园,两个穿蓝灰色军服,佩“N4A”臂章的人正信步走在长廊上。疏落的假山奇石在近黄昏的细雨中显得分外峥嵘,花木扶疏的庭院溢漫着泥土清新的气息。陈毅和管文蔚正在轻声细谈着。   “刚才谈到黄桥士绅朱履先,你再详细说说。”   管文蔚会意地笑了,陈毅对地方名流士绅总是十分关注!于是想了想,开始介绍起来:朱履先是黄桥镇上的第一名流,早年曾留学日本,回国后任南洋新军管带。辛亥革命时,他响应孙中山号召,于秣陵关起义,参加了光复南京之役。……去看看

第6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新成立的联合专案组设在江对岸一幢四层的灰砖旧楼里。     据说这里原先是军工所属的导弹工厂厂部所在。导弹工厂拆迁后,这楼就一直这么空闲着。这些年,周围陆陆续续建起不少新楼、饭店、娱乐场、商场,它却一直还这么空关着,倒也算得个闹中取静的地方。这些日子进驻了专案组,从外表上仍然看不出它和往日的自己,和同类型的旧楼旧院落有什么不同。     反而觉得它的大铁门比以往关得更严实了。再多的人进出,也只开一个小边门。但只要是进得门去,就会发现,这里的安全保卫工作极其严密,确实与众不同。首先,不管什么人出入,你得……去看看

34.人在江湖 - 来自《沧浪之水》

其他几个人我就用电话召到办公室来,话挑明了说:“压了你们这么多年是委屈了你们,厅里对你们是特事特办,从上面要来了名额,够一个条件上一个,但如果闹出什么事来,省里不高兴,名额下不来了,厅里也没有办法。”有人说:“受了这么多年的压,就白压了,总要讨个说法。”我说:“今年评了职称就是说法,当年右派比你的委屈大吧,平了反就是说法。他们跟谁打官司去?坦率地说像马厅长这样下了台还经得起审计的人不多,你们要赢官司也不轻松,不脱几层皮是不行的。”我原来以为会费一番口舌,可只几句话就摆平了他们。   马厅长从美国回来,这是我早就料到……去看看

第二章 整饬两江 3、上治理两江条陈的美少年原来是故人之子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下午,薛福成来了。曾国藩初以为必是一位老成持重的宿儒,谁知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他叫薛福成不必拘礼,随便坐下,然后用惯于相人的目光将这个后生仔细打量了一番。  但见此人额高而宽,眉宇疏朗,两个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射出英气逼人的光芒。“令器美才!”曾国藩在心里称赞。  “足下在号房里写的条陈,老夫已看过了。今科乡试,士子如云,大家都抓紧这几天难得的机会,按题做好时艺策论,力求精益求精,锦上添花,以便得个功名富贵。足下放开正事不去用心,费如许心思写此条陈,不觉得得不偿失吗?”曾国藩靠在椅背上,以手梳理花……去看看

第二十六章 已变成中国人的欧洲人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8月27日-29日)  马戛尔尼在北京住所接见了早就要求拜访的情报员:“传教士们穿的是当地衣服,讲的是中文。从外表看,他们和其他本地人没有什么区别。”  奇怪的是,梁栋材神父一直不露面,而另一名法国人却很快成了马戛尔尼的常客,他就是罗广祥神父。使团搬来后第二天他就来了。马戛尔尼写道:“他告诉我他获准为我们效劳,并且每天来听取我的吩咐。’”  大家松了一口气。索德超的令人不安的阴影消失了:他已经上路去热河了。克雷芒十四世屈服于整个欧洲知识界的压力,在1773年解散了耶稣会。在华的耶稣会士便由遣使会士接替……去看看

4-2 论限制从外国输入国内能生产的货物 - 来自《国富论》

以高关税或绝对禁止的办法限制从外国输入国内能够生产的货物,国内从事生产这些货物的产业便多少可以确保国内市场的独占。例如,禁止从外国输入活牲畜和腌制食品的结果,英国牧畜业者就确保了国内肉类市场的独占。对谷物输入课以高额关税,就给与谷物生产者以同样的利益,因为在一般丰收的时候对谷物输入课以高额关税,等于禁止它的输入。外国毛织品输入的禁止,同样有利于毛织品制造业。丝绸制造业所用的材料虽全系产自国外,但近来也已取得了同样的利益。麻布制造业尚未取得这样的利益,但正在大踏步向这一目标迈进。还有其他许多种类……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七章 对要塞的进攻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对要塞的进攻,我们在这里当然不能从筑城作业方面来加以研究,而是准备研究三个方面:第一、同这种进攻有联系的战略目的;第二、对进攻要塞的选择;第三、掩护围攻的方法。   防御者丢失要塞会削弱他的防御,特别是当要塞构成防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时更是如此。进攻者攻占了要塞后,就可以从中得到极大的利益,他可以把它用作为自己的仓库和补给站,可以用它来掩护地区和宿营地,等等。当进攻者最后转入防御时,要塞就又会成为这种防御的最有力的支柱。要塞在战争过程中对战区的所有这些作用,我们在《防御》一篇中论述要塞时已作了充分的……去看看

周恩来后来对基辛格说,你如果要让我们的外交官得心脏病,就在社交场合找他们接触。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三日,在华沙波兰文化宫的一个餐厅,举行了南斯拉夫时装展览会。因为铁托总统奉行了独立的外交政策,使南斯拉夫既是东欧共产党国家,又与西方国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这个由南斯拉夫主持的展览会,就成了在华沙外交界少有的东西方外交官相聚的场合。美国驻波兰大使在这种场合,当然是个十分引人注目的角色。这天,美国驻波兰大使沃尔特·斯托塞尔在人头攒攒的人群中,看到了穿中山装的中国驻波兰临时代办雷阳,迳直朝他走去。雷阳回避了。在那几年,每逢这种场合,中国外交官一知道面对的西方外交官是美国人,就会马上中断接触……去看看

第三章 英雄气,儿女情 - 来自《红墙内外》

尹荆山,锦州人。四十七岁.使性子。喜怒不上脸,较深沉。他掉了一顿牙。大约不习惯假牙,说两句话必要纸纸那颗镶嵌不牢的假牙。我们的交谈便慢上加慢。偏偏他又将香烟捏一捏,把它玩着拿到鼻子底下嗅。我便扑地笑出声:“什么毛病,莫不是跟主席学的?他不慌不忙点燃香烟,眯缝了眼:“戒不掉,蘑菇蘑菇可以少吸几次。”   烟雾在房间里弥漫。这房屋比柬埔寨难民营强不到哪里去。不过,窗外电铲轧轧,汽车嘶鸣。一个现代化宾馆正在破土兴建。他是副总经理,负责这项工程。   他曾在《报告文学》编辑部工作过,说故事不搞平铺直叙,很注意倒叙的魅……去看看

行政权 - 来自《民主的原则》

民主政府的领导人经本国公民同意而执政。这些领导人的巨大权力不是来自对千军万马或经济财富的控制,而是来自对参加自由、公正选举的选民为他们所设立的种种限制的尊重。   通过自由选举,民主制度下的公民赋予他们的领导人法律所规定的权力。宪政民主制度实行分权制──立法机构制定法律,行政机构贯彻执行法律,司法机构独立运作。   民主政府的领导人既不是民选独裁,也不是"终身总统"。他们有固定任期并接受自由选举的结果,即使这意味着失去政权。  在宪政民主制度下,行政权通常受到三种限制:将国家政府的行政权、立法权……去看看

第四部分 经济学拓荒者 - 来自《黑板上的经济学》

谁都知道约翰·洛克是哲学家和法学家,但有多少人知道他还是从重商主义向自由主义过渡的经济学家?  最早的经济学家并不是满腹经纶的学者,而是从事商业活动的实践者。最早的经济学也不是用数学公式包装起来的理论,而是一些直白的经验总结和政策主张。但这正是现代经济学的祖先——重商主义的经济学。介绍经济学家还应该从这些被称为重商主义者的经济学拓荒者开始。  人类自有经济活动以来就有了经济思想,无论是中国的孔子、管子,还是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都有许多令今人叹服的经济思想。但他们并没……去看看

第02章 - 来自《省委书记》

6   飞机起飞后不久,一场不大不小的秋雨在厚厚一层浓淡不均的雨云的挟带之下,直扑K 省省城。雷声是遥远的。闪电也只在地平线上轻抚生长在岗地上的那一片片熟透了的红高粱和黄玉米,并对生硬而巍峨的高压线铁塔发出间歇的警告。这时,地处省城东北角高干住宅区的枫林路十一号——贡开宸的家,人称“贡家小院”里,正聚集着一场不似“风暴”却胜似“风暴”的“风暴”。   贡开宸有三个儿子,贡志成、贡志和、贡志雄,一个闺女,贡志英。还有两个非贡姓子女,儿媳修小眉和女婿佟大广。四个贡姓子女中,只有一个是他亲生的,那就是老大贡志……去看看

第十六章 和代议制政府有关的民族问题 - 来自《代议制政府》

如果人类的一部分由共同感情连结在一起,这种感情不是他们和任何别人之间共同存在的,这部分人类就可以说构成一个民族——这种共同感情使他们比之和其他人民更愿意彼此合作,希望处在同一个政府之下,并希望这个政府完全由他们或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治理。这种民族的感情可能产生于种种原因。有时它是同一种族和血统的结果。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宗教大大有助于民族感情的形成。地理界限是其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共同的政治经历;具有民族的历史,以及从而产生的共同的回忆;和过去发生的事件联系着的集体的骄傲和耻辱,快乐和悔恨。……去看看

第59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方营长最终是在汤副旅长那里弄清玉环心思的。   玉环老这么和方营长拖着,不和方营长谈结婚的事,方营长就着了急。这一着急,方营长就想到了在省城避乱的汤副旅长,就带着两瓶酒和一盒礼品,到三江货栈找了汤副旅长。   那日也是巧,玉环不在家。   汤成一见方营长的面就说:“老方,你来的真不是时候,玉环刚才和百顺一起去了小白楼。”   方营长本能的有些紧张,便问汤成:“他们去小白楼干啥?”   汤成说:“还不是为百顺么?!百顺恋着老五,老五也想从良,玉环就答应把老五赎出来,——今日大概是和老五的干爹谈价去的吧?!”   方营长这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