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按计划安排的未来

 《美国人:民主历程》

  “美国的旅程并没有结束。美国永远不会达到尽善尽美的境地,美国永远需要不断地去建设。……西部已成为人们心灵中的国土,因而是永恒的。” ——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

  美国的文明从诞生之时起,就把对未来的执着信念和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所感到的天真迷惑结合在一起。清教徒相信有一个神圣的上帝在维持世界的秩序,而且正因为他们十分怀疑自己能否真正知道上帝的旨意,因此他们的信仰更加坚定了。后来当美国人认清了自己国家的命运,甚至当他们有时把它称为“注定的命运”时,他们的信仰又一次更加坚定了,因为美国命运的极限是永远无法说得清的。

  二十世纪的美国所面临的未来充满了新奇事物,这是任何国家所未曾面临过的。但是新奇事物本身正在成为先安排好的产品,既可以预知,又是人们所熟悉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译者前言 - 来自《论宗教宽容》

本书作者约翰·洛克(1632—1704),是十七世纪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欧洲资产阶级启蒙运动的先驱者之一。他出生于律师家庭,早年在牛津大学攻读哲学和医学,曾参加辉格党的政治活动,担任过政府的贸易和殖民事务大臣。主要著作有:《政府论》①、《人类理解论》和《教育漫话》等。  本书是洛克于1685—1704年间所写的论宗教宽容的四封书信的第一封信,是写给他的好友菲力·范·林堡格的。林堡格是阿姆斯特丹抗辩派领导人,而且和作者同为文学社的成员。写此信时,作者正在荷兰流亡,逃避斯图亚特王朝保皇党的政……去看看 

十二 红玫瑰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那一年夏天到来的时候,玫园的花全开放了。   玫园的主人知道我对玫瑰有一种微妙的敏感,特地写信来,请我到他家里去看花。   三天以后的一个黄昏,我坐在玫园主人的客厅里,从窗口向外望着,望着那一棵棵盛开的蔷薇,默然不语。直到主人提醒我手中的清茶快要冷了的时候,我才转过头来,向主人做了一个很苦涩的笑容。   主人站起身来,拍掉衣上的烟灰,走到窗前,一面得意地点着头,一面自言自语:   “三十七朵,十六棵。”   然后转向我,用一种调侃的声调说:   “其中有一棵仍是你的,还能把它认出来么?”   躺在沙发里,我迟缓地点点头,深……去看看 

第一章 组织形成的过程:组织传播的文化观 - 来自《组织中的传播和权力》

近几年来,关于组织传播的权力和理论问题的讨论处于某种不很平静的关系之中。在大多数情况下,权力问题大体被泛泛地定义为是一种“管理”的观点。换言之,权力只有在被看做是管理过程的合理组成部分时才被视为是相关的问题。因此组织研究中充满了对诸如上司一下属相互作用、允诺获取战略、决策过程等等方面的探讨,在这些研究中都是用管理的视角来看待组织的。避开这一管理参照框架而进行的权力研究是很少见的,尽管克莱格(1981;Clegg和Dunkerley,1980)、康拉德(Conrad,1983)和弗罗斯特(Frost,即将出版)等理论家们的研究开始对组织中传播……去看看 

3-3 美国人为什么在本国不太爱激动而在我们欧洲又表现得过于激动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美国人同一切严肃而自重的民族一样,也有记仇报复的心理。他们几乎不会忘记人们对他们的冒犯。但是,要冒犯他们也不容易,他们的怒火爆发得固然缓慢,而消失得也同样缓慢。在贵族当政的社会里,一切事务都由少数几个人主管,人与人之间的公开往来有比较固定的常规。因此,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清楚地知道如何对人表示尊重和好意,并相信他人也会同样知礼。上层阶级的这种习惯,后来便成为其他所有阶级的典范。此外,其他阶级也各自定出使本阶级的成员必须遵守的规矩。因此,守礼的规矩形成了一套复杂的繁文缛节,一般人很难掌握,稍有违反,即可造成损……去看看 

十三 受操纵价格、价格刚性和转售价格控制 - 来自《产业组织》

大萧条期间,有时测得的失业率达到了30%以上。大公司的定价策略受到了包括加德纳·米恩斯在内的许多观察家的批评。米恩斯认为,每个行业的产量和就业量与其价格的变化是逆相关的,因此,价格未显著下降行业的产量较低,失业较多。他认为,一个行业的垄断程度越高,价格下降得越少,因而导致的失业也越多。人们看到,各个行业因垄断趋势而导致的价格刚性正破坏着经济,但简单的微观经济理论却又预言相对价格自会面对供需变化作出反应。加德纳·米恩斯和受操纵价格米恩斯提出,寡头厂商在操纵着价格。受操纵价格这一术语首先出现于米恩斯对1929……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