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见解与体制

 《美国人:开拓历程》

  “我认为,我们正走在不断进步的正确道路上,因为我们不断在进行实验。” ——本杰明·富兰克林

  “他们更倾向于通过商业关系和日常交谈来观察人,而不是埋头于书个之中。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想花最短的时间,用最好的方法,来学习绝对非学不可的东西。” ——休·琼斯

  人们在新的地方看到了新的大地,也找到了新的见解。美国思想体系尚未形成,但美国思想方法的迹象却已显露。当初在欧洲制定的社会规划,到了北美各个殖民地都大变特变,因此便开始出现北美所有殖民地共有的思想方法。以下几个章节将着重阐明人们对待知识与教育,对待高级脑力劳动型职业,对待法律、医学和科学的新的思想方法。对待新的事物均从“新世界”的角度着眼,这并非由于美国人具有更锐利的眼光,而是由于他们的眼光比较不那么受蔽于堆积如山的历史财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婴儿潮”的总统来了 - 来自《总统是靠不住的》

卢兄:你好!   本来打算停一段日子再给你去信的,但是,你的来信促使我又提前动笔了,因为你的信中提了不少问题。   首先,我很高兴你能够理解,为什么你要求我介绍今年的美国大选,我却先向你讲了一个二十年前的美国总统故事。实际上,这是基于我自己的经验而来的。对一个完整的“水门事件”的了解,使我一下子对于美国的大选有了比较本质的认识。至少,这一来,知道美国总统“是什么”了,也了解了他在美国政府的权力结构中的准确位置,以及他和其它两个权力分支的关系了。因为“水门事件”是了解这些问题的一个捷径。然后你再去看总统大选……去看看 

第二版序言 - 来自《小逻辑》

敬爱的读者,在本书的这一新版里可以看出有许多部分曾经重新改写,并且曾经以较细密的规定予以发挥。我尽力想要和缓并减轻讲演的形式,并附加详尽而较通俗的 “说明”,使得抽象的概念更接近通常的了解和具体的表象。本书既是一本纲要,就须将本来很艰深晦涩的材料,弄得紧凑短简,这第二版仍与第一版相同。作为讲义,尚须由口头的讲述予以必要的说明。单就《哲学全书》这书名看来,科学方法在开始的时候似乎本可以不必太谨严,也可以有容许外在编排的余地;但本书的内容实质使得我们必须以逻辑的联系作为基础。     也许有不少的机缘和……去看看 

前十字军的“东征” - 来自《十字军的战争》

就在教皇乌尔班二世克莱蒙郊外演讲的次年初,曾有一场“前十字军”(“穷人十字军”)的闹剧上演。组织者原本确定的出发日期在1096年的8月15日,即圣母升天日,但是就在这一年的2月,法国亚眠修道院的隐士彼得及追随者便急不可耐地上路了;其它还有一些参加十字军的人,也没来得及得到各自君主的响应和调度,提前向东出发了。前十字军的东征姑且可以视作第一次十字军战争的一次挫折(或被当作第一次十字军战争的一部分),尽管编年史学家对这次挫折大多一笔带过甚至加以忽略。但是,这些主要由来自西欧各地的乌合之众组成的……去看看 

现代社会中的法与自由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本文讨论现代社会中法与自由的相互关系。作为准备,本文在第一部分将进 行一种非思想史性质的自由涵义的辨析,以提供一种类型论(而非两分法)的、 细节性(而非普泛化)的关于自由的具体知识。本文的第二部分试图对现代社会 的空间层次进行划分,并指出各个层次中限定和规范人类活动的主要原则。本文 第三部分将讨论法规范和保护个体自由时的方式及其限度。本文的结论部分则要 说明自由在法的诸价值序列中的优先性,并展望个体自由在法治国家的前景。 一、自由的概念 本文摒弃了以赛亚—柏林《两种自由概念》划分“消极自由”和“积……去看看 

第二章 法律拟制 - 来自《古代法(中译本)》

当原始法律一经制成“法典”,所谓法律自发的发展,便告中止。自此以后,对它起着影响的,如果确有影响的话,便都是有意的和来自外界的。我们不能设想,任何民族或部族的习惯,从一个族长把它们宣告以后一直到把它们用文字公布为止在这一个长久的——在有些情况下,非常悠久的——期间内,会一无变更。如果认为在这个期间以内的任何变更都不是有意地进行的,也是不妥当的。但就我们对于这个时期内法律进步所掌握的一些知识来说,我们确有理由假定,在造成变化中,故意只占着极小的部分。远古惯例中曾经发生过一些改革,但促使这些改革发生的情感作……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