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万历十五年》是历史学家黄仁宇最负盛名、也是体现其“大历史观”的一部明史研究专著。其著作主旨在书中末段看出:“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受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良,也不能补助技术之不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理想国 第一卷 - 来自《理想国》

〔苏格拉底:昨天,我跟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来到比雷埃夫斯港,参加向女神的献祭,同时观看赛会。因为他们庆祝这个节日还是头一遭。我觉得当地居民的赛会似乎搞得很好,不过也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们做了祭献,看了表演之后正要回城。   这时,克法洛斯的儿子玻勒马霍斯从老远看见了,他打发自己的家奴赶上来挽留我们。家奴从后面拉住我的披风说:“玻勒马霍斯请您们稍微等一下。”   我转过身来问他:“主人在哪儿?”家奴说:“主人在后面,就到。请您们稍等一等。”格劳孔说:“行,我们就等等吧!”   一会儿的功夫,玻勒马霍斯赶到,……去看看

第三章 墨绖出山 3、接到严惩岳州失守的圣旨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正当曾国藩在罗泽南的感染和唐鉴的激励下,对办团练跃跃欲试的时候,太平军的一次大捷,震撼了湖南全省九府四州,也狠狠地给曾国藩当头一瓢冷水。  太平军撤出长沙后,由宁乡进入益阳,从临时搭成的浮桥上渡过资江,在桃花仑迎击向荣所统率的尾追清军,大获全胜,阵斩清总兵纪冠军,杀死兵勇七八百人。向荣败退宁家铺。  这时,资江水大涨。洪秀全下令全军集中一切船只,将所有粮草辎重装在船上,浮江而下。另由翼王石达开率七千人马,由陆路护船前进,取道三里桥、兰溪市、西林港至王家坪上船,最后,全体人员由临资口进入湘江。  在益阳动身之前……去看看

第卅五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晚上将近十二点时,病房里又来了个不速之客。     李高成当时已经躺下了,因为睡不着,刚刚吃了两片舒乐安定。     听着那一点儿也不讲客套的敲门声,李高成就知道来人肯定不会是个一般身分的人。     还没等李高成坐起来时,来人就已经站到了床跟前。     在微微的灯光下,一个笑盈盈的面孔分外亲切地注视着他。     市委书记杨诚。     杨诚轻轻地摁住他,示意他不必起来,然后随手拿过一个凳子,就在他床头坐了下来。     “好点了是不是?”杨诚的脸同他贴得是这样的近,他甚至感受到了杨诚身上带进来的一……去看看

第十五章 让妞妞再生 - 来自《妞妞》

一   法雨寺坐落在普陀山的后山坡上,寺内古树葱郁,庙字恢宏,尽管时值盛夏,依然凉风习习,自有一派灵秀的气韵。大雄宝殿前,香客络绎不绝,香烟缭绕。和尚们正在殿里做法事,我和雨儿坐在殿外一侧的台阶上休息。忽然,我们同时注意到,大雄宝殿前,在众多的香客中,出现了两个年轻的残疾人。其中一个是跛子,另一个畸形得全无人样,皮包骨的腚尖戮在半空,身躯和脑袋垂地,活像一只在尘土中爬行的丑陋的甲虫。从他们的褴楼衣衫看,必定是专程远道而来的。那个跛子费劲地把一捆香插入大殿前的香炉里、然后带着他的伙伴朝殿门匍匐而去。   我心中一……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九章 对舍营的敌人军队的进攻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我们在《防御》一篇中之所以没有谈到军队的进攻这个问题,是因为不能把舍营只看作是一种防御手段,只能看作是军队的一种状态,甚至是一种战斗准备很差的状态。有关这种战斗准备,我们就不必再说了,因为第五篇第十三章中有关对舍营所说的一切也就是对它的一个极好的阐述。   然而,在研究进攻时,我们应该把舍营的敌人军队当作是一个特别的进攻目标,因为一则此种进攻是一种很特别的进攻方式,二则此种进攻也可以看作是一种具有特别效果的战略手段。因为在这里所要说的不是对敌人单个舍营地或者是分散驻在一些村落中的一支小分队的袭……去看看

前 言 让伟人和历史一道鲜活起来 - 来自《世纪小平》

把握个性,才会叙述故事。  坚持真实,才会拥有感动。  有了思考,才会激活历史。  单纯的怀念会使人变得苍老,新的发掘和解读会让伟人和历史一道变得更加鲜活。  开放的结构,现实的观照,让你觉得邓小平挟着上个世纪的波澜壮阔,披着朴实而奇特的个性风采,在新的世纪依然和我们携手同行。  本书并未停留在主人公生平业绩的展现,而是着重揭示邓小平的个性魅力和情感世界……  他怎样面对自己三落三起的坎坷人生;他为什么总有乐观通达的心境;毛泽东是怎样称赞他的才干和品格的;他的务实本色意味着什么;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他怎样……去看看

第三部 亚洲的问题(1)——三强俄、英、美 - 来自《海权论》

1·三强俄、英、美  和个人一样,国家的首要法则是保全自我。保存自己意味着享有通过适当方式获取国家进步所需的东西,并由此抵御外部力量的非法行为的权利。  无论在个人还是在集体生活中,为了行动的有效性,我们都必须认识到将长期性的观点与短期性的观点相结合是十分必要的。这两种观点尽管在逻辑上似有矛盾,可是就其实践与影响而言却是相得益彰,就如宇宙中的向心力与离心力一样。只有在两者同时存在之时,才能求得判断和决策中的良好平衡。生活的哲学在似是而非之中才能得到最好的表达,上述情形实际上只是对此的一个描述……去看看

第六章 背叛与忠诚 - 来自《中国制造》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八时 平阳市委  差五分八点,高长河来到了办公室,刚进门还没坐下,刘意如就拿着当天的日程安排过来了,向高长河汇报说:八点半是市委书记、市长例行碰头会,九点是市委办公会,十点是下岗工人再就业经验交流暨自立市场开业典礼会,十点半是精神文明建设表彰会,十一点半会见亚洲开发银行代表,十二点举行招待宴会。这是上午的主要活动。下午的主要活动是:两点,民营宏大集团和日本合资兴建的中央空调城第二基地开工奠基;三点,当地驻军首长和中央部委驻平阳机关企业负责同志前来新市委拜会;四点十分某中央首长途经平阳……去看看

引言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知情人一旦到场,人们总是期望他讲述事实,全部事实,只有事实,没有其他。不少与中国有关的知情人,的确已然说出了事实,但也许他们中很少有人能够只讲事实,不讲其他,因此就没有一个人能够讲述全部的事实。无论学识多寡,没有任何一个人可能知晓中国人的全部事实。因此,本书所述将面对三个不同观点。   第一,也许有人会说,向人们展示中国人的真实素质,这种努力纯属徒劳。18 57-1858年,伦敦《泰晤士报》驻华记者柯克①先生有一个极好的机会去观察处于不同情况之中的中国人,并可以在训练有素的人们的帮助下通过他们的眼睛去正确地理解中国……去看看

法律如何信仰?——《法律与宗教》读后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我们不能靠掩盖思想中的怀疑因素来建立一种虚伪的信仰。”——叶芝一.  整整十年前,梁治平翻译了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伯尔曼教授的《法律与宗教》。这本薄薄的书不仅简要地讨论了历史上法律与宗教的复杂关系,而且在学理上分析了法律与信仰之间的“内在的”、“深层的”联系。一些精彩的语句,例如“没有信仰的法律将退化成为僵死的教条”,“而没有法律的信仰……将蜕变成为狂信”,简洁且深刻。特别是“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将形同虚设”,这样的句子至少当年获得了许多法律学子的心。记得我回国教学头一学期期末,学生交来的“论……去看看

第一章 开拓者(上)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2009/10/01
“多数时候,我们是在春晨般清新的一片广袤大地上的孤独探险者,我们自由自在,充满着勇者的激情。”——查尔斯·古德奈特  “那些挣钱的人是使我们民族受惠的人。”——P.T.巴纳姆  “法外之民,必须忠诚。”——鲍勃·迪伦  在紧接南北战争之后的那些年里,北美大陆还只是部分经过勘察,这正是开拓者大好风光的日子。他们四下闯荡,寻找他人从未想到过竟会存在的东西,这些开拓者白手起家,在沙漠里觅来肉食,自岩石中钻出石油,从而把光朗带给千百万人。他们在一些看似不毛之地发现了新的资源,同时他们也找到了新的手段,从那些力图有……去看看

第65章 - 来自《苍天在上》

田卫东大步走进小客厅。黄江北正在那儿等着他。     黄江北问:“那套红木家具是怎么回事?”     田卫东笑了:“红木家具……是这么回事。这两年不是收藏热吗?我有两个朋友想收藏名人使用过的旧东西,特别想收藏名人家里的旧家具,找我捉摸这件事,我就推荐了您……他们拿一套红木家具换了您的旧东西?”     “让他们把东西拉走。”     “这是干嘛呢?嗨,您跟我那些朋友讲什么客套!这些家伙这两年玩原始股赚大发了,钱烧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套两套红木家具对于他们算个什么嘛!没事儿,拿着!送礼庸俗,受贿卑鄙,可这……既……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八章 对运输队的攻击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对运输队的攻击和掩护只是一个战术问题,如果不是为了要证明只有根据战略上的需要和情况才考虑采取这种行动的话,我们也就根本不谈这个问题了。关于这个问题可以谈的很少一点内容是对进攻和防御来说可以合二而一来谈,同时,它对进攻还是具有重要的意义,否则,我们就会在讨论防御的时候研究这个问题了。   一个有三百至四百辆运输车的中等运输队(不管车上载的是什么)可以长达半普里,一个庞大的运输队会长达数普里。可以这样分析,通常派去护送的比较少的部队要能够掩护这么长的运输队是可想而智的,此外,运输队运动不灵活,前进缓慢,这是……去看看

第29章 - 来自《十面埋伏》

史元杰和代英一直等到12点20,才等着了省公安厅厅长苏禹。   苏禹54岁,将近1米8的个头,长的匀称而壮实。除了那一脸的皱纹显示着他身分和阅历外,如果不穿警服,不着警衔,不论从哪头看,也不会看出他是个管辖着数万干警的省厅厅长,苏禹是从最基层干上来的,民警,队长,县局,市局,公安处,然后调往省城市局,一直到现在的省厅。照他的话说,该走的都走到了,一个台阶也没拉下。也许正因为如此,上下左右的人对他都小心翼翼,谨言慎行,因为他什么都懂,什么都清楚,真正的一个内行,任何一个地方一个细节若想瞒过他去,都等于是自欺欺人,自取其辱。而苏禹又是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