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还我河山 19、百万盟军:前进!

 《二战全景纪实》

  盟军远征军最高司令部作战部部长哈罗德·布尔少将嘲笑布莱德雷将军的设想时,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正在法国东部的兰斯,同副官布彻海军中校、副参谋长摩根中将、美国第18空降军军长李奇微、第82空降师师长加文、第101空降师师长泰勒共进晚餐。

  快要吃完第一道菜时,布莱德雷将军的电话来了。

  艾森豪威尔听说美军夺取了雷马根大桥,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叫了起来:“你在那里有多少部队可以渡过莱茵河?”

  “有4个师。

  我打电话给您就是要说:动用这4个师将不会妨碍您的战略计划。”

  布莱德雷没有说自己的真正想法。

  “好吧!布莱德雷,我们在科隆有受阻的部队。

  你可以用这些师。

  你去干吧!至少要用5个师,以确保胜利。”

  “我正想这么干,”布莱德雷心花怒放,说道,“但在这儿,有人在考虑这样做会妨碍您的计划。”

  布莱德雷在指布尔少将。

  “让那些制定作战计划的见鬼去吧!干吧!布莱德雷。

  我要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守住桥头堡。

  虽然对岸的地形不理想,但也相当不错了。”

  渡过莱茵河的美军迅速占领了那座俯视大桥、高达180米的峭壁,架起高射炮,准备击退来袭的德国飞机。

  后续美军源源不断地开过大桥,慢慢地在扩大桥头堡。

  美军的坦克,其中有新式M—26型“潘兴”式坦克,也开到对岸。

  自“7·20”事件以来,还没有任何事像丢失雷马根大桥这样让希特勒暴跳如雷。

  希特勒认为这是那些“蓝色贵族”(即普鲁士军人)对自己的第二次背叛。

  他立刻撤了老元帅龙德施泰特的职,让阿尔伯特·凯塞林元帅从意大利赶来担任西线德军总司令。

  他接着命令莫德尔元帅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大桥。

  希特勒还不放心,又把心腹斯科尔兹内找来,让他再想办法。

  莫德尔元帅不敢怠慢,立刻组织反击。

  第二天,10架德国飞机企图轰炸大桥,但被美军高射炮赶跑。

  德军的坦克也被美军击退。

  但一发德国炮弹却击中了一辆刚刚上桥的美军军火卡车。

  随着一声巨响,大桥晃动起来。

  大桥没有断,但严重受损。

  希特勒见美军仍牢牢控制着大桥,桥头堡一天天地在扩大,接近了通往法兰克福的高速公路,竟发疯命令用V一2导弹和540毫米口径的巨炮轰击大桥。

  12枚导弹飞向大桥,但都落到离大桥很远的地方。

  只有一枚落到离大桥300米的一幢房子上,炸死三名美国人。

  那门540毫米口径的巨炮名为“卡尔”,是个重达132吨的庞然大物,可发射2吨重的炮弹。

  “卡尔”大炮发射了几枚炮弹就坏了,炮弹也没有命中。

  斯科尔兹内派出蛙人企图炸桥,但蛙人不是被击毙就是做了俘虏。

  德军所有摧毁大桥的努力都失败了,不过两次爆炸已给大桥造成致命伤。

  3月17日下午3时,美国工兵正在桥上焊接几乎断成两半的桥拱钢板,大桥突然断裂,落入河中,28名美国工兵当场身亡。

  为美军立下汗马功劳的雷马根鲁登道夫大桥,终于被滚滚的莱茵河水吞没了。

  但4个师的美军已经到达莱茵河彼岸,7座浮桥也横在莱茵河上。

  美军的雷马根桥头堡已成为指向德国心脏的利剑。

  布莱德雷没有立刻从桥头堡出击。

  他在等待最佳时机。

  布莱德雷南面的盟军第6集团军群在齐格菲防线遇到麻烦。

  盟军屡攻不克,寸步难行。

  为从侧后迂回齐格菲防线,巴顿指挥的美国第3集团军沿摩泽尔河河谷向科布伦茨方向发动进攻。

  巴顿所到之处,德军望风而逃,很快便到达科布伦茨。

  之后锋芒一转,顺着莱茵河左岸,南下冲向美因茨,杀到德国G集团军群背后,把这个德国集团军群挤在美国军队之间。

  德军夺路而逃,盟军第6集团军群乘胜跃进至莱茵河畔。

  巴顿的这一击,不仅使齐格菲防线南段土崩瓦解,为布莱德雷提供了右翼掩护,还使德军阵脚大乱,为偷渡莱茵河创造了条件。

  布莱德雷就指望巴顿早日渡河,再次保护第12集团军群的右翼。

  布莱德雷还在等待蒙哥马利从韦塞尔渡河。

  蒙哥马利在2月底杀到莱茵河后,就拿出当年组织阿拉曼战役的劲头,屯积物资,调兵遣将,周密组织,准备以登普西将军指挥的英国第2集团军和辛普森将军指挥的美国第9集团军分别从韦塞尔北南两侧强渡莱茵河。

  为了保证渡河成功,蒙哥马利还要使用盟军第1空降集团军的2个师(英国第6空降师和美国第17空降师)在韦塞尔附近空降。

  由于布莱德雷已经渡河,艾森豪威尔将军就改变了原来的战略方针,决定蒙哥马利渡河后,其英国第2集团军向东北奥斯纳布吕克、不来梅、汉堡方向推进;美国第9集团军则沿利珀河两岸向利普施塔特、帕德伯恩方向推进。

  与此同时,布莱德雷的美国第1集团军从雷马根桥头堡出击,经马尔堡向帕德伯恩、利普施塔特方向进攻,并与第9集团军会师于这一地区,将德军B集团军群大部和H集团军群一部合围在鲁尔地区,尔后分割歼灭。

  巴顿的第3集团军在美茵茨和沃尔姆斯之间的奥彭海姆渡过莱茵河,尔后向卡塞尔、富尔达方向推进,掩护美国第1集团军的右翼。

  蒙哥马利的渡河日定在3月24日凌晨。

  德国人早就料到蒙哥马利会在韦塞尔强渡莱茵河。

  自从蒙哥马利到达莱茵河,就天天发烟幕弹,弄得莱茵河两岸雾气腾腾。

  德国人虽看不见盟军在干什么,可猜也能猜出来。

  但没有一个德国人料到巴顿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莱茵河东岸。

  巴顿是蒙哥马利的老冤家,当年在西西里就关系不好。

  后来在诺曼底,特别是蒙哥马利同艾森豪威尔之间出现战略分歧后,巴顿更是厌恶这位身材矮小、嗓音尖锐的英国人,认为他是一个极端自私的功利主义者。

  其实,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只有巴顿一个。

  布莱雷德也一样。

  自从阿登战役爆发后,布莱德雷对蒙哥马利的厌恶之情有增无减,一个月来的两件事几乎使这种情绪到了无法克制的程度。

  两件事都涉及到谁先过莱茵河的荣誉问题。

  第一件事是蒙哥马利在2月下旬不让辛普森过河。

  当时辛普森过河简直是易如反掌,而蒙哥马利却横加制止。

  这件事使所有的美国人都极其不快,但出于战术上的谨慎考虑还多少能说得过去。

  第二件事就不是了。

  蒙哥马利在原先的渡河计划中把美军排除在外,只让一个军(2个师)编入英国第2集团军,而其他的2个军共9个师则留做预备队。

  布莱德雷听到这种安排,肺都要气炸了。

  辛普森和美国第9集团军的官兵则目瞪口呆,连英国第2集团军司令登普西将军也看不下去,劝说蒙哥马利。

  蒙哥马利这才作罢。

  但做了一点小手脚,只给了辛普森三座浮桥。

  布莱德雷从这些事上得出一个结论:蒙哥马利一心一意要把第一个强渡莱茵河的殊荣放在自己的头上,而根本不考虑为战争胜利作出重大贡献、占盟军总兵力3/4之强的美国军队的荣誉。

  布莱德雷要同蒙哥马利较劲,让巴顿先过河,早早就把蒙哥马利的过河日期告诉了巴顿。

  巴顿像疯了一样拚命向奥彭海姆狂奔。

  他把坦克和装甲车编在一起,让步兵搭乘坦克,一路如入无人之境。

  他不仅要同蒙哥马利争高低,还相信快速推进能让德国人惊慌失措,是减少伤亡的最佳办法。

  3月20日中午,距蒙哥马利渡河还有72小时。

  巴顿来到集团军先锋第12军军部,叫来军长埃迪少将,嚷道:“我要你明天在奥彭海姆过河!”奥彭海姆此时距美因兹还有25公里,让一个军在24小时内行军25公里,还要渡河,简直不可能!埃迪说道:“我只请您再给我一天的时间。”

  “不行!”巴顿狠狠挥了下手臂,吼道。

  埃迪身材高大,挑战般地盯着巴顿,没有说话。

  巴顿也怒视着埃迪。

  对峙了一会儿,巴顿冲了出去。

  巴顿一走,埃迪叫来前锋第5师师长欧文少将,说:“必须渡河了,乔治老是心事重重,发脾气。”

  在以后的36小时里,埃迪的第12军官兵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终于在22日天黑前赶到奥彭海姆。

  晚上10时,第一批美军悄悄地乘冲锋艇,一炮未放就到达对岸。

  对岸德军措手不及,被打得落花流水,根本无力组织抵抗。

  到天亮时,6个营的美军渡过莱茵河,只伤亡了28人。

  巴顿兴高采烈,给布莱德雷打电话:“布莱德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已过河了。”

  这是巴顿的参谋长的主意,要等到蒙哥马利就要宣布渡河时再宣布。

  “天哪!你是说渡过莱茵河了吗?”

  布莱德雷抑制着感情道。

  “当然是。

  昨晚我的一个师悄悄渡过去了,附近的德国佬很少,还蒙在鼓里,所以不要公开宣扬。”

  第二天,美军10个师抵达奥彭海姆,2个师通过浮桥到达彼岸。

  晚上10时左右,布莱德雷又接到巴顿的电话:“布莱德雷,”巴顿在电话那头扯着嗓子高叫,“务必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已经渡过莱茵河。

  我要让全世界知道,第3集团军在蒙哥马利之前渡过了莱茵河!”布莱德雷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立刻举行记者招待会,先介绍了雷马根之战,最后宣布巴顿在奥彭海姆渡过莱茵河的特大新闻。

  布莱德雷特别强调指出,美军在没有空军和空降兵的支援下,可以在任何地点顺利渡过莱茵河。

  布莱德雷是冲着蒙哥马利说的。

  德军西线总司令凯塞林元帅出身空军,但陆战战绩辉煌。

  自1943年7月以来,一直在意大利同盟军作战,曾长期使盟军寸步难行,深得希特勒赏识。

  雷马根大桥失守后他被调任西线总司令。

  他上任后就紧盯着雷马根和韦塞尔,知道布莱德雷和蒙哥马利很快就要出击,合围莫德尔的B集团军群。

  但他万万没有料到巴顿会在奥彭海姆渡河。

  他知道形势严重了:不仅B集团军群处境险恶,南边的G集团军,也由于巴顿渡河,已成为夹在巴顿和帕奇的美国第7集团军之间的瓮中之鳖。

  德军的整个西线防御体系马上就要崩溃了。

  凯塞林想抢在蒙哥马利动手之前把巴顿赶到莱茵河西岸。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动手,蒙哥马利的铁锤就砸了下来。

  3月23日黄昏,几千门盟军大炮向韦塞尔周围的德军阵地一齐开火。

  丘吉尔、艾森豪威尔、布鲁克都赶来观战。

  晚上10时,英国第2集团军的突击队员,头戴绿色贝雷帽,登上水牛式两栖装甲输送车,向莱茵河对岸冲击。

  几分钟后,装甲输送车又返回运第二批突击队员。

  驾驶员说:“对岸并没有我们想像得那么热。”

  晚上10时30分,201架英国轰炸机向韦塞尔投下1000吨炸弹,把城市夷为平地。

  这时,巴顿正兴高采烈地给布莱德雷打电话。

  24日1时,美国第9集团军的2000门重炮发出怒吼。

  一小时后,第一批美国突击队员踏上莱茵河东岸,几乎未遇抵抗。

  24小时后,美国第2集团军共死亡42人,450人受伤,7人失踪。

  24日10时,14万盟军空降兵开始在韦塞尔美军向德军进攻,炮声震耳。

  以东几公里的地方空降。

  当天就与地面部队会合,在东岸建立了纵深近10公里的桥头堡。

  盟军工程兵迅速在莱茵河上架设起浮桥,一队队坦克、大炮、步兵、卡车,源源不断地开到东岸。

  丘吉尔站在河边属于美军地段的高地,喜气洋洋地对艾森豪威尔说:“我亲爱的将军,德国元凶已被我们逮着啦,快完蛋啦。”

  说罢就要过河,遭到艾森豪威尔的坚决拒绝。

  艾森豪威尔一走,丘吉尔就像孩子般地对蒙哥马利说:“既然艾森豪威尔将军走了,我现在是指挥官,咱们过河吧!”说完就叫住一艘美国登陆艇,在辛普森和蒙哥马利的陪同下到对岸。

  德军零星炮弹还时不时地落在周围,辛普森的心简直要跳出来了。

  丘吉尔毫不畏惧,兴致不减,又跑到被炸坏的韦塞尔大桥下,爬上桥梁。

  这时德军两发迫击炮弹打来,接着越打越近,好像德国人已发现丘吉尔在这儿似的。

  辛普森再也忍不住了,上前说道:“首相先生,敌人的炮兵就在前面。

  他们轰击了大桥的西岸,现在又轰击您身后的公路了。

  我无权允许您再呆在这儿了,要求您赶快离开。”

  一旁的布鲁克元帅见丘吉尔的表情像是小男孩看到别人在毁坏他用砂子堆成的城堡。

  丘吉尔抓住一根小钢梁,极不满意地看了辛普森一眼,然后依依不舍地回到船上。

  布鲁克想起丘吉尔曾说过的一句话:“有一种死法,那就是当你热血沸腾、什么也感觉不到的时候,投入到战斗中去。”

  丘吉尔过河的时候,巴顿也在过河。

  他走到浮桥上,说:“该歇会儿了。”

  说完,解开裤子,对着河水撒了泡尿。

  蒙哥马利渡河后,布莱德雷在3月25日下令霍奇斯向帕特伯恩方向进攻。

  在美军强大火力的掩护下,霍奇斯的部队向马尔堡方向发起进攻。

  德军拚死抵抗,但架不住美军的猛攻,抵抗力逐渐削弱。

  美军的推进速度越来越快,在3月28日到达马尔堡,之后北上,往帕特伯恩杀去,一天竟前进了140公里。

  在北面,辛普森的第9集团军在3月31日全部渡过莱茵河,顺着利珀河向东南冲去。

  两路美军如两支大铁钳,于4月1日16时在利普施塔特合拢,把30多万德军和莫德尔元帅挤在中间。

  巨钳外面的英国第2集团军和美国第3集团军飞速向东推进,分别直奔易北河和卡塞尔、纽伦堡。

  4月4日,事前约定,美国第9集团军划归布莱德雷指挥。

  被围在鲁尔地区的莫德尔元帅,从美军占领雷马根起,就希望希特勒能看清形势,允许他后撤。

  这位军事天才知道大难马上就要降在自己的B集团军群头上,但他却不敢向希特勒请求撤退,只向凯塞林提出自己的想法。

  凯塞林也不敢违背希特勒寸步不得后退的命令而放弃德国的工业心脏鲁尔。

  就在这时,莫德尔收到希特勒直接下达的命令,指定某几个师去夺回雷马根大桥。

  可那几个师根本没有战斗力,莫德尔气得直骂:“那几个师武器都丢了,根本不行,战斗力还不如一个连!老是这样,大本营根本想像不到实际情况是怎样……

  当然,吃了败仗就归罪于我。”

  现在莫德尔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自己陷入重围。

  莫德尔在包围圈合拢之前,即3月29日,打电报给凯塞林说想守住莱茵河是“荒唐的,无效的”,必须采取行动阻止美军合围。

  面对支离破碎、土崩瓦解的西线,凯塞林只得硬着头皮同意。

  3月30日夜,德军向帕特伯恩发动反击,同美国第1集团军的先头部队第3装甲师的一个先遣队展开激战。

  德军的“虎”式重型坦克的装甲防护和火力优于美国的M—4“谢尔曼”式坦克,把美国坦克一个个打得起火燃烧。

  美国第3装甲师师长罗斯少将正好在这个先遣队里,不幸阵亡。

  德国人虽打死一名美国师长,但未能阻止美军合拢。

  美军后续部队源源而至,战斗轰炸机也飞临战场上空,打得德军落荒而逃。

  德国B集团军群突围的企图失败了。

  凯塞林回到他在图林根的司令部,看着地图上一支支盟军推进的箭头,意识到德军西线已不复存在:莫德尔的B集团军群、南边的G集团军群都已成为瓮中之鳖,盟军通往柏林的道路已畅通无阻。

  他知道大势已去。

  这时参谋长送来大本营的一份命令,命令莫德尔把鲁尔作为要塞来据守,不得撤离。

  凯塞林几乎要跳起来了:难道上面不知道鲁尔地区的粮食只够3星期吗?

  美军连3星期也不等。

  美国第1、第9集团军一合拢,就于4月6日向哈根方向发动突击,在14日将鲁尔分割为二。

  包围圈内的德军已无斗志。

  莫德尔的参谋长劝说莫德尔投降。

  这位德军后起之秀用一种参谋长听不清的声音说:“我有责任拯救我的部队。”

  这时一名美国军使打着白旗来到司令部,送来敦降书,上面写着:“为了战士的荣誉,为了德国军官的荣誉,为了对你国家的爱,为了贵国的未来,放下武器吧!你挽救下来的这些德国人将会为贵国人民重新得到社会地位而作出贡献,你保留下来的德国城市将对贵国人民的繁荣具有极大的意义。”

  莫德尔读罢,让人告诉军使:我受到效忠希特勒誓言的约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七:读到之处:历史深处的记忆(作者:谢泳)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本书是“中国头号大右派”章伯钧次女章诒和回首往事,并以此书献给已在天国的父母。书中描述史良、储平安、张伯驹、聂绀弩、康同璧、罗隆基等的起落沉浮,由诸多片断入手,组成一个个悲壮的场景。作者凭借自己独特的人生经历,深切的体验观察,出众的文学才华,刻画了当代几位著名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为历史留下了珍贵的侧影。如此厚重的文学,实不多见。发噱处令人喷饭,艰厄时使人鼻酸,深刻处让人心灵震撼,相濡以沫时又令人眼眶湿润。既具较高的文学价值,又足称“以史为鉴”的教材。   大约有一两年了,朋友们见面总要……去看看 

第十七章 运筹反攻 - 来自《蒙巴顿》

总部迁往宁静地,风景小城筹战计;   多方掣肘心苦闷,顾全大局舍两栖。   康提,在僧伽罗语中是“山”的意思,它位于锡兰的中部,在马哈韦利河支流安班河的上游河畔,是当时锡兰的第二大城市。不过,那里的居民并不多,仅有五六万人。它在锡兰的康提王朝时期,曾是抗击葡、荷、英殖民者的英雄城市,被称为“马哈隆瓦尔”,意即“伟大的城市”。   实际上,蒙巴顿司令部的大部人员在英帕尔战役开始后不久,就已经陆续迁到了这里。美英首脑在决定建立东南亚战区总部时,英国参谋长委员会曾建议这个总部不应设在印度,最好是设在锡兰。美国人无所……去看看 

第三章 新中国对乡村政治的改造(上) - 来自《岳村政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摧毁了封建的社会秩序,乡村社会与国家之间建立了新的联系。国家通过对土地所有制等经济制度的改造和意识形态的动员,建立了以集体经济为基础的"集权式乡村动员体制",国家行政权力冲击甚至取代了传统的社会控制手段,地方政府及乡村干部通过代理方式实现了对乡村社会权力的垄断。在此基础上进行的社会动员,一方面为国家工业化积累了一定的经济资源,另一方面也产生了灾难性的历史后果。一、农民协会和土地改革1949年9月13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衡山县人民政府在石湾成立,10月6日衡山全境解放,10月7日,中共衡山县委……去看看 

个案分析 卷下 - 来自《个案分析》

24、个案16   先后10年,我的小舅子刘向东前后判若两人。原先的那意气风发,带头创业致富的雄心与信心早已荡然无存;就是在多年申诉过程中的那种锲而不舍的不服输的劲头,也全失不再。有时候他会带上两个孩子来我家,小住几日,连话都很少,破衣烂衫,表情麻木。就是他的表情不禁有时要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我们尽其所能,也帮不了他多少。   不曾想,往日他不屈不挠地打官司的兴高采烈,倒成了我今日亲切的回忆。   我的小舅子刘向东咽不下那口气决定打官司是1986年的夏天。他奔赴L市S区法院是7月初的一天。接待他的是经济庭的庭……去看看 

七、自由与主权 - 来自《两种自由概念》

法国大革命对于许多法国人而言,虽然造成了个人的自由受到严重限制的结果,但是,至少从它那雅各宾党的形式来看, 它却正像许多大革命一样,是大部分觉得整个国家都获得了解 放的法国人,对集体“自我导向”的“积极”自由之欲望,突然爆发 的结果。卢梭曾经狂喜地指出:自由的法律,或许会比暴政的侄 梏更加严苛。暴政是对人类主宰者的服务。而法律不可能变成 暴君。卢梭所指的自由,并不是个人在某一特定范围内,不受别人干涉的“消极”自由;他所指的自由乃是:每一个绝对有资格成 为社会一分子的人,都有资格享有公共权力(public power),而 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