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还我河山 26、最后的冲刺

 《二战全景纪实》

  日本政府获悉《波茨坦公告》之后,最高战争指导会议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于1944年8月设立,由首相、外相、陆相、海相、陆军总参谋长和海军军令部长6人组成,又称“六巨头”会议,实为核心内阁。

  它决定战争指导的根本方针。

  决定暂时观望,等判明苏联的态度后再说。

  但陆、海军头头们逼迫首相表态,反对《波茨坦公告》。

  7月28日铃木贯太郎发表谈话说:“不予理睬,只有完成战争。”

  其实,铃木这话是言不由衷,自欺欺人的,因为日本这时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无力再进行长期战争了。

  自盟军占领马里亚纳群岛、菲律宾、硫黄岛和冲绳之后,日本与南方占领地的海上交通已被截断,无法再得到东南亚的丰富资源,尤其是战略物资石油、橡胶和锡等。

  日本实行“以战养战”的战略,即用战争去掠夺资源来维持和扩大战争。

  现在南方资源已无法得到,所以也就难为无米之炊了。

  其次,美国潜艇战的威力越来越显著,使日本商船损失惨重。

  据战后美国统计,美潜艇击沉500吨以上的商船1100多艘,其总注册吨位为532万多吨。

  这就严重地削弱了日本的海上运输能力,使资源贫乏的日本战时经济陷入危机。

  再次,美国对日本的战略轰炸既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使其军工生产每况愈下,又产生了严重的心理影响,使广大日本人民畏战、厌战、反战。

  3月至5月间,以马里亚纳群岛为基地的美国第20航空队,在李梅将军的指挥下,每次出动B—29轰炸机几百架,对名古屋、东京、横滨、大阪、神户进行轰炸,投下烧夷弹,把这些城市变成一片火海。

  5月25日,美空军一次就出动502架“超级空中堡垒”轰炸东京的心脏,投下3262吨烧夷弹,使东京顿时变成一座大火炉。

  在美军轰炸计划的第一阶段完成时,上述主要城市中,有100多万平方英里面积被炸成废墟,200多万座建筑物——约占全部建筑物的1/3——被削成平地,至少有1300万人无家可归。

  由于战略物资来源的中断和美国空军的轰炸,日本工业生产迅猛下降。

  据统计,如果以1937年为100,1944年生产总指数达到144,而1945年则猛降到57,即为“七·七”事变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的一半多一点。

  造船业1944年生产158万多吨舰船,而1945年降为49万吨,远远弥补不上日本舰船的损失。

  飞机制造业1944年生产28万多架飞机(多为“零式”战斗机),到1945年猛降为11万架。

  与工业危机俱来的是农业和粮食危机,广大人民的口粮难以为继。

  1944年末到1945年春夏,日本政府每天只配给11至60岁的男女330克(折合中国6两6钱)大米,对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每天也只给390克。

  为了解决粮食危机,政府制定计划把橡子制成食物,“号召全体国民同心协力”,特别是小学生等收集了500万石橡子。

  其他生活必需品也非常匮乏,因而黑市猖獗,人民怨声载道。

  广大群众纷纷用匿名信和匿名传单来表示不满情绪。

  日本内务省警保局承认,人民反战厌战情绪已发展到“诅咒和怨恨天皇”的地步。

  日本法西斯的内外交困,不能不引起统治集团的担忧。

  铃木内阁上台(4月7日)后不久,就指示内阁书记官迫水久常秘密地对日本资源进行调查,看看日本是否能继续进行战争。

  为此还设了一个特别调查局。

  调查结果表明,局势比人们想像的要严重得多。

  日本各行各业,无论是军用还是民用的,都受到基本原料不足的影响。

  钢铁的月产量已不足10万吨,比官方估计的少2/3。

  由于铝和铝矾土的不足,飞机产量也降到原指标的1/3。

  煤的缺乏使军火生产削减50%。

  由于缺乏燃料和装卸货物的人力,整个运输系统已处于瘫痪状态。

  迫水的报告预言,用不了几个星期,各城市间就不会再有铁路交通,钢铁生产和船舶的建造将会停止,化学工业也会崩溃。

  这份报告的含义是无可辩驳的。

  迫水的调查报告呈送到核心内阁。

  5月12日,“六巨头”举行会议。

  海相米内光政提议请俄国出面调停,结束战争。

  外相东乡茂德认为俄国不会帮助日本。

  但陆军总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认为,苏联的力量和威望使它可能成为最好的中间人。

  陆相阿南惟几支持梅津的意见。

  东乡指责他们对俄国不够了解。

  他说;“日本问题必然在雅尔塔会议上讨论过,所以,现在要把苏联拉到我们一边来,很可能没有希望。

  从俄国过去的作为来看,我认为,要使它不参战恐怕都难办到。

  我看,最好还是与美国直接进行停火谈判。”

  首相铃木素以喜怒不形于色,玩“腹功”著称。

  他看到陆、海军都主张请苏联调停,也就支持军人。

  东乡只好服从多数,他同意草拟一个备忘录。

  5月14日,东乡把草案提交给“六巨头”,内称:“应该向俄国讲清楚,它是靠了日本才战胜德国的,因为我们保持了中立;帮助日本保持其国际地位将对苏联有利。

  因为在将来,美国可能变成苏联的敌人。”

  接着,备忘录警告说,战胜了德国的俄国提出的价钱可能“比我们想像的高得多”,日本要准备放弃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和千岛群岛北半部。

  “六巨头”一致批准这个草案,并指示东乡开始交涉。

  东乡认为,对苏联谈判的最佳人选,非广田弘毅莫属了。

  广田曾任首相、外相,政治地位很高,又当过驻苏大使,与苏联外交界人士有过许多交往。

  奉东乡之命,广田决定去箱根地区的疗养胜地强罗,拜访苏联驻日大使雅可夫·马立克。

  6月3、4日,广田两次会晤马立克,向他保证,日本人民真诚希望与苏联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希望找到与苏联长期合作的途径。

  广田还说,他所说的话“不但反映了帝国政府的态度,也反映了国民的态度”。

  马立克表示,他要考虑几天,然后才能答复。

  广田深受鼓舞,他报告东乡说:“会谈气氛友好,俄国方面的反应令人满意。

  这次交谈看来有希望。”

  然而,这种希望很快就变成失望。

  因为在日本统治集团内部明显地分为和、战两派。

  天皇裕仁、内大臣木户幸一、外相东乡、首相铃木、海相米内等从客观实际出发,能现实地看到日本山穷水尽的处境,认为继续进行战争只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因而主张议和停战。

  在这方面,上述4大臣的秘书们起了不小的作用。

  这些年轻人组成一个特别小组,经常一起会商,把秘密情报送给他们的长官,使其逐渐成为主和派。

  但另一方面,海、陆军中的死硬分子则主张战斗到底。

  在他们的影响下,6月6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又通过了“今后应实行的战争指导基本大纲”,其主要方针是:“以誓死尽忠的信念为动力,借助地利和人和,坚决把战争进行到底,以维护国体,保卫皇土,确保民族将来发展的根基。”

  军阀们竭泽而渔,动员17至60岁的男子参军,准备本土决战,“一亿玉碎”。

  6月8日召开了御前会议,由“六巨头”和若干大臣参加,正式通过了上述大纲。

  但天皇一言未发,始终保持沉默。

  散会后,内大臣木户看到天皇郁郁不乐,便想问明原因。

  天皇说:“他们做了这个决议。”

  说着就把一份上述大纲交给木户看。

  木户还一心想着议和,看到这个大纲,非常吃惊。

  按照传统,内大臣是天皇的心腹和耳目,无权过问政治,但要协助天皇召集重臣会议,遴选首相人才。

  可是,事到如今,日本已面临生死存亡关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木户只好主动采取行动了。

  木户经过一番思索,以媾和为中心,草拟了“收拾时局对策草案”。

  此案共11条,主旨是用天皇陛下亲笔信,请求苏联从中斡旋,进行和平谈判。

  木户就这一草案秘密向有关官员征求意见后,于9日下午晋见天皇,上奏了草案,并请准许就此案与首相及海、外、陆三相进行协商。

  天皇对草案非常满意,谕令从速着手执行。

  木户迅即与首相、海相及外相会商,并得到他们赞同。

  在与陆相阿南惟几商量之前,他有些犹豫不决。

  但考虑到当年他与阿南同在宫内侍奉皇上时——木户当内大臣的首席秘书官,阿南任天皇的侍从武官,私人关系密切,便鼓起勇气,向陆相说出了实情。

  阿南虽有保留,但答应不在“六巨头”会议时“过分强烈地”反对这一草案。

  木户内大臣在取得必要的支持后,便鼓动天皇出面采取行动。

  6月22日,天皇突然把“六巨头”召到他的地下防空洞。

  他首先说明这次会晤不是要发布命令,只是一次讨论。

  天皇接着说:“现在我认为有必要考虑采取一项前所未有的实现和平的行动。

  请你们立即采取步骤去实现我的愿望。”

  天皇问他们是否考虑过和谈。

  外相东乡全面汇报了广田与马立克会谈的情况。

  天皇问:“什么时候把使者派到苏联去?

  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东乡答称,7月中旬使者或许能抵达莫斯科。

  同时提醒说,日本无疑将被迫向斯大林做出许多让步。

  接着,天皇又问陆军代表的意见。

  陆相阿南担心,日本急于求和,可能被解释为软弱。

  陆军总参谋长梅津表示,有关和谈的建议应该“万分谨慎”。

  天皇说:“谨慎当然很好。

  不过,如过分谨慎,会坐失良机。”

  梅津只好让步说:“噢,那就越早越好。”

  有了天皇的面谕,铃木和东乡就敢放手大干了。

  受东乡之托,6月底广田又两次去拜访马立克,并抛开外交辞令,开门见山要缔结新的互不侵犯条约,还答应给予苏联一些好处。

  马立克仍不置可否,只说他要得到莫斯科的回电后再答复广田。

  但一星期过去了,苏联政府仍未对广田的建议做出答复。

  天皇心急如焚,决定派曾任首相的近卫公爵带着他的亲笔信去莫斯科。

  按照天皇的意旨,东乡外相急电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说天皇渴望早日结束战争,进行谈判,以恢复和平。

  为此,近卫公爵将携陛下亲笔信前往莫斯科,请苏联政府为此提供方便。

  佐藤想约见苏联外长莫洛托夫,但得到的答复是,莫洛托夫将去柏林参加盟国会议,此时特别繁忙。

  佐藤想见副外长,试图让他同意近卫访苏。

  但这位副外长也是彬彬有礼地避而不答,或采取拖延战术,说至少要几天后才能答复。

  5天之后,苏联副外长致函佐藤说:由于天皇的建议含糊不清,近卫公爵的使命又不明确,他的政府无法做出肯定的答复。

  日本统治者还在摆大国的架子,希望通过谈判缔结和约,以结束战争。

  殊不知苏联这时(7月中旬)正从欧洲把大部队调到远东,准备对日本开战。

  美国正在试验原子弹,一俟这种大规模杀伤武器试验成功,美国空军很可能就要把它投到日本的土地上,逼迫其无条件投降。

  在本世纪20和30年代,欧洲的许多科学家就试图揭开原子裂变的奥秘,英、德、意、奥、匈等国科学家在这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1939年夏天,传闻德国正在利用原子科学的成果,试图制造一种秘密武器。

  因逃避法西斯迫害而从欧洲移居美国的一些科学家非常担忧,生怕德国抢先制造出原子弹来。

  在他们的敦促下,1933年移居美国的科学家艾伯特·爱因斯坦,于1939年8月给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了一封信。

  信中预计铀原素可能成为一种重要的新能源,建议美国政府迅速采取行动,加强对铀的研究,以便制造出一种威力极大的新型炸弹。

  罗斯福立即采纳了爱因斯坦的建议,并下令成立研究原子武器的委员会。

  同年12月6日,罗斯福批准了一项大规模研制原子弹的计划。

  1942年这项计划全面展开。

  同年6月,美国陆军部组织了“曼哈顿工程管理区”(代号),全面负责原子弹的研制工作,其总负责人是格罗夫斯将军。

  工程管理区的地点,设在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附近的橡树岭。

  设计和制造原子弹的工厂负责人是著名科学家罗伯特·奥本海姆。

  美国政府耗资25亿美元,建造巨大的原子工厂,组织了10万科技人员和工人,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研制原子弹。

  1945年7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地区阿拉默果尔多试验成功。

  由于这种新式武器杀伤力巨大,使用必须审慎。

  4月25日,陆军部长史汀生在向杜鲁门总统汇报原子弹研制情况时,就建议总统任命一个委员会,以研究这种新武器爆炸后在政治、军事和科学各方面将会产生什么问题,然后向总统提出建议。

  6月1日,由史汀生担任主席的这个知名人士组成的委员会定名为“临时委员会”。

  它向杜鲁门提出建议,一旦具备条件,就立即使用原子弹对付敌人。

  6月间,陆军部部长助理约翰·麦克洛伊和国务院代理国务卿约瑟夫·格鲁(前驻日本大使)等,都发表意见,认为在向日本投掷原子弹之前,应向它提出警告,促使它投降。

  这个建议得到史汀生的支持。

  7月2日,史汀生又向杜鲁门提出一个长篇备忘录,说明盟军在日本登陆作战将是一场长期、艰巨而且牺牲重大的斗争,并列举了日本种种不利因素和盟国的优势。

  接着,这位陆军部长提出了一个很有见解的论点。

  他写道:“我相信,日本不是一个完全由发疯的狂热分子组成的与我们的心理状态完全不同的民族。

  相反的,在过去一个世纪里,它已证明自己是一个具有异常聪明才智的民族,能在史无前例的短时期内不仅采用了西方文明的复杂技术,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他们的文化以及政治和社会思想。

  它在短短的六七十年内在所有这些方面的进展,是历史上一个民族进步的最惊人的事迹之一——从千百年闭关自守的封建主义进入世界六七个强国之林……”

  史汀生认为,日本民族能在目前的危机中认识到,战斗到底是愚蠢的,接受某种等于无条件投降的建议是明智的。

  在日本人民中,自由主义的领袖大有人在,可以依靠他们来重建日本,使其成为国际大家庭中一个负责的成员。

  因此,他的结论是:“由美国、英国、中国还有俄国——如果那时成为交战一方的话——的主要代表,在慎重选择的时间向日本发出警告,号召它投降并允许占领它的国家,以便为了未来的和平保证日本完全实现非军国主义化。”

  杜鲁门显然非常重视这个建议,因为《波茨坦公告》就是按照这个精神,由麦克洛伊和国务院的另外两个专家一起起草的。

  如前所述,美、英、中三国政府发表了《波茨坦公告》之后,日本政府“不予理睬”,拒绝投降。

  那么,美国该怎么办?

  7月16日早晨原子弹爆炸成功之后,“临时委员会”主席亨利·史汀生给已在波茨坦的杜鲁门发去一份密电:今天上午动了手术。

  诊断书尚未写出。

  结果似乎令人满意,业已超出预料。

  在当地发表消息是必要的,因为远近都很关心。

  格罗夫斯医生颇为高兴。

  他明天回来,我将随时报告情况。

  第二天,史汀生专程飞到波茨坦去向杜鲁门汇报情况。

  晚上,临时委员会代理主席乔治·哈里逊又给史汀生发去了一封电报:医生刚刚回来,兴高采烈,相信弟弟定会像哥哥一样健壮结实。

  从这里到海伊霍尔德(即史汀生在长岛的家)都可以看到他眼睛里放射的光芒,从这里到我的农场都可以听到他的哭声。

  译电员在翻译这份隐语电报时可能猜想,77岁的陆军部长史汀生又当了父亲,老年得子,真是可喜可贺!其实,“弟弟”是指刚刚在新墨西哥州爆炸的钚弹,而“哥哥”则指准备投到日本某地而未经试验、用铀制成的原子弹。

  史汀生赶紧把这个特大喜讯向杜鲁门做了汇报,并且告知了丘吉尔。

  在此后的几天里,杜鲁门一方面和丘吉尔取得一致意见,准备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同时又和美国军政要员磋商使用原子弹的细节。

  7月24日,杜鲁门总统以美国陆军部长和总参谋长的名义,指令美国陆军战略空军司令卡尔·斯帕茨将军派遣第20航空队第509混合大队,于1945年8月3日以后,在天气许可目击轰炸的条件下,立即在日本的广岛、小仓、新潟和长崎四个城市中选择一个目标,投掷特种炸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8 欲加之罪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57年7月25日,新华社在中央机关反右斗争蓬勃开展的综合新闻中,点了我的名。 8月7日,新华社又专门以《新华社揭发反党分子戴煌的一系列反党言行》为题,发了一 条长达3000多字的新闻,竭尽胡诌编织之能事。其全文如下——     新华社揭发反党分子戴煌的一系列反党言行    【新华社北京7日电]新华通讯社总社最近以来连续举行了五次座谈会 和大会,揭露和驳斥党内右派分子戴煌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和反对苏联的 一系列的反动言行。   戴煌是新华社记者,在1944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他就对党 不满,反对党,以致……去看看 

人本主义和真理 - 来自《实用主义》

接到《精神》(Mind)杂志编者寄给我布拉德莱《真理与 实践》一文的校样,我认为这是一个暗示,要我参加最近似 乎已认真开始的关于实用主义的争辩。既然我的名字已与这 运动分拆不开,我觉得我应该接受这暗示,特别因某些方面 曾对我过多地奖借,而另些方面可能也有不应有的诋毁。   首先,关于“实用主义”这名词,在我只曾用来表示一 种进行抽象讨论的方法。皮尔斯说:一个概念的重要意义是 在于:它的真,能够对某人产生具体的差别。只要把一切在 争论中的概念都拿这实用主义方法来考验,人们就不致犯无 谓的口角:如果两个陈述,此真或彼真,都是一……去看看 

原序 - 来自《有闲阶级论》

本书的主旨在于讨论作为现代生活中一个经济因素的有闲阶级的地位和价值,但是要把讨论严格地限制在这样标明的范围以内是办不到的。因此关于制度的起源和演进以及一般不列入经济学范围以内的一些社会生活特征,这里也不得不给以相当的注意。   有些场合,讨论的进行是以经济学理论或人种学通则为依据的,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许会使读者感到陌生。在绪言那一章里充分说明了这类理论前提的性质,希望由此可以避免在理解上的扞格。有关的理论观点,曾在《美国社会学杂志》第四卷发表的《作业本能与劳动厌恶》、《所有权的起源》与《妇……去看看 

1-1 “农民情结”之谜 - 来自《十大元帅之谜》

无论作为红军的总司令,还是作为新中国的委员长,朱德从不讳言自己的农民出身,相反,他的言谈举止,他的穿衣戴帽,他的思维方式,他的生活起居,处处都保留着一种农民式的风格,农民的影子在他身上挥之不去,仿佛希腊神话中安泰须臾不可离弃大地,成为他的力量源泉所在。这种对农民的痴心和迷恋究竟源自何处?又为的是哪般呢?   1.1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1886年12月1日(农历十一月初六),朱德出生在四川省仪陇县马鞍场琳琅山西麓李家湾的一个佃农家庭,朱德正是从这里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俗话说得好:“幼年学的,象石头上刻的”,一个人童年时的经历……去看看 

2-08 享受一切,一无所需 - 来自《与神对话》

尼:有趣的是,跟你谈话,留给我的问题总是比答案多。现在我又要象问性方面的问题一样来问政治方面的问题了。神:有人说,它们是同样的东西,你们在政治方面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尼:等等!你不是要说不可告人吧!神:嗯,好吧,我是会让你们吃惊一点的。尼:嗨!嗨!慢着!神不是应当这样讲话法吧!神:那你们为什么这样讲话?尼:我们大部分人不这样讲。神:见你们的鬼。尼:那些敬畏神的人不这样说!神:噢,我明白。你们为了不冒犯他,只得敬畏他。而谁又说我仅仅会为了一句话而被冒犯呢?而且,你们用以形容那了不起的性经验的话,竟同样拿来用以形容最大的污秽,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