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说到过去的教授,我们年轻的一辈真有说不出的感慨,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都是教授,前后却不大相同。我曾和作家钟道新说,过去的教授是手工生产的,少,也就值钱,今日的教授是机器生产的,多,也就贬值了。你想,一个社会无论什么人都敢以教授自居,那自然什么人也就敢随意嘲弄 教授了。这当然还是就教授的数量而言,就学术水平而言,今日的教授更应当感到面红耳赤心有愧才对。今日的教授已不再是学衔、学问的标志,而是工资的一个级别,一个分配住房的资格,再加上一个享受公费医疗的待遇而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7章 - 来自《至高利益》

王培松点了一句:“早就有人说了,你连新婚夫人都给赵启功送上去了……”   李东方回忆着那晚和赵启功一起喝着五粮液说的话,不太相信赵启功会让陈仲 成这么干,也就不怕王培松生气,明确判断道:“王书记,基于我对赵启功和此事 的了解,赵启功恐怕不会指示陈仲成这么不顾一切地乱来,他还没这么蠢!” 看着王培松熬得疲惫不堪的面孔,李东方觉得说不过去了,这才答应当晚和陈   仲成进行一次谈话,把这事搞搞清楚。   省反贪局的同志为这次谈话进行了精心安排,为了制造一种宽松的气氛,证明 这不是一次审讯,谈话安排在反贪局小会客室,除了李……去看看

第一篇 第六章 战争中的情报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情报是指我们对敌人和敌国所了解的全部材料,是我们一切想法和行动的基础。只要考虑一下这一基础的性质、它的不可靠性和多变性,我们立刻就会感觉到战争这座建筑物是多么危险,多么容易倒塌了来把我们埋葬在它的瓦砾下面。虽然所有的书里都说,只应相信可靠的情报,决不能不抱怀疑的态度,但是这只不过是著书立说的人想不出更好的说法时提出的一种聊以自慰的可怜的遁词而已。   战争中得到的情报,很大一部分是互相矛盾的,更多的是假的,绝大部分是相当不确实的。这就要求军官具有一定的辨别能力,这种能力只有通过对事物和人的认识和……去看看

第二部 - 来自《乌托邦》

拉斐尔·希斯拉德关于某一个国家理想盛世的谈话,由伦敦公民和行政司法长官托马斯·莫尔转述  乌托邦岛中部最宽,延伸到二百哩,全岛大部分不亚于这样的宽度,只是两头逐渐尖削。从一头到另一头周围五百哩,使全岛呈新月状,两角间有长约十一哩的海峡,展开一片汪洋大水。由于到处陆地环绕,不受风的侵袭,海湾如同一个巨湖,平静无波,使这个岛国的几乎整个腹部变成一个港口,舟舶可以通航各地,居民极为称便。  港口出入处甚是险要,布满浅滩和暗礁。约当正中,有岩石矗立,清楚可见,因而不造成危险,其上筑有堡垒,由一支卫戍部队据守。……去看看

附录一 - 来自《乌托邦》

莫尔和伊拉斯莫斯的书信摘录①莫尔致伊拉斯莫斯(四八一号)②  ①据英译,当时学术界用拉丁语交往。——中译者  ②编号据艾伦(P.S.Allen)编的《伊拉斯莫斯书信集》。——中译者  我为我的彼得赞同我们的《乌有之乡》而高兴。如果象他这样的人喜欢它,我自己也会喜欢它起来了。是否滕斯托尔以及布斯莱登③,还有你们的首相,都以它为然呢?虽然我不心存奢望:那些有幸在自己国家中担任主要官职的人会以它为然,除非他们欣赏这样的意见,即在我们的共和国,象他们那样学问道德不凡的人,竟是掌握权力的君主。我相信,这……去看看

第六章 靖港惨败 6、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这天上午,长沙城内利生绸缎铺里,走进一位客人。此人年在二十岁左右,身穿一件簇新天青底酱色团花贡缎袍,头戴一顶黑亮呢帽,帽额上嵌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红宝石。他面色微傲,器宇昂扬,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仆人。绸缎铺里的帐房先生见来人这身打扮和气概,知道不是贵公子,便是阔少爷,赶紧起身上前去迎接:“少爷来了,请坐,请坐!”  帐房将来人带进旁边一间客厅,一边张罗着倒茶递烟,讨好地笑着,试探问:“少爷尊姓,是来看货的?”  一个仆人答:“这位是隆之清隆老爷的侄公子。”  “哦,原来是隆少爷,失敬失敬!&rdqu……去看看

31 贫贱夫妻百事哀(Ⅰ)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64年4月23日下午,潘雪媛带着青青到监狱给我送行李并悲戚地会面之后,当天 晚上回到家仍然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她只给青青把中午的汤热了热,烤了一个馒 头,坐在一旁看着青青吃。她的魂似乎还留在那布满了电网铁丝网的两道高墙之间的平 场子上,脑际浮现着我提着脸盆餐具小网兜闪进里院大铁门的背影。那时候,她不知道 我将如何熬度北大荒两年零八个月之后的又一个“两年”——而且是加重惩罚的两年。   晚饭后,她回到文昌胡同老外婆的身边,一句话也说不出,哭了,哭得很伤心。外 婆问:“怎么啦?”她说:“戴煌被抓去了!”外婆……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06章 论自耕农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英国和欧洲大陆对自耕农制度的不同看法  在自耕农制度下,同在奴隶制度下一样,全部产品属于单一的所有者,不存在地租、利润和工资的区分。在所有其他方面,这两种社会状态则是完全对立的。在奴隶制度下,劳动阶级受到最大的压迫和贬黜。在自耕农制度下,劳动阶级则能最为自由地支配自己的命运。  然而,小土地所有制的利弊是政治经济学领域内最争论不休的问题之一。在欧洲大陆,虽然有些人对流行的看法持有不同意见,但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人数众多的自耕农的优越性却是不言自明的真理。然而,英国的权威人士们或是不知道大陆……去看看

行政权 - 来自《民主的原则》

民主政府的领导人经本国公民同意而执政。这些领导人的巨大权力不是来自对千军万马或经济财富的控制,而是来自对参加自由、公正选举的选民为他们所设立的种种限制的尊重。   通过自由选举,民主制度下的公民赋予他们的领导人法律所规定的权力。宪政民主制度实行分权制──立法机构制定法律,行政机构贯彻执行法律,司法机构独立运作。   民主政府的领导人既不是民选独裁,也不是"终身总统"。他们有固定任期并接受自由选举的结果,即使这意味着失去政权。  在宪政民主制度下,行政权通常受到三种限制:将国家政府的行政权、立法权……去看看

序·导言 - 来自《古代法(中译本)》

序  本书的主要目的,在扼要地说明反映于“古代法”中的人类最早的某些观念,并指出这些观念同现代思想的关系。如果没有像罗马法那样的一套法律,本文中企图进行的研究,多数将不能有丝毫希望达到有用的结果。因为在罗马法的最古部分中,有着最久远的古代事物的痕迹,而在其后期规定中,又提供了甚至到现在还支配着现代社会的民事制度资料。由于必须把罗马法当作一个典型的制度,这使著者不得不从其中采取了数目似不相称的例证;但他的本意并非在写一篇关于罗马法律学的论文,他并且尽可能竭力避免足以使其作品具有这样的外貌的一切论述……去看看

第七章 经行动而学习,不行动而忘却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在第六章讨论的高度抽象和简化的图例中,生产——交换关系的参与者的脆弱,受到了外在于市场的退出选择权的限制,正如可能的自足生存状态表示的那样。这选择权的存在确实主要取决于个人化的或私有的财产权的存在,这私有财产权容许人们自愿退出交换关系,无论这种退出是完全的还是部分的。  在专业化——交换条件下达到的效用水平和在自足的孤立状态下可达到的效用水平间的差量,衡量着独立的机会成本,或反过来说,衡量着市场的相互依赖的收益。简要地考察一些可能影响这差量大小的因素,是有益的。正如第六章描……去看看

第十一章 直接民主与“议会清谈馆” - 来自《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

一、 直接民主的理想,来自《法兰西内战》   一个人,要民主,又被“议会清淡馆”、“国家消亡”等等唬住了,当然不免向往直接民主制。他认为,这种民主制,应该是从基层开始的,采取公社形式的,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即使要派代表 (可不是代议士,虽然在英文中代表和代议士都是Represent),也必须是可以随时被选民撤换的;又这个代表机构,必须是真正的主权机构,等等。   不过,直接民主的概念,其实是西方文明的产物。所以,有必要从西方史的演变来看一看他们究竟怎样搞的。《法兰西内战》中的公社制,是西方文明的产物。看一看他们现在议会政治和……去看看

十二 南撒哈拉非洲的人权以及后殖民地宪法 - 来自《宪政与权利》

弗兰克·莫德恩这篇文章所关注的焦点是那些随着英、法、比利时等国的非殖民化而获得独立的黑非洲国家。它将对这些国家的人权保护状况作一巡礼,并估量出美国宪法的影响。北非国家不在本项研究的范围之内;它们的文化和前殖民地历史使它们的经历迥异于撒哈拉沙漠以南各国。由于其他原因,那些奉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制度的非洲国家也游离于此项考察美国宪政之影响的研究之外。在这些国家,保护人权只是政权机关的次要目标。其基本关注是要达到这样一些基本的革命目标:反对人剥削人,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1]类似的情况可以……去看看

现代与“后现代” - 来自《当代眉批》

“后现代”,这是个让我有点胆怯的字眼,虽然它很时髦。它最初就像港派词汇“大哥大”那样让人感到拗口别扭,接着又似巨大的玻璃幕墙,转眼便把中国各新兴城市包装一新。我们知道玻璃幕墙的作用在于诱惑视线和篡改天空,它使摩天楼像建筑学上的两汉大赋,可以有效地制造光怪陆离的现代气氛。同样,面对“后现代”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及那股“环滁皆山”般的桀骜雄心,我们观望世界的平常心态也被颠倒得不知今夕何夕了,仿佛那种“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神奇时间感又已倏然重归。当记忆中的贫困与苦难还在不时骚扰我们夜半清梦时,大街上……去看看

第六章 一片青山了此身——罗隆基素描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罗隆基(一八九八~一九六五)江西安福人,字努生。早年留学美国。一九三一年与张君劢等同组再生社,次年改组为中国国家社会党。曾任清华、光华、南开、西南联大等大学教授,《新月》杂志主编,北京《晨报》社社长,天津《益世报》主笔等职。一九四一年参加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后改为中国民主同盟)。一九四六年代表民盟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并任民盟中央常务委员。一九四七年民盟被迫宣布解散,在上海被国民党软禁。一九四九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建国后,曾任政务院政务委员、森林工业部部长、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