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 刘涌案(1)

 《道路通向城市》

  如果说孙志刚事件给法律人至少留下了一个辉煌的定格(也仅仅是定格), 并且是作为一个整体的形象,似乎代表了人民的呼声,而2003年底的“刘涌案件”刘涌,1960年生,沈阳市人。1995年创办民营企业嘉阳集团,下属公司26家,员工2500人,资产7亿元;以集团为依托,刘涌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聚敛钱财,称霸一方,以商养黑,先后致死致伤的达42人,其中死亡1人,重伤16人。2000年7月被沈阳警方打掉。2001年8月10日辽宁省铁岭市人民检察院向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02年4月17日,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审判处刘涌、宋健飞死刑。2003年8月15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定刘涌“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鉴于其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本案的具体情况,对其可不立即执行",认为“不能从根本上排除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况",因此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舆论哗然,各大网络媒体上,出现了一边倒的质疑之声,认为“刘涌不死,天理难容". 2003年8月22日《外滩画报》发表李曙明署名文章,“对沈阳黑帮头目刘涌改判死缓的质疑”, http://news.sohu.com/75/89/news212378975.shtml。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2003年10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作出再审决定,以原二审判决对刘涌的判决不当为由,依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本案。2003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在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经再审后作出判决,判处刘涌死刑。宣判后,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当日对刘涌执行了死刑。则令中国法律人不但自身在一些问题上分裂了,这一分歧主要表现在对刘涌案二审中的“专家意见书”上。(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刘涌的律师田文昌透露,他于2001年9月19日曾组织14位一流法学家作出并向辽宁省高院提交过一份“沈阳刘涌涉黑案专家论证意见书”,该意见认为“本案的证据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可能不构成黑社会犯罪,要求人民法院对“死刑的案件,一定要慎重对待”。一种说法是,这一意见书对二审改判起到了“比较关键的作用,是导致刘涌被改判的重要依据之一”。林楚方:“沈阳刘涌案改判调查” , 《南方周末》, 2003年8月28日。)反对专家意见的观点,请看,何兵:“法律专家意见书:施向法庭的无影神掌”, http://article.chinalawinfo.com/article/user/homepage.asp?userid=51; 《一枝射向法庭的暗剑:再评法律专家意见书》, 2003年9月15日,天涯社区;支持的意见,请看,周光权:“专家论证意见的现实合理性”,搜狐评论,2003年9月2日,http://news.sohu.com/57/01/news212740157.shtml;萧瀚:“也谈司法过程中的法律专家意见书”,搜狐评论2003年8月31日,http://news.sohu.com/67/18/news212681867.shtml;综合性意见,请看,王琳:“从刘涌案看专家意见书,暗箭难防?" ,中国网2003年10月13日,http://202.130.245.40/chinese/law/420316.htm。有网民质问“刘涌案,中国法学界的耻辱还是光荣?" ,人民网,2003年12月24日,http://www.peopledaily.edu.cn/GB/guandian/1036/2262280.html;感叹“刘涌案:中国一批法学精英的倒掉”,新华网,2003年12月23日,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3-12/23/content_1243820.htm. 更重要的是,法律人与民众之间在一些基本判断上产生了根本的分歧并公开化了:“陈光中:刘涌二审改判死缓体现了法治精神”,新浪观察,2003年12月23日,http://www.sina.com.cn;而相反的民众(包括部分法律人)的意见是压倒性的。例如死刑在中国的使用,例如程序正义的限度,例如司法独立,例如法律专家--乃至至少与金钱有一定联系的司法辩护--在司法中的作用,以及最终说来在制度选择上是否以及应否由(部分)法律人说了算。

  尽管法律人特别是一些法学人在这一事件中受到了许多激烈的指责,例如,温先涛:“专家学者请珍惜你们的名誉”, 《中国青年报》, 2003年12月22日。但我相信法律人就总体而言是有所追求的--希望有利于社会和人民;在孙志刚事件上,法律人的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在刘涌案上,为什么老百姓不买账了,法律人的解说不灵了?除了诸多因素的影响外,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们的法律人淡忘甚或忽略了:一个社会的法律的全部合法性最终必须而且只能基于这个社会的认可,而不是任何外国的做法或抽象的原则。不错,美国是有证据排除规则,违法获得的证据,哪怕真实,也无效。Mapp v. Ohio, 367 U.S. 643.这一原则当然值得中国借鉴。但是最终说了算的,必须是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的民意。也许中国老百姓的选择就不是一般的排除证据规则;从有关刘涌案的评论来看,他们似乎更偏向仅仅排除违法获得的虚假证据,而不一定要排除非法获得的真实证据,特别是这种排除可能带来更大不公正的时候;他们也反对违法获得的证据,但是在他们看来,防止违法获得证据的真正有效手段,也许不是通过排除规则来“惩罚”和伤害犯罪的受害人,而是追究那些违法获得证据刑讯逼供者的责任以及在必要时惩罚他们。我们不能说,这种处理非法获得的证据没有道理,如果不是更有道理的话。为什么美国采取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中国就只能采取美国的方式或规则来处理呢?而且为什么只是在某些问题上要采取美国规则呢,而不是“奸淫幼女”问题上呢?程实、廖万里、宋安明:“司法解释符合主客观相统一原则”, 《人民法院报》, 2003年9月5日。不错,从法律上看,“死缓”并不是具有独立意义的刑罚,只是死刑的一种,因此,在严格的法律意义上,哪怕是刘涌案的二审法官也并没有出现最高法院作为提审理由的“判决不当”,而只是在其裁量权以内的判断。但是如果社会认知就是认为死刑与“死缓”有根本的范畴区别,就如同民众一般都认为有期刑的“缓刑”等于未受刑事惩罚一样,那么法律人就很难用自己的或法定的概念体系替代这个社会的概念体系。

  从认识论上来看,这里无法判断哪个概念体系,哪一种排除规则在终极意义上是正确的,符合作为某个“永恒的实体”或类似永恒实体的某条自然法。现代的哲学研究已经表明,不存在这样的超验实体,“正义”或“正确”说到底是一种社会的约定(convention) , 有关的哲学论证,可参看,罗蒂:《哲学和自然之镜》,李幼蒸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在正义理论上的运用,请看《正义论》作者罗尔斯为自己正义概念的论证和辩解, 他认为他的正义概念是构建的,是政治的,而不是符合形而上之实体的。John Rawls,"Kantian Constructivism in Moral Theory" and"Justice as Fairness: Political not Metaphysical," in Collected Papers, ed. by Samuel Freema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 303ff, 388ff. 又请看,John Rawls, Political Liberalism,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93; 在此书中,罗尔斯大致认为,在现代的多元社会中,超验的“正义”不可能,正义是建立在社会各利益群体的“重叠共识”之上的。是后果论的合乎情理。请看,Richard A. Posner, Law, Pragmatism, and Democrac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3.在这个意义上,民众确实也有可能是错的。但是,法律人--除了他的信念外--有什么根据称自己的概念或规则是更正确的?他/她有什么特别的通道直达真理?正因此,霍姆斯才说,“如果我的同胞公民们想进地狱,我也会帮助他们的。这就是我的工作”. 请看,Mark De Wolfe Howe,ed., Holmes-Laski Letters: The Correspondence of Mr. Justice Holmes and Harold J. Laski, 1916-1935, vol. 1,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3, pp. 248-249.因为,在许多问题上,除了他自身的确信外,即使是雄辩的法律人也无法证明自己的判断是更优越的;“自由的精神就是对任何都不那么确信其正确”. 转引自,Gerald Gunther, Learnd Hand, The Man and the Ju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4, p.xiii.如果法律人真正是坚持自由主义,那么他/她可以保留和坚持自己的信念,但必须尊重民众的选择,而不要总是用“启蒙”来暗示自己的正确或不幸,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当成了十字架上的耶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序言 - 来自《进化思想史》

因为本书的结构不同以往,所以这篇序言的大部分将用来解释为什么采取这种方式写作。本书探讨的是进化论的历史,但并不是学院派式的专著,而是面向没有生物学和历史背景读者的导论式作品。然而,这部书并非为了普及而将历史写成枕边的读物。本书的对象是那些对进化及其应用有着浓厚兴趣、且以前没有详细了解过这些问题的人。事实上,这本书最初主要是要作为大学的科学史教科书,我当然希望对于专业生物学和那些寻找有关进化论领域简明读本的历史学家也有价值。由于潜在的读者各种各样,有些领域的专家可能要包涵一下该书所描述的对他……去看看 

五 黄河漂流日记(下) - 来自《自由人心路》

1984年8月9日THU 阴-雨-多云-晴我不时只用一支桨划一下,让小艇自由转一圈,来个“摇镜头”。观光四面景色和天气情况。河底看得很清楚。由于水对光的折射,小艇下面总象有个坑,四边斜上去,一会儿石头,一会儿水草,快速地从艇下掠过。那个坑随着艇走。这种如同汽车在柏油路上的好光景并不长。下面的河道多数四分五裂,浅滩很多,不断搁浅。我现在特别小心,气床已经漏得不能再用,石头直接割在橡皮艇上,再漏就不好办了。下午看到玛多桥。远处细线一样的公路虽然远不如内地车多,却也每隔几分钟就出现一辆。吉普车、卡车、面包车……这时竟感到……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17、西线大战正酣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与东欧各国人民起义,苏军解放东欧各国的同时,1944年8至9月,在纳粹铁蹄下生活了4年之久的西欧诸国人民,也终于迎来了解放。  盟军百万将士乘着胜利的气势,一往无前,直指德国边境。  盟军胜利捷报频频传来,人民为之欢呼雀跃。  8月15日,美中将帕奇率3个美军师、4个法军师共50万人,在法国南部土伦至戛纳一线登陆,发起“龙骑兵”行动。  当面的德国第19集团军闻风北逃。  美法联军挥师北上,进展神速,如入无人之境。  8月19日,“世界花都”巴黎人民孕育已久的怒火终于迸发出来,发起武装起义,迎接盟军到来……去看看 

第十八章 魔法师与徒弟:自然科学流派 - 来自《极端的年代》

第三部 天崩地裂第十八章 魔法师与徒弟:自然科学流派  你认为,今天世上还有一块可供哲学容身之地吗?  当然。可是,却只能建立在目前科学的知识与成就之上……哲学家们再也不能把自己隔绝起来,与科学不相往来了。科学,不但已经大大地扩大并改变我们对生命和宇宙的观念,对于知识分子思维动作的法则,也起了革命性的变化。——莱维·施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1988)  气体动力学(gas dynamics)中的标准内容,是该作者担任古根海姆奖金研究员(GuggenheimFellowship)时完成的。它的形式,根据作者自己所言,是受到行业的需要左右。在这……去看看 

第二章 科学的历史概况 - 来自《科学的社会功能》

科学、学术和手工艺  我们现在所说的科学是比较晚近的产物。它在十六世纪才具体形成,但是它的根源可以一直追溯到文明的萌芽时期,甚至可以进而追溯到人类社会的起源期。现代科学具有双重的起源。它既起源于巫师、僧侣或者哲学家的有条理的思辩,也起源于工匠的实际操作和传统知识。直到现在,人们重视科学的前一方面远远超过后一方面,结果,科学的整个发展就显得比实际情况更富于奇迹色彩。人类的理论活动和实践活动的交互作用是帮助我们理解科学史的一把钥匙。  原始的科学 毫无疑问,科学的这两方面曾经一度集中于同一个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