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图书

该书中作者摆脱了法律活动专门化是为了实现一种政治目标的观点,从社会分工的角度研究了法律活动的专门化问题,提出法律活动专门化是由于现代社会高度分工而产生的,因此提出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法律活动专门化是一个非常可能发生的趋势。通过一系列精辟的阐述,联系美国工业化、社会分工和市场经济发展与法律人员的专业化的例子与当前的历史大背景,将读者渐渐引入自己所要讨论的着一主题。条理清晰,论述独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关于未来、科学和伦理学的结语 - 来自《复杂性中的思维》

   2009/10/01
复杂系统原理主张,物理的、社会的和精神的世界都是非线性的、复杂的。这个基本的认识论结论对于我们现在的行为和未来的行为,都有重要的影响。科学和技术对于未来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本书最后将展望一个复杂的和非线性世界中的未来、科学和伦理学。我们对于其未来能够知道什么?我们应当干些什么?   7.1复杂性、预测和未来   在古代,预测未来的能力似乎是预言家、祭司和占星术士的某种神秘能力。例如,特尔斐神谕中,占卜家皮蒂娅(公元前6世纪)在迷糊状态之中揭示了帝王和英雄的命运。在现代,人们变得相信拉普拉斯妖……去看看

第一篇 生产 第10章 论劳动增加规律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生产增加规律取决于劳动、资本和土地三要素增加的规律  前面我们逐一考察了各种生产要素或生产条件,考察了如何提高这些不同要素的功效。在结束与生产有关的讨论时,还剩下一个头等重要的问题。  生产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不断增加的。生产只要不受到有害的制度或低下的技术水平的阻碍,就总是趋于增加。生产不仅受到生产者扩大其消费手段的欲望的刺激,还受到消费者人数不断增加的刺激。什么是生产增加的规律,生产增加受哪些条件的制约,生产增加实际上有没有限度,限度是什么,在政治经济学中没有比弄清这些更重要的了。……去看看

11-3 远东 - 来自《黄祸》

逼到这份上, 俄国除了奋起反击, 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呢?黎明。日本海像灰色的绸子, 平静而柔软地波动。如此平柔的海面上竟没有航行的船。如果升到足够的高度看一眼, 就能一目了然地看出日本海多像个口袋。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萨哈林岛组成一圈天然屏障, 从海参崴到尼古拉耶夫斯科之间的俄国港口全部被装在里面, 只有拉彼鲁兹、津轻、对马等几个狭窄的海峡可以出入。现在, 每个海峡都布设着数层水雷网, 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巨型舰炮和舰载飞机似门拴和钉子一样封着门。口袋被扎死了。 然而中国难民是升不到能看清口袋的高度……去看看

第五篇 第十八章 制高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制高这个词在军事艺术中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地形对使用军队的影响,有很大一部分,恐怕有一半以上事实上是这个因素带来的。军事学中的许多法宝,诸如瞰制阵地、锁钥阵地、战略机动等等都是以制高为基础的。   战斗同任何物质力量的发挥一样,自下而上总比自上而下困难。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任何高地都可以成为通行的障碍;第二、从上向下射击虽然不会显著地加大射程,但是,从各种几何关系来看,比从下向上射击容易命中;第三、有便于观察的有利条件。我们在此只是把战术由于制高而得来的几个有利条件合成一个总的有利方面,并把它看作是……去看看

第二章 崭露头角 - 来自《麦克阿瑟》

军旅坎坷愿难遂,十年碌碌恨无为;   时来运转逢机遇,一次大战载誉归。   话说麦克阿瑟从西点毕业后,当天就离开了学校,前往旧金山与父母住了一段时间。按照西点军校的传统,高才生一般都进入升迁较快的工兵部队,因此,麦克阿瑟也不例外地来到工兵部队服役,开始了他坎坷不平的初期军旅生涯。   最初,他随工兵第3营一起被派到菲律宾执行勘测任务,这里曾经是他父亲战斗过并一举成名的地方。当时,美国尚未彻底消灭菲律宾的抵抗力量,游击队仍时常出没打击侵略军。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他遭到两名游击队员的袭击,其中。一颗子弹掀掉了他的军……去看看

第七章 资产阶级的不确定性 - 来自《帝国的年代》

   2009/10/01
就尽可能最广义的范围来说……一个人的“自我”,是他能声称属于他的一切事物的总和,不仅包括他的身体和精神力量,也包括他的衣服和他的房屋、他的妻子和儿女、他的祖先和朋友、他的名誉和著作、他的土地和马匹以及游艇和银行存款。——詹姆斯(William James)  带着极大的兴致……他们开始购物……他们全力以赴,就好像在为事业冲刺一样;作为这个阶级,他们谈的、想的和梦的都是财富。——威尔斯,1909年  这个学院是因创办人的爱妻的建议和劝告而创办的……其宗旨是给予上层和中上层的妇女最好的教育。——录自豪洛威学院(Ho……去看看

4-4 转型社会中的知识阶层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四节 转型社会中的知识阶层    一、知识分子及其在发展社会中的处境    就像我们在本章第一节中已经论及的那样,知识的进步在文明的进化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知识的出现导致了文明的产生,而知识体系的现代性分化则是整个社会现代化的核心标志。而在知识诞生之后,一个专职从事知识工作,即创造、传播和保存文化符号的阶层也就在历史舞台上出现了。显然,随着知识在文明社会中的位置变得日益重要,这个阶层的数量将不断扩大,并且在社会中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我国目前正处在急剧的社会转型中,这意味着我们的整个知识体……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八章 可能的过渡时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个病人如果通过一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血液循环加速流通,并因此排除了病毒或使后者自行消失了,这就是在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凭着一种新的发明变更了一个行业的劳动和工具,而代之以另一种劳动和工具,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通过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树立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就是在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因此总起来说:如果通过一种精神和物质力量上的优势使旧事物退让于新事物,这就是一次革命。  推翻旧的事物就是革命;因此进步只有通过革命才可以实现。  革命万岁!  在我们……去看看

18.麦肯锡的招聘风格 - 来自《麦肯锡方法》

(具体的做法以及如何通过招聘) 麦肯锡在招聘中寻找的是具有特殊品质的人。下面是麦肯锡发现这类人员的方法(另外还将介绍你该如何向麦肯锡表明你具备这些品质)。正如麦肯锡在自己的使命声明中所列明的,麦肯锡的目标之一是"建立一个能够吸引、培养、激发、激励和保持杰出人才的企业"。达到这一目的的第一步就是招聘最优秀的可能人选加人公司。正如我在别处说过的,麦肯锡试图寻找的是精华,是名牌商学院、法学院以及经济学和金融学研究生项目所培养出的尖子中的尖子。公司还将其招聘范围扩大到"非传统"的候选人,从商学领域之外(医……去看看

第39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钱凡兴,临走也没忘记再给贺家国致命的一枪,竟然还拖上了三个副市长造势!他向钟明仁解释说:“钟书记,您知道的,家国同志得罪人,全是为了工作,为了您和省委能更全面地了解家国同志的工作情况,我想做个实事求是的汇报……”  钟明仁很固执,摆摆手说:“东方啊,可以坦率地告诉你:我和白省长也知道钱凡兴和三位副市长反映的问题有个人情绪,也知道家国为工作得罪了不少人,但有一点钱凡兴他们在材料里说得不错:谁也不要再试图做救世主了,解决中国的问题要靠我们这个党,靠党领导下的干部群众,靠民主与法制,不是靠几个青天……去看看

第三章 新中国对乡村政治的改造(上) - 来自《岳村政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摧毁了封建的社会秩序,乡村社会与国家之间建立了新的联系。国家通过对土地所有制等经济制度的改造和意识形态的动员,建立了以集体经济为基础的"集权式乡村动员体制",国家行政权力冲击甚至取代了传统的社会控制手段,地方政府及乡村干部通过代理方式实现了对乡村社会权力的垄断。在此基础上进行的社会动员,一方面为国家工业化积累了一定的经济资源,另一方面也产生了灾难性的历史后果。一、农民协会和土地改革1949年9月13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衡山县人民政府在石湾成立,10月6日衡山全境解放,10月7日,中共衡山县委……去看看

第十七章 李希光:劈斩中国形象“妖魔化”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李希光,1959年10月生。现任清华大学国际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国务院台办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国务院新闻办咨询专家组成员、中国记协特邀理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新闻界》副主编、香港大学客座教授、四川大学客座教授、《中国青年报》特聘专家,曾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Sources 》月刊中文版主编、萨尔斯堡美国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2000、2001年度)、哈佛大学新闻政治与公共政策中心研究员、新华社高级记者、《华盛顿邮报》客座记者。   “民族主义者”也是一个被妖魔化了的……去看看

第十八章 论暴政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99.如果说篡夺是行使另一个人有权行使的权力,那么暴政便是行使越权的、任何人没有权利行使的权力。这就是任何人运用他所掌握的权力,不是为了处在这个权力之下的人们谋福利,而是为了获取他自己私人的单独利益。统治者无论有怎样正当的资格,如果不以法律而以他的意志为准则,如果他的命令和行动不以保护他的人民的财产而以满足他自己的野心、私愤、贪欲和任何其他不正当的情欲为目的,那就是暴政。  200.假如有人因为这话出自一个寒微的臣民之口,而怀疑它是真理或健全的论断,我希望一个国王的权威会使他接受这个说法。詹姆士一世……去看看

五、蒋介石政府与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2009/10/01
苏联共产党的领袖们,在广州第一次政变(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一年后,对蒋介石政府是怎样估计的呢?从政治局委员们的公开言论里,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 这是一九二七年三月加里宁在莫斯科高次纳克工厂的演说:  「中国的各个阶级,自无产阶级到资产阶级,都深恨外国资本的走狗--军阀;对于中国的所有阶级来说,广州政府就是全中国的国民政府。」(「消息报」一九二七年三月六日。) 几天以后,在电车工人集会上,另一个政治局委员鲁祖塔克也有个演说。「真理报」的记载是这样:  「鲁祖塔克同志,在谈到中国形势的时侯,指出革命政府的后面,有中国所有……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