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顽强地抵御忧虑

 《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卡耐基认为,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好的想法考虑到原因和结果,可以产生很合逻辑的、很有建设性的计划;而坏想法通常会导致一个人的紧张和精神崩溃。
  卡耐基曾去拜访过亚瑟·苏兹柏格,他是世界上最有名的《纽约时报》的发行人。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烧过欧洲的时候,他感到非常吃惊,对未来非常担忧,使得他几乎无法入睡。他常常在半夜下床,拿着画布和颜料,望着镜子,想画一张自画像。他对绘画一无所知,可是他还是画着,好让自己不再担心。苏兹柏格先生告诉卡耐基,最后,他用一首赞美诗里的一句话作为他的座右铭,终于消除了他的忧虑,得到了平安。这一句话是:“只要一步就好了。”
  指引我,仁慈的灯光……
  让你常在我脚旁,
  我并不想看到远方的风景,
  只要一步就好了。
  大概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当兵的年轻人也同样学到了这一课,他的名字叫做泰德·班哲明诺,住在马里兰州的巴铁摩尔城,——他曾经忧虑得几乎完全丧失了斗志。
  “在一九四五年的四月,”泰德·班哲明诺写道:“我忧愁得患了一种医生称之为结肠痉挛的病,这种病使人极为痛苦,若是战事不在那时候结束的话,我想我整个人都会垮了。
  “我当时整个人筋疲力尽。我在第九十四步兵师,担任士官的职务,工作是建立和维持一份在作战中死伤和失踪者的纪录,还要帮忙发掘那些在战事激烈的时候被打死的、被草草掩埋在坟墓里的士兵。我得收集那些人的私人物品,要确切地把那些东西送回到重视这些私人物品的家人或近亲手里。我一直在担心,怕我们会造成那些让人很窘的或者是很严重的错误,我担心我是不是能办好这些事,我担心是不是还能活着回去把我的独生子抱在怀里——一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十六个月的儿子。我既担心又疲劳,瘦了三十四磅,而且担忧得几乎发疯。我眼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只剩下皮包骨。我一想到自己瘦弱不堪地回家就害怕,我崩溃了,哭得象个孩子,我浑身发抖……有一段时间,也就是德军最后大反攻开始不久,我常常哭泣,使得我想放弃还能再成为一个正常人的希望。
  “最后我住进了医院。一位军医给了我一些忠告,整个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为我做完一次彻底的全身检查之后,他告诉我,我的问题纯粹是精神上的。他说:‘我希望你把你的生活想象成一个沙漏,你知道在沙漏的上一半,有成千成万粒的沙子,它们都慢慢地很平均地流过中间那条细缝。除了弄坏沙漏,你跟我都没办法让两粒以上的沙子同时通过那条窄缝。你和我以及每一个人,都象这个沙漏。每天早上开始的时候,有成千上万件的工作,让我们觉得我们一定得在那一天里完成。可是如果我们不一次做一件,让它们慢慢平均地通过这一天,象沙粒通过沙漏的窄缝一样,那我们就一定会损害到我们自己的身体或精神了。
  “当军医把这段话告诉我之后,我就一直奉行着这种哲学。‘一次只流过一粒沙……一次只做一件事’这个忠告,暂时在身心两方面都救了我,对我目前在印刷公司的公共关系及广告部中的工作,也有莫大的帮助。我发现在生意场上,也有象在战场上的同样问题,一次要做完好几件事情——但却没有多少时间可利用。我们的材料不够了,我们有新的表格要处理,还要安排新的资料,地址的变动,分公司的增开和关闭等等。我不会再紧张不安,因为我记得那个军医告诉我的话:‘一次只流过一粒沙子,一次只做一件工作。’我一再对自己重复着这两句话。我的工作比以前更有效率,做起事来也不会再有那种在战场上几乎使我崩溃的、迷惑的和混乱的感觉。”
  卡耐基看到这样的现象:目前的生活方式中,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我们的医院里大概有一半以上的床位,都是保留给神经或者精神上有问题的人,他们都是被累积起来的昨天和令人担心的明天所加起来的重担所压垮的病人。而那些病人中,大多数只要能奉行耶稣的这句话,“不要为明天忧虑”,或者是威廉·奥斯勒爵士的这句话,“生活在一个完全独立的今天里”,他们就都能马上走在街上,过着快乐而有益的生活了。
  卡耐基指出,你和我,在目前这一刹那,都站在两个永恒交会之点——已经永远永远的过去,以及延伸到无穷尽的未来——我们都不可能活在这两个永恒之中,甚至连一秒钟也不行。若想那样做的话,我们就会毁了自己的身体和精神。
  所以,我们应以能活在所能活的这一刻而感到满足吧。从现在一直到我们上床,“不论担子有多重,每个人都能支持到夜晚的来临,”罗勃·史蒂文生写道,“不论工作有多苦,每个人都能做他那一天的工作,每一个人都能很甜美、很有耐心、很可爱、很纯洁地活到太阳下山,而这就是生命的真谛。”
  有一位太太在克服忧虑之后说:“我成功地克服了我对孤寂的恐惧和我对需要的恐惧。我现在很快活,事业上也很成功,并对生命抱着大量的热诚和爱。我现在知道,不论在生活上碰到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害怕了;我现在知道,我不必怕未来;我现在知道,我每次只要活一天——而‘对一个聪明人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生命’。”
  这个人很快乐,也能够快乐,
  因为他能把今天,称之为自己的一天;
  他在今天感到安全,能够说:
  “不管明天会怎么糟,我已经过了今天。”
  以上几句话听起来好象是现代人写的,其实是在基督降生的三十年前所写的,作者是古罗马诗人何瑞斯。这种对今天生活的赞美对我们不是有很大的启发吗?
  卡耐基认为,人性中最可怜的一件事就是,我们所有的人,都拖延着不去生活,我们都梦想着天边的一座奇妙的玫瑰园,而不去欣赏今天就开放在我们窗口的玫瑰。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种傻子——这种可怜的傻子呢?
  “我们生命的小小历程是多么奇怪啊,”史蒂芬·李高克写道,“小孩子说,‘等我是个大孩子的时候,’可是又怎么样呢?大孩子说,‘等我长大成人之后,’然后等他长大成人了,他又说,‘等我结婚之后,’可是结了婚,又能怎么样呢?他们的想法变成了‘等到我退休之后’。然而,等到退休之后,他回头看看他所经历过的一切,似乎有一阵冷风吹过来。不知怎么的,他把所有的机会都错过了,而一切又一去不回头。
  我们总是无法及早学会:生命就在生活里,就在每一天和每一个时刻里。”
  底特律城已故的爱德华·依文斯,在学会“生命就在生活里,在每一天和每一个时刻里”之前,几乎因为忧虑而自杀。爱德华·依文斯生长在一个贫苦的家庭,起先靠卖报来赚钱,然后在一家杂货店当店员。后来,家里有七口人要靠他吃饭,他谋到一个当助理图书管理员的职位,薪水很少,他却不敢辞职。八年之后,他才鼓起勇气开始他自己的事业。可是一旦开始之后,就用借来的五十五块钱,发展成一个大的事业,一年赚了两万美金。然而,厄运又降临了——他替一个朋友背负一张面额很大的支票,而那位朋友破产了。很快的,在这件灾祸之后又来了另外一次大灾祸,那家存着他全部财产的大银行垮了,他不担损失了所有的钱,还负债一万六千元。他的精神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吃不下,睡不着,”他告诉卡耐基说,“我开始生起奇怪的病来。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担忧。有一天,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昏倒在路边,以后就再也不能走路了。他们让我躺在床上,我的全身都烂了,伤口往里面烂进去之后,连躺在床上都受不了。我的身体愈来愈弱,最后医生告诉我,我只有两个星期好活了。我大吃一惊,写好我的遗嘱,然后躺在床上等死。挣扎或是担忧都没有用了,我放弃了忧虑,放松下来,闭目休息。连续好几个星期,我几乎没有办法连续睡两个小时以上。可是这时候,因为一切的困难就快要结束,我反而睡得象个孩子似的安稳。
  那些令人疲倦的忧虑渐渐消失了,我的胃口恢复了,体重也开始增加。
  “几个星期之后,我就能撑着拐杖走路,六个星期以后,我又能回去工作了。我以前一年曾赚过两万块钱,可是现在能找到一个星期三十块钱的工作,就已经很高兴了。我的工作是推销用船运送汽车时放在轮子后面的挡板。这时我已学会不再忧虑——不再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后悔——也不再害怕将来。我把所有的时间、精力和热诚,都放在推销挡板上。”
  爱德华·依文斯的进展非常快,不到几年,他已是依文斯工业公司的董事长。多年来,这个公司一直是纽约股票市场交易所的一家公司。如果你乘飞机到格陵兰去,很可能降落在依文斯机场——这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飞机场。可是如果他没有学会“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的话,爱德华·依文斯绝不可能获得这样的胜利。
  你大概还记得白雪皇后所说的,“这里的规矩是,明天可以吃果酱,昨天可以吃果酱,但今天不准吃果酱。”我们大多数人也是这样——为昨天的果酱发愁,为明天的果酱发愁——却不会把今天的果酱厚厚地涂在我们现在吃的面包上。
  就连那位伟大的法国哲学家蒙坦,也犯过同样的错误,“我的生活中,”他说,“曾充满可怕的不幸,而那些不幸大部分都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我们大家的生活,也都一样。
  “想一想,”但丁说,“这一天永远不会再来了。”生命正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快地溜过,我们在空间以每秒十九哩的速度跑过,但今天才是我们最值得珍贵的一段时间,也是我们唯一能真正把握的时间。
  这也是劳维尔·汤马斯的想法。卡耐基曾在他的农场度过一次周末。注意到他摘录诗篇第一百一十八篇的句子,装上镜框,挂在他广播电台的墙上,使自己可以经常看见。这两句诗是:
  这是耶和华所订的日子,
  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
  约翰·罗斯金在他的桌子上放了一块石头,石头上只刻了两个字:“今天”。卡耐基的书桌上没有放石头,不过他的镜子上也贴着一首诗,每天早上刮胡子时都能够看见——这也是威廉·奥斯勒爵士常常放在他桌上的那首诗——这首诗的作者是一个很有名的印度戏剧家卡里达沙。
  向黎明致敬
  看着这一天!
  因为它就是生命,生命中的生命。
  在它短短的时间里,
  有你存在的所有变化与现实:
  悠长的福佑,
  行动的荣耀,
  成就的辉煌。
  因为昨天不过是一场梦,
  而明天只是一个幻影,
  但是活在很好的今天,
  却能使每一个昨天都是一个快乐的梦,
  每一个明天都是有希望的幻景。
  所以,好好的看着这一天吧,
  这就是你对黎明的敬礼。
  所以,你对忧虑所应该知道的第一件事是,如果你不希望它侵入你的生活内,就要做威廉·奥斯勒爵士所做过的事情——
  “用铁门把过去和未来隔断,生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
  卡耐基请大家问问自己下面这几个问题,然后写下答案:
  1、我是否没有生活在现在而只担心未来?或是去追求所谓“一座遥远奇妙的玫瑰园”?
  2、我是否常为过去发生的事后悔,让那些已经过去、已经做过的事使自己现在更难受?
  3、我清早起来的时候,是否决定要“抓住这一天”——
  尽量地利用这二十四小时?
  4、如果“活在完全独立的今天里”,是否能使我从生命中得到更多?
  5、我什么时候该开始这么做?下星期……明天……还是今天?
  你是否想得到一个快捷而有效的消除忧虑的方法——那种马上就能应用的方法?
  卡耐基告诉大家威利·卡瑞尔发明的这个办法。卡瑞尔是一个很聪明的工程师,他开创了空气调节器的制造业,现在是纽约州塞瑞西市世界闻名的卡瑞尔公司的负责人。这是卡耐基所知道的解决忧虑困难的最好办法,是卡耐基在纽约的工程师俱乐部吃中饭的时候,亲自从他那里学到的:
  “年轻的时候,”卡瑞尔先生说,“我在纽约州水牛城的水牛钢铁公司做事。我必须到密苏里州水晶城的匹兹堡玻璃公司——一座花费好几百万美金建造的工厂,去安装一架瓦斯清洁机,目的是清除瓦斯里的杂质,使瓦斯燃烧时不至于伤到引擎。这种清洁瓦斯的方法是新的方法,以前只试过一次——而且当时的情况很不相同。我到密苏里州水晶城工作的时候,很多事先没有想到的困难都发生了。经过一番调整之后,机器可以使用了,可是成绩并不能好到我们所保证的程度。
  “我对自己的失败非常吃惊,觉得好象是有人在我头上重重地打了一拳。我的胃和整个肚子都开始扭痛起来,有好一阵子,我担忧得简直没有办法睡觉。
  “最后,因为我的常识,我想起忧虑并不能够解决问题,于是我想出一个不需要忧虑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结果非常有效。我这个反忧虑的办法,已经使用三十多年了。这个办法非常简单,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其中共有三个步骤:
  “第一步,我先毫不害怕而诚恳地分析整个情况,然后找出万一失败可能发生的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没有人会把我关起来,或者把我枪毙。当然,很可能我会丢掉差事;也可能我的老板会把整个机器拆掉,使投下去的两万块钱泡汤。
  “第二步,找出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之后,我就让自己在必要的时候能够接受它。我对自己说,这次的失败,在我的人生历程中会是一个很大的污点,可能我会因此而丢掉差事。
  但即使真是如此,我还是可以另外找到一份差事。至于我的那些老板——他们也知道我们现在是在试验一种清除瓦斯新法,如果这种实验要花他们两万美金,他们还付得起。他们可以把这个帐算在研究费用上,因为这只是一种实验。
  “发现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并让自己能够接受之后,我马上轻松下来,感受到几天以来所没有经历过的一份平静。
  “第三步,从这以后,我就平静地把我的时间和精力,拿来试着改善我在心理上已经接受的那种最坏情况。
  “我努力找出一些办法,减少我们目前面临的两万元损失。我做了几次实验,最后发现,如果我们再多花五千块钱,加装一些设备,我们的问题就可以解决。我们照这个办法去做之后,公司不但没有损失两万块钱,反而还赚了一万五千块钱。
  “如果当时我一直担心下去的话,恐怕再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忧虑的最大坏处,就是毁摔集中精神的能力。在我们忧虑的时候,我们的思想会到处乱转,而丧失所有做决定的能力。然而,当我们强迫自己面对最坏的情况,而在精神上先接受它之后,我们就能够衡量所有可能的情形,使我们处在一个可以集中精力解决问题的地位。
  “我刚才所说的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以前,因为这种做法非常好,我就一直使用着,结果,我的生活里几乎完全不再有烦恼了。”
  卡耐基分析道,为什么威利·卡瑞尔的万灵公式这么有价值,这么实用呢?从心理学上来讲,它能够把我们从那个巨大的灰色云层里拉下来,让我们不再因为忧虑而盲目地摸索。它可以使我们的双脚稳稳地站在地面上,而我们也都知道自己的确站在地面上。如果我们脚下没有结实的土地,又怎么能希望把事情想通呢?
  应用心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教授,已经去世多年了,可是如果他今天还活着,听到这个面对最坏情况的公式的话,一定也会大表赞同。因为他曾经告诉他的学生说,“你要愿意承担这种情况,”他说,因为“……能接受既成的事实,就是克服随之而来的任何不幸的第一个步骤。”
  林语堂在他那本销路很广的“生活的艺术”里也谈到这个同样的概念,“心理的平静”,这位中国哲学家说,“……能接受最坏的情况,在心理上,就能让你发挥出新的能力。”
  当我们接受了最坏的情况之后,我们就不会再损失什么,而这也就是说,一切都可以再回来。“在面对最坏的情况之后,”威利·卡瑞尔告诉我们说,“我马上就轻松下来,感到一种好几天来没有经历过的平静。然后,我就能思想了。”
  这句话很有道理,可是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为愤怒而毁了他们的生活。因为他们拒绝接受最坏的情况,不肯由此以求改进,不愿意在灾难中尽可能地救出点东西来。他们不但不重新构筑他们的财富,却参与了“和经验所作的一次冷酷而激烈的斗争”——终于变成我们称之为忧郁症的那种颓丧情绪的牺牲者。
  你是否愿意看看其他人怎样利用威利·卡瑞尔的万灵公式,来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的实例呢?卡耐基举出他以前班上的学生——目前是一名纽约油商——所做过的事情:
  “我被勒索了,”他说“我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我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电影以外的现实生活里——可是我真的是被勒索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我主管的那个石油公司,有好几辆运油的卡车和好些司机。在那段时期,物价管理委员会的条例管制得很严,我们所能送给每一个顾客的油量也都有限制。事情的真相我起先不知道,可是好象有一些运货员减少我们给固定顾客的油量,然后再把偷下来的卖给他们的顾客。
  “有一天,有个自称政府调查员的人来看我,跟我索要红包。他说他拥有我们运货员舞弊的证据。他威胁说,如果我不答应的话,他要把证据转交给地方检察官。这时候,我才发现公司有这种不法的买卖。
  “当然,我知道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至少跟我个人无关。只是我也知道法律规定,公司应该为自己员工的行为负责。还有,我知道万一案子打到法院去,上了报纸,这种坏名声就会毁了我的生意。我对自己的生意非常骄傲——那是我父亲在二十四年前打下的基础。
  “我担心得生病了,三天三夜吃不下睡不着。我一直在那件事情里面打转:我是该付那笔钱——五千美金——还是该跟那个人说,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吧。我一直下不了决定,每天都大做噩梦。
  “后来,在星期天的晚上,我碰巧拿起一本叫做《如何不再忧虑》的小书,这是我去听卡耐基公开演说时所拿到的。我开始阅读,读到威利·卡瑞尔的故事,里面说:‘面对最坏的情况。’于是我问自己:‘如果我不肯付钱,那些勒索者把证据交给地方检察官的话,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呢?’“答案是:‘毁了我的生意——最坏就是如此。我不会被关起来。所可能发生的,只是我会被这件事毁了。’“于是我对自己说:‘生意即使毁了,但我在心理上可以接受这点,接下去又会怎样呢?’“我的生意毁了之后,也许得去另外找件差事。这也不坏,我对石油知道的很多——有几家大公司可能会乐意雇用我……我开始觉得好过多了。三天三夜来,我的那份忧虑开始消散了一点,我的情绪稳定了下来……更意外的是,我居然能够开始思想了。”
  “我头脑清醒地看出第三步——改善最坏的情况。就在我想到解决方法的时候,一个全新的局面展露在我的面前:如果我把整个情况告诉我的律师,他可能会找到一条我一直没有想到的路子。我知道这乍听起来很笨,因为我起先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当然是因为我起先一直没有好好思想,只是一直在担心的缘故。我马上打定了主意,第二天清早就去见我的律师——接着我上床,睡得安安稳稳。
  “事情的结果如何呢?第二天早上,我的律师叫我去见地方检察官,把整个情形告诉他。我果然照他的话做了。当我说出原委之后,出乎意外地听到地方检察官说,这种勒索的案子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了,那个自称是‘政府官员’的人,实际上是警方的通缉犯。当我为了无法决定是否该把五千块美金交给那个职业罪犯而担心了三天三夜之后,听到他这番话,真是松了一大口气。
  “这次的经验给我上了永难忘怀的一课。现在,每当我面临会使我忧虑的难题时,我就把所谓的‘威利·卡瑞尔的老公式’派上用场。”
  下面是艾尔·汉里的故事。那是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七日,他在波斯顿史帝拉大饭店亲口告诉卡耐基的故事:
  他说,“我因为常常发愁,得了胃溃疡。有一天晚上,我的胃出血了,被送到芝加哥西比大学的医学院附设医院里。我的体重从一百七十五磅降到九十磅,我的病严重到使医生警告我,连头都不许抬。三个医生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胃溃疡专家,他们说我的病‘已经无药可救了’。我只能吃苏打粉,每小时吃一大匙半流质的东西,每天早上和每天晚上都要有护士拿一条橡皮管插进我的胃里,把里面的东西洗出来。
  “这种情形经过了好几个月……最后,我对自己说,‘你睡吧,汉里,如果你除了等死之外没有什么别的指望了,不如好好利用剩下的这一点时间。你一直想在你死以前环游世界,所以如果你还想这样做的话,只有现在去做了。’当我对那几位医生说,我要去环游世界、我自己会一天洗两次胃的时候,他们都大吃一惊,不可能的,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事。他们警告我说,如果我开始环游世界,我就只有葬在海里了,‘不,我不会的。’我回答说。‘我已经答应过我的亲友,我要葬在尼布雷斯卡州我们老家的墓园里,所以我打算把我的棺材随身带着。’“我去买了一具棺材,把它运上船,然后和轮船公司约定好,万一我去世的话,就把我的尸体放在冷冻舱里,一直到回到老家的时候。我开始踏上旅程,心里想着奥玛开俨的一首诗:
  啊,在我们零落为泥之前,
  岂能辜负,不拚作一生欢
  物化为泥,永寐黄泉下
  没酒、没弦、没歌伎,而且没明天。
  “我从洛杉矶上了亚当斯总统号的船向东方航行的时候,就觉得好多了,渐渐地不再吃药,也不再洗胃。不久之后,任何食物都能吃了——甚至包括许多奇奇怪怪的当地食品和调味品,这些都是别人说我吃了一定会送命的。几个星期过去之后,我甚至可以抽长长的黑雪茄,喝几杯老酒,多年来我从来没有这样享受过。我们在印度洋上碰到季风,在太平洋上碰到台风。这种事情就只因为害怕,也会让我躺进棺材里的,可是我却从这次冒险中得到很大的乐趣。
  “我在船上和他们玩游戏、唱歌、交新朋友,晚上聊到半夜。我们到了中国和印度之后,我发现我回去之后要料理的私事,跟在东方所见到的贫穷与饥饿比起来,简直象是天堂跟地狱之比。我中止了所有无聊的担忧,觉得非常的舒服。回到美国之后,我的体重增加九十磅,几乎完全忘记我曾患过胃溃疡,我这一生中从没有觉得这么舒服。我回去后工作,此后一天也没再病过。”
  艾尔·汉里告诉卡耐基,他发现他是在下意识里应用了威利·卡瑞尔征服忧虑的办法。
  “首先,我问自己:‘所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答案是:死亡。
  “第二、我让自己准备好接受死亡。我不得不如此,因为别无其他的选择,几个医生都说我没有希望了。
  “第三、我想办法改善这种情况。办法是:‘尽量享受我所剩下的这一点点的时间’……如果,”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上船之后还继续忧虑下去,毫无疑问的,我一定会躺在我的棺材里,完成这次旅行了。可是我轻松下来,忘了所有的麻烦,而这种心理平静,使我产生了新的体力,挽救了我的性命。”
  卡耐基总结道:如果你有担忧的问题,就应用威利·卡瑞尔的万灵公式,进行下面三件事情——
  1、问你自己:“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
  2、如果你必须接受的话,就准备接受它。
  3、然后很镇定地想办法改善最坏的情况。
  卡耐基在纽约市已经住了三十七年,可是还没有一个人来按他的门铃,并且警告他预防精神上的忧郁病——这种病症,在过去三十七年里所造成的损害,至少比天花大一万倍。
  从来没有人来按门铃警告卡耐基说,目前生活在这世界上的人,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会精神崩溃,而大部分都是因为忧虑和感情冲突而引起的。
  得过诺贝尔医学奖的亚力西斯·柯锐尔博士说,“不知道怎么抗拒忧虑的商人,都会短命而死。”其实不止商人,家庭主妇、兽医和泥水匠都是如此。
  卡耐基曾跟郭伯尔博士一起坐车经过德州和新墨西哥州去度假。郭柏尔博士是圣塔菲铁路的医务处长,他的正式头衔是海湾——科罗拉多——和圣塔菲——联合医院的主治医师。他们正谈到忧虑对人的影响,郭伯尔说,“找医生看病的病人中,有百分之七十只要能够消除他们的恐惧和忧虑,病就会自然地好起来。有不少人都是自以为生了病,”他说,“他们的病都象你有一颗蛀牙一样实在,有时候还严重一百倍。我说的这种病就象神经性的消化不良,某些胃溃疡,心脏不舒服,失眠症,一些头痛症和某几种麻痹症等等。”
  “这些病都是真病,我这些话也不是乱说的,”郭伯尔博士说,“因为我自己就得过十二年的胃溃疡。”
  “恐惧使你忧虑,忧虑使你紧张,并影响到你胃部的神经,使你胃里的胃液由正常变为不正常。通常就因此而产生胃溃疡。”
  约瑟夫·孟坦博士曾写过一本叫《神经性胃病》的书,也说过同样的话。他说,“胃溃疡的产生,不是因为你吃了什么而得来,而是因为你忧愁什么。”
  梅育诊所的亚发瑞苏博士说:“胃溃疡通常根据你情绪紧张的高低而发作或消失。”
  他的这种说法,在研究过梅育诊所的一万五千名胃病患者的纪录之后,得到证实。每五个人中,有四个并不是因为生理原因而得了胃病。恐惧、忧虑、憎恨、极端的自私,以及无法适应现实生活,才是他们得胃病和胃溃疡的原因……
  而胃溃疡可以让你丧命。
  著名的梅育兄弟宣布,我们有一半以上的病床上,躺着患有神经病的人。可是,在先进的显微镜下,以最现代的方法来检查他们的神经时,却发现大部分都非常健康。他们“神经上的毛病”,都不是因为神经本身有什么反常的地方,而是因为情绪上有悲观、烦躁、焦急、忧虑、恐惧、挫败、颓丧等等的情形。柏拉图说过:“医生所犯的最大错误是,他们想治疗身体,却不想医治思想。可是精神和肉体是一体的,不能分开处置。”
  医药科学界花了两千三百年的时间,才看清这个真理。我们刚刚才开始发展的一种医学,称之为“心理生理医学”,用来同时治疗精神和肉体。现在正是做这件事的最好时机,因为医学已经大量地消除可怕的、由细菌所引起的疾病——比方说天花、霍乱、黄热病,以及其他种种曾把数以百万计的人埋进坟墓的传染病症。可是,医学界一直还不能治疗精神和身体上那些不是由细菌所引起、而是由于情绪上的忧虑、恐惧、憎恨、烦躁,以及绝望所引起的病症。这种情绪性疾病所引起的灾难正日渐增加,日渐广泛,而速度又快得惊人。
  医生们估计说:现在还活着的美国人,每二十个就有一个在某一段时期得过精神病。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征召的美国年轻人,每六个人中就有一个因为精神失常而不能服役。
  精神失常的原因何在?没有人知道全部的答案。可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极可能是由恐惧和忧虑造成的。焦虚和烦躁不安的人,多半不能适应现实的世界,而跟周围的环境断绝了所有的关系,缩到他自己的梦想世界之中,藉此解决忧虑问题。
  卡耐基选择了爱德华·波铎尔基博士所写的“除忧去病”一书中几章的题目来说明此问题:
  忧虑对心脏的影响。
  忧虑造成高血压。
  风湿症可能因忧虑而起。
  为了你的胃少忧虑些。
  忧虑如何使你感冒。
  忧虑和甲状腺。
  忧虑的糖尿病患者。
  另外一本论忧虑的好书,是卡尔·明格尔博士所写的“自找麻烦”。明格尔博士的书不会告诉你避免忧虑的规则,可是却能告诉你一些很可怕的事实,让你看清楚我们怎样以焦虑、烦躁、憎恨、后悔、反叛和恐惧等等情绪来伤害我们的身心健康。
  如果我们想记住忧虑对人有什么影响,不必去看邻居的房子,只要看看自己现在坐着的这个房间,想想以前这栋房子的主人——他因为忧虑过度而进了坟墓。忧虑会使你患风湿症或关节炎而坐进轮椅。康乃尔大学医学院的罗索·西基尔博士是世界知名的治疗关节炎权威,他列举了四种最容易得关节炎的情况:
  1、婚姻破裂。
  2、财务上的不幸和难关。
  3、寂寞和忧虑。
  4、长期的愤怒。
  当然,以上四种情绪,并不是关节炎的唯一成因。产生关节炎最“常见的原因”,是西基尔博士所列举的这四点。举个例子来说,一个朋友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遭到很大的损失,结果煤气公司切断了他的煤气,银行没收了他抵押贷款的房子,他太太突然染上关节炎——虽然经过治疗和注意营养,关节炎却一直等到他们的财务情况改善之后才算痊愈。
  忧虑甚至会使你蛀牙。威廉·麦克高陵格博士在全美牙医协会的一次演讲中说:“由于焦虑、恐惧等等所产生的不快情绪,可能影响到一个人身体的钙质平衡,可使牙齿容易受蛀。”麦克高陵格博士提到他的一个病人,起先有一口很好的牙齿,后来他太太得了急病,使他开始担心起来。就在她住院的那三个星期里,他突然有了九颗蛀牙——都是由于焦虑引起的。
  你是否看过一个甲状腺反应过度的人?他们会颤抖、会战栗,看起来就象吓得半死的样子——而事实上也差不多是这种情形。甲状腺原来是应该使身体规律化的,一旦反常之后,心跳就会加快,使整个身体亢奋得象一个打开所有炉门的火炉,如果不动手术或加以治疗的话,就很可能死掉,很可能“把他自己烧干”。
  再没有什么会比忧虑使一个女人老得更快,并摧毁了她的容貌。忧虑会使我们的表情难看,会使我们咬紧牙关,会使我们的脸上产生皱纹,会使我们老是愁眉苦脸,会使我们头发灰白,有时甚至会使头发脱落。忧虑会使你脸上的皮肤产生斑点、溃烂和粉刺。
  心脏病是今天美国第一号凶手。在二次大战期间,大约有三十几万人死在战场上,可是在同一段时间里,心脏病却杀死了两百万平民——其中有一百万人的心脏病,是由于忧虑和过度紧张的生活引起的。不错,就因为心脏病,亚力西斯·柯瑞尔博士才说:“不知道怎么抗拒忧虑的商人,都会短命而死。”
  中国人和美国南方的黑人,很少患这种因忧虑而引起的心脏病,因为他们处事沉着。死于心脏病的医生,比农夫多二十倍。因为医生过的是紧张的生活,所以才有这样的结果。
  “上帝可能原谅我们所犯的罪,”威廉·詹姆斯说,“可是我们的神经系统却不会。”
  这是一件令人吃惊而难以相信的事实:每年死于自杀的人,比死于种种常见的传染病的人还要多。
  为什么呢?答案通常都是“因为忧虑”。
  古时候,残忍的将军要折磨他们的俘虏时,常常把俘虏的手脚绑起来,放在一个不断往下滴水的袋子下面……水滴着……滴着……夜以继日,最后,这些不停地滴落在头上的水,变得好象是用槌子敲击的声音,使那些人神经失常。这种折磨人的方法,以前的西班牙宗教法庭,希特勒手下的德国集中营都曾经使用过。
  忧虑就象不停往下滴的水,而那不停地往下滴、滴、滴的忧虑,通常会使人心神丧失而自杀。
  你爱生命吗?你想健康长寿吗?下面就是你能做到的方法。亚力西斯·柯锐尔博士说:“在现代城市的混乱中,只有能维持内心平静的人,才不会变成神经病。”
  你是否可以在现代城市的混乱中,维持你内心的平静呢?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人,答案应该是;“可以的。”“绝对可以。”
  我们大多数人,实际上都比我们所认为的更坚强得多。我们有很多也许从来没有发现的内在力量,就象梭罗在他不朽的名著“狱卒”里所说的:“我不知道有什么比一个人能下定决心改善他的生活能力更令人振奋的了……要是一个人,能充满信心地朝他理想的方向去做,下定决心过他想过的生活,他就一定会得到意外的成功。”
  那么应该怎么办呢?答案是:我们一定要学会以下三种分析问题的基本步骤,来解决各种不同的困难。这三种步骤是:
  1、看清事实。
  2、分析事实。
  3、作出决定——然后依决定行事。
  这是亚里士多德教导的,他也使用过。我们如果想解决那些逼迫我们、使我们日夜象生活在地狱里一般的问题,我们就必须要用这个方法。
  我们先来看看第一条:看清事实。看清事实为什么这么重要呢?因为除非我们能把事实看清楚,否则就不能很聪明地解决问题。没有这些事实,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在混乱中摸索。这是已故的哥伦比亚大学哥伦比亚学院院长赫伯特·郝基斯所说的,他协助过二十万个学生解决他们忧虑的问题。他说:“混乱是产生忧虑的主要原因。”世界上的忧虑,一大半是因为人们没有足够的知识来做决定而产生的。“比方说,”他说,“如果我有一个必须在下星期二以前解决的问题,那么在下星期二之前,我根本不会去试着做什么决定。在这段时间里,我只集中全力去搜集有关这个问题的所有事实。我不会发愁,”他接着说,“我不会为这个问题而难过,我不会失眠,只是全心全力去搜集所有的事实。等快到星期二的时候,如果我已经看清了所有的事实,一般说起来,问题本身就会迎刃而解了。”
  这样做是否表示他可以完全撇开忧虑?“是的,”他说。
  “我想我可以老实说,我现在的生活里完全没有忧虑。我发现,如果一个人能够把他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以一种很超然、很客观的态度去找寻事实的话,他的忧虑就会在他知识的光芒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这一点,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得把感情成分摒弃在思想之外,就象郝基斯院长所说的,我们必须以“超然、客观”的态度去看清事实。
  要在我们忧虑的时候那样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当我们忧虑的时候,往往情绪激动,不过,有两个办法,有助于我们站在旁边,以很清晰客观的态度看清所有的事实:
  1、在搜集各种事实的时候,我假装不是在为自己搜集这些资料,而是在为别人,这样可以保持冷静而超然的态度,也可以帮助自己控制情绪。
  2、在试着搜集造成忧虑的各种事实时,有时候要假设是对方的律师,换句话说,我也要搜集对自己不利的事实——
  那些有损我的希望和我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然后我们把这一边和另外一边的所有事实都写下来——
  而我们通常能够发现,真理就在这两个极端的中间。
  这就是要说明的要点:如果不先看清事实的话,你、我、爱因斯坦,甚至美国最高法院,也无法对任何问题做很聪明的决定。爱迪生很清楚这一点,他死后遗下了两千五百本笔记簿,里面记满了有关他面临的各种问题的事实。
  所以,解决我们问题的第一办法是:看清事实。让我们仿效郝基斯院长的方法吧,在没有以客观态度搜集所有的事实之前,不要想如何解决问题。
  不过,即使把全世界所有的事实都搜集起来,如果不加以分析和诠释,对我们也丝毫没有好处。
  卡耐基说,根据他个人的经验,先把所有的事实写下来,再做分析,事情会容易得多。事实上,只是在纸上记下很多的事实,把我们的问题明明白白地写出来,就可能有助于我们得到一个很合理的决定。正如查尔斯·吉特林所说的:“只要能把问题讲清楚,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半。”
  一次又一次的经验证明,渐渐地做成决定的确有莫大的价值。我们都是因为不能达成既定的目的和不能控制自己,老在一个令人难过的小圈子里打转,才会精神崩溃和生活难过。
  而一旦很清楚、很确定地达成一种决定之后,百分之五十的忧虑都会消失,而另外百分之四十,通常也会在按照决定去做之后消失。
  采取以下四个步骤,就能消除掉百分之九十的忧虑:
  1、很清楚地写下所担心的是什么?
  2、写一下可以怎么办。
  3、决定该怎么办。
  4、马上就照决定去做。
  威廉·詹姆斯说:“一旦达成决定,当天就要付诸实行,同时要完全不理会责任问题,也不必关心后果。”他的意思是说——一旦你以事实为基础,达成了一个很小心的决定,就付诸实行,不要停下来再重新考虑,不要迟疑、担忧和犹豫;
  不要怀疑自己,否则会引起其他的怀疑;不要一直回头去看。
  一位奥克拉荷州最成功的石油商人怀特·菲利浦,再说到把决心付诸行动时指出:“我发现,如果超过某种限度之后,还一直不停地去思考问题的话,一定会造成混乱和忧虑。当调查和多次思考对我们有害的时候,也就是我们该下决心、付诸行动、不再回头的时候了。”
  我们为何不马上利用格兰·李区菲的方法来解决你的忧虑呢?
  下面就是第一个问题——我担忧的是什么?
  第二个问题——我能怎么办?
  第三个问题——我决定怎么做?
  第四个问题——我什么时候开始做?
  沉浸在工作里。这在工作繁忙时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下班以后却是危险的时刻。就在我们自由自在享受我们的悠闲时,忧虑往往便乘虚而入:我的生活有什么美中不足;老板今天说的那句话是不是什么弦外之音;或者我的头发是不是开始秃了……因为你的脑筋空出来了,这些东西便补充进来。
  于是,忧虑、恐惧、怀疑、嫉妒、憎恨、不平……把我们头脑中平静、快乐的情绪一一排挤出去。正象哥伦比亚师范学院的教授詹姆士·穆歇尔说的:“在这种时候,你的思想就象一部没有载货的车子,横冲直闯,撞毁一切,甚至使它成为碎片。”
  你不必等做了大学教授才来理解这一点。要是你和我不能一直忙着,要是我们坐在那里闲得无聊,那么,被达尔文称之为“胡思乱想”的东西,就会光顾到我们的头脑中来。这些“胡思乱想”,就象传说中的妖精,它会掏空我们的思想,摧毁我们的行动力和意志力。
  萧伯纳不愧是伟大的天才,他把这些总结得完美无缺。他是这么说的:“让人愁苦的秘诀,就是有空闲的时间来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快乐。”所以,不必去想它,在手掌心里吐口唾沫,让自己忙起来,你的血液就会开始循环,你的思想就会变得敏锐。让自己一直忙着,这是世界上最便宜的一种良方,也是把忧虑从你头脑中挤出去的最有效的良方。
  不要等忧虑把你压倒,先去征服忧虑。这是你要记住的要点:
  让自己沉浸在工作里;让自己不停地忙着。
  在谈判中,还有一种心理,就是头衔高的往往藐视头衔低的人,认为其能力不如自己,因而做出错误的判断。其实,头衔低的人并非不如头衔高的人,需有条有理的办事,他们的处事能力、说话能力、谈判技巧的掌握程度如果没有过人的地方,公司是不会派他来的,既然派他来了,那就不可以小觑。
  举一个例子,日本的一个财团与美国一公司因为产品销售问题发生意见分歧,不得不走到谈判桌前来。日本派出的是一位年轻小伙子,总裁助理,而美国公司参加谈判的是总经理及他挑选的一批精兵强将。当双方互报头衔时,美国公司总经理明显地表露了他的轻视与不屑,而日本的总裁助理则不动声色。法判中,总裁助理在关键地方果断出击,令美国公司总经理大惊失色,他没有料到一个总裁助理会这样能言善辩,机每果断,会有这样大的权利作决定。
  这就是头衔的负作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2 大革命的根本与最终目的并非像人们过去认为的那样,是要摧毁宗教权力和削弱政治权力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法国革命的最初措施之一是攻击教会,在大革命所产生的激情中,首先燃起而最后熄灭的是反宗教的激情。即使在人们被迫忍受奴役以换取安宁、对自由的热情烟消云散之时,他们仍在反抗宗教的权威。拿破仑有能力制服法国革命的自由天赋,但他竭尽全力也不能制服它的反基督教天性,甚至到了今天,我们仍看到有些人,他们以为,不敬上帝便是弥补了当初对政府区区小吏唯命是从的过失,他们抛弃了大革命信条中最自由、最高贵、最自豪的一切,却以忠于大革命的精神自矜,因为他们仍旧不信上帝。   可是,人们今天不难明白,反宗教之战只是这场伟大革命中……去看看 

2-9 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主要原因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上卷)》

美国实行的是民主共和政制。本书的主要目的是阐述这一现象的原因。在这些原因中,有几项由于我要连续叙述一个问题而被其略过,或在叙述当中只是一笔带过。因此,尚有一些原因我还未来得及讨论;而已被我提及的一些原因,也由于淹没在细节的叙述当中而被我置于脑后。因此我认为,在连续往下叙述和评述美国的未来之前,我应当集中谈一谈能够说明美国现状的一切原因。在集中讨论这些原因时,我将说得简单扼要一些,因为我只想让读者概括地回顾一下已经讲过的一切,而对还没有机会讲到的一切,亦只选其中的主要者加以叙述。我一直认为,有助于美国……去看看 

在堪培拉国际出版俱乐部的讲演 - 来自《哈维尔文集》

(1995年3月29日)   [捷克]哈维尔著  唐晓渡、崔卫平译   女士们、先生们:   请允许我从一个简短的个人表白开始:除了80年代后期的一个短暂阶段,我这一生的大部分时间事实上都被禁止离开自己的国家。随着数十年的时光流逝,我已习惯这种荒诞的处境,我确信我永远不会去往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更不必说访问像澳大利亚这样遥远的大陆了。在我的头脑中,澳大利亚是那些传说中的、无从抵达的世界之一,是一个不能进入的世界,如同一个人不能登上一个遥不可及的星球,或步入另一个世纪。   几年前一切都变了。世界向我们所有的……去看看 

第二十七章 一个受他人影响的君主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8月28日-29日)  罗广祥神父向马戛尔尼提供朝廷内部的情况。皇帝共生20个儿子,但活下来的只有4个。“皇帝为人非常谨慎小心,因此没有人知道他想立哪个儿子为继承人。”由于中央帝国没有长子继位制度,而是像罗马法规定的那样“确立继承人。”康熙统治60年,他在接班人问题上曾有过不幸的经历:他曾不得不废黜指定的接班人,让他死在牢里。康熙的儿子雍正了解这个失败的先例,便秘密地把他的继承人的名字放在一只封好的盒子里,并写在随身携带的一份文件上。这个名字就是乾隆。乾隆学他父亲的办法。不过,这种谨慎做法并无必要,因……去看看 

第七章 天降大任 - 来自《希特勒传》

知音   其实早在一九九O年的二月二十三日,《人民日报,副页》刊出何开荫改革设想一文时,就引起了河北省省长岳歧锋的注意。   河北省也是农业大省,产粮大省,同样也长期受到农业税费征收工作中诸多问题的困扰,因此,岳歧锋认真读罢何开荫的文章,立刻提笔作了批示;他不但自己对何开荫提出的改革设想发生了兴趣,还要把党委和政府两边的政研人员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结合河北省的情况,立即进行探讨与论证。   当天,河北省委办公厅就作出决定,请省委政研室牵头办理。省政研室主任、后调任中央政研室副主任的肖万钧,当即调兵遣将。于是,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