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图书

本书作者在担任CEO的三年时间里,将视野从专注营销转向整个企业经营管理的动作。作者以大量案例论述了“细节”在管理中的重要性。这本书意在提示企业乃至社会各界:精细化管理时代已经到来。芸芸众生能做大事的实在太少,多数人的多数情况总还只能做一些具体的事、琐碎的事、单调的事,也许过于平淡,也许鸡毛蒜皮,但这就是工作,是生活,是成就大事的不可缺少的基础。中国决不缺少雄韬伟略的战略家,缺少的是精益求精的执行者;决不缺少各类管理制度,缺少的是对规章条款不折不扣的执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三晤“草鞋司令” - 来自《陈毅传奇》

1939年深秋的一个早晨。江南茅山南麓的一条羊肠小道上,行进着一支不足百人的队伍。只见他们中间约莫有十几人身着灰色的新四军军服,其余人的着装皆是袖臂上印有“鲁苏皖”字样的灰黄色军装。打头的是一位40岁上下、中等身材的敦实汉子。此人腰板挺直,足蹬草鞋,腰揣一支盒子枪,黑油闪亮的脸上透着一股豪气。这些人满面征尘,嘴唇干裂着,显然他们经过了长途跋涉。   中午,这支队伍来到了溧水河畔。这里距新四军第1支队司令部驻地竹箦桥只有20余里。这时候,只听得“得得得”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说话间,一匹枣红马已到眼前。马上端坐……去看看

缘起 - 来自《思痛录》

“四人帮”垮台之后,许多人痛定思痛,忍不住提起笔来,写自己遭冤的历史。也有写痛史的,也有写可笑的荒唐史的,也有以严肃姿态客观写历史的;有的从1957 年反右开始写,也有的从胡风案开始写。   要知道这些,是这一代及下一代读者求知的需要;要想一想这些,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人民)今后生存下去的需要。我们党自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了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有必要回溯走过的道路。我们只有从成功与失败的比较中,才能做出正确的思考与认识。我们现在的认识水平,显然已经超过了建国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从长远的观点看,错误与挫折……去看看

2-12 尽管文明取得各方面进步,何以18世纪法国农民的处境有时竟比13世纪还糟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法国农民在18世纪不再受那些封建小恶霸的欺凌;来自政府的强暴行为也很少涉及他们;他们享受着公民自由,拥有部分土地;但是所有其他阶级的人都离弃他们,他们处境之孤单也许为世界上任何地方所仅见。这是一种新奇的压迫,其后果值得单独加以详细考察。   自17世纪初期,据佩雷费克斯说,亨利四世便抱怨贵族抛弃乡村。到18世纪,逃离农村几成普遍现象;那个时代的所有文献都指明了这点,并为之感到痛惜:经济学家在他们的书里,总督们在通信中,各农业协会在论文中都指出这点。在人头税登记簿里可以找到确凿证据。人头税是在实际住所征收的:所有……去看看

第七十二篇 续前篇内容,并探讨行政首脑之连选连任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3月21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七十二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政府之管理,以最广义而论,包括一切国务活动,而不论其属于立法、行政或司法;但从其最普通,或即最准确的意义上讲,则限于行政细节,具体归属于行政部门的范畴。外交谈判的实际运用、财政预算、根据议会的一般拨款而运用和支付公款、陆海军的配置、战争活动的指挥——这一切,以及类似性质的其他事务,构成了政府管理的似乎最恰当体会到的内容。因此,受委直接处理这一切不同事物的人员,即应被视为总统的助手或代表,从而其职务亦应由总统委任,或至少由总统提名,并应接受……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清晨5点20分,职工们终于推选出了同市长对话的代表。     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代表群体,正式代表有35名,具有发言权的代表有12 名,列席旁听的还有近一百人!     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一个小会议室里,被挤得满满当当。     而老干部活动中心外边的近万名工人,不仅没走一个,而且由于天就要亮了,人数仍在迅速地增加。把这么一个只有三层。不足三百平米的小楼小院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没有一个人胡乱走动。整个宿舍区一片空寂,好像连时间也凝结了。     全厂能出来的职工可能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刻都在这里默默……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在马克斯·韦伯所处的时代,德国乃至整个欧洲正处于动荡不宁的状态。有四个重要问题始终困扰着韦伯那一代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那就是:自由主义的衰落、社会主义的成长、实证方法在社会科学中占据主导地位以及文化悲观主义的蔓延,这些问题也便构成了韦伯一生学术活动的主要背景。[1]韦伯是一个对自身处境有着清醒认识的思想家,他敏锐地觉察到了资本主义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也深深知道自己接受法学教育所获得的知识背景和研究方法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因此,他最终没有选择“法学教授”或“法律家”作为自己的职业,而是转向了经济学,进……去看看

杂喻 - 来自《悲观论集卷》

   2009/10/01
在一片稔熟的田地里,我站在一块被无情的脚步践踏了的地方,放眼望去,成熟的庄稼密密集集,直立挺拔,穗头丰满。可忽然间,又看到一簇簇五彩缤纷的花丛,那五颜六色的花中还带着纤纤叶片,悠然自得地长在那里,看上去非常美丽,再一想,它们又有什么用呢?它们又不会结果,仅是莠草一株,因为无人铲除而幸存了下来。当然在这样广垠的田野里,有些野花也难以让人觉察。这是诗和艺术的象征,在社会生活中,它虽高雅,有用且也不完全无果实,可它的作用与田野上的野花却无二致。  世界上真有旖旎美丽的风景,人的形象与其相比,显得粗俗不堪了,还是别管他们吧!  ……去看看

第69章 - 来自《苍天在上》

黄江北只在友谊宾馆待了不足十分钟,就走了,田卫东心里却留下了一系列重大的疑问。关于那套红木家具,田卫东告诉他:“东西我已经拉走了,一两天之内,我就把它变成现金,怎么交给你?是交现金?还是交存折?”     黄江北交给田卫东一张纸片:“我不用现金,请如数转到这个帐号里。”     田卫东揶揄道:“黄叔叔,真没想到,您在这方面也……也挺那个的……”     黄江北只是笑笑,就不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才问了问田卫明的情况。     田卫东告诉他:“您放心,人我已经控制起来了,保证他不会再上外头去给您捅漏子了。”但他提出两点。一……去看看

06 “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尽管叶剑英、李先念等人在把江张姚王抓起来的时候,多次表示要继续批邓,但局势稍稍稳定以后,叶剑英就多次向华国锋提议,请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在玉泉山召开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叶剑英又正式向华国锋提议,尽快让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他在会上说:我建议让邓小平出来工作,我们在座的同志总不会害怕他吧?邓小平参加政治局,恢复了工作,他总不会给我们挑剔吧?显然,叶剑英的发言带有情绪。因为他多次向华国锋提议都没得到华国锋的同意。李先念听了叶剑英的发言后,马上表示同意让邓小平同志尽快出来工作。其他与会人员没有发表意见。大家的目……去看看

天下大事,必做于细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不要以为总理比村长好当   我从来都认为,现在的人智商差距愈来愈小了,对自我的认识愈来愈自信了。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但另外一个极端又出现了,或正日益显现出来,那就是,人们过于相信自己,藐视一切。   的确,人不愧为高等动物。人的智商由7个基本部分组成:数字、感觉、空间、语言、记忆、归纳、表述。这得益于人有神奇的大脑。任何一位常人的大脑都优于任何一台计算机。人脑有10000亿个脑细胞,每一个细胞就象一棵树一样地复杂,而人的每一只眼睛都有13000万个光接受器,结构之精密难以想象。人的大脑有7个智力中心:语言智力、数……去看看

序言 - 来自《文化与承诺》

   2009/10/01
20年前,在我们忙于召集“白宫儿童会议”的时候,使年轻一代和那些关注着他们成长的老一辈们困惑不安的中心议题是“自认”(identitg,又可译成“身份”、“同一性”)。当时,二次大战刚刚拽下沉重的帷幕,整个世界动荡不居,变化空前。虽然并非整个世界都已遭受到这一民族性的灾难,虽然人类探索宇宙的时代尚未到来,每个正在成长着的年轻人还是无法在有关我们文化的相互冲突的观点之中,在那已经能够通过电视文化掣肘我们的世界之中,找到自己确切的位置。今天,新的中心议题是承诺:理想主义的年轻一代能够为怎样的过去、现在或未来奉献自己的……去看看

十四 宪政与人权 - 来自《宪政与权利》

第三部分 美国宪政与国际人权路易斯·亨金美国人倾向于认为人权是他们自家的思想和独有的标志。事实上,人权目前已写入了世界上差不多所有一百六十个国家的宪法之中。人权问题渗透在国际政治中,而国际人权法案亦成为国际法的一部分。美国人在庆祝美国宪法诞生二百周年的同时,也许会周详地考虑美国宪法思想和法理对其他国家宪法发展的影响。在这篇论文里,我从美国宪法的角度来看二战后繁荣兴盛的国际人权运动:国际人权从美国宪法思想中汲取了些什么?人权的国际发展是否又反过来影响了美国宪法判例?美国宪法思想和国际人权原则……去看看

第九章:饿神州遍野哀鸿 - 来自《人祸》

由于囿于吴家花园一隅,彭德怀并不了解全国的形势究竟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实际情形不是他设想的千万人挨饿、饿死一些人,而是几亿人挨饿,饿死了大约两千万人。   一九六八年秋天,笔者被派到安徽省南部的一个部队农场「接受再教育」,在最初的几个月里和几位安徽籍的士兵同居一室。在谈天中,他们分别将自己家中在那场饥馑中遭的灾难告诉了笔者。每次谈话当夜,笔者都根据回忆作了记录,连续记了数日。为使后人对中国历史上这惨绝人寰的一章有贴切的认识,现摘录如下。   士兵甲:「五九年十一月左右,公社食堂开始没粮了。干部挨家挨户……去看看

孙中山不准再打炮 - 来自《孙中山研究》

在国民党钦定历史里,一九二二年有一次“犯上”的“叛变、就是所谓“陈炯明叛变”。这年六月十六日夜里,“叛变” 开始,弟兄们,包围总统府去!对总统府打炮,孙中山狼狈逃亡。十六日.孙中山逃上兵舰。据这年九月十八日孙中山写的《致本党同志述陈变始刺及今后方针书》,经过如下:   六月十六日之变,文于事前二小时,得林直勉、林拯民奔告,子叛军逻弋之中,由间道出总统府,至海珠,甫登军舰,而叛军已围攻总统府,步枪与机枪支作,继以煤油焚天桥,以大炮毁粤秀搂,卫士死伤枕籍,总统府遂成灰烬。首事者洪兆麟所统之第二师,指挥者叶举,主谋者陈炯明也。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