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图书

该书的唯一目的就是帮助你解决你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如何在你的日常生活、商务活动与社会交往中与人打交道,并有效地影响他人;如何击败人类的生存之敌——忧虑,以创造一种幸福美好的人生。如何更好的在生活中变得快乐当你通过本书解决好这一问题之后,其他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该书汇集了卡耐基的思想精华和最激动人心的内容,是作者最成功的励志经典,出版后立即获得了广大读者的欢迎,成为西方世界最持久的人文畅销书。无数读者通过阅读和实践书中介绍的各种方法,不仅走出困境,有的还成为世人仰慕的杰出人士。只要不断研读本书,相信你也可以发掘自己的无穷潜力,创造辉煌的人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93年 “我们将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是可信赖的” - 来自《江泽民传》

   2009/10/01
尽管有些人仍然认为这位党的总书记只是个过渡人物,但这种看法已经开始发生改变。“江泽民可能不像大多数人以为的那样,”资深的美国中国问题学者鲍大可说道,“中国的政权接替也不会像许多中国问题专家预计的那样突然和剧烈。”  江泽民采取了一系列战略行动巩固自己不断上升的政治实力。在一次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江下令广泛印发邓小平的讲话。他召集了一次研究制定国防战略的秘密会议,参加人员包括总参军官和各军区司令。但其深层目的是在最近影响深远的人事变动后确保军队的忠诚。  此外,江不动声色地大大扩展了国家安……去看看

第01章 经济学是什么? - 来自《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按]:这是本书稿第一章。作者对萨缪尔森定义中的关键词社会、稀缺和分配进行辨析,认为定义中“社会如何利用稀缺资源”的说法在方法论上犯了将社会主体化的前提错误,因而掩盖了经济活动的本质即人与人的冲突,从这个观点出发,日常生活中看似平静双赢的经济活动其实都是人与人的战争,商场如战场。有意思的是身处战场中的人很能够体会战争的残酷,可是西方经济学的教条却无视人们的这些体验,这是为什么?  萨缪尔森写道:“经济学研究的是社会如何利用稀缺的资源以生产有价值的商品,并将它们分配给不同的个人。”(P2)  这个定义值得商……去看看

廿五 理论上的反思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中国共产党人领导的革命的确完全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改朝换代式的“革命”或农民起义,它所带来的是中国社会的真正质变:新中国的成立向全中国人民展示了一种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剥削社会的全新的制度;就在她成立的同时,宣告了剥削制度在中国土地上的彻底垮台。人民无论在官方的说辞上还是在社会现实中,终于成了真正的主人。在第十八个问题里,我们曾经分析过,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建立是历史必然的。然而,迄今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实践却都告诉我们,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和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一种政治制度在一个国家的确立,并不……去看看

第05章 各种感官底简单观念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至于我们由一个感官以上所得到的观念,则有空间观念、广袤观念、形相观念、静止观念和·运·动观念。因为这些观念在视觉上和触觉上都留有可觉察的印象。而且我们所以能把物体底广袤、形相、运动和静止等等底观念传达在心中,亦是凭借于视和触两者的。不过关于这些观念,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再来详细论究,所以我在这里,只把它们列举出来。去看看

引言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我们害怕正视“低微的真理”,往往受“抬高我们身价的谎话”所摆布。——《列宁选集》,第四卷,第523页。(摘要)本书的第一部分根据能动的人类社会有机系统的思路,分析了社会结构的三个构成要素:社会组织结构、社会运行规则和人之精神素质,并据此勾划了社会三要素与社会生产力之间固存的契合关系;在对人类整体活动的分析中引出了人类各活动层次协调发展的思想,并提出了社会发展中的五个规律。进而,依据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提出了一种新的历史发展观:社会发展的历史是由社会渐变和突变、社会量变和质变构成的;在历史面前我们并非无能为……去看看

第廿二章 连胜利者也被胜利毁灭(德莱顿1940.6—1940.10.28) - 来自《希特勒传》

(1)   那年夏天,希特勒明白地表示,他更感兴趣的是谈判而不是打仗。在法国,他的武器是劝说和把自己打扮成一位宽宏大量的胜利者,一位主动让法国分享团结和繁荣的法西斯欧洲的果实的胜利者——法西斯欧洲,这个霸权的目的,不但要使精神复活,而且要使它成为反对不信上帝的布尔什维主义的堡垒。在这场运动中,他首先采取的措施之一,是要他的部队当解放者,不当征服者。“我不希望我的士兵在法国的行为像第一次大战后法国士兵在莱茵兰的行为一样!”他对霍夫曼说,谁要是抢劫,就当场枪毙。“我要与法国达成真正的谅解。”   这样,进入巴黎的……去看看

廿四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前些时候之所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是因为那时候天热,大家都冲淋浴,现在天冷下来了,苗岭秀她们肯定是受了西西的启发,也学会了使用盆浴,可是却没有学会擦干净浴盆。西西决心就这个问题和苗岭秀进行一次对话,否则事过境迁,现场一遭破坏,讲话就没有证据了。  西西尽可能温柔地叫道:“苗岭秀。”叫过之后发现毫无动静,这才猛然想起,人家不叫苗岭秀,人家叫段桂花。  “老段,段桂花同志。”  西西千载难逢叫人家苗岭秀一次,这一叫,苗岭秀竟有些慌乱,赶紧应声跑了来。说到底,苗岭秀内心深处对葛家这个幺女儿还是有些发憷的。  西西指着……去看看

03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我是审慎地说出射击这个字眼的。因为我知道射击的直接结果是一条生命的终结。但是,我又能有怎样的选择呢?在我们心目中,基地就是一切,基地的魅力永远和我们第一眼见到时那样,是强刺激的!它是那样霸道地征服了我们,使我们建树了一种与基地本身的氛围合拍的警惕性以及是非观念和价值观念。   一九七二年冬,部队到我们那座小城里征兵。征兵的人说是招两种兵:普通兵和特种兵。普通兵去新疆,他们戴上了骆驼毛帽,穿上了棉祆和翻毛皮鞋。他们是去保卫神圣边疆的。我和郭麝被征为特种兵。特种兵具体干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这是去执……去看看

2.在西点的日子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我知道我的理想是冷酷自私的,但不是真正自私的表现,因为这个理想非但没有让我免受折磨,反而让我竭尽全力地去追求一个不会给我也不会给别的任何人带来任何好处的结果…我会尽我全力地去实现我认为——也可能是错的——我命中注定要实现的目标。”   四、西点军校、回读   当小巴顿在弗吉尼亚军校刻苦学习并取得优异成绩的时候,巴顿先生马不停蹄地为小巴顿进入西点军校继续活动,最后正如小巴顿对父亲说的,“在上帝的保佑下,在您有效地运用了您的影响力之后,”小巴顿终于如愿进入西点军校开始学习。   1927年乔治·S·小……去看看

第08章 驰骋陕甘宁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东渡黄河   1935年11月3日,苏维埃中央政府决定成立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任命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彭德怀、林彪、徐海东、程子华、郭洪涛、聂洪钧为委员;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统一指挥作战。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恢复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的番号,下辖一军团、十五军团,共11000多人,任命彭德怀为总司令,毛泽东为总政治委员,王稼祥为政治部主任,叶剑英为参谋长。在恢复一方面军番号时,彭德怀提出为保留井冈山的旗帜取消三军团建制的意见,将原三军团列入一军团序列,即将十团、十一团、十二团编为红四师……去看看

廿九、悲痛 - 来自《官场女人》

银俊雅的心情极为沉重。   本来最后的胜利已经在望了,却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了重大的障碍。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好容易使太城县的经济走出了困境,使广大干部群众对栗宝山和她树起了信心。通过推广金矿经验,又顺利地夺取了由贸大亮他们控制的相当大的一部分权力。应该说,形势极好。新任的财政局长李俊有,已向她透露,几年来大约有五千多万元去向不明。这些款都是经过路明倒腾出去的。路明的那一边,肯定连着贾大亮等人。只要把路明攻破了,贾大亮一伙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有了这一个方面的罪证,就可以对他们施行强硬措施,把他们……去看看

托克维尔论种族问题与民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上册第十八章“概述美国境内的三个种族的现况及其可能出现的未来”导读之一毛寿龙讨论完环境、法制、民情与美国民主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强调美国民主的成功与其独特的民情相关,欧洲民主的未来主要取决于能否通过启蒙产生新的民情,托克维尔认为《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上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托克维尔言犹未尽,用全书最大的篇幅讨论了美国的种族问题、美国联邦体制的未来以及美国共和制度的未来。由于本章篇幅很大,而且有三个大的主题,所以分三篇写作导读。分别重述种族问题、联邦问题和共和问题。最后,托克维尔……去看看

第十章 还需要更多东西吗?这里有一些要做的事情 - 来自《富爸爸·穷爸爸》

   2009/10/01
许多人可能并不满足于我说的这十个步骤,他们把这些步骤更多地看成是一种思想而不是行动。而我认为,理解这一思想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行动。有许多人愿意去做而不愿意思考,也有许多人愿意思考而不愿意去做。我却觉得自己既愿意思考也愿意去做。我喜欢新思想,也乐于付诸行动。   因此,对于那些想“去做”的人来说,如何开始呢?在此我想简要地介绍一下我是怎样做的,以供大家参考。   停下你手头的活儿。换句话说,就是先停下来,评估一下你正在做的事中什么是有效的,什么是无效的。神智不清就是指做同一件事情却希望有不同的结果。不……去看看

Introducti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In every human society, there is an effort continually tending to confer on one part the height of power and happiness, and to reduce the other to the extreme of weakness and misery. The intent of good laws is to oppose this effort, and to diffuse their influence universally and equally. But men generally abandoned the care of their most important concerns to the uncertain prudence and discretion of those whose interest it is to reject the best and wisest institutions; and it……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