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北京法源寺》,历史小说,是台湾历史学家,作家李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作品。李敖在狱中构思故事梗概,在1976年出狱后开始写作,成书于1991年。 小说以北京宣武区的法源寺为故事背景,描述了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前后,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大刀王五等一批中国志士为中国的振兴所做出的努力和活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代译序(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研究哈耶克法律理论的一个前提性评注法律、立法与自由》代译序邓正来 本项研究的一个主要论点认为,哈耶克的论著阐发了一个思想体系,其抱负之宏大完全可与穆勒和马克思的思想体系相媲美,但是却远不如它们易于受到批判,因为哈耶克的体系乃是以一种在哲学上站得住脚的有关理性之范围和限度的观点为基础的。……仅依据上述理由,哈耶克的论著就有资格命令(command)哲学家、社会理论家和政治经济学家给予其以批判性的关注。——约翰·格雷一、引论:哈耶克的问题意识与本文论述框架 《法律、立法与自由》(Law, Legislation an……去看看

南京 - 来自《黄祸》

“组织秘密班子,制定进攻北京的作战方案。”电视电话的录像连放了五遍,白司令才伸出一个示意停止的手指。他短粗黑胖,一举一动都带着大将威严。傲视一切的苏副参谋长在他面前毕恭毕敬。“肯定是沉迪?”白司令细小的眼睛仍然看着屏幕。“肯定是他。他的眼神我从小熟悉,不可能伪装。”“小梅是怎么回事?”苏副参谋长刚一有点吞吐,白司令眼里的两道精光就射在他脸上。他马上一个立正。“小时候我们一块跟我父亲的女护士发生过关系。”白司令对这种事不感兴趣。“王锋是你们的头儿吗?”“那时候他年龄最大。”白司令半天没说话。“……去看看

2-16 社会大革命——收支透明化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尼:由于我们讨论的是全球性的问题,并回顾本书第一部中所谈过的个人生活问题,我想问问你关于环境的事。神:你想知道的是什么?尼:环境真如某些环保份子所说正在被破坏,还是这些人只不过是红了眼睛的激进份子,自由偏左共产党,统统是柏克莱出身的嗑药族?神:两者都对。尼:什——么?神:开开玩笑而已。答案是前者,不是后者。尼:臭氧层真的破洞?雨林真的被大量砍伐?神:对。但还不止这些显然的事。你们还该关怀那些不这么明显的事。尼:请说清楚一些。神:好吧。比如,你们星球上的土壤正在迅速减少。你们正在流失用以培育食物的良土。这是因为……去看看

8.好人与能人 - 来自《沧浪之水》

董柳说得不错,要想办法。可怎么才能搞到一间房子,我想不出办法。我觉得对不起董柳,也对不起儿子。自己委屈吧压抑吧,我无所谓,我不能因此而去给别人赔笑脸。可全家都跟着我委屈,我心里不好受。我逼着自己又去了行政科,在门口我停了一下,调整好面部肌肉,进门时就把脸上的笑堆起来。我笑嘻嘻地话还没说完呢,申科长就甩过来一句话:“没房。”我还想说,刚开口,他说:“说得再多也说不出一间房来,你信不信?”我的笑挂在脸上,一时不知是放下来好呢,还是更加舒展开好。出了门我恨得痒痒的,把拳头捏了又捏,不想打别人,想打自己。   这天董卉和任志……去看看

第27章 势在必行的改革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力主薪金制   1952年11月13日,彭德怀在军委例会上传达中共中央的一项重要决定。他说,在昨天的政治局会议上,中央已经确定,军队在1954年1月要准备实行征兵制度、薪金制度和军衔制度(后来又增加颁发勋章、奖章制度,合称“四大制度”)。他解释说,实行这些制度,对我军来说,是一项重大改革,也可以说是“我国当前国防建设的根本起点”。军委应当召开专门会议详细讨论一下具体准备工作。  几天过后,彭德怀便召开了准备工作会议。会场上的气氛异常活跃,大家争先发言。从当时的发言纪录可看出与会者的心情:  “如果不是抗美援朝战……去看看

第六章 靖港惨败 5、定下引蛇出洞之计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征湘军首领石祥祯是翼王石达开的胞兄,今年二十八岁,长相酷肖翼王,英俊雄壮,是太平军中一位杰出的青年将领。  他手下三个副手,个个勇敢忠诚,三万将士能征惯战。这是一支真正的雄兵。这次过洞庭南下,除服从于整个西征战略部署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为战死在长沙城下的西王萧朝贵报仇雪恨。  曾国藩从衡州出师的当天,石祥祯带领三万将士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攻下岳州府,知府贾亨春弃城逃亡,巴陵知县朱燮元投井自尽。接着华容、湘阴等县相继攻克。整个湘北,大半都在征湘军的控制下。  大半年来隐藏在连云出的周国虞三兄弟和幸存的……去看看

第七章 好即合理(上) - 来自《正义论》

对本书的这最后一编,我将作如下的处理。首先,我要更详尽地介绍一下关于善的理论,这个理论一直被用来说明原始状态中的人的基本善和利益。由于后面的论据需要一种更全面的观点,这个理论必须有一个更坚实的基础。下一章主要涉及道德心理和正义感情的获得问题。一旦处理了这些问题,我们就能讨论正义即公平的相对稳定性问题,并在最后一章论证:从一种有待规定的意义上说,正义与好是一致的,至少在一个井然有序的社会环境里是如此。最后,我将说明一下,正义理论是怎样同社会价值以及社团的善联系在一起的。在这一编中,有时,总的说明方向看来……去看看

第七章 未来情怀 - 来自《世纪小平》

国家发展了,我当一个富裕国家的公民就行了。——邓小平  站在自家的院子里,邓小平显得如此的神定气闲;  坐在辽阔天空的飞机上,邓小平常会这样久久地俯瞰;  望着蔚蓝的大海,邓小平心潮又该是何等的澎湃?  无论他走到哪里,他的脚步都是这样的踏实、沉稳。  他曾对外国友人说,要看古代的东西,中国可多了,不过,只看到过去不行,还要看到现在,特别是想想未来。  1992年1月22日上午,邓小平来到深圳植物园参观。当他看到一棵不知名的树木时,就好奇地打听这是什么树。专家告诉他,这树在当地叫发财树。陪同他参观的女儿风趣地建议说:……去看看

21.大人物是讲人情的 - 来自《沧浪之水》

过几天耿院长打电话给我,要我带董柳去一趟。放下电话我身子籁籁直抖,有这么好的事,又这么快?第二天一上班就去了省人民医院,走到耿院长办公室门口,刚一推门耿院长就站了起来。耿院长说:“省人民医院是全省卫生系统的重中之重,对人才的需求很迫切啊,老头子们脾气都有那么大,需要你这个董一针啊!”董柳一个劲点头说:“好,好。”出了医院门,她抬头望着天,用力吸一口气,哭了。   那两天董柳整天念叨着沈姨的好处,连我也觉得沈姨很好很好,说到底,还是马厅长很好很好。我说:“大人物是讲人情的,我们以前误会了他们。”只是我们对他们的好处,实在……去看看

第三章 权力,旨趣和组织文化 - 来自《组织中的传播和权力》

在我们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不可避免地会遇到权力这一现象。我们很难想象存在这样一种人际关系,它在某个时候不牵涉到一个人对另一人作为与否的影响力。因此在孩子长到十来岁开始“反叛”以前,父母一直对他们行使着权力;老板有权对下属发号施令,在下属不按照指令行事时就会感到恼火;恋人们则会为试图“控制”此恋爱关系而争斗。凡此种种都涉及影响问题,即指使别人去做某些他们本来不一定会做的事。   然而我们在本章中所要探讨的权力问题超越了单纯的人际关系范畴内的影响问题。我们将把权力作为一种结构现象进行探讨,既把……去看看

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第五卷 - 来自《查拉斯图拉如是说》

幻象与谜  一   当水手们知道查拉斯图拉在船上以后,——因为同时幸福之岛上另一个人也趁这船过海去,——他们都起了一个很大的期待心与好奇心。但是查拉斯图拉两天不曾发言,他被悲哀所冻住,所噤住;他既不反应别人的目光,也不答复问题。直到第二天的夜晚,虽然他还沉默着,他的耳朵却已重开:因为在这自远处来,往更远处去的船上,是有许多奇特的冒险的事可听的。查拉斯图拉是一切爱长途旅行者爱与危险同住者的朋友。看吧!当他正听着的时候,他的舌头终于松缚了,他心里的冰终于解冻了。于是他开始如是说:   你们这些勇敢的寻求者,探险者……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十八章 可能的过渡时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个病人如果通过一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血液循环加速流通,并因此排除了病毒或使后者自行消失了,这就是在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凭着一种新的发明变更了一个行业的劳动和工具,而代之以另一种劳动和工具,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通过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树立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就是在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因此总起来说:如果通过一种精神和物质力量上的优势使旧事物退让于新事物,这就是一次革命。  推翻旧的事物就是革命;因此进步只有通过革命才可以实现。  革命万岁!  在我们……去看看

忏悔录 卷五 - 来自《忏悔录(奥古斯丁)》

一     你赋畀我唇舌,你督促我的唇舌歌颂你的圣名;请你收纳我唇舌所奉献的忏悔之祭。请治疗我全身骸骨,使我的骸骨说:“主,谁能和你相似?”①一人向你忏悔自身的情况,并没有告诉你什么,因为一颗心即使关闭着,也瞒不过你的眼睛,人们的顽强也挣不脱你的掌握;你或出于慈爱,或为了报复,能随意软化我们的顽强,“没有一人能逃脱你的熏炙”。 ②  ①见《诗篇》34首10节。     ②同上,18首7节。     使我的灵魂为爱你而歌颂你,为歌颂你而向你解说你的慈爱。你所创造的一切始终在歌颂你,从不间断,从不缄默:一切精神体是通过已经归向……去看看

第15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奥迪车急速而平稳地行驶在郊区的便道上,便道两旁的大树既高又密。从树木的间隙处不时闪现出远处农家的灯火。又走了一会儿,树木稀少了,灯火也不见了,只有巨兽似的山影黑沉沉地绵延在便道的两旁。周密没想到会走出这么远。他曾问过那两位专程来接他的人:“你们要带我去哪儿休息?”其中一位大高个儿笑着说道:“反正不会送您去集中营。”不久,车驶进一片很不起眼,但面积不小的杂树林。道路的等级却一下提高许多,虽然仍不算十分宽敞,但却变得格外平坦。     不一会儿,车终于停在一个颇有些现代造型艺术味道的水泥大门楼前。司机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