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祸从口出

 《沧浪之水》

  刘主任病了,去省人民医院住院。人事处贾处长来到我们办公室说:“刘主任病得不轻,出了院也要休养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办公室还是要有个人牵一牵头,丁小槐呢,在办公室的时间更长一点,是不是就给他压一点担子?”贾处长口里说着丁小槐,眼睛却望着我。我说:“听组织的安排。”贾处长说:“丁小槐有没有勇气承担?”丁小槐脸都红了,压抑着兴奋说:“组织上定了,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贾处长说:“池大为你就好好配合工作。”

  丁小槐有模有样地当起代理主任来,身体整天像充了电一样,一刻也不能安静下来。他总是用动作和语调向每一个到办公室来的人显示着自己改变了的身份。因为熟悉,我把其中的表演性看得清清楚楚。我根本看不起这种表演,可又不得不接受他的指示。

  丁小槐布置我去道宁县出差,那是省里最偏远的山区。我去了,回来时汽车在半路堵了车,闷在车里晒了一整天,中了暑,同车的人把我扶到车下,把矿泉水倒在我的脖子上,背上,替我刮了痧,才缓过来。黑着脸回来一天,他又要我到华源县去。我说:“我去了这七八天还没喘过气来呢!”我想把脖子上刮痧的痕迹给他看,可向他诉苦就是把自己降得太低太低,我忍住了。我有苦说不出口,还是去了华源。

  从华源回来,丁小槐说:“你总算回来了!”原来他要去随园宾馆参加一个文件的起草,正愁着办公室没人守候。我一听火气就往头上冒,到下面一次两次都是我去,你没时间,好事来了就有时间了,我真的想冲他几句,可就是没有底气。

  丁小槐走了,我感到了轻松,至少我有几天可以不看那副嘴脸。我又去医院看了刘主任,希望他能够快点回来。刘主任说:“小池啊,我出了院再干那么一段恐怕就要提前退休了。我看了你这二年,心里想向组织上推荐你接手的,现在看来,我说话也不行了。在机关里,有些话想说也得忍着,不忍不行,祸从口出。”我说:“是应该忍,我不知怎么就是忍不住。”

  刘主任回来了,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的健康状况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也是丁小槐的一块心病。刘主任上班的那天,丁小槐就把脸色变了,透着亲热叫我“大为兄”。我不得不佩服他如此善变,一眨眼工夫,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就变了,连过渡都不需要。我还替他想着难堪,他自己却一点不难堪。我故意找了一两件事用请示的口气去问他,他马上说:“大为你去问刘主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别拿火来烤我。”说着嘿嘿地笑。这天刘主任对我说:“小池,你来也两年了,感觉怎么样?”我说:“也没有怎么样,也没有不怎么样。”他欲吞欲吐地,最后说:“人事处下午可能会找你谈话。”我说:“莫不是还要批评我?”他说:“批评倒也不会。”又笑笑说:“说不定对你还是一件好事。”

  下午人事处果然打了电话来,我就去了,在劳资科见了贾处长,他说:“你去人事科找印科长。”印科长给我倒茶说:“小池你坐,坐。”我说:“打电话叫我,总有点事吧。”他说:“坐下来慢慢说。事情嘛,当然还是有点。”他吞吞吐吐的,我知道没好事,有好事早就有人给我通气了,他说:“你到办公室这一年多,感觉怎么样?”我说:“也没有怎么样,也没有不怎么样。”他说:“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有?”看样子要把我放到哪个角落去,还要说是我自己的意见,这些人真的会做工作啊!我说:“我有没有想法都等于零,主要是看组织上有没有想法。”他说:“那么动一动怎么样?中医学会的秘书小廖他刚调到广东去了。厅里要加强学会的力量,工作很重要啊!现在就是尹玉娥一个人顶在那里,也顶不住了。你是学中医的,专业就对上口了。研究生嘛,技术型人才,可以在业务岗位上大展拳脚。厅里干部业务很强的不多,我们要充分利用,哈哈!”我说:“厅里定下来了?”他说:“也可以这么说吧,组织上。”又说:“你这两年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的确不错,的确的确。”我说:“我可能犯什么错误了,希望组织上指出来。”他掩饰地笑一笑说:“谁这么说?我们不这么看,组织上不这么看。谁这么说了我们批评谁。”我说:“定下来了我也没什么说的了。”他马上说:“那就这样?下个星期,你去中医学会上班。”我机械地站起来,走了出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甘地生平 - 来自《甘地传》

甘地,印度现代民族解放运动的著名领袖,现代民族资产阶级政治学说——甘地主义的创始人。   甘地的一生饱经忧患,历尽坎坷。他出生于英国殖民桎梏下的印度,成长在一个虔诚信奉仁爱、不杀生、素食、苦行的印度教的家庭。他自幼腼腆、羞怯、循规蹈矩。13岁便依父母之命与一同龄文盲女孩结婚。16岁丧父,第 1个孩子出生便夭折。从小学到中学,甘地一直平庸无奇。少年时代虽受当时革新之风的感染,曾经尝试打破素食以强身健体、振兴民族国家,终因摆脱不了从小所受的教育,半途而废。19岁时,不惜被开除种姓身份,远涉重洋,赴伦敦求学。异域……去看看 

第廿五章 - 来自《骗官》

威力宾馆205房间里,于天青的询问已经基本结束,由于毛得干的攻守方针得力,案件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后来再也没有看到过蔡红?”于天青问:“也没有听到过有关她的消息?”化名吴成的胡胜和化名郑丽丽的阿萍一起点头道:“再也没有听到过她的任何消息。以后听到什么,我们会及时向你们汇报的。”于天青失望道:“好吧,今天就先到这儿,你们回去吧。”到了宾馆门口,阿萍想了想到手的两千块钱,便笑着对胡胜道:“看来省纪委的人也容易对付啊?”胡胜神情恍惚地道:“不,别看现在应付过去了,以后还不知会怎么样呢!”他边说边用右手在额头擦了擦汗,显得……去看看 

引言 - 来自《宪章运动史》

一个自认有权享受公众一部分重视的作家,应当对他发 表任何一部专著的目的作出清晰明确的说明;而为了避免人 们对目前这部著作的目的产生误解,自应简短扼要地说明一 下。宪章运动不论是好是坏,多年来一直受到公众的很大关 注。我时常痛心地看到,不论是拥护还是反对宪章主义的作家 们,在发表有关宪章运动的观点时,却为党派的偏见所左右, 而不尊重公正的事实。这是令人遗憾的事,因为只有严格坚持 公正无私的态度,方有可能形成稳妥健全的见解。因此,本书 的目的在于弥补这个显著的缺陷。宪章运动以具有许多优点 著称,看不到这一点是愚……去看看 

附录 - 来自《人性论(第三卷 道德学)》

遇到有承认自己错误的机会,我是最为愿意抓住的,我认为这样一种回到真理和理性的精神,比具有最正确无误的判断还要光荣。一个没有犯任何错误的人,除了他的理解正确以外,不能要求得到任何其他的赞美;而一个改正了自己错误的人,则既表示他的理解正确,又表示他的胸襟光明磊落。我还不曾幸运得能够发现出我在前几卷中所作的推理中有什么重大的错误,只有一项是个例外;不过我凭经验发现,我的有些用语选择得不好,没有能够防止读者方面的一切误解,我所以添加了下面的附录,主要是为了弥补这个缺点。  除非一种事实的原因或结果呈现于我们之前……去看看 

4-2 自由放任主义的终结 - 来自《预言与劝说》

一   人们对于公共事物的倾向,我们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个人主义和自由放任主义。这两者是由许多各不相同的思想溪流和感情源泉汇集而成的。上百年来,哲学家们统治着我们,因为在这一件事情上,他们不可思议地达成了或似乎达成了共识。我们甚至不能在一支新的曲子下跳舞。然而,一种变化已经悄然降临。我们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它的脚步声,它一度是在政治上指导过人类的最为清晰响亮的声音。那种拥有各种乐器的乐队和字正腔圆的合唱团正渐渐重新出现在地平线上。   在17世纪末,君主的神圣权利让位于天赋自由论和契约论,教会的神圣权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