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祸从口出

 《沧浪之水》

  刘主任病了,去省人民医院住院。人事处贾处长来到我们办公室说:“刘主任病得不轻,出了院也要休养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办公室还是要有个人牵一牵头,丁小槐呢,在办公室的时间更长一点,是不是就给他压一点担子?”贾处长口里说着丁小槐,眼睛却望着我。我说:“听组织的安排。”贾处长说:“丁小槐有没有勇气承担?”丁小槐脸都红了,压抑着兴奋说:“组织上定了,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贾处长说:“池大为你就好好配合工作。”

  丁小槐有模有样地当起代理主任来,身体整天像充了电一样,一刻也不能安静下来。他总是用动作和语调向每一个到办公室来的人显示着自己改变了的身份。因为熟悉,我把其中的表演性看得清清楚楚。我根本看不起这种表演,可又不得不接受他的指示。

  丁小槐布置我去道宁县出差,那是省里最偏远的山区。我去了,回来时汽车在半路堵了车,闷在车里晒了一整天,中了暑,同车的人把我扶到车下,把矿泉水倒在我的脖子上,背上,替我刮了痧,才缓过来。黑着脸回来一天,他又要我到华源县去。我说:“我去了这七八天还没喘过气来呢!”我想把脖子上刮痧的痕迹给他看,可向他诉苦就是把自己降得太低太低,我忍住了。我有苦说不出口,还是去了华源。

  从华源回来,丁小槐说:“你总算回来了!”原来他要去随园宾馆参加一个文件的起草,正愁着办公室没人守候。我一听火气就往头上冒,到下面一次两次都是我去,你没时间,好事来了就有时间了,我真的想冲他几句,可就是没有底气。

  丁小槐走了,我感到了轻松,至少我有几天可以不看那副嘴脸。我又去医院看了刘主任,希望他能够快点回来。刘主任说:“小池啊,我出了院再干那么一段恐怕就要提前退休了。我看了你这二年,心里想向组织上推荐你接手的,现在看来,我说话也不行了。在机关里,有些话想说也得忍着,不忍不行,祸从口出。”我说:“是应该忍,我不知怎么就是忍不住。”

  刘主任回来了,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他的健康状况成了我的一块心病,也是丁小槐的一块心病。刘主任上班的那天,丁小槐就把脸色变了,透着亲热叫我“大为兄”。我不得不佩服他如此善变,一眨眼工夫,脸不变色心不跳地就变了,连过渡都不需要。我还替他想着难堪,他自己却一点不难堪。我故意找了一两件事用请示的口气去问他,他马上说:“大为你去问刘主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别拿火来烤我。”说着嘿嘿地笑。这天刘主任对我说:“小池,你来也两年了,感觉怎么样?”我说:“也没有怎么样,也没有不怎么样。”他欲吞欲吐地,最后说:“人事处下午可能会找你谈话。”我说:“莫不是还要批评我?”他说:“批评倒也不会。”又笑笑说:“说不定对你还是一件好事。”

  下午人事处果然打了电话来,我就去了,在劳资科见了贾处长,他说:“你去人事科找印科长。”印科长给我倒茶说:“小池你坐,坐。”我说:“打电话叫我,总有点事吧。”他说:“坐下来慢慢说。事情嘛,当然还是有点。”他吞吞吐吐的,我知道没好事,有好事早就有人给我通气了,他说:“你到办公室这一年多,感觉怎么样?”我说:“也没有怎么样,也没有不怎么样。”他说:“你自己有什么想法没有?”看样子要把我放到哪个角落去,还要说是我自己的意见,这些人真的会做工作啊!我说:“我有没有想法都等于零,主要是看组织上有没有想法。”他说:“那么动一动怎么样?中医学会的秘书小廖他刚调到广东去了。厅里要加强学会的力量,工作很重要啊!现在就是尹玉娥一个人顶在那里,也顶不住了。你是学中医的,专业就对上口了。研究生嘛,技术型人才,可以在业务岗位上大展拳脚。厅里干部业务很强的不多,我们要充分利用,哈哈!”我说:“厅里定下来了?”他说:“也可以这么说吧,组织上。”又说:“你这两年的工作,还是很不错的。的确不错,的确的确。”我说:“我可能犯什么错误了,希望组织上指出来。”他掩饰地笑一笑说:“谁这么说?我们不这么看,组织上不这么看。谁这么说了我们批评谁。”我说:“定下来了我也没什么说的了。”他马上说:“那就这样?下个星期,你去中医学会上班。”我机械地站起来,走了出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55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清晨,一场罕见的大雾笼罩了整个城市。到办公室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丁洁仍一动不动地坐在她那把皮圈椅里,呆呆地看着落地大玻璃窗外那把一切都吞没了的大雾,在想着什么。新闻部和电视台其他部门一样,很少有人这么早来上班。     而这几天,丁洁却早早就到办公室坐着了。她甚至有些责备自己,以前为什么没发现,一早坐在这“零乱不堪”而又悄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居然能获取这样一种难得的感觉,既在这无法摆脱的繁华世界之内,又明显地感受到身处繁世之外的超脱。     好一番清静,好一番清爽,好一番……无奈……     电话铃响了……去看看 

第三章 创建无纸办公室 - 来自《未来时速》

想想文件夹的局限性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商务程序的结构,这是发人深省的。   ——迈克尔·哈默和詹姆士·钱丕,《重新筹划您的企业)   数字技术能改变您的生产过程和您的商业程序。它还能将雇员从缓慢和呆板的纸张程序中解放出来。用数字程序代替纸张程序,将解放知识型工人,让他们从事有成效的工作。全数字化的工作间通常称为“无纸办公室”,这个短语至少可以追溯到1973年。这是一个伟大的设想。不再有成堆的纸,因您根本无法在从成堆的纸中发现您要找的东西。不再在成堆的书和报表中翻来翻去。寻找营销信息和销售数字。……去看看 

曾国藩家族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祖父辈:  曾祖讳竟希,诰赠光禄大夫,妣彭氏,诰赠一品夫人。  祖讳玉屏,字星冈,诰封中宪大夫,累赠光禄大夫。妣王氏,诰封恭人,累赠一品夫人。  考讳麟书,字竹亭,湘乡县学生员(塾师),诰封中宪大夫,累封光禄大夫。妣江氏,诰封恭人,累封一品夫人。  仲父讳鼎尊,早卒。  叔父讳骥云,字高轩,以公官“贝也”封光禄大夫。  兄弟辈:  五个兄弟,四个姐妹,老大是姐姐,他是兄弟辈里排行最大的。  曾国潢:1820-1886。原名国英,字澄侯,族中排行第四。  曾国华:1822-1858。字温甫,族中排行第六,是曾国藩父亲曾麟书的第三子,因为出继为叔父……去看看 

Content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IntroductionLecture 01 : Its Origin and SourcesLecture 02 : Its Authority and SanctionLecture 03 : State SovereigntyLecture 04 : Territorial Rights of SovereigntyLecture 05 : Naval or Maritime BelligerencyLecture 06 : The Declaration of ParisLecture 07 : The Mitigation of WarLecture 08 : The Modern Laws of WarLecture 09 : Rules as to Prisoners and QuarterLecture 10 : Mentions of Belligerents on LandLecture 11 : Rights of Capture by LandLecture 12 : Proposals to Abate War去看看 

引言 前言 作者简介 序言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引言  德特马·多林  政治需要清晰的思维:安东尼·德·雅赛的自由主义新解  “权力易使人腐化,绝对权力绝对使人腐化”——19世纪最伟大的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爵士的这句名言一针见血地道中了问题的要害。权力并非总是服从崇高的道德准则——即使它最初就是为了维护这些准则而建立的。因此,那些带有阿克顿爵士烙印的自由主义者,对国家在其领土内所拥有的权力垄断持有明显怀疑的态度。他们始终试图通过建立一种以法律制约权力的制度性秩序来与可能的滥用权力行为作斗争。不过在安排这一制度性秩序之前,还必须做其它某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