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调动问题

 《沧浪之水》

  董柳专注于自己的日子,对其他事情没有兴趣,在家里就是呆得住。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想有一间自己的厨房,经常说:“那多好啊,那多好啊。”好像那想象中的厨房就是共产主义似的。

  有天我看她沉默着若有所思,问她有什么事,她说:“你自己想。”我说:“想不起来。”她说:“那是你没有心,有心就想得起。”我想想哪天是她的生日,哪天又是结婚纪念日,都不是。她手伸过来。手心贴紧了我的手心,我感到了一种湿润。她望着我,眼中有着异样的光彩。我心中一闪说:“难道,莫不是,可能,你有……”我一只手在她的腹部划出一道弧线。她先是低下了头羞涩地笑,又抬起来,微噘嘴唇露出骄傲的神色。我把她拖过来,在她胳膊上一轻一重地咬了几口,她痛得嗷嗷直叫,这声音刺激着我,我非得再咬几口才解渴啊。她说:“以后我们家就是三个人了,你的地位从第一降到第二,你别有失落感。”

  过了几个月,董柳的身子一天天显形起来。我想她拖着这个身子每天挤车上下班,这可怎么行?万一把孩子挤掉了,那可是一条命啊。往深里一想我就不寒而栗。这时我听到一个消息,丁小槐的妻子原是在一个县农机公司开票的,现在调到省人民医院来了。这使我的心里悠地荡了一下,要是能把董柳调到这边来多好,上班十分钟就走到了,省了多少时间精力啊。这个脑筋迟早要动的,现在正好有个现成的理由。我把厅里的领导逐个想一遍,想起孙副厅长孙之华碰了我还算热情,就找他试一试?第二天上班我就去找孙副厅长,到了办公室门口,想推门进去,又不知里面有没有人,有人就不好开口。我退到楼道口望着。正等着下面有人上来,我马上就往下去。上来的人是丁小槐,他很热情地说:“大为,好久没到这边来了,忘记老朋友了吧?”品一品这话,是处于优越地位的人说的话,弱势的人能这样说吗,谁跟你是老朋友?这么一句随口说出的话细想下去,真可以听出一种关系,一种结构。我池大为也并不缺点什么,怎么就处于这种地位?我在楼梯上来回几趟,想着孙副厅长办公室应该没人了,走到门边,把双手放在屁股背后面做了一个捏着气筒打气的动作,一下,两下,三下,似乎也真的添了一点勇气,不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就敲了门,一拧手柄,走了进去。孙副厅长说:“小池,有事?”我站在那里,结结巴巴地把事情说了,原来准备的话忘了一大半。他说:“我等会就打个电话给耿院长,他说行,就行。”我连忙道谢,逃了出来,短短几分钟,我衬衣都汗湿了。

  下午我骑车去了省人民医院。路上我想着只要有一点希望,明天就带董柳过来看看,没希望呢,就不对她说了。哪怕在妻子面前吧,我也丢不起这个脸。万一有希望,也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去了问到耿院长在开会,等了两个小时,会散了,耿院长出来,我赶紧抢过去,先提到孙副厅长,又介绍了自己,再把事情说了。耿院长说:“孙厅长给我打了电话,仔细说起来,你的问题也是个问题。”我连连点头说:“是个问题,真是个问题。”他说:“要我把你的问题解决了,我还是有困难的。”我一听口气不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董柳介绍了一番,我说:“董柳她挺着肚子去挤车实在太危险了,前几天下车还被别人挤下来,摔了一跤。”耿院长看了我说:“真的那么危险?”我说:“这件事董柳的同事都知道呢。”他笑了。我脸上仍赔着笑说:“耿院长不相信我?”他说:“信,谁说不信?我真的愿意相信。”又说:“现在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我道着谢,就出来了。下雨了,我在雨中骑着车,一点感觉都没有。

  回到家里董柳正在炒菜,她见我浑身淋湿了,丢了铲子就把我拉到床边,用枕巾给我擦头,又去找衣服,抱怨我怎么不带把伞。我低着头任她摆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抓起枕巾装着擦头用力一抹。

  产前两个月,我要董柳别去上班了。她很为难地说:“史院长他不会同意的,医院里大部分都是女的,你一个月她一个月,就搞不成了。”我说:“这个史院长真是个死院长,你跟他说你住得远,要挤车,情况特殊。”她说:“要说你去说,我不说。”我说:“你试一试,把事情跟他讲透,讲透!你挺这么大个肚子,出了事他负得起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译后 - 来自《海权论》

《海权论》以军人的理性和史家的智慧,总结研究了有史以来海战的战略战术及其影响,提出了制海权决定一个国家国运兴衰的思想——此即著名的马汉主义,直接促成了德、日、俄、美诸国海军的崛起,从而以海军的“圣经”之誉,跻身于影响人类进程的十六部经典之列。   该书编选自马汉的四部重要著作,力图使读者观其全豹:   “海权对历史的影响”译自The Influ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 (Boston:Little,Brown,and Company;1918);   “欧洲的冲突”译自The Interest of America in International Conditions(B oston:……去看看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评论三篇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萧功秦:(上海师大历史系教授)《拒绝残酷的美丽——评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假如有谁要我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这本书的价值,我会说:"你如果要知道什么是二十世纪中国浪漫革命中残酷的美丽,那你只要读一下高华这本书就可以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高华这本史学专著是一部凝聚着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对自己生活于其中的时代进行理性反思与心灵体验的传世之作。它深刻地揭示了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并通过这一揭示回答了一系列发人深思的问题。本世纪二十年代进入中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一开始具有苏……去看看 

二、筚路蓝缕、苦心求索的里程碑——十月革命 - 来自《历史瞬间》

我主张客观地、真正科学地阐明我们既有成功也有失败、既有功绩又有悲剧的历史。——[苏]尤·波利亚科夫   从诺言到实现诺言的距离难以计算。和平要公正、民主。和平将是不兼并领土、不赔款、胜利者不凌辱伤害失败者的和平。列宁和托洛茨基反复说,从专制主义政府甚至资产阶级议会政府那里都不能指望得到这样的和平----只有通过交战国的无产阶级革命才能得到。——[波]伊萨克·多伊彻  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接踵而至的便是1917年发生在俄国的十月革命。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曾讲过这样一话:“俄国人举行了十月革……去看看 

序言 - 来自《论特权》

为纪念法国大革命二百周年(1789—1989),我们翻译出版西耶斯的两篇名著:《论特权》和《第三等级是什么?》。这两本小册子先后于1788年11月和1789年1月问世,它们在鼓动革命人民和促进政治社会改革方面起过重大作用,今天读来仍有新鲜感。  从一定意义上说,西耶斯开始了法国革命,也结束了法国革命。埃马努埃尔·约瑟夫·西耶斯(EmmanueIJosephSieyes,1748—1836)生于税务官家庭,早年受耶稣会修道院教育,成为神甫,当过夏特尔大教堂议事司铎,享有教会领地。因缺乏宗教虔诚,对神学格格不入,他从未履行神职。对哲学、政……去看看 

第二章 成本、租值与盈利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经济学所用的成本(cost)、租值(rent)、盈利(profit)等词的意思,与街上人的共识很不相同。这不是因为经济学者故扮高深,或要标奇立异,而是理论逻辑上的需要。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般人在茶余饭后所说的,大家都领会。不是要以理论解释行为,概念的正确性不重要。我自己对行外朋友所说的「成本」等词的意思,与跟行内朋友说的不一样。令人遗憾的是,经济学课本对这些概念往往在行内与行外之间落墨。这不一定是因为作者自己不明白,而是出版商要求课本有市场,要顾及一般的理解力。写课本的朋友往往明知某些概念有问题,也要放进去。他们说,好些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