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左右都是说法

 《沧浪之水》

  晚上董柳回来,也不吃饭,坐在床上抹眼泪,她说:“就是你要我去说,说了不行还要我去说。一句话就把我堵到墙壁上。”我恨恨地说:“想不到世界上还有这么狠心的人,不是他自己的老婆!你不要工资可以吗?”她说:“你行那人人都行了,不是我的问题,是规矩。”我气得跳脚说:“这个乌龟,老子一剑宰了他。”说着右手举上去,一只脚立起来摆出金鸡独立的姿势,食指中指并拢了比画着一把剑,用力一挥,“老子一剑!”我心中恨,可恨归恨,事情还是悬在那里,恨有什么用?我下了决心还是去找孙副厅长,孙副厅长说:“上次说调动我不敢说拍板,这个请假的事,我想应该问题不大吧?老史也是多年的熟人了。”他抓起电话说:“我现在就打。”打完电话他说:“董柳明天就不用上班了,一直到休完产假再上班。”又说:“老史说医院人手紧,你老婆她业务好,舍不得她呢。”

  晚上我把事情对董柳说了,我说:“你们史院长说前天没同意,是你业务好,舍不得你呢。”她说:“当领导的真会说话,舍不得我!”我说:“舍不得是一种说法,不能坏了规矩又是一种说法,有些人左边说过来右边说过去,左右都是说法,那些说法是狗,跟在他们后面跑。”

  我跟董柳商量好了,孩子生下来,就把妈妈接到城里来。这样就非得再要一间房子不可。随着产期的临近,这事情已经是火烧眉毛了。董柳说:“你能不能想点办法,不然我妈妈就来不了。”我去了行政科,申科长正在看报。我笑叫了声“申科长”,想跟他握一握手,手伸出去,他双手仍拿着报,抬头望了我说:“好,好。”我说:“申科长最近还好吧?”他说:“好,好,好?从哪里好起来?”我正想绕着弯说房子的事,他说:“有什么事,你说。”我说:“倒真有事想麻烦您。”他说:“不然你也不会来。”我就把事情说了。他说:“你的困难,我们是知道的,我们的困难你就不一定知道了。你的心情,我们也是理解的,我们的心情你理解不理解,还很难说。知道你的困难理解你的心情,并不等于能解决你的问题。房子要有才行,对不?有了要排队才行,对不?”我说:“那总不能让我跟丈母娘住一间吧,那太不人道了。”他说:“天下也不能说事事都人道,我在这张椅子上一坐就是十一二年,谁跟我讲过人道这个好听的词?”我仍厚了脸皮赔着笑说:“能不能考虑我的特殊情况……”他打断我说:“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自己的情况不是最特殊的。”

  为了避免沉默中的难堪,我顺手拿起一张报纸来看。正看着有人进来,叫一声“申科长”。是丁小槐。申科长马上站起,把手伸了过来,两人很亲热地握手。丁小槐说:“申科长我那件事……”申科长对他使个眼色,丁小槐回过头来说:“大为也在这里。”我扔下报纸说:“你们谈,你们谈。”出了门我在心里骂了几句“小人”。可骂有什么用,房子到手才是真的。丁小槐肯定也是来要房子的,他妻子也怀孕了。我心里盘算着,丁小槐要别处的房子,那就算了,如果要三楼那一间,我非得撕开脸跳出来争一争不可。董柳比他的妻子要早生一个月,这就是道理。

  中午我吃过饭,去厕所时看见丁小槐扛着一张钢丝婴儿床从五楼往下走,探头一看,他正好进了三楼那间空房。怎么回事!回到房里,我使劲在桌子上拍了几下,怎么回事!下午还没上班我就等在行政科门口,申科长来了,我勉强笑了说:“申科长。”他说:“你又来了?”我说:“我的问题还没解决呢。”他说:“不能说人人有个问题就立马得解决,我的问题十多年了,问都没人问过。”我说:“我要房子吧,也可能还有别人也要,但总还是有个规矩是不是,有个说法是不是?谁比我工龄长学历高,他的孩子又先生下来,分给他我没意见。这个道理吧,我想在行政科说清楚了最好,说不清还有厅里呢,还有省里吧。”他望着我“嘿嘿”地笑,笔纹一直牵到耳根,眼睛也眯成一线。他这么笑着,笑得我心中发虚,不知为什么,我的信心在笑声中迅速减退。他哈一口气说:“年轻人啊,叫我怎么跟你说?你总不是最近从天下下凡的吧,人跟人怎么好比呢?人家丁小槐是科级办事员,你知道不知道?要说排队,他多五分呀!”说着对着门做了个手势。我失去了意志似的,顺着他的手势就走到了门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4 转型社会中的管理阶层 - 来自《中国的道路》

第四节 转型社会中的管理阶层  目前,在我国党的机关和行政机关中有着1000多万的公务员,再加上国有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中党、政、工、团等各个系统的管理人员,大约共有2000万人左右,这些人大致构成了中国社会中的管理阶层。在高度中央集权的中国社会中,这个阶层由于处在权力的中心地带而倍受社会其他阶层的瞩目。在进行了20年市场化改革之后的今天,这个阶层依然拥有着支配我国社会绝大部分物质资源,全面控制社会意识形态以及控制教育、科研、新闻、出版等几乎整个文化产业的巨大权力。在计划时代,这个阶层正是全国性的大一统……去看看 

十七 - 来自《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

闫所长顿了顿接着说:“所以你没有权利冲一个行使个人合法权益的人撒泼耍野更不能砸东西你懂吗?你懂了就好办,你要是不懂不是还有你的组织吗?如果我们以干休所党委的名义给你们军需仓库党委写信或者打电话反映情况,说是你们那有一个干部因为他父亲要再婚他就把他父亲的家给砸了。哎葛北战同志你别走,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单位领导的电话号码呢你别走……”  闫所长的话还没有论述完,葛北战同志已经把门砸上下楼了。  闫所长回转身来安慰了一通葛定国同志,也就满怀着成就感走了。  葛定国同志也表扬了闫所长,认为闫所长出色地完……去看看 

临危受命 - 来自《丘吉尔传》

1939年3月德国占领捷克以后,英国国内要求成立联合政府的呼声日益高涨。有些人 认为这样做可以表明英国人同心协力,举国一致的姿态,或许会令希特勒在战争面前知难而 退;也有些人认为,既然战争不可避免,就应该将包括反对派在内的杰出领导人延揽入内 阁。张伯伦对于这种意见不置可否,实际上就是不愿采纳,因为这意味着丘吉尔也将进入政 府。   的确,要求让丘吉尔参加内阁的要求也越来越强烈。就连最正统的保守党人中间也有许 多人持这种看法。保守党的喉舌《每日电讯报》7月3日在社论中提到这种看法时还如此评 价丘吉尔,说他“不仅……去看看 

第十一章 舍生 - 来自《北京法源寺》

平山周他们走后,谭嗣同在浏阳会馆动作加快起来。他关着房门,检查了屋里的片纸只字,有的烧毁了,有的又有意保留下来。他神秘工作了一个上午,然后匆匆外出,机警地看了四周,转入小巷,朝大刀王五的镖局走去。     镖局的弟兄们都在应约等他,他出现了。     “今天我来这儿,不是向五爷、七哥两位师父和各位弟兄来打扰,而是来告别。外而情况已经完全不对了,皇上昨天被老太婆囚禁在瀛台,大抓人就在眼前,一百多夭来变法维新的努力,眼看全付流水。我谭嗣同是祸首,决定敢做敢当,一死了之。只可惜皇上年纪轻轻,受此连累,搞不好要被老太婆毒死……去看看 

第二章 移民:参加者(下)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十二、移民社会的自然法则:自警制和多数决定原则   移民的自警制是在还没有成立政府的社会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它最初的出现并不是为了超越法庭,而是为了提供法庭;不是因为政府机构太繁杂,而是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政府机构,不是为了平衡已有的各种机构,而是为了填补一个空白。移民的自警制同那些年里在英国发展起来的司法传统、司法技术细节和专业原则是明显不同的。但它同南部的《私刑法》也不相同,虽然区别不是那么明显:因为统治南部的这种不成文法是,为了强制推行一个久已定型的社会里早已形成的习尚。  兰斯福德·黑斯廷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