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脸被踹到粪坑里

 《沧浪之水》

  房子中间有一道布幔,晚上拉开就变成两间。岳母睡在门边的小床上,和我们脚对着脚。刚开始我晚上很难入睡,心里别扭得要命,过了几天也就习惯了,人还能不睡觉吗?过了几个月,晚上安静了些,有时候我心中有点动了,碰一碰董柳,她手朝门口指一指,我就算了。第二天我对她说:“昨晚上喊你你还不过来呢,还要我求你吧!”她说:“我以为你是开玩笑的。”我说:“那还要我写份申请书?”她说:“那你今天晚上再喊我。”到晚上熄了灯,她主动摸到我身边让我搂了,我搂了一会悄声说:“肚子饿了把馒头放在你面前,就是不准吃,你说这心里难受不难受?”她说:“你才是馒头呢。”过一会她睡着了,我总是睡不着,心里有小虫子在咬似的,小虫的舌子和爪子是什么样子都被我想起来了。我爬起来披着衣服坐着,月光照进来,在地上投下窗户的方影。我抬头看看月亮,看久了感到莫名的诱惑。我忍着不去理会自己,忍了一会又仔细去体会那种愿望,似有似无的飘忽不定,我把手伸到董柳身上去,她醒了说:“干什么?”我说:“不干什么。”又说:“你妈妈她睡着了。”说着轻轻爬过去,隔着布幔听了一听,又揭开看了看,爬回来说:“真的睡着了,来吧。”刚开始呢,门边有了一点响声,我身子突然一缩,就滚到了一边,气都不敢出。那边摸索了一会,岳母自言自语说:“上厕所去。”我说:“今天我的脸都撕下来被踩到泥里面去了。”心里真觉得无地自容。董柳说:“先别讨论那个问题,你要来就快来,完了我去把她叫回来,晚上会凉着的。”我说:“我还来,我是条狗!我把这张脸皮揭下来贴到街上去算了,还是跟那些治脏病的小广告贴在一起。”董柳说:“你要想其实别人反正都是知道的。”我说:“干脆把自己剥光了站在大街上去,反正除了人,猪啊狗啊都是剥光的。人他妈的还是人不是人啊!做什么事总要讲点情绪吧!”董柳说:“好不容易腾出来一次机会,你抓紧时间。”

  接下来的事情真叫人羞愧到要一头碰死,我不行了,怎么也不行。董柳安慰我说:“这是偶然的,没关系,我们下次再试试。”以后又找机会试了几次,一次又一次令人羞愧。我掩饰说:“就是那天被吓着了。”她说:“你自己弄点药吃吃,你是学医的,知道该吃什么药。”我抗拒着这个事实,把药一吃不就承认自己的无能吗?

  忽然几天,岳母总是在睡觉前弄了桂元肉煮蛋给我和董柳吃,还放了很多枸杞。我吃了一点,舍不得多吃,就要董柳吃那碗大的。可每次岳母都把大碗的塞到我手中,我心中就疑惑起来。我问董柳说:“你都跟你妈妈说些什么了?”岳母又弄了乌龟肉,是清炖的。我说:“你们吃,我不喜欢吃。”董柳抢过我的碗,把汤舀到我碗里说:“没听说过不喜欢吃的。”我心中突突地跳着,低头吃几口饭,放下碗筷说:“下棋去了。”就走了。

  到办公室关上门,我举起一张报纸来看,看了半天也不知上面说了些什么。突然,自己也没有料到,我把报纸用力撕成两半,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意。再把破报纸撕碎,再撕碎,口里说着:“舒服,真舒服啊!”桌上堆着一大推纸屑,我把纸屑一把把抓起来,从窗户飘了下去。董柳把这件事告诉她妈了!想到这里我没有勇气再往下想。董柳在外面叫我。我说:“说了我加班,我儿子都只要说一遍就懂了。”她说:“我一波他要找爸爸呢。”果然儿子哭了一声,我还不开门,又哭了一声,我把门开了说:“你把一波弄哭干什么,你拧痛他了吧,他犯了什么错误你要拧他哭!”董柳抱着一波一声不吭眼泪直流。我说:“你还哭,我的脸都被你踹到粪坑里去了!”董柳哭得越发有感情,一抽一抽地喘不过气来,一波也跟着哭起来。我叹口气,走过去把她的肩扳过来说:“好了,好了,好了还不行吗?”伸出舌头把她眼角的泪都舔了。我说:“我也不能到哪里去抢一间房子来,你们医院能分给你两间,我愿意天天跑。”她说:“知道人家只是个护士,又不是男人,更不是研究生。”我说:“还拿这个话来噎我!噎死我我也没有办法!”我双手抱着头蹲了下去,又捏着拳头在头上一下一下敲着,说:“男人,男人!”一下比一下重,“看你这个男人是怎么做的,看我捶你不死!”董柳抓住我的手说:“别,大为,别,别!”不知怎么一来,我抽泣起来,董柳索性放声大哭,一波也哭起来,我抱过儿子,董柳也靠过来,一家人哭在一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微软在中国 - 来自《挑战微软霸权》

一、微软中国研究院:微软要什么?     只要是动的,就是微软的猎物。——比尔·盖茨   比尔肯定喜欢上了清华大学报告厅。他知道这是中国最著名的理工科大学,这里的孩子们肯定和麻省理工学院 的那些小子们一样天赋不凡。前一年,他在中国上海的复旦大学同样感受到那年轻热情的智慧。并且,比尔那 双看起来并不怎么睿智的眼睛透过这帮淳朴的脸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吸引:那是一个怎样广阔的市场啊?国际数 据公司(IDC)预测,直到2002年,中国的PC机每年都要增长29%,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二大PC机市场。那么 在这些机器中运行的软件是什么。……去看看 

第七章 “重建家园”:伦理道德的挑战 - 来自《家庭革命》

第一节 生殖技术的挑战   人类结成家庭主要有两方面的意义,即规范性生活和人的繁殖。到目前为止,人类所以要限制性生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建立一个合适的生育制度。因此,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家庭的实质在于规范生育。现代生殖技术的发展向性与生育的自然联系提出了严峻的挑战。   一、抑制生育带来的问题   堕胎术和避孕术直接涉及的是生育问题,但由于生育是性行为的后果而涉及人的性行为。最初,西方大部分国家都禁止使用堕胎术和避孕术。计划生育宣传和实施运动的先驱,美国的桑格夫人在1921年因此被法院监禁。当时禁止这……去看看 

第2章 在自我意识面前的意志 - 来自《伦理学的两个基本问题》

如果一个人想要,那他也是想要某物,他的意志动作总是针对着某一个对象,而且只让人在与这样一个对象的关系上来设想它。那么,什么叫做想要某物呢?这就是,最初只是自我意识对象的意志动作本身,是在属于他物意识的某物,即认识能力的客体的诱发下产生的,在这种关系之中的这一客体被称作动机,而且同时也是意志动作的材料。这是由于意志动作是以此客体为对象的,也就是说,其目的在促使这一客体发生一种变化,因此也就是对此作出反应,因此它的全部本质也就在于这一反应。由此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出,意志动作如果没有某物是不可能会发生的。这是因为……去看看 

第74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夏志远办完事,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一推开门,就看见苏群和葛平在房间里等着他。见了夏志远,葛平眼圈一下便红了,眼泪忍不住地扑簌簌往下滴落,夏志远也着实难过了一阵。“还没回过家吧?”夏志远忙问。葛平只是摇了摇头。“郑局长怕她一回家,左右邻居传出去,又招那帮人跟她过不去。”苏群解释道。“那就住我这儿吧,我这儿有空房。”夏志远说。苏群说:“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是上我老舅那儿,吃的住的都现成。再说,那儿离圆觉寺也近,跟郑局长谈个事什么的,也方便。葛平把许多重要情况告到北京,凿凿实实立了一大功。听说,中央和省委要派工作组来章台……去看看 

18 国企改革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在一定条件下还可以对经济基础起决定作用。  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的“拨乱反正”进行的同时,经济领域中也开始了“拨乱反正”。  为了落实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大政策,除了改变农村人民公社制度、放手发展私有经济、引进外来资本,同时还要对国营企业进行改革。  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邓小平同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谈话《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强调说。我们实行精神鼓励为主,物质鼓励为辅的方针。但强调的是,物……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