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好人与能人

 《沧浪之水》

  董柳说得不错,要想办法。可怎么才能搞到一间房子,我想不出办法。我觉得对不起董柳,也对不起儿子。自己委屈吧压抑吧,我无所谓,我不能因此而去给别人赔笑脸。可全家都跟着我委屈,我心里不好受。我逼着自己又去了行政科,在门口我停了一下,调整好面部肌肉,进门时就把脸上的笑堆起来。我笑嘻嘻地话还没说完呢,申科长就甩过来一句话:“没房。”我还想说,刚开口,他说:“说得再多也说不出一间房来,你信不信?”我的笑挂在脸上,一时不知是放下来好呢,还是更加舒展开好。出了门我恨得痒痒的,把拳头捏了又捏,不想打别人,想打自己。

  这天董卉和任志强来了。任志强进门就说:“姐姐我们是开车来的。”董柳说:“怪不得刚才喇叭在楼下响了好几声。你真的弄了一辆车?”任志强说:“我还升了副总经理呢,银行信贷员被我搞定了,为公司立了一功,奖我这部车。”他们几个就下去了,我探头在窗口一望,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那里,很神气的。我说:“车谁没坐过?”董柳说:“照你这也没意思那也没意思,自己没有的东西都没有意思?在我看来别说轿车,就是婴儿车都有意思,日子就是这样方方面面零零碎碎凑起来的。别人能干我就承认他能干,不是个能人也弄不到一辆车在手里玩。”我冷冷地笑了几声说:“他也许是个能人,可他是个好人吗?把国家的钱骗来这么潇洒,这是好人做的事?”董柳望着我,叹口气说:“大为我真的想着你是个好人,还可以说是很好的人,可如今世道是能人的天下了,好人又能有什么用?能人开进口小车,好人三代同堂,这都是摆在我眼皮底下的事实,我还想骗自己,可骗得下去吗?”我说:“董柳你变了,你变了。”她说:“主要是世界它变了,它变了。”

  把道理说到天上去,没那间房子这日子还是难过下去。又过了一个多月,我发现二楼又空出来一间房子。我去找申科长,他说:“有安排了。”说着对着门口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出了门我想,不说一只狗,就是一头猪被逼急了,说不定还咬谁一口呢,何况一个人?

  这样想着我也没跟董柳商量,摸到一把起子就下楼,一下子就把那空房的锁给撬了,自己换上了一把锁。晚上董柳下班回来吃惊地问:“妈妈的床呢?”我说:“搬到楼下去了。”她似乎听不懂我的话,细眯了眼看着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说:“真的?分给我们了?”我说:“门是撬开的,我撬的,撬得好吧?”她不相信似的望着我:“撬?你?”我说:“撬!我!想不到吧!”晚上岳母带着一波睡到楼下去了,董柳说:“今晚我搞点桂元肉冲蛋给你吃吧!”我说:“就那么看不起我?”我有着一种预感,很自信,很有力量,很有把握,甚至有点迫不及待了。事后董柳说:“大为你还跟以前一样,我差不多已经忘记你以前是什么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去上班,尹玉娥说:“申科长要你去行政科,刚来的电话。”我说:“不去。”我坐在那里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会不会闹到厅里给我一个通报批评,然后还要我搬出来?我忽然想到马厅长,会不会把我的行动当作挑战?这样想着我坐不住了,就到行政科去了。申科长说:“池大为你不错啊,真能干啊!”旁边一个办事员说:“卫生厅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有谁自己就把房子占了的事。”我堆起一脸笑说:“申科长,你看,哪有一个男人跟岳母睡一间房的事?我都这样睡了八九个月了。”那办事员说:“条例也不是我们定的,是马厅长亲自审改的,是马厅长。”我怔住了,不由自主地说:“我本来也不想那样。”申科长用一个不容置疑的手势打断了我说:“今天搬回去,否则明天一早,我就向厅里汇报。”我一声不响地往外走,想起董柳,让她白高兴一场了,想到这里我再也抬不起双腿。我心一横,怀着赴汤蹈火的悲壮,又夹杂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回到行政科对申科长说:“房子我肯定是不会搬的。”他大感意外,马上又恢复了镇静说:“那就到厅里解决。马厅长知道厅里还有如此胡作非为的人,那你走着瞧吧。”我说:“我正是要去找马厅长,问问这个行政科长怎么当的,让老百姓三代挤一间,那人还是不是人呢,是动物吗?”他愣了一愣,显然没料到我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马上又说:“你去你去。”我说:“我现在就到电视台去,请那里的记者来看一看拍一拍。”他说:“你去你去,你以为是给我的脸上抹黑?是给我们卫生厅的脸上抹黑。”我说:“我现在就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3章 失踪的少女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74年20岁女  S省T地区插队青年   被大雨困在泰山上——一个女孩子突然跪在面前——她把命运压在我手上——一人一棵 “发烟卷”——她和他走时中间隔着两三尺距离——北京西直门草打厂根本没有这个新疆业 务员——一幅无济于事、自我安慰的画   我先说,我得给你的工作来点“突破”。我要讲的不是自己的故事,是别人的。可这是 我亲身经历的。咱别生拉硬扯,非说这就算我的经历。其实在“文革”中,我自己真的受过 不少苦不少罪,有一次我差点疯了。倒不是因为我怕说了受不了,才不说,我这个人心里 呀,往往碰到别人的苦难比……去看看 

四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得解放 - 来自《党在我心中》

争取和平民主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革命进入全国解放战争时期。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创建新中国的重要时期,也是整个民主革命过程中最生动、最活跃的时期。   战后的中国,面临着向何处去的严峻问题。种种迹象表明,国民党要维持一个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专政的旧中国,而共产党则要建立一个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摆在了中国人民的面前。   蒋介石的内战决心已定,但他也有许多困难和顾忌。在这种情况下,他接连三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194……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一章 事业封锁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如果在一个事业里志愿的劳动者过剩了——普通在舒适的事业里会有这种情况——并从而不能再在这个事业里做超时间的劳动,那时候在这个行业里就不能再做交易小时。这种规定我称之为事业封锁。  凭看这种规定就可以使得在共有共享的社会状态中,每人都可以自由选择一种舒适的、轻快的劳动或一种不舒适的、繁重的劳动而不会因此在不舒适和繁重的劳动中发生缺乏劳动者的现象。  事业封锁这整个制度的意义在于:非必要的、舒适的享受只有通过那个必要的、但是缺乏志愿劳动者的生产部门的生产以后才有可能……去看看 

第六章 东下巡视 1、水师守备栽在扬州媒婆的手里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刺杀马新贻一案办得完美无缺,朝廷甚是满意,上谕嘉奖:曾国藩、魁玉、郑敦谨、张之万、梅启照等人都交部优叙。郑敦谨打马回朝,江宁藩库又拿出二千两银子来作为程仪奏送,马家也来道乏,众人都很高兴,唯独曾国藩心里总觉不踏实。  曾国藩不再多过问两江庶务,不仅是因为他身体实在太衰弱,力不从心,更主要的是教案给的他刺激太深了,他心里非常清楚,津案以赔款杀同胞为结局,名义上是他的委曲求全,是他的拼却声名,以顾大局,其实是朝廷,是整个中国的委曲求全,是为了求得暂时的安宁而不惜丢掉了国家和民族的尊严,汉唐强国大邦的形象已在世界各国面……去看看 

第17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最终的解决办法是钱标统和毕洪恩背着霞姑和李二爷悄悄拿出的。   边义夫一看就认为很公平:独立建国军两标人马,除各自暂留一营驻城内各处城门,担负防守之责以外,其余各营一律先行出城整肃。钱标统那一标驻城南炮台山上的绿营老寨;霞姑那一标驻山下的炮台镇。不服从者,一律作叛逆论,各部和商团共剿之。   边义夫立马找了霞姑,把这解决办法告诉了霞姑,怕霞姑多心,没说是钱标统和毕洪恩的主张,只说是自己的主张。还叹着气说,再不出城整肃,只怕城中总商会和商团就要勾通周围几县的红枪会反了。   霞姑没把商团和红枪会当回事,可也……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