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扑腾扑腾

 《沧浪之水》

  晚上下了棋回到家里,董柳已经睡了。我把灯拉亮,董柳忽然像弹簧一样跳起来,把灯拉灭。我以为她怨我回来晚了,也不解释,摸索着把拉线从床头解下来,把灯拉亮。董柳睡在那里伸手捞了个空,跳下床把拉线从我手中抢过去,把灯灭了。我说:“平白无故又生我的气?”她说:“生你的气也没用,就像傻瓜,你就不能恨他怎么不聪明。”我心里火得要命说:“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别撑着这张脸像蒙了蛇皮一样。”她睡着一动不动说:“我生了儿子你还想我是杨玉莹?蒙了蛇皮?还有蒙老虎皮的的那一天。”我说:“董柳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她说:“你的意思是说人没有变的权利?变是我的自由。”又说:“我生了儿子喂了奶还不准我变,宪法上哪条作了这样的规定?”我说:“董柳你总要讲道理。”她翻身坐起来说:“讲道理?你到厅里跟你的同志们讲道理去,讲道理你还住在这个老鼠窝蟑螂窝里?”

  绕了半天是房子的事。她说:“我不想住好房子,我在老鼠窝里窝一辈子我都没意见,我跟了你我早就没有任何想法了。我只是为我一波打抱不平。”我说:“那我明天拿把菜刀架在申科长头上,看他不给个套间?”我转身就走,走到楼下,我在冷风中打了个寒噤。董柳抱着一波下楼来了,我闪过一边,她一直朝办公楼走去,我轻轻跟在后面。办公楼前灯光幽幽地亮着,她站在大门口犹豫了一会,就进去了,想不到她胆子真有这么大。到二楼,她在楼梯口摸索着开关,我从后面伸过手去,把灯开了。她吓得尖叫一声,见是我,马上把脸绷紧,把一波放在地上,走下楼去。我把儿子抱起来,搂在胸前,到了办公室门口,董柳从后面追上来说:“我的儿子,就让你这么抱?我生的肉,给你?”她又一用力,把儿子抱过去了。我开了门,她就跟了进来,她坐下来拍着一波说:“将来我一波我要培养他的正常人格,不要像有些人一样,自己不是谁,还以为自己是谁。”我说:“至少要一波不要把自己的儿子往地下甩。”董柳说:“你的嘴这么会说话,你去堵一堵你的同志们,你敢吗?老是堵着我!”

  自从有了两间房子,我没再把房子的事放在心上想过。说起来,这件事也还是件事。丁小槐搬了,使这个问题紧迫起来。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她说:“大为我了解你,你有你的性格。正因为如此,多少事我都忍了,我惟一不能忍的就是看着我一波受委屈。你看我一波他这么乖,看着就让人心疼,他生下来比谁差了哪点,他要比别人过得差?要说差就差了没个好爸爸。”我心里一抽一抽地痛,说:“你当年也长了一双眼睛,你怎么不为一波找个好爸爸?”她说:“我的眼没有别人那么尖!你看有些人长了一双千里眼,多少年以后的事都看到了,果然都到眼前来了”。我生硬地说:“董柳你现在还不老,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再去投一次胎,你再去找。”她说:“女人没有第二春,女人一辈子就是一锤子买卖!我再怎么找,可以给我一波找个亲生父亲?”我说:“董柳你打对象真的打错了。”她望也不望我说:“那也可以说这么说。”我说:“不过生儿子倒还是生对了。”她哧地笑了,说:“你的口才这么便利,怎么不到马厅长丁主任那里去表演表演?”

  回到家她抿嘴笑了说:“你赢了,你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我说:“那你要我怎么样?”她说:“怎么样我都无所谓,我一辈子苦到头黑到头我都不会哼哼一声。你总要对得起儿子吧,为他成长创造一点条件吧?人这一辈子,总要扑腾扑腾那么几下吧?”我说:“你以为卫生厅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明天地震都震光了地球还照样转。再说一潭臭水有什么好扑腾的。”她说:“你瞧不来一潭臭水,那你到中南海扑腾去,你去得了吗?你以为自己是谁,还嫌这潭小?小人物就扑腾眼皮底下那几件事,该扑腾的还得扑腾,扑腾不扑腾总不一样吧,丁小槐就走在前面了。好东西手伸长了再伸长都描不到,还有人讲客气,真是好死了那些伸手的人。你池大为是男子汉,站起来也这么高,锯马桶也能锯几个,你比谁差了哪里?”我说:“董柳你别堵我,堵我我又走了。别人愿意怎样那是他的事,脸盆里的风暴有什么可得意?要不怎么说人与人的差别比人与猪的差别还大呢?”

  这天晚上我整晚不眠。我忽然感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非常孤独,茫茫世界,有谁把我放在心上?连董柳也这么陌生。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Of the Punishment of Death.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The useless profusion of punishments, which has never made men better induces me to inquire, whether the punishment of death be really just or useful in a well governed state? What right, I ask, have men to cut the throats of their fellow-creatures? Certainly not that on which the sovereignty and laws are founded. The laws, as I have said before, are only the sum of the smallest portions of the private liberty of each individual, and represent the general will, which is the a……去看看 

第廿一章 - 来自《骗官》

座落在琼平市繁华地带的大红鹰宾馆,是当地新开办的一家星级宾馆。它的主管部门是市烟草专卖局,而毛得富正是直接分管烟草局的市领导。大红鹰宾馆下属大红鹰超市、大红鹰快餐部、大红鹰娱乐城、大红鹰酒家等部门。根据毛得富的意见,大红鹰酒家特别聘请了本地最有名的一位特级厨师掌勺,因为他烧制的菜肴很符合毛副市长的口味。在一间较隐秘的小包厢里,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兼烟草公司经理洪山正在与毛得富轻轻地说着什么。毛得富接过洪山递过来的一支大中华香烟,美滋滋地抽了起来。以前,他是不爱抽烟的。可现在事业发达,不搞点刺激不……去看看 

第九章 十四个秀英 - 来自《南京大屠杀》

太沉重了,我简直无力掀开它的扉页。这是三十万死难者的灵与肉,这是过去了的岁月!一千多位老南京,以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写下了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经历和见闻。每一位证人的干仇万恨,都浓缩在一页铅印的表格上。我久久地翻阅着这一千七百多张表格汇集成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受害者、目睹者花名册》。每翻动一页,我的心就一阵悸动。这是一本黑笔书写的史册。黑色的字里行间,开放着几朵秀美的花——李秀英、刘秀英、马秀英⋯ .我草草数了数,发现有十四个秀英:徐秀英 女 棉鞋营44 号 父亲被日军杀害,弟弟被日军电触死。金秀英 ……去看看 

四 登基大典 - 来自《圣雄甘地》

他勇往直前,任何力量,任何人不能使他停顿下来。这位老者精力过人,不知疲倦,拖着鲜血淋漓的双脚,从这一村庄走向那一村庄,以其仁爱药膏医治遍体鳞伤的印度。创伤业已逐渐愈合。感人至深的身影所到之处,相互仇视的怒潮渐渐平息下来。   在诺阿卡利地区,惨遭洗劫的水乡刚刚开始恢复平静,一个新的不幸事件随之而来,加重了圣雄心灵上的痛苦。悲剧的性质使甘地最忠实的支持者们也感到不快,千百万印度人为之心神不安,历史学家为之茫然莫释。在未来的岁月里,历史学家将从各个方面研究这位不凡的人物。七十七岁那年,这位印度的灵魂突然在内……去看看 

第5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北线上河滩一战之后,省城的紧张气氛又缓和下来,报上的消息说,孙大麻子的定国军吃了大亏,被张天心一举击溃,北撤了二百里,短时间内已无反扑的可能。   国民革命军原可借此机会向张天心发起攻击,却因外围奉军的压力和内部战略上的分歧,坐失良机,已决定绕道北伐。   局势安定以后,张天心回到了省城。   张天心回来那日,城中绅商各界奉省城守备司令岳大江的命令捐款三十万,为张天心的安国军祝捷,——连小小的三江货栈也被迫捐了二百八十块。   岳大江还为张天心的入城组织了盛大的欢迎式,把自己混成旅三千多号人都派到了大街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