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哪怕为了儿子

 《沧浪之水》

  回到大院,看见任志强的车停在楼下,我说:“董卉来了。”任志强见面就叫“姐姐”,又问:“姐姐什么事情不称心?”董柳说:“没有什么称心的事。岳母说:“还不是为了一波的事。”就把事情说了。董卉把一波抱了说:“任志强你牛皮有那么大,再吹一次给姐姐看看。”任志强说:“董卉你别堵我,说不定我就把牛皮吹成了,事总是人在办吧,人总是肉长的吧。是肉长的就有办法,只怕他不是肉长的。”董柳说:“志强你别害我又抱一次希望,我抱一次希望,就死一批神经。”我说:“你不知道那两个园长,那是讲不进油盐的。”任志强说:“油盐肯定是讲得进的,要看谁去讲,怎么讲。”岳母说:“任志强你把这件事办成了,你姐姐要谢你一辈子。”董卉说:“连我这个姨妈都要谢你一辈子。”他想了一想说:“给我几天时间吧。”

  儿子是好儿子,一想到儿子我就不能安心,无论如何,我不能接受一波的机会比丁小槐家的强强要差一些的事实。可事实就是事实,果子再苦,我也只能吞下去。那滋味真不是滋味啊。

  我觉得儿子是那种有悟性的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就会背唐诗了。他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背起来的时候一只脚往前迈一步,头一点一点,身子前后一俯一仰,似乎是懂得的样子。问他电视里哪个女孩最漂亮,他说:“妈妈最漂亮,妈妈是新娘子,我长大了跟妈妈结婚。”有一次看动画片,大灰狼追小白兔,他皱着眉急得要哭说:“大灰狼不对,大灰狼不对。”董柳说:“大灰狼没有不对,它不吃小白兔,它自己会饿死。”我说:“他这么小,你别教孩子学会残忍。”她说:“你是大灰狼你怎么办?上帝并没有规定小白兔是好的,大灰狼是坏的,大灰狼吃小白兔那是上帝安排的,天经地义,不吃才不对呢。”有一次他调皮,董柳说:“你这么调皮,可能是爸爸在医院抱错了,是别人家的孩子。”他马上说:“董柳阿姨,池大为叔叔。”我说:“我的儿子讲话越来越有味了,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有一次去公园他指着湖中的船说:“轮船没有轮子,怎么叫轮船?”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又说:“我的眼睛这么小,船那么大,我怎么可以把船看到眼睛里去?”出了公园他要吃酸奶,董柳说:“两杯酸奶,三个人怎么吃?”他说:“三杯,你吃,我吃,他吃。”我说:“只有两杯。”他不依不饶说:“三杯,你吃,我吃,他吃。”董柳笑了说:“也是个倔的,有其父必有其子,我们家怎么得了!”

  看着自己的儿子那感觉就是不同,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有时候我摸着儿子的头无缘无故地就鼻子发酸,想哭。我对董柳说:“这世界真是个偏见的世界,大家都这么喜欢自己的儿子,这个世界恐怕没有多少希望了。”董柳说:“要是大家都不喜欢自己的儿子,这个世界才真没希望呢。”

  从昨天晚上起董柳就没说过一句话,我说那么几句,她理也不理。早上上班之前她说:“你今天把我一波送到人民路去,只有这样的命,你认不认都得认。我就不去了,我去了我肯定要哭一场。”我答应了说:“任志强把胸脯拍得嘣嘣响,不知天高地厚。”正说着楼下喇叭响了几声,任志强上来了。董柳用一种恐惧的眼神望着他,我看任志强那神态也不像个有成就的样子。我先开口说:“知道难了吧,本来也就难。”。他说:“真没想到难到这个样子,进个幼儿园!再给我两天时间!我通过朋友找到计财处的关处长,关处长找事务局的孟局长去了,由孟局长去跟陈园长说。”我说:“关处长竟肯帮这个忙,真了不起,如果孟局长竟然也愿意帮忙,那就更了不起了。”董柳说:“还有你自己,了不起,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任志强说:“办成再说,办成再说。”董柳说:“你花了多少钱,你只管跟我们说,出了力就了不起了,还叫你出钱吗?”她说起话来有着腰缠万贯似的豪爽。两天后,一波进省政府幼儿园的事就定下来了。我和董柳送一波去省政府幼儿园,董柳看见那么好的条件,高兴得手足无措。出了门她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一个劲用手背擦眼泪,哭了一会忽然又神经质地仰头笑起来。到了下午我们去接儿子,一波扑过来说:“找到爸爸了,找到妈妈了,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董柳抱着他一路亲着出了大门,说:“这么好的儿子,谁有?哪怕是为了儿子吧,我们做大人的也应该努一把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讲 实用主义与常识 - 来自《实用主义》

在上一讲里,我们放弃了通常把宇宙的一性作为一种原 则的谈法(这种原则貌似崇高,但却极其空虚),转而研究宇 宙所包含的种种特殊联合。我们发现这些联合有许多是和种 种同样真实的隔离并存的。每种联合和每种隔离在这里都提 出了这样的问题:“我已被证实到什么程度了?”因此,要做 一个好的实用主义者,我们就必须面向经验,面向“事实”。   绝对一性仍旧保留,但只作为一个假设;而这个假设现 在已变为一个全知者的假设,在他看来,全部事物毫无例外 地形成为一个单一的有系统的事实。但这个全知者仍可被理 解为一个绝对或一个最后。反对……去看看 

后记 - 来自《东京大审判》

今年11月12日,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终结50周年。在这半个世纪的历史发展长河里,日本国内关于日本在50多年前发动的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是什么性质的战争争论不休,这使人们更清醒,也更深切地感到11月12日是个永远值得回忆的日子,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  令世人警惕的是,在东京审判终结50周年的今天,日本东映电影公司在日本右翼势力的资助下,耗资一千一百万美元,拍摄了反动影片《自尊——命运的瞬间》,公然否认日本的侵略历史,否定正义的东京审判,鼓吹“战争有功”,把首要战犯东条英机美化为“自尊爱国的英雄。”对此,《人民……去看看 

第一章 自由辨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第一部分 自由的价值  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演说家和诗人都极力赞颂自由,但却没有一位演说家或诗人告知我们自由为何如此重要。我们对于此类问题的态度,当取决于我们视文明为僵固之物,还是视文明为日渐发展之物……。在一个日益发展的社会中,任何对于自由的限制,都将减少人们所可尝试之事务的数量,从而亦会降低进步的速率。换言之,在这样一个日益发展的社会中,行动的自由之所以被赋予个人,并不是因为自由可以给予个人以更大的满足,而是因为如果他被允许按其自己的方式行事,那么一般来讲,他将比他按照我们所知的任何命令方式去行事,能……去看看 

第18章 复仇主义者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25岁  男   T市某厂生产股干部   六三年进厂管生产得罪一帮人——做梦也想不到写错毛主席语录成了现行反革命—— “文革”时各人有各人目的——拿剪子铰小便——新娶的媳妇憋死了——整人的人个个高升 ——发誓学法律   我当下在“国家律师中心”学法律,业余的,晚上去听法律课。您可别以为我想改行干 法律,不是!我可以把心里的话掏给您,我学法律就是想报复。为嘛说要报复?您听吧!   我是六三年打机械工业技校毕业。出学校门就进了这家工厂大门。分到生产股当干部, 管生产。当时生产股连我只有三个。一个股长,……去看看 

第五章 刘少奇(上) - 来自《中共十大元老》

中国共产党白区工作正确路线的代表,毛泽东选定的第一位接班人。   中国工人的总代表   刘少奇原名刘绍选,字谓璜。1898年11月生于湖南省宁乡县,离毛泽东的出身地韶山冲不远。1919年至1920年间,先后在长沙高等中学、保定育德中学附设留法预备班、上海外国语学社等学校学习。在长沙参加了五四爱国运动。1920年8月,刘少奇与任弼时、肖劲光等在上海外国语学校学习的同学一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春,经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介绍,赴莫斯科东方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学习,同年冬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2年,刘少奇回国,开始从事工人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