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你胜利了

 《沧浪之水》

  许小曼把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来了,要我去北京参加毕业十年的同学聚会。这么多年没听到她的声音,我的心跳得厉害。晚上我对董柳说要到北京出差一趟,董柳说:“别人跑腻了,就轮到你身上来了,你说我讲得对吧?”我说:“那肯定是对,因为是你讲的,你是常对将军。”她说:“轮到你不会是什么好事,绝不会是什么好事,绝不会是去见部里的领导,你说我讲对吧?”

  下了火车往出站口走,听见有人在叫我:“大为,大为!”一看竟是许小曼。我没想到她会来接我,心中一阵温暖一阵感动。她从人丛中挤过来说:“我找到那一头去了。”那一头是卧铺车厢。这令我感到非常惭愧,到北京竟是坐硬座来的。这时忽然来了灵感,我说:“就是你催得太急了,害得我卧铺票都没有买着,脚都坐肿了。”我等着她问我这些年的情况,反正是要问的,可她就是不问。她说:“你们厅里经常有人来办事。”这么一说我知道她对我的情况非常了解,就说:“是那些当官的。”说了这句话我发现自己无意中卸下了一个包袱,把谈话的障碍扫除了。她果然抓住这个话头说:“还在中医学会?”我说:“都四五年了。”她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决定别人命运的人,一种是命运被别人决定的人。”我笑了说:“这间房子里把世界的所有的人物类型都包括了。”她有点忧郁地望着我说:“大为你跟我说话也耍贫嘴?”我说:“我这几年烧水都会烧糊,买盐都会生蛆。”就把自己的事情都给她说了。她听了没做声,半天说:“大为啊。”我说:“其实我也不蠢,我明白怎么操作才是正确的方向,总有什么东西挡住了我,心里明白也白明白了。”她说:“我知道你,知道你。”忽又笑了说:“对你我就不那么绕着弯子说话了,我不怕说得你痛。从前有农夫赶着一头驴走在山崖上,下面是万丈深渊,农夫鞭子打着驴要它贴着石壁走,驴偏要靠外边走,怎么抽它都不行。最后驴掉下了深渊,农夫叹息一声说,你胜利了,你胜利了!”我自嘲地笑一声说:“什么时候寻把草来喂喂我吧。”她说:“你挡着自己干什么,该出手时要出手。”她凌空一抓,飞快地做了一个出手的动作,谁也不是生活在云里,突然掉到人间来的。我们这些人,谁没有一点骄傲?可守着这点骄傲,舍不得委屈自己,那怎么办?要世界来迁就自己,那不可能。”

  晚上来了的二十多个人很自然地分成了三个圈子,我不知道自己该属于哪个圈。女同学都拥在许小曼房里,我推门进去,有人就说:“池大为你太没眼色了,我们女人说话你凑什么凑的,明年变了性再来。”我说:“你们女人有什么好话说,还不是交流驭夫之术。”她说:“如今男人,像你这样的,到处山花烂漫莺歌燕舞春光无限,撒了缰绳让他跑,那他还不跑到天边去了!”把我推了出来。我到另一间房里,以凌国强为中心在大谈生意经,凌国强说:“我一辈子的理想就是让中药走向世界,市场可以说是无限的。”有人马上表示愿到他的公司去,他一抬手那么优雅地一飘,竖起一根指头说:“一句话。”又望了我说:“大为,怎么样,也到我们那里入了技术股吧,你想都不敢想再过十年那是一笔多大的数目。”我想着凌国强他当年不显山不露水,如今都牛成这样。我说:“想想吧。”他们说着话我觉得自己出了局,就到伍巍那间房去了。

  这间房更加热闹,都是官场上的人。伍巍是省长秘书,自然成了核心人物。我进去了,匡开平说:“大为你也来说几段。”才知道他们在说荤段子。我说:“我都不怎么会说。”伍巍说:“在机关工作不会来几段,上了酒桌你说什么?说真的领导不高兴,说假的群众不高兴,说荤的皆大欢喜。”

  大家喝啤酒,一会话题又转到了为官之道。我说:“荤段子皆大欢喜,这就是一条。既维持了场面的热闹,又不会不小心碰着了谁,不然要大家讲什么才好。”想一想这几年荤段子风靡全国,特别是在圈子里盛行,实在也是必然的,它有着不可替代的功能。又有从四川来的汪贵发说到自己以前从不喝酒,现在成了个酒仙,这是跟领导拉近感情距离的一条重要途径。他说:“领导他一般都会喝酒,他也是这样过来的。”又说:“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晚上陪三场酒,把老子的肝都烧坏了,你以为我这个处长怎么来的?”伍巍说:“我的位置很稳,首长他少不得我。”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一章:形势险左调稍敛 - 来自《人祸》

进口粮食可以救急于一时,却消除不了灾难的根源。有两个小例子可以点明问题的征结所在。   一九六○年,在安徽的农民被饥饿折磨得濒于死亡时,宿县一位七十二岁的老农向公社党委书记要求,要带他有肺病的儿子到山里去生产、休养。他保证若产粮有馀便交给公社,若自食不足也不向公社伸手。获准后,这个没有牛也没有犁,只有一把铁锹和一把四齿钩的老农就进山去了。当年秋收,他除了留足自己及他生病的儿子的口粮、种子、饲料以外,还交给公社一千八百斤,超过了自己留的。除此之外,他又交给公社六十元现金(养猪养鸡的收入)。   云南省弥勒……去看看 

第一编 微观经济(二)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为什么商品要明码标价?   通常的回答是说:减少顾客受骗的机会。但经济学家却看到远为复杂的缘由,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经济效率最高的定价原则是“价格定在边际成本上”。这里包含着深刻的经济学理论。   从经济学理论未看,商品有两种互小相关彼此独立的价格。一是消费者愿意出的价格,它随某一具体的消费者而定。同样一件商品,不同的消费者由于收入水平不同,兴趣不同,会出不同的价。这被称之为需求价。二是生产者为了不致赔本而按成本定的价,称力生产价。生产价对于不同的生产者也是不同的,管理得好的企业成本较低,反之则成本……去看看 

第五章 涛城分场 - 来自《不堪回首》

涛城分场因其南面的小镇涛城铺而得名,往西约十五里即为郎溪县城,此分场以水稻田为主。我于1959年4月来此,这里虽不是开荒,但劳动的消耗却是极大的。有人以为农民不也种田吗,其实不然,农民是自己掌握劳动的,而我们是被劳改的。以插秧为例,一天的定额总在一亩以上,有时甚至二亩三亩。劳动时间就特别长。农民还有三余读书之时,我们则不然。农闲是不存在的,晚上要端坐“学习”,冬天则为比种田更苦的修塘筑坝,即使雨天或实在没正经农事可干时,也想方设法不让你闲着,哪怕是将泥挑来搬去,也要折磨你,做这种无效的劳动却美其名曰积肥。80年代看……去看看 

第八章 拐弯抹角 - 来自《中国人的素质》

我们盎格鲁一撒克逊人引以为荣的思维习惯之一,是我们直接思考事物的实质,一旦想到本质是什么,就心口如一地说出来。在正式的社交或外交场合,无疑要对自己的这个习惯作一些大的改动。但是,直来直去的本性支配着我们民族的每一个人,这一点大体如此,尽管各种特殊情况下有不少修正。然而,用不着与亚洲民族接触很长时间,就可以发现,他们的天性与我们截然不同——事实上处在相反的两极。我们不看重那些冗余的尊称,但亚洲有不少语言里的尊称在不同程度上比汉语更为详尽细致。我们不强调去使用迂回曲折或换而言之的方法来表达完全简单的意……去看看 

有关版本和译文的一些说明 - 来自《思想录》

帕斯卡尔身后的影响虽大,但《思想录》一书却长期未曾被人很好地整理过,显得杂乱无章;以致十七、十八两个世纪里,无论是赞成他的人还是反对他的人,都没有可能很好地阅读和理解《思想录》的内容和思想。一直要到十九世纪的中叶,这位十七世纪中叶思想家的遗著才逐步恢复它原来的面貌而呈现于读者的面前。  他死后不久,他的外甥女艾基纳比里埃(EtiennePerier)就整理这部未完成的大书的片断草稿。整理过的草稿复经冉森派中心波罗雅尔(PortRoyal)修道院删订,特别是剔除了其中一些异端色彩过于浓烈、锋芒过于外露的部分,于1670年出版;这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