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只有一辈子

 《沧浪之水》

  一波在医院住了十七天,就出了院。

  儿子出院后家里冷得像个冰窖。董柳沉默着,连儿子也沉默了许多,总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转悠追随着大人的行动。我嚷嚷着跟一波说话:“来来来,爸爸给你讲葫芦娃。”可当我的声音一停,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寂,显出了这种嚷嚷的做作。

  厅里有些人问一波的病情,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一边感叹着钱的重要性,却不涉及比钱更重要的权。说顺口了我也忘了对谁说过没说过,逢人就讲。有一天我在讲的时候,旁边一个人过去说:“大为怎么跟祥林嫂一样,天天,‘我真傻,我真傻’的。”我马上住了口,不再讲了。是的,我真傻。

  这天晚上董柳睡下了,我也熄了灯睡下,准备度过这个漫长的寒夜。董柳忽然又坐起来开了灯说:“我怎么就没想想这个道理。有些人眼光真厉害啊,能把时间看穿,几年以后的事情几十年以后的事情都看透了。”我一气爬起来披着衣服说:“你要学聪明人现在还不晚,没有拿链子拴着你。”她说:“谁说来得及,孩子生都生了能够送回去吗?一个女人吧,她不知道什么天下大事,也不知道什么万古千秋,屁!她鼻子下面那个世界就是她的世界。我也不相信鼻子下面那点世界看不好的人,他还看天下?”我气鼓鼓地说:“要出息你也可以出息出息,如今男女平等了。”她说:“一个男人,还反过来要靠女人,他讲得出我还以为是喝醉了酒呕出来的呢。”我说:“总不能逼,逼,逼我像丁小槐那样走路那样笑吧。”她噘一噘嘴不屑地说:“那你的意思是你比他有尊严?那怎么他只开一句口我一波就能住进院,你说半天没有用?这总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吧?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别人玩吧,再看那么几看,一辈子也差不多了。”几句话堵得我喘不过气来。其实我觉得她说得也对,可我就是不愿在她面前低这个头。她说:“你那点自尊不值钱,我都看透了。”我没想到她能说出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的话来,可见她这些天也并没有闲着,而是事先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我硬着头皮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心里怎么舒服就怎么活。要他去争这个那个,他不舒服,那是得不偿失。”她说:“所以一波烫伤了你就舒服,你不舒服他能烫伤,宋娜她的强强会烫伤?”说着就哭了,眼泪一滴滴掉下来,滴在被子上。我心软了,摸了摸她的头说:“好吧,好吧,好。”

  “这一辈子怎么办呢?人只有一辈子啊。”

  这个问题是董柳提出来的,我感到绝望。人只有一辈子,这一句话把所有的道理都说完了。这个道理最简单,也最深刻,我不敢往细里想,往深处想,一想就不寒而栗。厅里当然也有办事员当到老的,如晏老师。可我,厅里第一个研究生,就这样过一生吗?时间飞逝,越来越快,它规定了一切的意义,人不能无限等待。科长处长这些我以前不屑一顾的头衔,现在都有了一种神秘的光环,可望而不可即。

  六年前我刚来厅里时,我有一个很好的位子,也因此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可现在的起点,比那时候还倒退了。确定了目标之后我急得心里发痛,这六七年我都干什么去了!一开始我的自我定位就错了,屈原啊李白啊,他们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学的人吗?我已经三十四岁,眼见着就要过气了。

  我去找晏老师,想跟他谈一谈,敞开来谈一谈。进了门他在看电视,说:“小池好久没来下棋了。”我说:“儿子病了,天天守儿子去了。”他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把事情说了,晏师母在一旁不断惊叹说:“真的?真的?”这种惊讶使我受到鼓励,就讲得更详细些,还比划着。讲到一半忽然想起祥林嫂,就打住了,开始下棋。很久没下了,下起棋来我觉得感觉很好,很舒服,舍不得离开这种气氛,就把来的目的放在一边,拖延着,下了一盘,再下一盘。几盘下来了已经晚了,告辞出来。走到外面天上下起了大雪,雪花在胸上融化的感觉使我非常清醒,像生命的蓝精灵在给我一种提醒。我为什么要拖延,没有勇气开口谈正事?我意识到自己在逃避,哪怕是面对晏老师吧,认真讨论自己怎么才能爬上去,这实在太伤自尊心了。我往家里走,走到楼下我想着又拖了一天,心里急得痛。我在进门的一刹那对自己说了声:“停!”一只脚伸出去悬着,没落下去。我用这样一种姿态站在那里,想着自己如此没有勇气,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后面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新型的霸权 - 来自《大棋局》

霸权像人类一样古老。但是美国当前在全球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它形成的飞快速度、涵盖的全球性范围以及使用的方式上,却都有自己的特点。在仅仅一个世纪的时间里,美国既改造了自己也受国际动态的改造——从一个相对孤立于西半球的国家,变成一个影响和控制力前所未有地遍及全世界的大国。通向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的捷径   1898年的西班牙——美国战争,是美国在海外进行的第一次征服性战争。这场战争使美国的力量深入太平洋,越过夏威夷,到达菲律宾。到十九世纪末,美国的战略家们已在忙着创立主宰两大洋的学说,而美国海军已经开始……去看看 

第16章 维塞尔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弗里德利希·冯·维塞尔在门格尔的《原理》问世后13年发表的《经济价值的起源和主要规律》,是对门格尔著作深感兴趣的首批公开标志之一。关于维塞尔和边际效用理论的联系,以及促使他写这本书的各种因素之类的故事,人们有许多说法。这些说法可大体概括如下:维塞尔的父亲是一位成功的政府官员,儿子本想继承父业。他在中学和维也纳大学(他于1866年入学)时有一位同窗好友庞巴维克。维塞尔研习法律,尤其喜爱法律史,他认为经济学应能说明法律史。然而,当时执教经济学的劳伦·冯·斯廷的讲授不能使他满意。而另一方面的经济学即……去看看 

31 辞去军委主席职务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新的中央领导班子建立三个月以后,邓小平认为全国的政治形势基本上稳定下来了。自己可以抓住这个时机,提出辞去军委主席的职务了。  九月四日,邓小平同几个中央负责人谈话。  第一个问题,我退休的时间就定在五中全会。  他说,十三大搞了个半退。现在看来,想要一个多么适当的时候再退,是等不到的,每次都总有一点因素说退不得。现在退比发生了事情退或在职位上去世有利。  这说明,一九八九年的政治风波,对他考虑退职还是继续留职的问题上,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的确,如果是在政治风波中被迫“退休”,还不如主动“退休”好。 ……去看看 

九、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为什么可应用于实在 - 来自《猜想与反驳》

赖尔教授的文章①[f2] 局限于讨论逻辑规则的适用性,或者更确切地说,讨论逻辑推理规则。我打算跟着他讨论这个问题,只是到后面把讨论扩展到逻辑演算和算术演算的适用性。可是,我刚才作出的逻辑推理规则和所谓的逻辑演算(像命题演算、类演算或关系演算)的区别还需要作些澄清,我将在第i节里先讨论推理规则和演算之间的区别和联系,然后再讨论我们面临的两个主要问题:推理规则的适用性问题(第ii节里)和逻辑演算的适用性问题(第viii节里)。  我将间接提到和利用一些赖尔教授论文中的思想,以及他向亚里士多德学会作的主席致词:《认识……去看看 

红都初露锋芒(下) - 来自《潘汉年传奇》

“突击队长”的风波   潘汉年返回江西之时,正是中央工农红军进行第五次反 “围剿”的关键时刻。   1934年1月中旬,蒋介石用武力解决了闽变,便立即发 动了对中央苏区的战略攻势。镇压了十九路军的蒋介石主力 部队,调转枪口,采取“稳扎稳打”的“堡垒主义”策略,全 力“进剿”红军。由于“左倾”领导者的错误指挥,红军处 处被动。4月底,敌北路军打开了中央苏区的北面门户—— 广 昌。紧接着,敌人兵分六路,向中央苏区的中心逼近,形势 十分严峻。为了支持前方,扩大红军就成了当时后方的中心 工作。中央抽调一批干部担任“扩红”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