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只有一辈子

 《沧浪之水》

  一波在医院住了十七天,就出了院。

  儿子出院后家里冷得像个冰窖。董柳沉默着,连儿子也沉默了许多,总是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转悠追随着大人的行动。我嚷嚷着跟一波说话:“来来来,爸爸给你讲葫芦娃。”可当我的声音一停,就只剩下了一片空寂,显出了这种嚷嚷的做作。

  厅里有些人问一波的病情,我就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一边感叹着钱的重要性,却不涉及比钱更重要的权。说顺口了我也忘了对谁说过没说过,逢人就讲。有一天我在讲的时候,旁边一个人过去说:“大为怎么跟祥林嫂一样,天天,‘我真傻,我真傻’的。”我马上住了口,不再讲了。是的,我真傻。

  这天晚上董柳睡下了,我也熄了灯睡下,准备度过这个漫长的寒夜。董柳忽然又坐起来开了灯说:“我怎么就没想想这个道理。有些人眼光真厉害啊,能把时间看穿,几年以后的事情几十年以后的事情都看透了。”我一气爬起来披着衣服说:“你要学聪明人现在还不晚,没有拿链子拴着你。”她说:“谁说来得及,孩子生都生了能够送回去吗?一个女人吧,她不知道什么天下大事,也不知道什么万古千秋,屁!她鼻子下面那个世界就是她的世界。我也不相信鼻子下面那点世界看不好的人,他还看天下?”我气鼓鼓地说:“要出息你也可以出息出息,如今男女平等了。”她说:“一个男人,还反过来要靠女人,他讲得出我还以为是喝醉了酒呕出来的呢。”我说:“总不能逼,逼,逼我像丁小槐那样走路那样笑吧。”她噘一噘嘴不屑地说:“那你的意思是你比他有尊严?那怎么他只开一句口我一波就能住进院,你说半天没有用?这总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吧?你就站在旁边看着别人玩吧,再看那么几看,一辈子也差不多了。”几句话堵得我喘不过气来。其实我觉得她说得也对,可我就是不愿在她面前低这个头。她说:“你那点自尊不值钱,我都看透了。”我没想到她能说出有这么大的杀伤力的话来,可见她这些天也并没有闲着,而是事先进行了深入的思考。我硬着头皮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心里怎么舒服就怎么活。要他去争这个那个,他不舒服,那是得不偿失。”她说:“所以一波烫伤了你就舒服,你不舒服他能烫伤,宋娜她的强强会烫伤?”说着就哭了,眼泪一滴滴掉下来,滴在被子上。我心软了,摸了摸她的头说:“好吧,好吧,好。”

  “这一辈子怎么办呢?人只有一辈子啊。”

  这个问题是董柳提出来的,我感到绝望。人只有一辈子,这一句话把所有的道理都说完了。这个道理最简单,也最深刻,我不敢往细里想,往深处想,一想就不寒而栗。厅里当然也有办事员当到老的,如晏老师。可我,厅里第一个研究生,就这样过一生吗?时间飞逝,越来越快,它规定了一切的意义,人不能无限等待。科长处长这些我以前不屑一顾的头衔,现在都有了一种神秘的光环,可望而不可即。

  六年前我刚来厅里时,我有一个很好的位子,也因此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可现在的起点,比那时候还倒退了。确定了目标之后我急得心里发痛,这六七年我都干什么去了!一开始我的自我定位就错了,屈原啊李白啊,他们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学的人吗?我已经三十四岁,眼见着就要过气了。

  我去找晏老师,想跟他谈一谈,敞开来谈一谈。进了门他在看电视,说:“小池好久没来下棋了。”我说:“儿子病了,天天守儿子去了。”他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把事情说了,晏师母在一旁不断惊叹说:“真的?真的?”这种惊讶使我受到鼓励,就讲得更详细些,还比划着。讲到一半忽然想起祥林嫂,就打住了,开始下棋。很久没下了,下起棋来我觉得感觉很好,很舒服,舍不得离开这种气氛,就把来的目的放在一边,拖延着,下了一盘,再下一盘。几盘下来了已经晚了,告辞出来。走到外面天上下起了大雪,雪花在胸上融化的感觉使我非常清醒,像生命的蓝精灵在给我一种提醒。我为什么要拖延,没有勇气开口谈正事?我意识到自己在逃避,哪怕是面对晏老师吧,认真讨论自己怎么才能爬上去,这实在太伤自尊心了。我往家里走,走到楼下我想着又拖了一天,心里急得痛。我在进门的一刹那对自己说了声:“停!”一只脚伸出去悬着,没落下去。我用这样一种姿态站在那里,想着自己如此没有勇气,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后面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卅七章 - 来自《生死抉择》

中午李高成和秘书吴新刚一块儿在家吃的饭。     市政府食堂的饭其实也不错,主要是太累,不想去。住了一段医院,又是个焦点人物,打招呼的人肯定多。光应付也够劳神的了。他这会儿也没什么心情抛头露面,说不定会无端地招来许多事情,他得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而且家里好多天也没回去过了,说什么也得回去看一看。     孩子们马上都要回来了,他得想办法让人把家里收拾收拾。     保姆小莲见到他回来时,竟显出吃了一惊的样子,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他突然觉得一个家要是没了女人,真的太不像个家了,他回来时竟然没意识到应该……去看看 

尾声 战犯的忏悔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人类通过亿万年才摆脱了兽性,成为万物之灵。但是要某些人倒退为野兽,却用不了多少时间。当年,多少年轻的日本军人刚刚侵入中国领土时,有的怀里贴心揣着妻子送的彩漆双偶,耳边响着母亲的叮咛;有的囊中藏着一缕恋人的乌发,身上还带着家乡的稻香。然而,用不了多久,日本军国主义便将他们训练成了一头头天良混灭的战争野兽,唆使他们毁灭道德、毁灭良知、毁灭生命,同时也毁灭了他们自己。岁月在飞速流逝,一些当年的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战犯管理所中,混灭的人性逐渐复苏,良心受到日益严厉的审判,他们纷纷向世人忏悔自己在中国犯下的弥天大罪,以恳……去看看 

1937——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丁丑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一九)  甲、全国热烈庆祝新年。  乙、杨虎城在西安阅兵,声言决联合红军,贯彻主张。  1.2(一一,二0)  甲、蒋委员长自南京飞抵奉化。  乙、日本军用飞机在青岛散布五色小旗及荒谬传单。  丙、甘军马步青师克山丹,红军西南趋。  丁、中英会勘滇缅南段界务委员梁宇皋、张祖荫、革乐思、陶乐尔在老厂开第二届首次会议,中立委员长仍为伊思林。  1.3(一一,二一)  甲、日本飞机在济南散发荒谬传单。  乙、宋子文到奉化(明日飞京访张学良)。  丙、胡适发表「新年的几个期望」(实行宪政,望蒋介石为一宪政的中国领……去看看 

第五章 交换中的市场依赖、剥削和正义 - 来自《财产权是自由的守护者》

正如第四章提到的,专业化的优势产生了剩余物品,进入剩余物品的交换关系的个人,是自愿这样做的,其目的是增强对任何希望得到的最终物品的支配,即使这个人充分认识到,这么做会牺牲或损失自己的独立。这就是说,进入交换关系,必然导致对他人行为的依赖。即便不存在强制,个人的福利仍将因他人的行为而改变。受到影响的人会认为,这种行为是多变的。因此,他人的行为至少在批评范围之内,即使不在控制和操纵范围之内。个人对他人的行为“感兴趣”,因为这行为经市场关系影响到了他的功利,而且这里的兴趣与他对(比如说天气)最终自然力的……去看看 

2-3 论资本积累并论生产性和非生产性劳动 - 来自《国富论》

有一种劳动,加在物上,能增加物的价值;另一种劳动,却不能够。前者因可生产价值,可称为生产性劳动,后者可称为非生产性劳动。制造业工人的劳动,通常会把维持自身生活所需的价值与提供雇主利润的价值,加在所加工的原材料的价值上。反之,家仆的劳动,却不能增加什么价值。制造业工人的工资,虽由雇主垫付,但事实上履主毫无所费。制造业工人把劳动投在物上,物的价值便增加。这样增加的价值,通常可以补还工资的价值,并提供利润。家仆的维持费,却是不能收回的。雇用许多工人,是致富的方法,维持许多家仆,是致贫的途径。但家仆的劳动,亦有它本身的价值……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