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大人物是讲人情的

 《沧浪之水》

  过几天耿院长打电话给我,要我带董柳去一趟。放下电话我身子籁籁直抖,有这么好的事,又这么快?第二天一上班就去了省人民医院,走到耿院长办公室门口,刚一推门耿院长就站了起来。耿院长说:“省人民医院是全省卫生系统的重中之重,对人才的需求很迫切啊,老头子们脾气都有那么大,需要你这个董一针啊!”董柳一个劲点头说:“好,好。”出了医院门,她抬头望着天,用力吸一口气,哭了。

  那两天董柳整天念叨着沈姨的好处,连我也觉得沈姨很好很好,说到底,还是马厅长很好很好。我说:“大人物是讲人情的,我们以前误会了他们。”只是我们对他们的好处,实在够不上一个如此之大的回报。这么多年的怨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人不能没有良心啊!董柳无论如何忍不住要去沈姨家一趟,她说:“真感情假感情事情是真的,我就认这个真!磕头磕得上是你的福气。吊两句官腔送你出门,你说事情没办成我不走?”董柳说得实在,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走到门口我的心有点跳,把左手往脸上一抹,算是戴上了面具,心里沉着了些。沈姨在看电视,连声喊:“小柳子,小柳子。”董柳走上去拉着她的手,话还没说出来,鼻子就一抽一抽的了。我说:“沈姨你要是知道董柳她这几天怎么惦念着你就好了,她半夜醒来还要把沈姨沈姨这两个字念几遍,想了好多年的事,做梦一样实现了,她都不敢相信,刚才走在路上还问我是不是真的。她都哭过好几回了。”我仰起头,学着董柳哭的样子。董柳说:“下次沈姨有什么事只管叫我,白天叫白天到,半夜叫半夜到,别的不会,打针还是会的。哪怕守三天三夜,五天五夜……”我说:“沈姨家也不能老有人病吧。”我左右瞟了几眼,沈姨说:“老马在书房里审阅什么文件。他一天到晚就是工作工作,我看他有一天会被拖垮的,什么时候他把这副重担甩了就好了。”我说:“马厅长是工作第一,全省卫生系统十几万人,够他操心的。”沈姨抱怨说:“总要留点时间给家里人吧。”董柳说:“全省几千万人的健康,都是操心的对象,哪里只有十几万人。”

  这时马厅长从书房出来,我和董柳马上站了起来。马厅长说:“池大为来了。”手指头那么往下一点,我和董柳通了电似地坐下了。董柳按在家设想好的说:“我特地来谢谢马厅长的,晚上自己来也不太方便,就让他陪我来了。”说着指一指我,我点点头。马厅长说:“池大为是第一次来吧?”我说:“那年送柚子来过一次,还是那边的老房子。”他说:“工作还好吧?”我说:“挺清闲的。”我差点脱口说出“都清闲几年了”,“一年到头就那几件事,没事就看看业务书,写了几篇文章到北京发表了。”他很有兴趣地问我写了什么文章,发表在哪家刊物,说:“跟我研究的方向也相去不远嘛!”沈姨说:“再怎么忙,老马一年也要写几篇文章。”好在我准备充分,把他的书和文章都找来仔细看过,讨论起来非常熟悉,话都说到了点子上。他显然没料到这一点,有点惊奇地望着我。这时候气氛就活了,我想着怎么把话题转到预定的轨道上去才好。正想着董柳说:“把池大为调一个科室也好,那个尹玉娥嘴巴太多了,一天到晚都是小道消息。”马厅长看着电视不做声,我想说又卡住了,正在想怎么住深处走,谁知沈姨说:“都有一些什么小道消息?”我把心一横说:“还不是议论厅里的事,她丈夫是计财处的,消息也多,我也弄不清真假。”提到尹玉娥的丈夫马厅长引起了注意,偏过头来说:“有那么多小道消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咬了咬牙说:“大好形势在他们看来总是这里那里有毛病。”马厅长说:“有什么毛病?说不定真的有毛病,我们自己看不到。”我就把尹玉娥平时说的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讲了一些。马厅长说:“有些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啊!”没想到马厅长这么说,我真不知该怎么往下说了。我说:“我觉得她不但是鸡蛋里挑骨头,简直是空气里挑骨头,有些话我真的好气愤的,一个人说话总要实事求是,不能按自己的情绪去说。”马厅长说:“一个国家干部,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实事求是,这是我们党的基本原则。把情绪当作事实,那样是会犯错误的。”我们又跟沈姨说起渺渺,说起小孩子的不同性格。董柳说着说着忘了情,一个劲说一波怎么好。沈姨说了渺渺一件趣事,她马上说一波一件趣事。我几次把舌头卷了上去舔舔嘴唇,她才感觉到了,让沈姨多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消费者行为理论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一、导言   现在,我们要把我们的方法论知识,运用于实际评价经济理论。在这过程中,我们必须总是从叙述波普的所谓“问题状态”开始,这些“问题状态”被那种理论假定为一种答案。这种明显的事情,常常容易忘得一干二净。接下来我们必须确定的是,理论实际预言的是什么。这也是一种太明显的事情,然而,正如我们所要看到的,对于回答者来说,它很可能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既然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我们就必须努力评价理论的预言中的证据,除非无视作为这些预言基础的“解释”的性质。那么理论是否提供一种因果方法,以使我们从经济活动参与……去看看 

第38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方雨珠和两个女伴儿好不容易把满满一车冻鱼蹬回家,卸完鱼,直兴奋——她估计,整好了,这一趟就能挣一千来块。     这时,方父踱过来,瞅那鱼,重摸着问:“这鱼新鲜不?”方雨珠伸出老头鞋踢踢那一块块冻鱼,不屑地说道:“全冻在冰块里,一疙瘩一疙瘩的,能不新鲜吗?路过新新超市,我瞧这电手炉挺适合老年人用的,给您和我妈一人买了一个。听售货员说,充一回电,能使三四个小时哩。”方父笑嗔道:“钱还没到手,就开始烧包了!”方雨珠得意地说:“您不知道这鱼最近在菜市场卖得有多火!做水产生意的都知道,这鱼到手,就等于钱到手。没跑!我还给我哥买了一件茄……去看看 

十二 走一条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路 - 来自《中国不高兴》

本文作者:王小东  新儒家“感化说”是痴人说梦  中国人现在对犹太人崇拜得不得了,特别崇拜。2008年奥运会上以色列残疾运动员破口大骂中国人是屎,某些中国人还是崇拜,说犹太人骂得没问题,那是对的,咱们自己就是屎,所以并没有对犹太人太大的谴责。实际上,我觉得犹太人内心就是这样想的,至于以色列总统出来道歉,那是面子上的事。而且坦率地说,不仅仅中国人在他们眼里是屎,其他民族在他们眼里都是屎。犹太人虽然曾受到希特勒种族主义的迫害,但是犹太人自己的种族主义观念非常强,这是优点还是缺点,我不知道。但是中国既然有……去看看 

中篇 第16章 离婚 - 来自《幸福之路》

在大多数年代内,在大多数国家里,因为某些原因,离婚都是允许的。人们从来没把离婚当作一夫一妻制家庭的替代物,只是因为特殊的理由,婚姻继续下去实在是不能再忍受的时候,人们才用离婚的办法来减轻痛苦。关于离婚的法律,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方表现得极为不同。现在美国一国之内,各州也各不相同,其差异可以从南卡罗来纳的极端不准离婚到内华达的相反的极端容易离婚。许多非基督教文明的地方,丈夫很容易离婚;有的地方,妻子也容易离婚。摩西的法律准许丈夫提出离婚请愿书;中国的法律,只要退还妻子结婚时带来的财产,就可以离婚;天主教因为婚……去看看 

第03章 - 来自《至高利益》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峡江的方方面面都让贺家国格外关心起来。   在贺家国看来,眼下的峡江市像一盘走得很乱的棋局,一帮庸吏快把这盘棋下 死了。全市市属国有企业几乎全部亏损,下岗失业人员近20万,远远超过了规定的 警戒线;15年前率先开发的峡江国际工业园简直就是国际垃圾园,三天两头引发污 染事件,已经严重影响了下游地区几百万人民的基本生存;岳父赵启功搞的峡江新 区更是一个美丽的泡沫,300 亿套在一座空城上,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市投资公 司老总田壮达还卷走了近3 亿港币,逃到了国外。贺家国估计,峡江市财政十有八 九已经破产。……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