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心照不宣

 《沧浪之水》

  “五一”节假后去上班,马厅长叫了我去说:“小池看你精力是不是来得及?来得及到厅里来兼着挑一点担子,帮帮我,今年一开春我总觉得身上哪里不怎么对劲。更主要的是锻炼锻炼自己,把视野打开一点。”他要我把厅长助理兼起来。我再怎么忙我也得挺住,有了纵观全局的经验,将来也是一个理由,一个条件。可这话不知怎么传了出去,孙副厅长见了我神色就有一点异样,笑起来那哈哈声中有一点夸张,那种感觉局外人是很难察觉的。接着医政处袁震海见了我也有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他没有哪句话暗示了什么,也没有哪点表情显露了什么,可我凭着在圈子里训练出来的第六感觉,把那种意味体会了出来。我明白这点意味,却装着不明白,大家心照不宣。

  晚上我去找了晏老师,一进门他说:“池处长你好久没来了。”我马上抢上去双手扶他坐下,低了身子说:“晏老师您要这样叫我,我就无地自容了。我这不是看您来了?”他抓着我的衣袖一扯让我坐下,说:“有什么事,说吧。”我不敢说事情了,说:“专门来看看您,最近身体可还好?”他说:“说吧,说吧。我们谁跟谁呢。”他根本不容我绕弯子,我犹豫一下,就把自己的感觉说了。他说:“你这两三年风头太健了,连提三级,又是博士,又是国家课题,还搬两次家,你想想别人会怎么想?”我说:“我在中医协会那么呆了四五年怎么就没人想想我怎么想?把那几年扯平算下来,我也算不上坐了飞机,简直就是坐的牛车,还是一头老牛拉的破车。”他说:“马垂章今年五十七,孙之华五十一,孙之华他还有想法呢,让你插上去?你越是具备条件,人家越难容你,马垂章这一届明年就到期了,你能接手?不可能。别人接了手。你这个厅长助理就进退两难了,他要你助?他心中早就有人了。”他这一说,我的思路一下就清晰了。马厅长可千万还要再来一届才行啊。

  第二天上午就是厅里的办公会议时间。早上我在布告栏等着,马厅长的车来了,我马上过去说了自己的想法。他感到意外,说:“小池有什么顾虑吧。”我说:“我现在要管处里的事,又要写博士论文,时间有点紧。”谁知他说:“那就缓一缓,等你八月份拿到博士学位了,也没谁能说什么了。凭什么说?”

  我没料到他对事情的理解如此透彻,连声说:“马厅长您真是知道我的。”

  可过了几天马厅长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星期天清早沈姨打电话给我,要我马上带了董柳去人民医院高干病室。我们赶过去,知道马厅长在一个小时以前突然心肌梗塞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现在刚刚醒过来。沈姨说:“情况就说到你这里。”我很紧张地点点头说:“可不能到处传,当心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下午医生给马厅长作了全面体检,三个主任医师一致决定要给马厅长装心脏起搏器。沈姨把我叫到一边说:“等会你去劝劝老马,老马他服不下这口气。”我想了一下,过去对马厅长说:“其实这是一个小手术。”他说:“装那东西干嘛!”我说:“病这个东西谁也不知它什么时候来,来了影响身体,也影响了厅里的工作。您往医院一住,厅里的工作就没主心骨了,这不是哪个人的问题,工作需要!”他笑了笑说:“你们跟医生都串通好了,那就只好依你们了。讲道理中医总讲不过他们西医。”

  星期四办公室黄主任打电话给我说:“马厅长病了,孙厅长说下午大家去看看。”下午孙副厅长带着我们十多个人去了,马厅长已经能够坐起来说话。大家围着床一圈人,问马厅长的病情,大部分都是沈姨回答的。孙副厅长说:“老马,今天上午省里来了通知,文副省长下星期二到厅里来检查工作,重点是防疫工作的情况。您看?”马厅长说:“我去不了了,你们准备一下。”

  星期一我吃了晚饭,和董柳带了一波出来散步,碰见了办公室的小龚。我随口问:“刚回去啊!”他说:“还回不去呢,今晚还要赶材料呢。”我说:“昨天就完了,今天还要改?”他说:“你不知道?下午接到通知,省委梅书记亲自来,孙厅长要我们把材料搞得更扎实一点。”我说:“我听说了,听说了,只是没想到材料还要改。”出了大院我对董柳说:“我得到医院去一下。”董柳说:“一起去。”就拦辆的士一起去了。我知道这个信息很重要,孙之华有想法,马厅长也有想法。马厅长有想法了就不能给孙之华这个机会,别看这么一次接触,到时候是会起大作用的。哪怕是厅长,这样的机会一辈子也没有几次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弗氏原序(第一版) - 来自《梦的解析》

我尝试在本书中描述“梦的解析”;相信在这么做的时候,我并没有超越神经病理学的范围。因为心理学上的探讨显示梦是许多病态心理现象的第一种;它如歇斯底里性恐惧、强迫性思想、妄想亦是属于此现象,并且因为实际的理由,很为医生们所看重。由后遗症看来,梦并没有实际上的重要性;不过由它成为一种范例的理论价值来看,其重要性却相对地增加不少。不管是谁,如果他不能解释梦中影像的来源,那么他也极不可能会了解恐惧症、强迫症或是妄想,并且不能借此给病人带来任何治疗上的影响。     不过形成本论题的重要性的原因亦应为本著作无……去看看 

终成阶下囚的铁腕将军——诺列加 - 来自《十大下台元首》

巴拿马前总统诺列加是位众所周知的独裁人物,人称‘“铁腕将军”。他属印地安和哥伦比亚血统,卷发,细眼浓眉。这位人称“凤梨脑袋”的私生子,有着超人的聪明才智。他从一个贫穷的孤儿成长为一名将军,并跃居总统宝座。他搞军人统治,对内专横跋扈。他是位实权人物,曾使巴拿马五位总统含恨离开宝座。他生性责婪、好色,生活放荡不羁。然而这样一位将军在他垮台以后却被巴拿马人民视为英雄。诺列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如何垮台的?这些谜将由下文揭开。   5.1孤岛囚徒   在美国大西洋沿岸的一个孤岛上,走着一位孤独的老人。  ……去看看 

第52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百顺因着姐姐的缘故,对省城是很恨的,对做生意更没啥兴趣。   ——也是怪了,身在省城,和汤集隔得那么远,胡琴和锣鼓家伙偏在耳边响得紧,一阵强似一阵,让百顺时常走神,禁不住就怀念起汤集的刘老板和刘老板的戏班子了,做梦都梦着自己在戏台上唱戏。   一心想回汤集过平静而快乐的日子,玉环就是不许,偏要他留在省城,搞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来,百顺便恋上了省城。   ——是因为汤成和小白楼的姐妹们而恋上的。   汤成见百顺一天到晚被玉环弄得愁眉不展,很是同情,便拉着百顺出去散心,一散心就散到了堂子街的小白楼,就和老五、……去看看 

第七章 黑雨滂沱 1、欧阳夫人择婿的标准与丈夫不同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重建的两江总督衙门,在李鸿章、马新贻的规划监督下,经过五年的经营,造得规模宏阔,气派壮大。受礼制所限,它当然不可能与先前的天王宫相比,但比起咸丰二年时的总督衙门来,扩大了三倍,豪华了十倍。尤其是西花园,基本上保持了洪秀全御花园的规格。为着投曾国藩所好,新近又从紫金山移来数百株大大小小的竹子。竹枝秀劲,竹叶青翠,给满是亭台楼阁、曲径假山的花园平添无限生机,无限雅趣。  王荆七悄悄对监造总管说:“老中堂爱竹,尤爱洞庭湖君山上的斑竹。那年游君山时,他抚摸着满是黑点的斑竹,出神了半天。”  总管听后,赶忙派人……去看看 

第七篇第十章 对营垒的进攻 - 来自《战争论》

一段时间,人们十分轻视修筑工事及其作用的风气曾经风行一时。这是由于法国边境的单线式防线多次被摧毁,贝费恩公爵在布勒斯劳的营垒中会战失败,托尔高会战以及其他许多战争的实例所引起的。然而从另一方面,腓特烈大帝通过迅速的运动和进攻手段所取得胜利的战争,更加促使人们轻视一切防御、一切防御战斗、特别是一切筑垒工事。当然,如果只有数千人奉命防御几普里宽的国土,或者筑垒工事只不过是一些前面没有障碍的堑壕,这些应付差事的防御工作在强大的进攻面前当然是毫无价值的,把希望寄托在它们身上也当然十分危险。然而,如果象庸……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