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言者无罪

 《沧浪之水》

  我把自己的犹豫对董柳说了,她说:“别傻呢,我们家有今天靠的是谁?靠人民群众?我们住筒子楼那么多年,人民群众谁说过一句可怜?人民群众是个屁!别说陈列馆不用你一分钱,就是用你几万块钱,那也是应该的。”我下了决心,反正马厅长想做这件事他就是要做的,还不如由我来抢了这个先手呢,管它妈的良心不良心。大家要骂就让他们骂几句吧,他们骂几句毕竟还是不关痛痒。

  下次碰了马厅长我说:“在马厅长您的启发下,我倒想起了一个增长点,我们能不能把厅史陈列馆搞起来?也让大家看看,这么多年来特别是这十年来,我们厅里走过的艰难道路,取得的巨大成就。”“巨大成就”四个字脱口而来,连我自己也吓了一跳。马厅长说:“你觉得合适吗?”我试探着说:“我觉得倒是挺合适的,马厅长您看呢?”他说:“你觉得合适下次厅办公会你提出来,让大家议议。”

  在下一次会议上我就把建议提了出来。马厅长说:“大为同志有这么个想法,大家议一议。”几个人的发言都模棱两可,他们避免在马厅长态度明朗之前表明自己的态度。马厅长说:“刚才大家的发言对我有很大的启发,我顺着大家的思路,看能不能这样?专门搞一个陈列馆,厅里也没有这么大一块空地,索性把临街的第二办公楼拆了,再把大门往东移,盖一幢像样的办公大楼,一楼就做陈列厅。房间多了我们可以租出去几层,充分利用码头好带来的商业机会,用租金来偿还贷款。”我马上说:“还是马厅长想得远,想得深,这样我们既改变了办公条件,又把陈列馆搞起来了,还没有经济上的压力,一举多得。”事情在原则上就通过了,马厅长指派我会同基建处把具体方案弄出来。我提议建十二层,马厅长说:“怎么都是建,建就建出个气派来。”把方案改成二十层,一到四层为厅办公室,四层以上准备作写字楼出租。我没想到马厅长有这么大的气魄,除了一楼做陈列厅有点可惜,这个构想其实是很好的。

  设计方案出来已经到了年底。好些公司到马厅长那里去攻关,要承揽工程,马厅长都推到我这里。我家晚上十点钟以后总会出现一些神秘的敲门声,来人也不拐弯抹角,开口就是回扣多少,提出的数字能叫人血脉扩张。我一再解释投标的事马厅长一定要插手的,厅里的领导都要到场的,我无法左右。这也使我有了一点感叹:马厅长为什么是不倒翁?他不贪这个利!不贪利的人怎么也倒不了。这天早上我去上班,办公楼前有一群人围看着什么,我走过去,那些人喊着“池厅长”,散开了。我一看是一封致马厅长公开信,对盖大楼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大楼盖起来,厅里人均负债几十万,怎么办?把盖大楼当作自己的政绩纪念碑,对不对?我赶紧把公开信揭了下来,送到马厅长那里,马厅长看了说:“通知下午开全厅干部大会!”

  在下午的大会上马厅长说:“我们的工作可能有考虑不周的地方,欢迎同志们提意见,让人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言者无罪嘛,可是———”马厅长眼睛望着台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这是‘文革’的方式!我不打算来追查写信的人,其实要追查也是很容易的。写信的人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是经历过‘文革’的,不会太年轻。第二是平时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比别人强,喜欢发牢骚。第三,不会有很高的职位,以为自己受了委屈,找个机会发泄发泄。我们厅里符合这几个标准的人,就那么几个人。”他伸出手捏了捏,“就那么几个人。”我没料到马厅长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台下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听了心里是什么滋味?平时一个个都以为自己还算个人物,有尊严,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了吧?以后谁有千想法万想法,都装哑吧把嘴给闭紧!我不知道马厅长是不是真的心里有数,不禁也有点为写信的人担心,不关你的事,负债也不要你还,你多事干什么?这些事连我都说不上话,有你说话的地方?卫生厅今天居然还有人敢碰马厅长一下,这是他想不到的,因此也格外恼怒。不知道他会不会叫我们把可疑的人逐一排查?说到清查我又想起了“文革”,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如果可能,我倒想阻止这种行动。散了会回到办公室,我说:“马厅长,我真的越想越气愤,想不到卫生厅到今天还埋伏了这样的人,保不定就是孙之华的残渣余孽!他不是针对哪个人的,而是针对我们整个班子的。如果不是觉得牵扯面太大,造成不良的影响,非搞个水落石出不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33——中华民国二十二年癸酉(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7.1(闰五,九)  甲、北平天津解严。  乙、西南政务委员会电英首相,反对宋子文借款。  丙、中英庚款董事会通过铁道部完成粤汉铁路借款合同,总额四百五十万镑(一作6.5)。  丁、四川战事又起,刘文辉、邓锡侯两军在荣县威远毗河接触(刘湘委潘文华、唐式遵、王缵绪、李家钰、罗泽洲为五路总指挥,助邓锡侯;刘文辉亦委张清平、林云根、夏仲实、唐英、陈鸿文、冷寅东为六路总指挥,相持于资阳仁寿间)。  戊、废止各省临时军法会审组织大纲及审判规则。  7.2(闰五,一0)殷同、雷寿荣与滦东伪军李际春之代表及日本关东军代表喜多诚一、……去看看 

第四章 诱鸣放 “引蛇出洞” - 来自《阳谋》

「整风」是叫人民给共产党提意见,纯政治性的,而「双百」里的「鸣放」是学术、艺术性的,是谁把它们搅和到一起的呢?毛泽东在将百万知识份子打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份子」之后说是右派们搞的:   「鸣放是我们发明的。……我们去年在这里讲百花齐放……是限于文学艺术上的百花齐放,学术上是百家争鸣,就不涉及政治。后头右派他需要涉及政治,就是甚么问题都叫鸣放,叫做鸣放时期,而且要大鸣大放……」(注1: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三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   这完全不是事实。事实是: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的「鸣」、「……去看看 

第三章 卡斯特利奥上场 - 来自《异端的权利》

独裁者可以被人怕,却未必被人爱;人们屈从于恐怖统治,却未必认为它正当合理。毫无疑问,加尔文刚回日内瓦的几个月里,自由民与市政当局一例对他钦敬有加,仿佛各党各派,都对他情有独钟。因惟有一党一派,惟有一个至高的权威,所有的人们只能被迫屈服那独裁者坚定地推向他自己的目标。那般召他回来统治自己的人,多半被统一陶醉得忘乎所以。没过多久,较为质朴的气氛便建立了起来。召回他恢复秩序的人们在心底存了种希望,总觉得一俟完成了要他做成的事情,这凶暴的独裁者总该在他对道德的狂热方面少一点严厉。然而相反,“教规”却是日益变得更……去看看 

结语 信仰造福人类——信仰探索的轨迹 - 来自《信仰真理乃哲学的根基》

信仰探索的轨迹经历了从信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无神论到信本体-泛神论到有神论,从而在生命中建立坚定的人—神关系的发展。极权统治通过从对无神论的宗教下定义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歪曲宗教自由、掩饰宗教压制这一血淋淋的事实。我一直不同苟同:不能直面社会现实和历史的困境,而是更加面向未来与外在世界而回避历史与现实;不能直面更根本的现实,而是仅限于局部的现实或毕其功于一役的党争、权争的现实;不能在生活中求艺术,却向动植物求艺术的艺术观、设计观或设计的神话。在中国存在着力量崇拜(指综合物性力量),必须揭示这种合力崇拜……去看看 

经济解释之八:自私──经济学的基础 - 来自《经济解释(文选)》

经济学上的第一个基础假设是:“个人”(individual)是所有经济分析的基本单位。这是说,任何经济问题不可以从一群人、一个团体、一个社会或一个国家为起点来分析。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是自私自利的!那是说,每个人在有局限的情况下都会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无论是勤奋、休息、欺骗、捐钱……都是以自私为出发点。   ***   第二章从自私说起   任何辩论都必然有一个起点,科学当然不会例外。假若我们在起点上就有争议,那么科学就难以成事了。所以在任何科学发展中,参与的人都遵守一个大家不言自明的规则:凡指明是基础假设(post……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