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只能如此

 《沧浪之水》

  第二天上午总有人找我,快下班的时候小蔡才来了。我猜想他在门口已经观察了多少次,这才找到机会。我没叫他坐,他就站在那里,说:“有些情况想向池厅长汇报一下。”我点点头,他朝门口望了望,门是虚掩着的。我说:“没关系,说吧。”他说:“有人对厅里的领导心怀不满。”这个我心里明白,也不算什么新情况,要是他以为自己汇报了这些就是有功之臣,那他就大错特错了。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凭空来事,我不会认账。他见我没有特别的兴趣,试探着说:“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说:“来都来了,说。”他站在那里有点犹豫,显然我的平静出乎他的意料。他说:“昨天下午政治学习,您知道,我们退休办跟办公室是在一个组的。会上就有人讲了一些不应该讲的话。”他停住了,等我问是谁,讲了什么话。我偏不问,我不能被他牵着走,他只好说:“龚正开他说,中国人等清官等了几千年,也被误了几千年,这种清官意识从根本上说就是不对的,中国几千年才出了一个包公,等不到怎么办?他居然在会上这样说,暗示太明显了。”我说:“龚正开他说我没有?”他说:“那他倒不敢,但是,非常明显,当时有人在议论奖金的事,还有人说厅里的改革打了雷就不下雨了,他说了这个话。非常明显。”我说:“厅里有厅里的难处,大家不太理解,心里有点牢骚,我们也是想得到的。有牢骚就发一发吧,让人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我这一说,他很意外地望着我,嘴唇微微颤抖,终于说:“那,那他也不能在会上说,我气愤就气愤在这里。”他这话倒讲到点子上了。有人会骂人,这是早就料到了的,可在会上说还提到理论高度,带有全盘否定的意味,这就是个问题了。我鼓励地点点头,小蔡马上就兴奋起来:“这种明目张胆损害领导威信的行为,我是不能容忍的,今天容忍了他,明天后天就会愈演愈烈!那叫领导以后怎么工作?”这话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说:“黄主任当时说什么了?”他说:“黄主任拿张报纸把自己遮住了,后来就走了。”我说:“好,你去吧,你对厅里工作还是很关心的。”他走到门边,犹豫了一下,又走上来说:“他在会后还说了一句话。”又望着我。我说:“说吧。”他吞吞吐吐好一会,我鼓励地点点头,他说:“龚正开他说,一切新例都是老例,对任何人都不能抱有幻想。我觉得这话,非常明显。”我笑了点点头说:“去吧。”他转过身来点点头,把门慢慢拉开,歪着头看了一看,一溜烟去了。

  他走了我想,小龚倒还是一个有头脑有想法的人,不傻。倒退十年我倒愿跟他交个朋友。可现在是现在,我坐在这个位子上,就由不得我不坐在这个位子上考虑问题。还在会上说,那还了得!还没有规矩?没有规矩哪来的方圆?总之你不该说,你说便是你的错!我倒想原谅他算了,他并不坏,还可以说是好人。可原谅了他这就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不行!我碰到黄主任就问到那天开会的情况,他惶恐地说:“我开始在看报纸,也没听清是谁在说什么,后来就上厕所去了。小龚他是说了几句不应该说的话。”我说:“有人在会上说不利于安定团结的话,你应该站出来顶回去,形成健康的氛围,引导舆论的方向。在卫生厅工作,时刻都要记得自己的职责,要讲政治,改革开放更要讲政治。还要讲正气,这里容不得歪风邪气。那些人我不得不提醒他们,他要想一想自己不好好工作,分流下岗了他到哪里去,他还能做什么?这个问题,下次开大会我要重点讲,刹一刹厅里的歪风邪气。你不要因为自己多拿了点奖金就好像欠了谁的,心软口软,腰杆子要挺起来。大家都挺起来,阴风就刮不起来。奖金是厅里的,不是他们的。”黄主任连连说:“只怪我没认真听,只怪我看报纸去了,只怪我正好又要去厕所了。下次,下次。”

  过了几天我指示人事处把龚正开调到中医学会去,让他去跟尹玉娥作个伴。他想不到的事还多呢。既然他说了不要抱任何幻想的话,那就让事情应验了他自己的话吧。说心里话我并没有低看了他,但正因为如此,我得给他一个警示,也给别人一个警示。芝兰当路,不得不锄。作为池大为我愿意跟他交个朋友,作为池厅长我得让他摔一跤,不是我想要他难堪,而是我不得不让他难堪,我只能如此。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鬼宅书房 - 来自《当代眉批》

书房本身不会闹鬼,但真正的读书,其定义可以这么下:让鬼魅附身。   十年前我就决定听从叔本华的教诲,原则上不买被媒体炒得火热的作品。文学作品虽然常被人比喻成精神食粮,就像啤酒常被说成液体面包,但放任这个比喻则是危险的,因为,面包以刚出炉为佳,无须涂防腐剂的艺术,却完全不必顾虑新鲜问题。“新鲜”与“新意”字面上的距离,约和雄心与雄鸡相当。一定要以食物为例,文学作品更好像勃艮第葡萄酒,藏在酒窖里越久,其价值也越可靠。因此,看今天的报纸,读昨天的名著,便大体可以概括我对铅字的态度。这样,你立刻就会看到,我的书房实在就是……去看看 

第三章 法律中实践推理的其他例证 - 来自《法理学问题》

解释  如果一个邻居看见你的屋子着火了,打电话告诉你:“你的房子着火了”,你最好是能够译解(decode)这一消息。当然,要这样做,你需要有某种语言能力,一种理解和掌握符号的能力。但你还需要知道其他一些东西,说话者是否严肃和可靠,也就是他的性格、能力以及意图。因此,尽管律师和法官常常妄称这个理解过程是一个逻辑的过程,其实不是,而是一个理解人、实践(诸如人住在房子里)和物理环境(失火的后果)的问题,这些理解形式都取决于对基本生活经验的分享。换言之,这是一个因分享经验才成为可能的想像过程。通过设身处地式的思考,我们理解……去看看 

九 广告、产品差异和商标 - 来自《产业组织》

我们在讨论诸如寡头垄断和垄断竞争等特定市场结构时,已经涉及到了广告和产品差异。在这一章里,我们将仔细考察这些论题。此外,我们还将讨论商标在产业组织中的作用。广告的范围1985年,美国的广告支出预计为925亿美元。假定国民生产总值(GNP)估计数为4万亿美元,则广告支出占美国总产值的2.3%。将1985年的上述预计与过去某些年份的支出相比较,是十分有趣的。例如,在1929年,国民生产总值为1031亿美元,而广告支出为26亿美元,广告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2.52%。4年以后,在大萧条期间,国民生产总值为556亿美元,广告费用为14亿美元,后者再次占前者的……去看看 

七 评新黑格尔主义者及某些黑格尔研究家对《精神现象学》的论述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在20世纪以前很少受到资产阶级哲学家和哲学史家的重视:或者(如鲁一士)说“这书文字粗拙晦涩无法了解”,或者(如文德尔班)说“能了解精神现象学的那一代人已经死去了。”在所有早期英美新黑格尔主义者中,除鲁一士在其死后才出版的《近代唯心主义演讲》中有三章①专讲《精神现象学》外,很少有人提到这书。自从狄尔泰于1906年发表了《黑格尔的青年史》一书后,一般讲黑格尔哲学的人才开始重视《精神现象学》以及黑格尔青年时期写成的但迄未出版过的早期著作。但也就从狄尔泰起开始了把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朝着……去看看 

1-04 享受并庆祝所有你已创造的一切 - 来自《与神对话》

咻!你启发了我!本来嘛,如果神不能启发你,难道鬼才能启发你吗?你总是如此轻佻吗?我所说的并不是轻佻的话。你可以再读一遍看看。哦,我明白了。很好。可是,就算我真是在说轻佻话,也没关系的,不是吗?我不知道。只不过我习惯于我的神是稍微严肃一些的。哎呀,做做好事吧,别试图限制我。顺带说一句,也别那样对待你自己。我只不过碰巧很有幽默感。我想,如果你看到你们全都把自己的人生弄成了什么 德行时,你就必须有幽默感,不是吗?我是说,有时候我除了发笑外,没有别的办法。不过,那也没关系。因为,你要知道,我明白事情终究是没问题的。你那样说是什么……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