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官场,一个神秘而又复杂的独特世界;官员,一种让人熟悉而又陌生的生活角色。作家以冷静的叙述揭示了官场上的诡谲,以独特的创作视角展示了官员微妙的心态,使读者从这些跃然纸上的人物身上,看到了一幅官场图景。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合约理论与公司性质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三)》

我说过了,传统的经济学分两大项:资源使用(resource allocation)与收入分配(income distribution)。就是今天的经济学课程还是以这两项作前后之分。那所谓宏观经济只是在这两项之上加上货币理论。但货币理论的绝顶高手费沙(I. Fisher)是以价格理论的架构处理的。严格地说,所有宏观问题都可用价格理论分析处理;另一方面,称作宏观的分析如果与价格理论的基础有出入,或不能通过价格理论的审查,皆不可取。我所知的经济学只有一个范畴:价格理论。这范畴也就是选择理论。关于资源使用与收入分配这两大项,作本科生时我认为是两回事。老师或课……去看看

第十三章 科学 - 来自《人类学》

科学——计算和算术——测量与衡量——几何学——代数学——物理学——化学— —生物学——天文学——地理学和地质学——推理的方法——魔法  科学是实在的、正确的、系统化的知识。蒙昧人和野蛮人掌握了丰富的经验性的知识,实际上,没有这些知识,争取生活作斗争是完全不可能的。原始人了解许多事物的特性。他们知道,火会燃烧而水会浸湿,重物要沉没而轻物能漂浮,什么样的石头能当斧头,什么样的木料能做斧柄,什么样的植物适于做食物而什么样的植物有毒,他们所狩猎的动物或会袭击见可的动物的习性如何。他们懂得怎样治疗,更懂得……去看看

后记 - 来自《岳村政治》

我将这篇博士学位论文献给湖南省衡山县白果镇绍庄村的乡亲们。我所描述和研究的正是他们近100年来走过的可歌可泣而又艰辛无比的历史。真切地理解他们及其所代表的中国劳动群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是我对自己生命的承诺。为此,我还将长期地关注他们,并将他们的幸福和安宁作为自己研究的最主要的精神动力。 这篇博士学位论文是在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完成的。三年来,我在这个优秀的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接受了中心主任徐勇教授严格而系统的学术训练,并得到了科社所的李会滨教授、张厚安教授、徐育苗教……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六章 共有共享制的优点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没有穷人!因而也就再没有乞丐,再没有苦恼、忧虑、悲伤、绝望、再没有困苦的眼泪、再没有轻侮和藐视、再没有无知、愚蠢、粗鲁、再没有讨人厌的褴褛和浪荡、再没有惨白的、枯瘦的面孔和忧愁悲哀的姿态。  没有犯罪!因而也就再没有刑罚、再没有法官、警察、监狱、典狱长;再没有宪兵、法警、庭丁、律师;再没有诉讼、原告、被告;再没有法典、档案、屠刀、绞架、刑杖;再没有畏惧和恐怖;既没有矫揉造作的道德,也没有罪恶;再没有杀人凶犯、强盗、窃贼、欺诈者和骗子。  没有主人!因而也就再没有佣人、再没有男仆、女婢、小厮、伙计;再……去看看

第45章 - 来自《十面埋伏》

市委书记周涛于5点47分赶到了省委书记肖振邦办公室。   周涛在沉睡中接到肖书记秘书的电话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出了大事,而且绝不会是好事!   究竟会是什么事呢?   周涛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个一二三来。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大事坏事的征兆出现,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一点迹象。   下岗工人要出来请愿?离退休职工要到省委门口静坐?又有哪个工厂的工人准备闹事?……没有,都没有。这一段时间工作基本上到家,各大国有企业一直很平静。一些中小型国有企业虽说经常有这样那样的突发事件,但也绝不至于让省委书记半夜三更打电……去看看

德克·雅格、张瑞敏——我们让每天更好 - 来自《财富对话》

对话人:    美国宝洁公司总裁德克·雅格   海尔集团公司总裁张瑞敏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对话   主持人:中央电视台 吴蔚聪     主持人:     “指点世界经济,畅谈中国未来”。欢迎各位再次加入《财富对话》。今天请来的嘉宾首先是美国宝洁公司总裁德克·雅格先生,首先我们还是通过大屏幕来了解他。     大屏幕解说:     中国人了解宝洁公司是从熟悉飘柔、海飞丝、潘婷、玉兰油、汰渍等品牌开始的。 1999年1月1日,现年49岁的德克·雅格出掌这一家靠销售……去看看

43 - 来自《灵山》

从苗寨出来之后,这荒凉的山路上我从早一直走到下午。偶尔路过的不管是长途客车还是带拖斗运毛竹木材的车队,我一再挥手招呼,没有一辆肯停下来。  太阳已经挂到对面的山梁上,山谷里阴风四起,蜿蜒的公路上前后不见村寨,也断了行人,越走越见凄凉。我不知前去县城还有多远,天黑前能不能赶到,要再截不到车,连过夜的地方也难找。我想起背包里有照相机,不妨冒充一下记者,或许有效。  终于又听见背后来车,我索性拦在公路当中,举起相机摇晃。一辆有顶篷的卡车一路颠簸,直冲过来并不减速,眼看快到身边这车才嘎然煞住。  “有你他妈的这样拦……去看看

跋 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自古到今,自由的真诚朋友可以说寥寥无几,而且自由所获得的成功也始终是少数者努力的结果:他们之所以胜出,其原因乃是他们一直与其他辅助者相联合,尽管这些辅助者的目标常常与自由人士本身的目标不尽相同;但是需要指出的是,这种联合始终存在着危险,有时甚至是灾难性的,因为这为反对者提供了正当的反对理由。——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   1.一个多世纪以来,大多数被认为是进步的运动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不断侵蚀着个人自由,而与此同时,那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在反对这些运动的方面也倾注了大量的精力。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这些珍视自由的人士……去看看

第16章 荣获三连任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打破常规三连任,人民重托系一身;   战争病缠无所惧,不辞辛苦为国民。   罗斯福决定竞选连任总统的主意传出后,在民主党内外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多数人支持,少数人反对。   为防止在连任三届时的争论影响提名,罗斯福的支持者们打算指定他为总统候选人,而不采取点名投票的方式。但是,这种方法有一些问题:一来违反常规,在美国,自华盛顿以来,总统不得连任三届已成了不成文的法律;二来,还必须征得现任副总统加纳和民主党主席吉姆·法利的同意。因为他们两人一直坚持出任下一届总统的候选人。   7月7日,即民主党代表大会在芝加哥开幕……去看看

第廿二章 桑榆暮景 - 来自《蒙哥马利》

为求缓和频出访,研究历史著书忙;     国内政治勤参与,暮年加入保守党。   1958年9月,蒙哥马利退出现役。然而,直到1968年,他才放弃许多公职,取消出国访问活动。在这10年中,他过着了种非常奇特的生活。虽然在他的《回忆录》中有这样一幅照片:蒙哥马利倚靠在草坪割草机上,旁边写着:“作者晚年在伊辛顿磨坊过得非常愉快”,但他在1958年9月肯定没有打算就在伊辛顿的花园中愉快地度过他的余生。蒙哥马利已经把他的整个一生完全献给英国陆军和军事事业。自从他的妻子去世后,他对军事以外的事情几乎毫无兴趣。除偶尔看看芭蕾舞外,他别……去看看

1-2 附录 一位外国友人致中国领导人的信 - 来自《碰撞》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我的一位中国朋友鼓励我就有关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问题给您写信。   希望您不会觉得这封信过于冒昧;我给您写这封信,是出于对您的国家的未来的严重的关注,当市场的力量侵占了社会和政治的各个方面,我不想对此袖手旁观。   世贸组织可能会给中国的产品出口带来一些好处,这当然是真的,然而世贸组织的管辖范围绝不局限于制造品。一些新的领域几乎肯定会落入世贸组织管辖之下,这件事令人担忧。请允许我扼要列举几个例子,然后着重讨论投资的问题。   您知道,将在西雅图举行的下一次世贸组织部长级……去看看

第廿一章 事业顶峰 - 来自《蒙巴顿》

如愿以偿返海军,默默等待不虚度;   好梦成真连擢晋,三军主帅权位重。   1948年6月23日,蒙巴顿携夫人乘专机返回了伦敦。   此时,这里的许多人又在纷纷议论蒙巴顿的个人志向和未来的职务安排了。有的说他可能会去搞政治,到美国当大使;有的说他可能去经商;还有的说他将出任文职的国防大臣。实际上,这种种猜测都根本不着边际。蒙巴顿重返海军的决心从未动摇过,他的志向很简单——继承父业,最终当上第一海务大臣。而为实现自己的这一志向,他只有一条路可走——重返皇家海军。   回国后的第三天,蒙巴顿就向海军首脑提出了申请。……去看看

第六章 晚年总结:《致命的自负——社会主义的谬误》 - 来自《海耶克》

一、弗赖堡岁月   在美国芝加哥的日子里,海耶克虽然在智力活动上仍然丰富深邃,但他精神上总是茫然若有所失,恍若无根游萍,没有一种居住在家园的归属感。此外,按照芝加哥大学规定,教授应于65周岁退休,并一次性领取一笔退休金,直至终老。就海耶克而言,65岁相对较早,而退休金亦不知几何,因此他对晚年生活的保障问题也时有忧虑。   1961-1962年冬季,海耶克收到了德国弗赖堡大学(University of Freiburg) 终身教授的聘书,同时,这一聘任还附带有提供他退休生活保障的吸引人的安排。鉴于他在美国的上述心境,海耶克接受了这一聘任,于1962年……去看看

第八章 保卫莫斯科 - 来自《朱可夫元帅》

   2009/10/01
1941年10月7日黄昏,T·R·朱可夫大将乘飞机在莫斯科中央机场着陆以后,立即奔赴克里姆林宫。当他来到克里姆林官时,看见斯大林正独自一人呆在他的办公室里。斯大林正思着流行性感冒,身体显然不大好。   他向朱可夫点头致意,然后指着地图说:“你看!这里的情况很严重。我无法从西方方面军得到有关真实情况的详细报告。”斯大林吩咐朱可夫立即到方面军司令部去了解情况,然后随时打电话向他报告。   “我将等着。”斯大林说,这次谈话就这样结束了。   十五分钟以后,朱可夫来到总参谋长沙波什尼科夫元帅的办公室。朱可夫7月底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