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借用

 《官场女人》

  贾大亮、金九龙和石有义听了一遍栗宝山与张言堂在办公室的谈话录音以后,进一步加深了意见的分歧。尤其石有义非常恼火。本来是贾金二人策划的大字报,那个侦破方案也是他们两人定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他们竟将他出卖了。听完录音,他更觉得这完全是没事找事。现在栗宝山要他限期破案,破不了就拿他是问,这不是成心设下陷阱叫他跳吗?贾大亮给他做工作说,制造大宇报还是必要的,那个方案侦破方案也没有错,问题出在未能将银俊雅控制住,不应该发生大街上的那一场演讲。方案是打算给黄福瑞说一下就实施的,没有想到狡滑的黄福瑞弄到了栗宝山那里。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视栗的意向表态,不能盲目的说服栗同意那个方案,这是大局。他说,在栗的面前,总不能都唱一个角色。他批评金九龙不该先表那样的态,而应当支持方案,说服栗才对。金九龙却说,他在栗的身边,取得栗的信任,更为重要。当时栗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意向,但据这些天了解的情况分析,栗肯定持反对的态度。再说,那个方案的别有用心也太明显了,明眼人一看就会知道的。“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那么搞?方案不是你提出来的?”石有义听到这里,火冒三丈地怒吼道。金九龙解释说:“当时不是没有想到要弄到姓栗的跟前去嘛。弄到那里,情况当然就不同了,就只能让你老弟一个人受屈了。刚才大县长说我应该表态支持,说服姓栗的。实际我是最不宜这样做的。我在他身边,我们好些事需要我直接在那里做工作,我如果失去他的信任,还不全完了。自然,大县长更不能失去他的信任,你的表态很恰当,也很是时候。未了的情况证明,我们是完全正确的。他同意了我们两人的意见,说明我们把他猜中了。如果我们不先争取主动,表那样的态,情况会是怎样呢?很明显,不但挨了批评,失去信任,还照样要把那方案推翻的。”石有义听后,又冒火说:“结果不就是你们两个人受信任,我一个人挨批评、坐蜡吗?”“所以我说,只好屈了你老弟一个人嘛。”金九龙笑着解释。贾大亮觉得金九龙的一番话不无道理,作为他们的头子,他考虑有必要下下他们的心火,使他们紧靠在他的身上。因此说了一些承担责任以及团结向前看的话,果然都心平气和了下来。

  后来,他们的研究重点归到大的策略问题上,即对栗宝山到底是打击他,赶他走,还是维护他,取得他的信任,利用他先把黄福瑞挤走,然后再说长远。金九龙力主采取后一个策略。他的最重要的根据,就是刚才放过的那些录音。他说:“既然栗宝山对我们是信任的,我们就应当抓住这一点,充分地利用这一点,这是最难得的可乘之机。这样比较稳妥。栗宝山在录音里也说了,黄福瑞,水平低。只要我们稍加努力,挤走黄福瑞是很容易的事。至于栗宝山,还可以看发展,看情况,如果他继续跟我们好,甚至提拔了,既给我们腾开了太城的位子,又可以当我们的靠山。如果发现了我们的问题,不跟我们继续好了,到那时设法收拾他也不迟。

  况且,要采取打他赶他走的策略,根据目前的情况,很难奏效。太城已换了三任书记,上边不会轻易叫他走,他又有杨部长的具体支持。尤其是他到任以后,搞的这一手很厉害。如果我们硬来,说不定我们这些人真要毁在他的手里。”石有义则认为应当采取第一个策略。他主要是从他本人考虑。他想,金九龙主张的策略好倒是好,但可能得好处的是贾大亮、金九龙等人,他不但得不到好处,还会被毁了。因为破不了大字报的案,栗宝山要拿他是问。他肯定不能把大宇报秘密交出去。交出大字报的秘密,等于把他们都毁了。他要那么干,说不定第一个掉脑袋的就是他。所以对他来说,快把栗宝山赶走或者除掉,是上上策。当然,心里想的这些理由,全不能说出来。他说出来的理由是,自古夜长梦多,今天信任,明天可能就不信任,从长远看,栗宝山在太城一天,他们的危机就存在一天。一旦栗宝山在太城站稳了脚,他们干的那些事总有一天会暴露。那时候,栗宝山整他们易如反掌,而他们要反攻就难了。与其到那时被人收拾,还不如乘他立足未稳,先把他收拾了。石有义最后说:“只要你们下决心,同意这样干,具体由我亲自下手,无非是杀几个人,有什么关系。”

  贾大亮的考虑是全面的。一方面他基本同意金九龙对形势的分析。因为那个录音很有说服力,解除了他很大的怀疑。面对现实,要是不采取靠近栗宝山取信栗宝山的策略,那是很大的失误。但另外一方面,他也同意石有义夜长梦多的说法。他从几天来的实践深深感受到,栗宝山跟他绝对不是一路人。尤其栗宝山给银俊雅公开平反正名,使这个非凡的女人以正面人物在太城站立起来,使他感到威胁很大。她掌握着他强奸的罪恶,她一定还了解他的其他一些事。她现在跟姓栗的结合在了一起,从长远看,绝对不会有他贾大亮的好果子吃。然而,石有义主张立刻采取手脚赶走或除掉栗宝山,肯定是错误的。他知道石有义为什么提出这样的主张,他从石有义的脸上看到了石有义的心理。他明白,不同意石有义的这个主张,石有义肯定不满意。而且到了关键时刻,石有义肯定不会为了弟兄们的安全牺牲他自己。他是一个既勇敢又私心很重的人。贾大亮想,他必须随时把握住他,一旦发现他有不规的动向,必须先下手,绝不能让他毁了自己的前程。贾大亮一边听他们两人的发言,一边琢磨着自己的方案。等他们说完了,他的方案也想好了。这时候,他摊牌说:

  “你们两个人的意见,我觉得都正确。九龙说的是现实问题,有义说的是长远问题,都需要考虑,都应当采纳。从眼下的现实讲,应该按九龙说的策略去办,马上通知我们的人,要全力支持栗宝山的工作,不要给他设置什么困难,起码这段时间必须这样做。我们所分管所负责的工作,一定要让他挑不出毛病来。同时,要制造黄福瑞的无能,争取早一天把他挤走。从长远讲,应该按有义的想法去办,必须居安思危,彻底打消侥幸心理,要继续采取一些措施打击他,不能让他顺顺当当地站牢脚跟。”至于采取什么措施,他在这里没有讲明,他觉得没有必要让这两个人都知道。他准备另找人直接安顿,单线联系指挥,防止泄漏出去,造成被动。

  他接着对石有义讲:“至于你那里,先不要采取别的动作。到时候需要采取时,我再通知你。关于大字报的事,你要像搞真案那样,像回事地去破。”   

  “不管怎么像回事地破,到头来破不了,他还是要拿我是问的呀。”石有义不等贾大亮把话说完,插嘴说道。

  “为什么末了破不了?你应当按他限定的时候,在十天内破获。”贾大亮说。

  “你是装糊涂怎么着?难道让我把你跟金主任端出去不行?”石有义不明白地问。

  “谁让你把我们端出去,除非我们都疯了。”贾大亮说着,在面前的纸上写出一个人的名字给他看。

  “啊!”石有义看后不禁惊叫一声。“这样搞不是错上加错吗?不是成心要置我于死地吗?”

  贾大亮拍拍石有义的肩膀说:“老弟,这可不是置你于死地,这是你摆脱困境的唯一办法。而且这样以来,可以一箭双雕,变被动为主动。你仔细地想一想,除了这个办法,难道还会有别的好办法吗?没有的。我知道你是个只会前进不会后退的人,难道因为一张大字报,你害怕了吗?”

  “我害怕?我石有义什么时候害怕过?”石有义是最经不住别人激将的人,他听了贾大亮的最后一句话,立刻痛快地接受了任务:“行了,我按你的指示办,即使最后栗宝山拉我下油锅,我也绝不眨眼后退。”

  临散场,贾大亮嘱咐金九龙和石有义说,为了防止出问题,今后一般不聚会,尤其不召集很多人在一起谈问题,普遍采取分头串通联络的办法。秦会林和路明那里,由他分别去找。贾大亮还特别嘱咐石有义,设在栗宝山办公室的机关,一定要绝对安全,一旦发现不安全,要立即撤掉,因为如果让栗宝山等人发现,他们就全完了,石有义说,那是绝对安全的。不过,他同意大县长万无一失的指示,一定随时采取手段,检验其安全与否。

  送走金九龙和石有义,贾大亮又拨通财政局长路明的电话,让路明到他这里来。在等路明的过程中,贾大亮又对路明的可靠程度做了一番分析,得出的结论依然是可靠程度很低。不过,他已对他改变了策略。前几天,他想甩开他,不让他参与他们的事。后来他想,只有拉紧他,让他参与的事越多,使他负罪的分量越大,他就不会轻易地背叛他们了。

  而且他们的事,也离不开他,因为需要有钱花。由于放下电话很长一段时间不见路明来,贾大亮愈发加大了对他的疑虑。大约过了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看见路明从那边走来了。但走到前一排,他没有直接往他办公室走,而是又拐到了西边去,同时左看右看他,就好像到他这里是做贼似的。

  这使贾大亮非常恼火,更加感到这个人的危险性。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路明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一样,出现在贾大亮跟前。

  “你这是干什么?磨磨蹭蹭不肯来,来就来吧,又像做贼似的,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说?”贸大亮气得顾不得别的,怒吼道。

  “我手上有点事,耽误了一会。我,我没有什么呀。”路明紧张得脸刷白,压低声音解释着,同时偷看着窗外,生怕有人看见了。

  “还说没有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相!”贾大亮不得不压低了声音怒斥说。但他转念又想,现在不是发气的时候。怨就怨他当初没有把路明这个人看准,到了这个时候,只能用一天算一天,走着瞧了。于是他强压下气来,让路明坐下,给他讲道理说:“你是财政局长,我是常务副县长,分管财

  政,我叫你来,或你来找我,都是很正常的事,有什么可担心的?你越这样,不是越叫人家怀疑吗?”

  “是的是的,我,我也没有想什么呀。”路明点头称是,但不肯承认自己的心理作派有问题。

  “你还不承认,为什么几天一次也不到我这里来?”贾大亮压着气问。

  “这几天我正在忙着整理帐目,我怕栗宝山他们查。”路明找借口解释。

  贾大亮觉得眼下没有功夫跟路明磨嘴皮,干脆转到正题说:“行了,这些以后再说吧,你快去弄十万块现金过来。”

  “十万!那么多怎么弄呢?”路明吓得额头上立时出了一片汗珠。

  “怎么弄还用问我吗?要快,下班之前给我送过来。”贾大亮很威严地说。

  路明在地上呆站了一会,只好赶快回去想办法。

  下班前,十万元果然送来了。贾大亮送走路明,又把秦会林叫来交待任务。他以十万元为资本,交给秦会林去实施一个叫做围城的工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2 我出卖了一个人 面对审讯,我陷在矛盾之中。 - 来自《新疆追记》

那矛盾源于我的双重恐惧。一重恐惧是怕出卖别人,另一重恐惧是怕失去自由。这双重恐惧分不出孰清孰重,因此无法得到一个稳定的重心,结果变成两头都想要——既不要出卖人,又能获得自由。其实若不是身心被恐惧渗透,不难判断出二者都要的想法其实根本无法实现。因为获得自由,前提取决于安全机构是否释放,而你不答应出卖,他们怎么又会放人?然而我那时渴盼自己有克服不可能的能力,或者是像抓住救命稻草那样,相信最终能发生被稻草救起的奇迹。   后来我对那种矛盾心理是这样反省的,之所以那时有幻想,总是期望与审讯者沟通,原因是没有找准……去看看 

第二十章 税制与再分配 - 来自《自由秩序原理》

事物的本质是:其发端总是微不足道的,但是如果人们对其掉以轻心、不加戒备,则其发展速度将迅速加快,最终将达致一种没有人能够预见的状态。——贵希阿迪尼(F.Guicciardini)(ca.1538)   1.从许多方面来讲,我都希望能在本书中略去对本章内容的讨论,因为本章所提出的论点直接指向那些为人们所广泛接受的信念,所以它注定会触犯许多人。甚至那些至今关注我的论点甚或认为我的观点在总体上讲颇有道理的人士,也可能会认为我关于税制(taxation)的观点太过教条、过于极端且不具有可行性。许多人可能愿意恢复我一直致力于为之辩护的那种自由状……去看看 

第四章 判决中的合法性 - 来自《法理学问题》

理性偏见问题  当冷静考察法律推理者使用的用于制定、批评或正当化法律决定的方法时,我们就看到,这些方法并非总是为法律独家所有,而且也不总是客观的,哪怕我们采用一种宽松的、实用主义进路的客观性。这些要点似乎对司法事业的合法性或许具有潜在的很严峻的意蕴。我认为确实如此,但是,我必须对付的是相反的论点,即在法律诉讼中,假如各方摆出的理由份量不完全相同,那么法官就总是可以作出有利于在法律技术意义上更强的一方当事人的决定。因此,即便更强的一方不是绝对强,法官也从来不需要诉诸个人价值、偏好或政治观点。然而,如果……去看看 

3-5 对唯一真正道德动机的陈述与证明 - 来自《道德的基础(节选)》

前面种种思考,为廓清问题的范围,是不能避免的,必要的,现在我能指出潜在于一切具有真正道德价值行为中的真正动机了。我们将看到这一动机所独具的严肃性与不容置辩的纯真性,与迄今所有体系同时都把它们当成道德行为的来源与道德的基础之无益分析、究微求细、诡辩、空洞无物的主张,以及先天的空有其表的东西,确实毫无共同之处。我将提出的这一动机,不是任人接受或反对的假设;我将实际地证明,它是唯一可能的一个动机。但鉴于这个证明需要牢记几个基本事实,首先要求读者注意我们必须预设的某些命题,可以正当地把它们看作公理;但是最后两……去看看 

第74章 - 来自《苍天在上》

夏志远办完事,急急忙忙地赶回家,一推开门,就看见苏群和葛平在房间里等着他。见了夏志远,葛平眼圈一下便红了,眼泪忍不住地扑簌簌往下滴落,夏志远也着实难过了一阵。“还没回过家吧?”夏志远忙问。葛平只是摇了摇头。“郑局长怕她一回家,左右邻居传出去,又招那帮人跟她过不去。”苏群解释道。“那就住我这儿吧,我这儿有空房。”夏志远说。苏群说:“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是上我老舅那儿,吃的住的都现成。再说,那儿离圆觉寺也近,跟郑局长谈个事什么的,也方便。葛平把许多重要情况告到北京,凿凿实实立了一大功。听说,中央和省委要派工作组来章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