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九、悲痛

 《官场女人》

  银俊雅的心情极为沉重。

  本来最后的胜利已经在望了,却因为一时的疏忽,造成了重大的障碍。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好容易使太城县的经济走出了困境,使广大干部群众对栗宝山和她树起了信心。通过推广金矿经验,又顺利地夺取了由贸大亮他们控制的相当大的一部分权力。应该说,形势极好。新任的财政局长李俊有,已向她透露,几年来大约有五千多万元去向不明。这些款都是经过路明倒腾出去的。路明的那一边,肯定连着贾大亮等人。只要把路明攻破了,贾大亮一伙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有了这一个方面的罪证,就可以对他们施行强硬措施,把他们从领导岗位上拉下来,发动群众揭发检举,彻底清算他们的罪行。这个思路肯定是正确的。采用的办法按说也是很稳妥的。让地区财政局老局长叫路明到地区去,既便于给路明做工作,又不至在太城引起混乱,还可以摆脱贾大亮等人对路明的控制。可万万没有想到,路明会在去地区的路上遭到暗算。她断定,这是贾大亮指使干的,目的是灭口。她想,贾大亮为什么会这样快地抢在他们前面呢?是他知道了叫路明去地区的目的吗?肯定不是的。因为这事除了她、栗宝山和辛书记以外,别的谁也不知道,而且是昨天才定下来的,贾大亮怎么会知道呢?唯一的一个可能,是他预感到末日的来临,为了保全自己,对可能威胁他的人,先下手为强。所以,贾大亮要杀死路明,这是必然的。当他得知路明要去地区以后,马上付诸了行动。她后悔自己没有想到这一面,太麻痹了。如果不是这样,她完全可以采取措施,保证路明安全地到达地区。现在还不知道那个把路明撞到沟里去的凶手,究竟是什么人?银俊雅想,那人不是他们的同伙,就是他们雇用的杀手。他大概没有想到,当他杀死了路明的时候,他的死期也就到了。狡猾凶恶的家伙们,是不肯留下一个活口的。想到这里,石有义那凶狠的面目又在她的眼前出现了。她下意地审视着那张凶狠的脸。她从那张脸上得出结论:一旦石有义感到了绝望,他会毫不犹豫地向她,向栗宝山,向一切他所仇视的人开枪,他决心不让这些人看到他们的最后失败。银俊雅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她想,在县直机关里,唯一没有夺过权来的,就是这个恶魔控制下的公安局。他手里掌握着枪杆子,随时都可能向他们下毒手,实在是一个致命的成胁。无论如何,她不能让这个恶魔的企图得逞。她一定要让这个恶魔在人民面前发抖,让他那张凶狠的脸在人民的枪口下流泪,哭泣。她一定要用连发的子弹把那可恶可增的脸打得粉碎!

  吉普车在乡间凹凸不平的土路上猛冲着,颠簸着。掀起的尘埃黄龙一般嘶吼,升腾,好像要吞下这一方的天地。其情势正如银俊雅这阵子的心态。

  坐在旁边的张言堂,十分理解银俊雅这个时候的心情,他不时地看看她,心里也是不断地掀起一阵又一阵的狂潮。

  对贾大亮必然采取杀人灭口这一着,他其实早有预料,但没有来得及向栗宝山和银俊雅建议。他们也没有告诉他调路明到地区实施突破的安排。石有义刚才的凶狠面目给他同样留下了深刻的思考。他在想着怎样对付这个恶魔的办法。

  “是回县还是到百丈沟?”车到了十字路口,司机朝他们问。

  银俊雅和张言堂从思考里惊转过来,两个人四目相对:

  “还有必要再去百丈沟吗?”张言堂说。

  “没有必要了。”银俊雅摇摇头。

  张言堂的潜意识突然爆发出一个闪光点,睁大了眼睛说:“我们应当去路明家里看看。”

  银俊雅一听,立时明白了张言堂的意思,马上对司机说:“快,回县城,到路明他们家。”

  他们赶到路明家里一看,路明的媳妇赵玉贤不知去向,家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好像刚遭过了劫似的。

  “我们又晚了一步。”银俊雅顿看足说。

  “因为第一步晚了,这一步必然是晚。”张言堂说。

  “可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步呢?”

  “没有到百丈沟之前,谁也想不到这一步。到了百丈沟,即使及时想到了,也已经晚了。百丈沟和这里,一定是同时行动的。”

  “你说得对。”银俊雅点点头,接着说:“狠毒的豺狼,对同伙下起手来,连可能知道一点风声的家属都不肯放过。

  而且,还搜了家,想得够周全的。”

  “是啊,他们把这个方面可能漏气的地方都死死地封住了。”张言堂站在那里十分感慨地说。

  “走着瞧吧,我看他们总有封不住的地方。走,我们回去。”银俊雅说着,离开了路明的家,跟张言堂一起回到了机关。

  这时候,栗宝山正在办公室里忙着支应来自各个方面的事情:什么百丈沟的现场勘察,逃逸司机的姓名单位,路明媳妇的下落,如此等等。金九龙和贾大亮围随在栗宝山的前后,又是汇报这个,又是请示那个,直接指挥着各路人马忙个不停,显出很着急,很尽力,很团结的样子。栗宝山明知他们是在做假糊弄,但也不得不应付着。他见银俊雅和张言堂返回来,忙给他们使眼色,让他们快去琢磨对策。

  这天,栗宝山一直忙碌应付到深夜才得安宁。但是,紧迫的形势使他依然无法上床安寝。他不得不拉灭灯,在办公室踱步思谋到天亮。

  天亮以后,他正要叫银俊雅和张言堂过来商量,突然从窗户里看见石有义风风火火地朝他办公室跑来了。“不好!”他不由在心里叫了一声。

  石有义进来向他报告说:“栗书记,黄顺德昨天夜里畏罪越狱逃跑了。”

  粟宝山听后,心猛地一沉,问道:“逃跑了?怎么逃跑的?”

  石有义回答说:“据看守人员说,昨天晚上收监的时候,他还在。今天早晨去叫时,监门仍锁着,但里头没有了他。

  发现牢墒上挖了一个窟窿,那地方有他爬出去的痕迹。”

  栗宝山什么都明白了。他咬着牙,一言不发。

  石有义又说:“我已经把追逃的警力派出去了。我马上回去给各地公安机关发通辑令,要他们鼎力相助,一定要把他抓回来!”他说完,见栗宝山仍不说什么,一扭头跑了出去。

  栗宝山感到心里一阵绞痛。他知道,所谓越狱潜逃,肯定又是一个骗局,肯定又是贾大亮灭口下的毒手。黄顺德早不逃,晚不逃,怎么会偏偏在这个时候逃了呢?从监牢往外招那样一个洞,是那么容易的吗?难道负责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的警察就发现不了?这是不可想象的。凭着直观的感觉和黄福瑞历来的表现,他早就认为,大字报一案绝不是黄福瑞所指使的。而且,根据当时和后来的许多情况分析,他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贾大亮他们搞的。为了查清这个案子,使蒙冤的黄家父子得到解脱,使制造假案的贾大亮一伙从这里露出狐狸尾巴,他多次到地区给辛哲仁书记汇报。辛书记很重视,专门抽人组成复查小组到太城,整整查了一个星期。可想不到,复查的结果,还是维持原案。黄福瑞为此到处申诉,省里也曾几次下函询问。然而,一年多来,总是悬在那里,没有个最后的定论。黄福瑞两口子因此生了病,变得神经有时候都不怎么正常了。栗宝山一想到这些,就感到心里特别的沉重。他原想,待夺取由贾大亮他们控制的大部分权力以后,再行深入突破,到那时,贾大亮就无法捂住制造的这起假案,黄顺德就可以推翻逼供,黄家的冤情就可得以雪耻,他内心里的疚痛也就可以平复了。但他万没有想到,在路明死后仅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还没有等到他采取什么措施,他们又抢先对黄顺德下手了。可怜顺德这孩子,在狱中一定受了不少的折磨,到头来,竟然……栗宝山伤心得难以想象下去了。

  随着一阵悲惨刺心的号陶大哭声传来,黄福瑞两口子出现在县委大院里。只见黄福瑞悲愤欲绝,泪流满面,他老伴焦翠凤披头散发,两个人都像疯了似地哭嚎着朝栗宝山的办公室而来。身后跟随着许多围观的人。栗宝山万分同情地看着他们,把办公室的门打开来,迎候着。

  金九龙跑过来阻止他们说:“你们跑来闹什么?快走开!

  不许干扰栗书记办公!”

  黄福瑞显然是悲愤极了,他一改往日柔弱怕事的形象,怒目一下金九龙,随之将他推开:“你给我走开!”领着老伴直冲栗宝山的办公室。他老伴一进办公室的门,就给栗宝山跪下了。

  “栗书记,你得为我做主,你得为我儿子顺德报仇啊!”焦翠风一边磕头一边哭求道。

  “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栗宝山连忙往起扶她。

  “我不!你得答应我。我儿子顺德死得太冤啊。”焦翠凤死活不肯起来,继续哭喊着说:“那些个黑了心,该千刀万剐的强盗,为什么要对我们家这样的残酷,栗书记,你知道吗?我们老黄太老好,太软弱,太相信上边了。他们就是专拣软的欺负,杀鸡给猴看,拿我们的死做进见礼,离间老黄跟你,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知道吗栗书记?”

  过去,黄福瑞一家还从来没有在公开场会说过对谁的怀疑,他们只说自己是冤屈的,要求政府从实调查,严惩真正的犯罪者。今天焦翠风当着栗宝山和好些人第一次说出揭发检举的话。栗宝山懂得她所说的“他们”,指是是谁。但在这样的场合里,他能说什么呢?他只能在心里表示深深的同情。他拉住她的手,又一次拉她起来,她还是不肯,而且哭得更加伤心了。没有办法,他只好求黄福瑞说:

  “黄县长,你劝劝她,快让她起来。有话坐下慢慢说

  嘛。”

  黄福瑞见门里门外站了不少人在围观,栗宝山十分着急的样子,被气闷了的脑袋,这时好像清醒了一些,他向老伴发命令说:“快起来,起来吧!”

  焦翠风听见丈夫的呵斥声,停住哭嚎,擦把眼泪,看看黄福瑞那张严肃的脸,终于从地上起来了。

  黄福瑞这时说:“不明真情,不理解的人,会以为我这么大的人,竟然带着老婆来给书记施加压力,来胡闹。可我们实在是……”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眼泪像泉水一样涌流,栗宝山第一回见他呜呜地哭了。

  正在这个时候,石有义带着一帮荷枪实弹的警察,气势汹汹地跑来了。他们先把围观的群众赶散,然后就要把黄福瑞夫妇架走。石有义训斥黄福瑞夫妇说:“你儿子畏罪潜逃,你们还有脸跑到书记的办公室来捣乱,给我滚!”焦翠风看见仇人,忍无可忍,一头朝石有义撞去。石有义一把抓住她,以她打人为由,咋嚓一下给她带上了手铐。

  栗宝山再也看不下去了,喝令一声道:“石有义,把她放开!”

  “栗书记,你……她撞我,难道你没有看见吗?”石有义不服从。

  “放开她。你怎么能随便地使用刑具呢?”栗宝山更加严肃地道。

  “他们纯粹是捣乱破坏。”石有义继续抗拒不从。

  “听见没有?石有义!放开她!”栗宝山此时此刻几乎忘记自己的整体策略,非常愤怒地向石有义喊道。

  石有义被吓了一跳。他很惊疑地看了看栗宝山发怒的脸,手又朝腰间的枪上摸了摸,随后把焦翠凤手上的铐子卸下了。

  银俊雅和张言堂这时走进来。他们一看屋里的阵势,立刻什么都明白了。银俊雅急忙给栗宝山递了一个提醒的眼色。

  栗宝山冷静了一些。他用缓和的声音对石有义他们说:

  “你们走吧,他们把我怎么不了。”

  石有义看看栗宝山,又看看金九龙说:“好,我们走就我们走,如果这里有什么情况,请金主任随时给我去电话。”说完,带着一帮人走了。

  栗宝山见金九龙要退出去,灵机一动,叫住了他:“金主任,你不要走,过来坐下,我们一起听听他们到底有什么要说的。”

  金九龙很不情愿地转了回来,小心翼翼地坐到了屋角。

  “坐下,都坐下。”栗宝山招呼黄福瑞和焦翠风等人都坐下以后说:“老黄,你瞧,一哭闹,惹出多少麻烦。有什么事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也不是一样吗?现在,有什么说的,你说吧。”

  黄福瑞看见栗宝山方才那样训斥石有义,心里很感激,增加了报仇雪耻的信心。这时见栗宝山又板起脸孔来跟自己说话,不由又有些失望似的,话还没有出口,眼泪光就掉下来了。他说:“栗书记,我们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不是有意要哭,要闹。我们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啊!”他又说不下去了,强憋着,硬咽着。他老伴焦翠风早又泣不成声了。过了好一阵子,黄福瑞才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接着说:“栗书记肯定已经知道了,他们说,我的儿子黄顺德昨天晚上越狱逃跑了,对不对?”

  栗宝山只点了一下头。

  黄福瑞说:“栗书记,你难道相信他们编出的谎言吗?

  我儿子黄顺德肯定被他们暗杀了。”

  “顺德,我的儿呀!”焦翠风又一次痛哭失声。

  栗宝山有意要让黄福瑞夫妇把他们的怀疑在这地方说一说,所以假装不解地问:“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儿子黄顺德不明明是越狱逃跑了吗?怎么能说是谎言,是被人暗杀了呢?你说这话有什么根据?”

  黄福瑞看了一下坐在那里的金九龙,担心犹豫,又不能不说。于是,只能隐下真名,以他们而代之,说道:“细说来话长,简要地说吧。大字报案件绝不是我儿子黄顺德干的,更不是我指使儿子干的。这个,我过去给栗书记说过多次了。但我一直没有说我的怀疑。我一直相信组织上是会查清的,儿子无非吃点苦,受点罪,总有一天,儿子会见天日的。可是没有想到,儿子没有等到那一天,他们就下了毒手。过去我一直不敢说,一怕给组织上惹麻烦,二怕他们向我们下毒手。现在,到了这一步,儿子都丢了,我还怕什么呢?他们要来杀我,就杀吧。我什么都不怕了,我必须说。

  他们制造大字报案件,完全是一个政治阴谋。他们把我儿子黄顺德作为这个案子的替罪羊,更是阴险毒辣。我儿子的口供,肯定是在他们逼迫无奈下形成的。他们知道假的总归是假的,怕以后儿子翻供,澄清实情,所以把儿子暗杀了,编出一个越狱逃跑的骗局来。他们耍的这个阴谋,骗得了别人,绝对骗不了我。因为我对他们太了解了。我一听他们传出的消息,就知道儿子完了。栗书记,你一定要明察,一定不要上他们的当,一定要为我鸣冤,为我儿子报仇呀!”

  栗宝山留下金九龙在场,为的就是不叫黄福瑞说出具体的人名。但这时又想,当着金九龙如果他不追问,显得不合情理,容易引起金九龙的怀疑。考虑到黄福瑞毕竟是个多年的领导干部,自己会掌握分寸,所以他问:“黄福瑞,你说了好多个他们,他们到底是谁呢?是不愿意在这里说,还是一个宽泛怀疑的代名词呢?”

  黄福瑞很感激栗宝山这样问他。他没有逼他回答具体的人名,而是为他设下可供选择的余地。他很快考虑一下回答说:“因为我毕竟不掌握过得硬的证据,所以我不能指出具体的张三李四,也算是一个怀疑对象的代名词吧。”

  “既然这样,我看你谈到这里也就可以了。总之一句话,要凭证据,凭事实说话。请你们相信我,相信组织,黑的红不了,红的黑不了,无非是费点气力,多用一些时间,事情总有一天会有个最后的结果的。我这里要办的事还很多,我们就谈到这里。如果什么时候需要找你们了解情况,我会通知你们的。”

  黄福瑞夫妇只好抹着眼泪离去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译者的话 - 来自《政治与市场》

林德布洛姆(C.E.Lindblom)是当代西方著名 学者,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和政治学Sterling教授(相当于 我国的一级教授)。1917年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利亚州。1945 年获芝加哥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73年被授予该校名誉 博士称号。曾任美国比较经济学学会主席(1975—1976 年)、美国政治学会主席(1981—1982年),以及其他 许多学界的重要职务。   作为政治学家和比较经济学家,林德布洛姆教授涉猎 广泛且著述众多,主要作品有:《合并与资本主义》(1949 年版);《政治、经济和福利》(1953年版,与R.A.Dahl合 著);《决策战略》(1963年版,与D.Brybrooke合著);《民 主的知识》(1965年版);《决策过程》(1968年初版……去看看 

第四章 “权宜之计” - 来自《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

自由主义包含两种哲学。在一种哲学里,宽容被证明是通向真理的手段。以这种观点看,宽容是理性共识的一种工具;由于一种相信不同的生活方式终将消失的信念,它们为人们所容忍。在另一种哲学里,宽容被视为和平的条件,不同生活方式被作为善的生活的多样性的标志而受到欢迎。前一种观点支持一种价值观念最终趋同的理想,后一种观点则支持一种“权宜之计”的理想。自由主义的未来存在于从面向理性共识的理想变化到面向“权宜之计”之中。  主导的自由主义宽容观把它视为通向一种共同文明的手段。如果我们放弃这……去看看 

古代的人和事 - 来自《自由与权力》

古人热爱自由。他们承认国家受制于更高的法律和人类的各种权利。但是,即使当基督教到来以后,人类也没有完成这个事业。权力的绝对统治延续了1000年,从中并未发展出自由来。  古希腊人认为国家就是一切。如果国家就是一切,那么它和权力就绝不应当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保障人民安全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有权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人民的这种权力绝对不应受到限制,但可以把它分散。在古希腊人的理念中,哪里存在着对权力的最多参与,哪里的自由度也就最大。但这种做法导致的另一个后果是使国家权力变得更加不可抵抗。因为:自由的增……去看看 

1916——中华民国五年丙辰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一,二六)  (1)袁世凯公布「洪宪元年」度预算。  (2)袁世凯改总统府为「新华宫」。  (3)袁世凯策令孔令贻仍袭封衍圣公,并加郡王衔。  (4)云南都督唐继尧誓师讨袁。  1.2(一一,二七)  (1)策令外交次长曹汝霖仪同特任(中日交涉之酬)。  (2)李纯电请早登帝位。  1.3(一一,二八)  (1)袁世凯令各机关对外仍称民国,对内则书「洪宪」。  (2)陆宗舆与日外务省谈派遣特使来日事。  1.4(一一,二九)  (1)北京统率处,决对滇三路进兵,以第六师长马继曾为第一路司令,出湘西(除第六师外,唐天喜之第七混成旅,范国璋之第二十师之一部,及安武军倪毓……去看看 

第09章 到国家军事学院深造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我还在韩国时,有5位将军在华盛顿开会研究挑选出一批陆军军官送军事学院深造。我幸运地被选中了。陆、海、空三军都有各自的声望极高的学院,我要去的很可能是陆军军事学院。选拔委员会主席朱利叶斯·贝克顿中将是我的一位导师,他认为我应该去位于首都华盛顿麦克奈尔堡的国家军事学院。国家军事学院堪称军事教育系统的哈佛大学,每年招收约140名学员,从军队的各军种和地方如国务院、中央情报局和美国新闻署等额选拔。贝克顿自己就是国家军事学院的毕业生。   当我在韩国完成12英里行军唱着乔迪之歌时,国家军事学院对我像天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