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国画》是官场题材小说,洋洋五十万字,对一批生存于权力中心和边缘人物的世相百态的精微描写,呈现了一代人的精神漫画。作者王跃文,湖南溆浦人,因长篇小说《国画》的发表而引人关注。与他本人曾在政府机关担任过官职有关,其作品大多描写官场内部事件,有人喻之为现代的“官场现形记”,他的小说集,也被命名为“官场春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初版译后记 - 来自《法理学问题》

   2009/10/01
理查德·A·波斯纳是美国当代著名法学家,法律经济学的代表人物。法律经济学是一门交叉学科,近年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如罗纳德·科斯和加里·贝克尔对这一学科的形成和发展都有重大影响,而这些经济学家本人也被认为是法律经济学家。波斯纳曾长期在芝加哥大学任教,即使在担任美国联邦上诉法院法官之后,仍然在芝加哥大学兼职,他深受经济学的芝加哥学派的影响,同时也是这一学派的重要成员之一。不同的是,波斯纳一直从事法律职业,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这使得他对法律的经济学分析不仅仅限于理论性的法律政策……去看看

第31章 相称的和不相称的观念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相称的观念是完全表象其原型的——在我们底实在观念里边,有些是相称的,有些是不相称的。所谓相称的观念就是完全表象着人心所假设的那些观念底原型的;(人心以这些观念来代表这些原型,并以这些原型为参考。)至于所谓不相称的观念,则只是部分地、不完全地表象它们所参考的那些原型。在这方面,我们看到:   2 简单的观念都是相称的——第一点,我可以说,我们底一切简单观念都是相称的。因为它们既是外物能力底一些结果,而且上帝亦特意使这些外物必然地来产生这类感觉,因此,它们不得不同那些能力相对应、相契合;而且我们确乎知道,它们……去看看

第06章 各种实体底名称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三卷)》

1 普通的实体名称往往表示物种——普通的实体名称,亦同别的概括的名词一样,所表示的都是·物·种。这就是说,它们被作为各种复杂观念的标记,使各种特殊的实体在事实上,或在可能上,都同这些观念相契合,因而它们可以包括于一个共同概念之下,并且可以为一个名称所表示。我所以说“在事实上,或在可能上”,乃是因为世界上虽只有一个 “日”存在,可是日底观念可以抽象化了,使许多实体(假使有)都同它相契。它正是表示着许多日的一个物种,亦正如星底抽象观念表示着许多星似的。我们如果想,在处于适当的距离时,所谓恒星亦可以同“日”这个名称所……去看看

聚焦柯达——柯达公司总裁乔治·费舍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乔治·费舍,毕业于布朗大学,获应用数学博士学位。曾在贝尔实验室工作了10年,成为一名通讯革命的积极倡导者。1976年加盟摩托罗拉.从此涉足管理,1988年成为摩托罗拉执行总裁。1993年出任柯达执行总裁。   主要业绩    ●上任一年即把1993年的75亿债务减至1994年的15亿美元,重塑柯达企业文化,恢复公司增长。   管理精粹    ●费舍信奉:“如果有七成胜算就应迅速决策。如果只有五成胜算,则不适宜于下战书挑战市场的既有强敌;若要等到有九成胜算,则在数字化竞争的时代,可能早已时不待我。”   “残酷环境中成长的伟大管理……去看看

第六章 数学中的逻辑技巧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我认为大学中有院系之分是必要的,但其结果是很不幸的。逻辑被人看做是哲学的一个分枝,而且曾为亚里士多德所论述过,因此大家就认为这一个科目只有熟悉希腊文的人才能讨论。结果,数学只被不懂逻辑的人所讨论。自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德时代到本世纪,这种分裂是有很大的损害的。   在一九○○年巴黎开国际哲学会的时候,我意识到逻辑改革对于数理哲学的重要性。我是因为听了来自突林的皮亚诺和到会的一些别的哲学家的讨论才认识到了这一点。在此以前,我不晓得他曾做过一些什么。但是我深深感到,在每项讨论的时候,他比别人更精确,在……去看看

第01章 贵族之子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自讨麻烦的人”   ·叛逆贵族的后代   ·白人来了   ·神秘的班图人   ·“左撇子”马卡纳与预言家农夸希   ·早熟的曼德拉   1918年的南非局势可以说是一个万花筒。由德兰士瓦、奥兰治、开普和纳塔尔于1910年合并而成的南非联邦,正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难题。除了移居此地的欧洲人(主要是英国人和被称为“布尔人”、尔后被称为“阿非里卡人”的荷兰移民后裔)外,在开普尚有人数众多的有色人;在纳塔尔则有大批的祖鲁人和日渐增多并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印度移民;在德兰士瓦,科萨人占有大部分土地,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了……去看看

3-4 积极的心理暗示 - 来自《卡耐基人际关系学》

处理好人际关系须遵循多方面的规则,卡耐基已为我们提出了许多。但是,就自我而言,心理上的积极暗示也是非常重要的,它能帮助自己走出困境。   卡耐基认为他所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是:思想的重要性。只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因为每个人的特性,都是由思想造成的。我们的命运,完全决定于我们的心理状态。爱默生说:“一个人就是他整天所想的那些”。   你我所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事实上也是我们需要应付的唯一问题——就是如何选择正确的思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曾经统治罗马帝国的……去看看

第五章 世袭社会的解体 - 来自《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一、社会流动的结构性改变  自春秋到战国,社会明显发生了一种重大变化,顾亭林如此描述这种变化:  “如春秋时犹尊礼重信,而七国则绝不言礼与信矣;春秋时犹宗周王,而七国则绝不言王矣;春秋时犹严祭祀、重聘享,而七国则无其事矣;春秋时犹论宗姓氏族,而七国则无一言及之矣;春秋时犹宴会赋诗,而七国则不闻矣;春秋时犹有赴告策书,而七国则无有矣。邦无定交,士无定主,此皆变于一百三十三年之间,史之阙文,而后人可以意推者也,不待始皇之并天下,而文、武之道尽矣。”i  这种变化显见是一种涉及面甚广的变化,撇开天子诸侯、外交礼仪等其他方面……去看看

第09章 原子论者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原子论的创始者是留基波和德谟克里特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很难区别开来的,因为他们通常总是被人相提并论,而且显然地留基波的某些作品后来还被认为是德谟克里特的作品。   留基波的鼎盛期似乎约当公元前440年①,他来自米利都,继承了与米利都相联系着的科学的理性主义的哲学。他受了巴门尼德和芝诺很大的影响。关于他,人们知道得非常少,以致于有人认为伊壁鸠鲁(德谟克里特后期的一个追随者)曾经断然否认过他的存在,而且有些近代的学者还重新提出这种理论来。然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有很多提到他的地方,因而如果他仅仅是一个神话而……去看看

序 - 来自《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我很早以前,就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一则我认为政治乃文化体系中一要目。尤其如中国,其文化精神偏重在人文界。更其是儒家的抱负,一向着重修齐治平。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绝不该忽略中国传统政治。辛亥前后,由于革命宣传,把秦以后政治传统,用专制黑暗四字一笔抹杀。因于对传统政治之忽视,而加深了对传统文化之误解。我们若要平心客观地来检讨中国文化,自该检讨传统政治,这是我想写中国政治制度史之第一因。再则我认为政治制度,必然得自根自生。纵使有些可以从国外移来,也必然先与其本国传统,有一番融合媾通,才能真实发生相当的作用……去看看

形而上学 卷一 - 来自《形而上学》

   2009/10/01
章一     求知是人类的本性。我们乐于使用我们的感觉就是一个说明;即使并无实用,人们总爱好感觉,而在诸感觉中,尤重视觉。无论我们将有所作为,或竟是无所作为,较之其它感觉,我们都特爱观看。理由是:能使我们识知事物,并显明事物之间的许多差别,此于五官之中,以得于视觉者为多。     动物在本性上赋有感觉的官能,有些动物从感觉产生记忆,有些则不产生记忆。这样,前者就比那些不能记忆的更明敏而适宜于学习。那些不能听声音的,虽也明敏,可是不能受教诲:譬如蜜蜂,及其它相似的种属;除记忆以外,又具备听觉的那些动物,就可加以教诲。  ……去看看

18 国企改革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上层建筑在一定条件下还可以对经济基础起决定作用。  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的“拨乱反正”进行的同时,经济领域中也开始了“拨乱反正”。  为了落实邓小平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大政策,除了改变农村人民公社制度、放手发展私有经济、引进外来资本,同时还要对国营企业进行改革。  一九七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邓小平同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谈话《坚持按劳分配原则》,强调说。我们实行精神鼓励为主,物质鼓励为辅的方针。但强调的是,物……去看看

十七 论“优秀的中国人”:马立诚等人的“勇敢”是在挑战民族底线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宋强  2003年的样子,诗人、供职于社科院文学所研究法国文学的树才带来一位法国人和我们一起喝酒。这个法国人有点来头,长期供职于法国国防部,在中东地区工作了很多年。关于国际关系和中东局势,我们谈了很多,当谈到小布什关于“十字军东征”的著名“口误”时,国防部的前专员挑着眉头,用一种不耐烦的口气说:人们太天真了,其实,在布什和美国利益集团的头脑里,任何非基督教的文明,都属于“泛伊斯兰文化”,一定要除掉或钳制为后快的。还有什么可多说的呢?  法国前专员的话,在座的人多年以后都能……去看看

第七十章 标志进步的火柴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2月4日-6日)   囿于模仿的奴隶生而复死,生命只属于追求创造的人。安德烈·谢尼埃  12月4日,总督在王大人和乔大人的陪同下,从晚上8点起,与勋爵一直交谈到午夜。长麟比往常更彬彬有礼,他谈话无拘无束。主要谈的是贸易问题:中英两国的贸易额和数量、与其它西方国家相比中英贸易的重要性。他手头带着材料。他怀疑广州的官员用诈骗来的钱财中饱私囊,损害皇帝的利益。马戛尔尼说话谨慎:“因为我从未在广州呆过,所以无法说得具体;不过到广州后,我将运用我的权力尽可能弄到他想要的情报”。  总督想点火抽烟时,发现专为他点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