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黄祸论这一虚构出来的怪论的核心思想是以中国人为主的黄种人对白种人构成了威胁,白种人应当联合起来对付黄种人,中国威胁论的出现早于黄祸论,黄祸论出笼后很快代替了中国威胁论并被广泛传播,今天中国威胁论的制造者和鼓吹者不再提黄祸论,是怕说出那个黄字,暴露出他们坚持民族歧视主义的真面目,因为现今民族歧视已成过街老鼠,而中国威胁论则成为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舆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问题的相互性 - 来自《社会成本问题》

传统的方法掩益了不得不作出的选择的实质。人们一般将该问题视为甲给乙造成损害,因而所要决定的是:如何制止甲?但这是错误的。我们正在分析的问题具有相互性,即避免对乙的损害将会使甲遭受损害。必须决定的真正问题是,是允许甲损害乙,还是允许乙损害甲?关键在于避免较严重的损害。我在前文中列举了糖果制造商的机器引起的嗓声和震动干扰了某医生的工作的事例。为了避免损害医生,糖果制造商将遭受损害。此事例提出的问题实质上是,是否值得去限制糖果制造商采用的生产方法,并以减少其产品供给的代价来保证医生的正常工作。另一事例……去看看

198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关于第六个五年计划的报告——1982年11月30日在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总理 赵紫阳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作关于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六个五年计划的报告,请大会审议。  第六个五年计划的基本任务  一九八○年,也就是第五个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国务院曾拟订出从一九八一年到一九八五年的第六个五年计划的基本轮廓和主要指标。当时,根据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整个国家正在紧张地进行拨乱反正,国民经济正在进一步调整,许多问题有待于在实践中进行深入研究,必要的资料也由于十年……去看看

11 - 来自《追日》

布风回到房子以后,问办公室主任朱成,建设局的材料送来没有?   送来了,是关于状元弄的。   鸭子浜的呢?   好像……   你说“有”或是“没有”。   没,没有。   打个电话给张达,让他马上过来一下。   张局长生病了……   布风一怔,在哪里?   在一院。   几号房间?   908。   布风直奔第一人民医院,可看门的人不让他进,他说我看一个病人,老头说探视的时间没到,不能进。布风说,医院应该有制度,可是……要是我是县长,又有要紧事,可不可进去?老头说,也……啊呀,你是布县长!你……你不要怪我,布风说,我要表扬你忠于职守——……去看看

少校的小木屋 - 来自《苏菲的世界》

   2010/06/16
.....镜中的女孩双眼眨了一眨.....  时间才七点十五分,没有必要赶回家。苏菲的妈妈在星期日总是过得比较悠闲一些,因此她也许还会再睡个两小时。  她应不应该再深入树林去找艾伯特呢?上次那只狗为何对她叫得这么凶呢?  苏菲站起身来,开始沿上次汉密士走过的路走去,手里拿着那个装着柏拉图学说的棕色信封。遇到岔路时,她便挑大路走。  到处都可听到鸟儿们轻快的叫声。在林梢、在空中、在荆棘与草丛之中。这些鸟儿正忙于它们的晨间活动。对它们而言,周间与周末并没有分别。是谁教它们如此的呢?难道每一只鸟儿体内都有一架……去看看

第三章 荷兰(下) - 来自《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威廉寡言又以“海上乞丐”(Sea Beggars)为机动部队。原来1566年低级贵族请愿时,一位权臣曾轻蔑的称他们为“叫化子”(gueux),造反的人偏以此名号自荣,曾编制叫化子歌谣传颂,设计叫化子的图样自相标榜。所以经威廉发给特许状(let-ters of marque)的武装民船有交战员之身份,通称“海上乞丐”。他们出没无常,也给独立军助威不少。不过他们肆无忌惮,有时趁火打劫,杀人掠货之际,不严格区分敌友。就历史发展而言,他们助长了荷兰人日后在海上的发展,而他们所表现“海上无骑士精神”的侵略性格也成为16、17世纪的一般风气。  从以上各种发展综……去看看

基辛格第二次访华。毛泽东不同意美方提出的公报初稿。周恩来高明地提出了中国的方案。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基辛格第二次北京之行取代号为“勃罗二号”。尽管取了代号,也已经不是秘密之行了。基辛格在十月十六日离开华盛顿。这次是乘坐“空军一号”总统座机,比上一次舒适多了。飞机按照总统访问预定的路线试飞,中途在夏威夷和关岛停留,这样可以使总统一行在到达中国时不致由于时差和高速飞行的不适而过分疲劳。十月二十二日到达中国,先在上海稍事停留。当日午间飞抵北京。尽管这次访问是公开宣布的,是“为尼克松总统访华作基本的安排”,但是,接待人员与来欢迎的官员基本上与上次一样。基辛格仍然住在钓鱼台的六号楼。  气氛也跟基辛……去看看

个案分析 卷首 - 来自《个案分析》

我不仅喜欢艺术家,也喜欢警察。我总觉得,这两种人里少了一种,艺术就会不存在了。——王小波:《二O一五》  1、楔子  很显然,王小波是艺术家,我是警察。   王小波喜欢我--我知道,因为我是警察;我喜欢王小波--他不知道,因为他是艺术家--尽管经受着警察的盘问,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警察,内心里头尽管很有可能像王小波所常常形容的那样双方都兴高采烈,但据我所知,艺术家一般还是不会太喜欢警察;另外,王小波还是已故艺术家,每每想起这后一层,就会让我感到沮丧无比。   我喜欢艺术家,有年头了。   很小的时候,我是个充满幻想的男孩儿。很多时候,……去看看

第五章 - 来自《国画》

朱怀镜回办公室上班几天了,好像不太习惯,坐了不久就想打瞌睡。这时刘仲夏微笑着进来,将门轻轻虚掩了。朱怀镜就猜到刘仲夏一定是有什么神秘的事情同他讲了,就客气地请他坐。刘仲夏在他对面的桌子前坐下,身子尽量往前面倾着,轻声道:“怀镜,刚才人事处揭处长他们找我,主要是了解你的情况。”刘仲夏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意味深长地望着朱怀镜。朱怀镜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心头不禁一喜,背膛上发起热来。却不好说什么,只是笑着哦哦,等待刘仲夏接着说下去。刘仲夏说:“怀镜,同你共事这几年,我对你很佩服。揭处长他们了解得很细,我也就全面而客观地……去看看

第四章 安家立业者和背井离乡者南方人,白人与黑人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2009/10/01
“困难就在于种族的差别。两者之间的界限实在大明显了,而且习惯势力和教育程度使两者之间的鸿沟进一步加深,他们不可能按照不同于现存关系的任何其它关系共同生活在一个社会里,尽管在当时实行奴隶制的各州,两者的人效几乎相等。”——约翰·卡尔洪  “我将参加那大团体,我将参加那大团体,它将点燃我小小的灵魂。”——黑人灵歌  十九世纪的前半段,在合众国的南部,出现了“南方”这个孤岛,那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自己构成一个自成一体的国家。这样的“南方”部分是神话,部分是事实。从地理上说,这大部分是神话,因为梅森一狄克逊线……去看看

第23章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影响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在对19世纪革命及革命概念发展的任何研究中,卡尔·马克思的思想都占有一个首要的地位。甚至很早发生而没有受到马克思影响的那些革命,人们现今也通常从一种“马克思的”观点来解释。在前面的论述中,我已经提到过马克思“不断革命”的概念以及这样一个事实:在创立公开宣布自己明确的革命目标的民族国家内部和国际性的有组织的团体方面,马克思是一个先锋。在这一章中,我的意图与其说是探讨马克思关于革命的思想或马克思的革命活动,不如说是考察卡尔·马克思所表达的关于科学变革和科学中的革命的观点的特定主题,并且把马克思关于……去看看

第二章 “封建社会”的概念 - 来自《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在中国,“封建”的概念可以意指三个不同的对象∶第一是指中国古代的封建,如西周的“封建亲戚,以蕃屏周”;第二是指中国从古代延续到近代的“封建社会”,久讼不已的中国何时进入封建社会与中国封建社会为何长期延续等问题即由此而来;第三是指欧洲中世纪的一种社会制度,它常被看作是各种封建社会的参照原型。我们在上一章已考察了第一种“封建”概念,下面我们将分别论列和比较中、西“封建社会”的概念。  一、“封建社会”概念在中国的由来  中国自从十九世纪中叶被敲开国门,有关中国古代封建的思想性争论便成了绝响。不满现……去看看

第三部分 坐而论道 - 来自《黑板上的经济学》

如何判断女士的年龄——信号筛选问题   写下这个题目让我不好意思,难道一个年近花甲的人,放着书不读,要去琢磨这种无聊的问题?且听我慢慢道来——  有一年去成都开会,我们那一组都是年龄相近的中老年男士,有共同的话题。与会议主题相关或不相关的事都聊得十分起劲,冷落了同组一位看似20余岁的女士。到青城山去玩时,她问我,你们聊天怎么不给我插嘴的机会?我说,你是下一代青年团了,与我们没什么共同语言,大家冷落了你也很正常。她说,我都40多了,女儿都共青团了,哪还有那个时光。我吃惊地看着她那张娃娃脸,披肩发……去看看

附录:艺术和自我超越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Art and Self-Transcendence   贡布里希   一位人文主义者应邀对一批主要由自然科学家组成的听众发表演说,假如他略感歉疚,那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艺术研究就提供了让人歉疚的缘由。这种研究中的一个系统的或哲学的分支,即美学,到目前为止已存在了两个多世纪,然而耶稣会的文森特·特纳神父[Father Vincent Turner S.J.]在一篇题为“美学的荒芜”[The Desolation of Aesthetics]的文章中对这些努力持怀疑态度,我也有同样的怀疑。作为历史学家,我们略多地受人尊重些,然而,即使在史学界我们对风格和属性作出的特定推论也经不起检验,……去看看

第九章 鼓动工作的复活——宪章运动领袖们获释 - 来自《宪章运动史》

最后几名宪章运动被告还未被提审时,有些人已在努力 对宪章运动团体进行改组了。读者们已经看到,为了实现宪 章而成立的协会最初都是地方性的,虽然它们的努力都集中 于成立一个全国性的机构。其中许多协会现在已经解散了; 1840年7月20日,星期一,代表们在曼彻斯特开会,商讨这 个问题,拟订计划,使这个团体的地位有所改善。约翰·阿 伦和约瑟夫·哈特菲尔德代表约克郡的西赖丁出席;詹姆斯 ·利奇和詹姆斯·泰勒代表兰开夏南部;J.迪根代表斯特利 布里奇和利物浦;戴维·约翰代表默瑟尔提德维尔和蒙默斯; J.B.汉森代表卡莱尔;W.蒂尔曼代表曼彻斯特;乔……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