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黄祸论这一虚构出来的怪论的核心思想是以中国人为主的黄种人对白种人构成了威胁,白种人应当联合起来对付黄种人,中国威胁论的出现早于黄祸论,黄祸论出笼后很快代替了中国威胁论并被广泛传播,今天中国威胁论的制造者和鼓吹者不再提黄祸论,是怕说出那个黄字,暴露出他们坚持民族歧视主义的真面目,因为现今民族歧视已成过街老鼠,而中国威胁论则成为遏制中国和平崛起的舆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篇 第十二章 时间上的兵力集中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我们在这里要谈的概念在实际运用时很容易引起各种各样的错觉,所以有必要把某些概念阐述和明确一下,为此,我们再来作一次简短的分析。   战争是方向相反的两个力量的碰撞,从这里自然会得出结论:较强的一方不但可以抵销对方的力量,而且还可以迫使对方作反方向的运动。因此,在战争中根本不容许陆续(逐次)发挥力量的作用,同时使用规定用于一次碰撞的全部力量必须看作是基本法则。   但是,只有战争确实象机械碰撞一样,才会产生上述现象。如果战争是双方力量持续不断地相互抵销的过程,那么力量的作用当然也就可以陆续发挥了。在战……去看看

十一 价格歧视:方法与应用 - 来自《产业组织》

   2009/10/01
上一章,我们介绍了价格歧视的分类以及各种歧视形式的理论基础。这一章,我们要更详细地考察厂商从事价格歧视的各种活动方式。在第一节,我们简单地考察一下马克卢普(Machlup)关于价格歧视方法的分类。然后,我们将更详细地考察传统的价格歧视,如;影剧院、电话业务、航空票价、医疗服务、国会信息服务、学院奖学金和商品券。在第二节,我们首先考察作为度量需求以及相应地规定价格的一种手段——搭卖;然后,讨论公用事业和电影经销商的多重定价问题;最后,我们考察精装书与平装书的销售、相同商品的不同牌号、药品销售。分类  上一章,我……去看看

第六章 天京大火 1、庄严的忠王府礼堂,集体婚礼在隆重举行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建在天京城内明瓦廊的忠王府一片喜气洋洋,从大门外到王府里,处处披红挂绿、张灯结彩,往日绘着旭日东升、海波荡漾的巨大照壁已被黄缎裱糊,正中那个大红囍字,犹如火球般辐射着光芒,把出出进进的男女老少的脸蛋映得红通通的。  今天是忠王府的大喜日子。忠王次女忠二金金好下嫁英国军官毕尔斯、忠王三女忠三金金妙下嫁慕天安谭绍光,两姐妹的婚礼同时在王府礼堂举行。还有两对新人也在这个时刻向世人宣布自己的婚姻,他们是英国籍军官呤唎和葡萄牙姑娘玛丽、希腊籍军官包西和安庆姑娘姚弱琴。四对新人同时举行集体婚礼,这在金陵城……去看看

福建武夷山 - 来自《黄祸》

“南京军区的态度很明朗:从明天起,三十天之内,我们恪守中立。证据必须在三十天之内拿出来,否则不再等待。”发动机的声音从黑夜天空中隐隐传来。别墅前面的草坪亮起几盏引导降落的灯。声音逐渐由小变大。一架不开夜航灯的直升机如夜间寻食的大鸟从山脊后面出现,越过茂密的树林,悬在别墅上方,亮起底部一盏旋转的探照灯,把草坪和周围地形仔细巡视一番,缓缓降落。李克明站在别墅旁边一个随着山势砌起的平台上。当炫目的探照灯光照向他时,一种本能反应使他不由自主地寻找该往哪躲藏。周围的古松假山和亭阁之间不乏藏身之处,但是他没……去看看

第二十六篇 研究限制立法机关在国防方面权力的主张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二十六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在人民革命中,要在人们的思想上划清权力和特权的界线,并使政府的能力与私人权利的保护结合起来,几乎是一件不能指望的事情。这微妙而重要方面的不足,是我们遭到麻烦的重大原因。如果我们在未来的制度改革中不谨防重蹈覆辙,就可能从一个空想的计划到另一个空想的计划,从一个改变尝试到另一个改变的尝试,而决不能作出任何具体的改善。限制立法机关在提供国防手段方面的权力,是一种起源于对自由的热情比开明的见解更加强烈的高论。然而我们看到,它至今尚未广泛流行;甚至在此种论调……去看看

七、日曜日之梦 - 来自《通天塔》

93  “王先生。你简直没法相信……什么尚且。当然。我当然是对眼前的王先生复述梦里的夏大夫对梦里的王先生说的那番话喽。什么。当然不是。这个王先生和那个王先生当然不是一个人。那还用说。否则我尚大夫就成了夏大夫了。这不是笑话吗。再说梦里的王先生是个疯子。这位可敬的王先生可不是疯子。好。我接着说。不。是夏大夫接着说──王先生。你简直没法相信。你逃离通天塔以后这里发生了……哦。我说的这里。是指通天塔里。不不。是夏大夫说的这里。指通天塔里。尚且。你别老是打岔。嗯。你说什么。梦里的王先生实……去看看

2-11 旧制度下自由的种类及其对大革命的影响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如果有人读这本书到此释手,那他对旧制度政府只得到一个很不完全的形象,他就理解不了产生大革命的那个社会。   公民们四分五裂,闭关自守,王权四处扩展,强大有力,看到如此景象人们可能认为独立精神已同公共自由一起消失了,以为所有法国人都同样地百依百顺。但情况并非如此;政府已然独断专行地指挥一切公共事务,但它还远未成为所有个人的主宰。   在为专制政权制订的许多规章制度中,自由仍未死亡;不过这是一种我们今天很难设想的奇特的自由,要想搞清它对我们能有什么利弊,就必须详细加以考察。   当中央政府取代所有地方政权,日……去看看

二 能动的社会 - 来自《未来中国的选择》

(一)我们理解的社会在习惯意义上,人类用社会一词来表示组织在一起的人类群体,还有人把群居的动物也冠一个“社会”的名词。像这样的名词是难以下定义的,因为它不是先有名词,而是先有现象(人只是给这种现象一个称谓)。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可能给社会下一个所谓的定义,而只是从界定研究范围的意义上,对社会给以这样的理解:社会就是有机组织在一起的人类群体。此种理解有这样两个含义:1、只有人类构成的群体,我们才称其为社会。除去人之外,群居(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其他个体还有很多种,动物、植物等等。但动物、植物的群居和人的群居却有质的区……去看看

第一部分 全部知识学之诸原理 - 来自《全部知识学的基础》

A1.第一条:绝对无条件的原理  我们必须找出人类一切知识的绝对第一的、无条件的原理。如果它真是绝对第一的原理,它就是不可证明的,或者说是不可规定的。  它应该表明这样一种事实行动(Tathandlung),所谓事实行动不是,也不可能是我们意识的诸经验规定之一,而毋宁是一切意识的基础,是一切意识所唯一赖以成为可能的那种东西。在表述这种事实行动时,我们不怎么害怕人们不思维他们应该思维的东西——这个问题已有我们精神的本性在照料了——我们比较害怕的是人们会思维他们不应该思维的东西。这就有必要作一种反思和一种抽象:对人们最初可能认……去看看

第六章 天京大火 6、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 来自《曾国藩 第2部 野焚》

李鸿章的话说对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戈登以杀降之罪来控告李鸿章,真个是告状无门。他四处闹了一阵,各方反应都很冷淡,自己也觉得无趣,最后便以名誉受到损伤为由,扬言要辞去常胜军的首领之职。李鸿章还要靠戈登的洋枪队收复无锡、常州,不能太得罪他了,于是一方面向美、英、法等国驻上海使团发一个文告,说明戈登本意是要宽赦降将,杀降时未在场,系中国人自己决定的,与戈登无关;一方面又给常胜军发了六万赏银,其中一万给戈登本人。戈登既保护了名誉,又得到厚赏,便再也不告状、不辞职了。  李鸿章软硬兼施驾驭戈登的手腕,得到了官场的一致……去看看

第四章 南国城乡的杀戮 - 来自《侵华日军暴行纪实》

广东、福建是祖国的南大门,湖南则是重要的交通枢纽。为了切断中国的对外联络,打通大陆南北的交通线,日军把战火燃遍了南国城乡。一、血火粤闽狂炸羊城、“扫荡”东江、两占福州,居民被迫背井离乡“七·七”事变后仅2 个月,日军就将战火烧到了广东。此后,随着战火的扩大,华南人民也日益遭受侵略者铁蹄的践踏。狂炸羊城 广州座落在广东省南部人口最密集的珠江三角洲上,是我国南疆的用户,也是中南地区主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1937 年“七·七”事变,日军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不久,日军就开始不断地对广东地区进行狂轰滥炸,作为对……去看看

第二章 西力冲击(上)(一八三〇至一八五〇)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中英争端的扩大   一、英国的新举措   海运大开已三百年,中英的接触已两世纪,彼此互感不满。中国虽无调整之意,英国则已不耐,认为非变不可。十九世纪初期,英国工业革命渐次完成,机器化的生产大量增加,市场固待开扩,原料亦须争取。同时交通革命方兴未艾,火车开始行驶,轮船利于致远,自欧洲东来时间缩短,一时虽不能大量使用,要为时不久。制海权业已掌握,军备日强,印度早为所有,一八二四年又占领了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加坡,控制了东入太平洋的海道要冲,在在使英人不安于现状。地大物博的中国门户必须进-步地打开,中西的关系必须修正,……去看看

第七章 攻取武昌 4、康福挥刀砍杀之际,一眼看见弟弟康禄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二十二日傍晚,当蚕儿从康福手里接过毒药时,她的手抖抖的,浑身发软,一回到屋里,便瘫倒在椅子上,半天起不来。康福吩咐的话一直在脑中盘旋:“今天夜里,在石祥祯就寝前,将毒药放在茶碗里,无论如何要劝他喝下这碗茶。毒药要半个钟点后才发作,趁这个机会逃出总部,躲进刘家宅院。”石祥祯马上就要回来了,蚕儿还没有最后下定决心。既是一个造反的长毛头领,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对他,她又怕又爱。到武昌城破时悄悄离开他,这点,蚕儿咬咬牙可以做到,但要亲手放毒药去毒死他,她怎么能下得手呢?听到石祥祯进屋的脚步声,蚕儿一跺脚,狠下心将……去看看

编者前言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一  哈耶克的新著《致命的自负》是他的全集——哈耶克著作的标准版本——的第一卷。读者想必会有深刻的感受,这部新作的论证节奏明快,立场鲜明,既有颇为切合具体的实例,又不时露出犀利的辩锋,因此他们也  于对本书的背景有所了解。1978年,年届80高龄,与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战斗了一生的哈耶克,希望让这场论战有个了断。他设想举行一次正式的大辩论,地点很可能是在巴黎,让社会主义的主要理论家与知识界中赞成市场秩序的领军人物对垒。他们所要讨论的问题是:“社会主义是错误的吗?”赞成市场秩序的人将会证明,不管是以科学、事实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