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图书

权欲和情欲构成了这本长篇小说情节驱动的两大轮子。渴望权力的大学高才生黄三木有幸进入市府,成为权力俱乐部的成员,但他并未能领略到权力的快感,相反,鸡零狗杂的琐碎事情和冷冰冰的游戏规则让他感到不适应,书生本色就像狐狸的尾巴时不时露出来。他的上司想把他当儿子一样培养,他却在内参上撰文批评本部门的问题,导致上司晋升省委副书记的希望泡汤。他被打入冷宫,忍辱含垢。极度的压抑迫使他找机会发泄,权力给他的屈辱他要把它转嫁,为此他不惜一切:像上司戏弄下级一样地玩弄女人,在对女人疯狂的追索、征服和占有中,体验放纵的快感、权力的力量,学习权力运作的技巧和艺术。他甚至忽略了爱情,以至恋人被他人诱奸拐走。当时来运转遇上市委副书记的女儿,他毫不迟疑地“解决”了她,与之成婚,在岳父大人与别人的权权交易中步步高升。他终于享受到权力的滋味。也就在此时,他遇到心爱的女人,仕途和人生再一次发生逆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外资涌入的第一个浪潮 - 来自《外资与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

对外开放的门开大了,外资的涌入也就多了起来。用一浪接一浪来形容外商对华投资丝毫不为过。其中,第一个浪潮就出现在1985~1987年。1985年,中国协议利用外资的金额为59.32亿美元,实际利用的金额为16.61亿美元,批准涉外企业的数目为3073个,分别比1984年增长了123.76%、32.55%、65.57%,不论从哪项指标上说都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到1987年,中国累计协议利用外资228.68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89.44亿美元,建立涉外企业10052个。这个浪潮具有什么的特点?与它相伴随的中国经济生活发生了哪些重要变化呢?本章对这些问题将作出回答。  一、不“……去看看

前言 - 来自《经济解释(卷二)》

一口气写完了「需求」,告一段落,反覆重读,自觉不让前人,拍案而起,仰天大笑。遂决定以《科学说需求》这个名目出版「卷一」,修改呀,设计呀,校对呀等等,搞了几个星期,跟着又在大陆东奔西跑,作了多次讲话,筋疲力尽矣!片刻安宁,休息了两天,再贾余勇,正要在《经济解释》的「卷二」动工,却想到《壹周刊》的《南窗集》快要断稿!于是又振作起来,抢先替《南窗集》写好了几期。是的,《经济解释》不可以断断续续地写。向前看,我要有三几个星期没有干扰,才能把思维集中起来。今天晚上屈指一算,前头有四个星期。刚交了《南窗集》的稿,思维还未能集中,但动了笔……去看看

16.自我惩罚 - 来自《沧浪之水》

董卉的女儿满月,请我们去王府酒家吃中饭。董柳跟别人换了班,一波也就没去幼儿园。吃完饭董柳去了医院,岳母带一波回家,我就上班去了。快下班的时候,楼下有人在喊:“池大为,池大为!你家里出事了!”我心中一惊,头发一下就立了起来。跑回家一看一波坐在门口的地上哭,指着自己的脚叫着:“爸爸,爸爸!”我在一波的脚后跟处轻轻一摸,一块皮就掉了下来。一波痛得直叫:“爸爸,爸爸!”我抱起一波就跑。医生看了说:“要住院。”收费的人说:“两千。”我似乎没听懂,直了眼望着他。他说:“两千。”我这才明白过来,说:“我是卫生厅的,一时没带那么多钱,等会补交……去看看

第二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虽然在电话里说得有条不紊、平心静气,但心里一点儿底也没有。如今已经不是前几年了,领导随便一句话,就会地动天摇,震得山响。现在即便就是一份一份的红头文件不断地往下发,即便是三令五申、正言厉色,讲了一遍又一遍,下边的老百姓也没有什么人会在心底里真的把它当做一回事。一只老鼠坏一锅汤,一件腐败透顶的事情,就足以伤透了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心。虽然是年年讲月月讲,时时刻刻、大会小会都在讲,要花大力气、下大决心,要严刑峻法、大刀阔斧地惩治腐败,端正党风,决不姑息,决不手软,但到头来一切好像还是老样子,满地的老虎还在跑,满天……去看看

第18章 - 来自《至高利益》

徐小可讥讽地看着贺家国:“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了?你以为我怕那些流言蜚语 呀?”   李东方怔了一下,换了一个角度说:“老领导,有个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大 老板对贺家国很关心,也很关注,还让凡兴同志专门带了话给我,要我们注意保护 他。   赵启功气道:“峡江市的一把手是不是你?你就没办法了?你就让他多搞搞经 济,搞搞移民什么的,政法方面的事少插手,尤其是田壮达的案子!”哼了一声, 又带着明显的怨愤说,“钟书记怎么突然关注起这个狂徒了?他过去不是这个态度 嘛!这里面难道没有文章吗?还有那个钱凡兴,怎么到峡江来的,来干什么,你心 里要有数!东……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2、康禄最先登上城墙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南门外的妙高峰,其实并不高,准确地说,它只是一个土堆罢了,就和城东郊的马王堆一样。但它比马王堆的命好,它紧靠南门,处于长沙城热闹的地方。在闹市区有这么一座地势稍高,又林木葱郁的山丘,更显得难能可贵。历代文人雅士,都喜欢在这里登高赋诗。当年吴三桂占据长沙时,陈圆圆已经老了,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成为他的爱妾。吴三桂常常携带两个观音在妙高峰上游憩。峰顶药王庙前的坪中,至今还留下为吴三桂造的石桌石凳。传说吴三桂与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时常在此对弈,石桌上刻的棋盘还清晰地保留着。这几天,药王庙已成为太平军攻城指挥部。现……去看看

第十五章 “真理”的定义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关于“真理”的定义这个问题,我曾在两个不同的时期写过文章。在一九○六年到一九○九年关于这个题目所写的四篇文章又重印在《哲学论文》(1910)里。在三十年代的晚期,我又来研究这个题目,这第二次研究的结果发表在《对意义与真理的探讨》(1940)里,并且略加改动,印在《人类的知识》(1948)里。   自从我放弃了一元论,我确信真理是什么必须借对事实的某种关系来说明,但是究竟这种关系是什么,要看该真理的性质而定。我着手驳斥我极端不同意的两种学说。我先驳斥一元论,然后驳斥实用主义。一元论的学说表述在哈勒德究钦的《真理的性质》……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主义与政党 - 来自《自由与繁荣的国度》

   2009/10/01
1·自由主义者的“教条主义”人们指责早期的自由主义,说它死板僵化,不善妥协,正是由于这些弱点使它在同形形色色的反对资本主义的党派的斗争中位居下风。假如自由主义懂得如何通过一些迎合大众口味的口号以及妥协和让步来博得大众的宠爱的话,那么占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一部分阵地。自由主义从来没有像那些反对资本主义的政党那样建立自己的政党机构和宣传机器。其政治策略从未在竞选斗争和议会谈判中产生一定份量的影响,而且它也从未在外交事务上作出独特建树。他们认为,这种顽固的教条主义必然会导致自由主义的衰落。以上论……去看看

第二章 历史性的言和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一卷》

6.最高级别的谈判  毛泽东这位在中国现代历史上能与蒋介石对手达18年之久,而不曾低头和输过的中共领袖终于亲飞重庆了。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许,一架三引擎巨型飞机徐徐降落在重庆九龙坡机场0在张治中、赫尔利陪同下,毛泽东、周恩来、王若飞等走下飞机。到机场迎候毛泽东一行的有;蒋介石的私人代表周至柔。国民参政会正副秘书长邵力子、雷震,各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张澜、沈钧儒、左舜生、章伯钧、陈铭枢、谭平山、黄炎培、冷御秋、郭沫若等,此外还有各界群众代表和中外记者。尽管没有鲜花,没有仪仗队,但毛泽东一行的抵……去看看

八 不讨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三则) - 来自《传统下的独白》

昔金圣叹有“不亦快哉”三十三则,顾而乐之,乃作“不讨老婆之不亦快哉”三十二则,以蔚今古奇观。   其一:不须跟人家丈夫比,不须为“出息”拼老命,没出过国,不怕埋怨,不怕丢脸,岿然独于故国山水之上,受台北市警察局管辖,不亦炔哉!   其一:不须看孕妇大肚皮,不亦快哉!   其一:不拿“红色炸弹”(喜帖)炸人,不亦快哉!   其一:经常使人以为你将拿“红色炸弹”炸他,不亦快哉!   其一:可含泪大唱“王老五”,不亦快哉!   其一:不让“双方家长”有在报上登启事“敬告诸亲友”的机会,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挨耳光,不亦快哉!   其一:不须罚跪。不亦……去看看

主编的话 - 来自《伯林谈话录》

   2009/10/01
刘东  总算不负几年来的苦心——该为这套书写篇短序了。  此项翻译工程的缘起,先要追溯到自己内心的某些变化:虽说越来越惯于乡间的生活,每天只打一两通电话,但这种离群索居并不意味着我已修炼到了出家遁世的地步。毋宁说,坚守沉默少语的状态,倒是为了咬定问题不放,而且在当下的世道中,若还有哪路学说能引我出神,就不能只是玄妙得叫人着魔,还要有助于思入所属的社群。如此嘈嘈切切鼓荡难平的心气,或不免受了世事的恶刺激,不过也恰是这道底线,帮我部分摆脱了中西“精神分裂症”——至少找可以倚仗着中国文化的本根,去参验外缘的社……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清晨5点20分,职工们终于推选出了同市长对话的代表。     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代表群体,正式代表有35名,具有发言权的代表有12 名,列席旁听的还有近一百人!     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一个小会议室里,被挤得满满当当。     而老干部活动中心外边的近万名工人,不仅没走一个,而且由于天就要亮了,人数仍在迅速地增加。把这么一个只有三层。不足三百平米的小楼小院围得水泄不通。没有一个人随便说话,没有一个人胡乱走动。整个宿舍区一片空寂,好像连时间也凝结了。     全厂能出来的职工可能都在这里了,此时此刻都在这里默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