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机关滋味》

盛德福现在的处境,大约属于刘备卖草席的困难时期。盛德福未必能做皇帝,可他认定自己将来决非泛泛之辈。

盛德福仍在石榴乡担任农技员。要说工作,倒也十分清闲,除了到农户和田头去转转,平时就和乡干部一起,围成一桌打红五、搓麻将,自有一番乐趣。只是,每次打完牌,盛德福都感到有种莫明的空虚。他觉得,如果自己这辈子都在石榴乡这样混下去,还不如喝瓶农药死了算了。

盛德福的父亲倒不管儿子有什么想法,做个乡干部,也不算太亏了。他需要教儿子的,就是提一下他现在的年龄,终身大事不可耽误了。他母亲早已托人四处物色,想把这件事尽快地弄出个眉目出来。

盛德福就是这样开始讨厌起自己的父母亲的,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他盛德福今天在石榴,难道一辈子都会在石榴?他盛德福今天当乡干部,难道明天就不能当市干部?只要到了青云,只要当了市里的干部,凭他盛德福的一脸福相、堂堂仪表,还怕青云镇的姑娘不像苍蝇样地轰过来?

他的心里,有个偶像,那就是市委办公室的刘金才。此人也是农专毕业,开始也在乡里工作,后来因为写了几个材料,被市里看中,终于吉星高照地被调到了市委办。现在,刘金才已经做起了综合处的处长,这可是个山海关样重要的位置,打进这个关口,仕途就是一片光明。

上次,他经过学校老师推荐,曾专门去市里找过刘处长。刘处长见了老师的推荐信,非常地客气,中午还留他在家里吃了中饭。刘处长说,以后只要有机会,他是一定会帮忙出力的。不过他告诫盛德福,刚从学校里出来,在乡里锻炼几年也有好处。要好好工作,多长点才干出来。特别是现在的机关单位里,很需要会文字的人,在乡里工作的同时,最好多练练笔,搞点调研文章什么地,将来定会有用的。

那天,盛德福还顺便去看望了黄三木。中学里的黄三木,当时就知道读书,就因为他考的学校好,现在就混进了市委机关,坐在明净锃亮的办公室里,真有点神气。他暗暗地咬紧牙关,发誓要拚一番,将来混得比黄三木更人样些。

很快就半年过去了,盛德福也弄出了两篇调研文章,并且也寄给了刘处长。可现在一直还没有消息。理想和现实总归有些距离,他真的不敢说将来会怎么样,倘若今后真的一辈子留在石榴,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父母亲要他快点找对象,这件事他也曾想过,况且,有时候还真是寂寞得叫人发狂。在石榴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没有电影院,没有歌舞厅,任何娱乐场所都没有。除了打牌还是打牌,真叫人打得厌烦为止。他想,如果有个心爱的姑娘陪伴着自己,可能就不会有太多的埋怨了。或许他在石榴会更加安心些。可是,你想想,石榴乡哪有女孩子呢?初中里的蔡老师有几分姿色,可她早已有了主,而且有两个男老师还为她打得头破血流,真是荒唐。供销社的小云呢,一张苦瓜脸,看了就叫人想哭。收购站的阿兰呢,说是说是个女的,看上去却像是个男的,他真恨不得去检查一下,看究竟有没有搞错。剩下的,就是乡卫生院的陈秀秀了。她是南州卫校毕业的,看上去也是受过教育的样子,文文气气地,要说漂亮,却是一点也谈不上。况且,她瘦瘦小小的,浑身上下没几斤肉。如果找她做老婆,那么盛德福对于性感女人的向往恐怕就要永远地画上一个句号了。有什么办法呢?有总比没有好啊,不管怎么说,陈秀秀总还算是个女人嘛!

女人还算女人——盛德福不只一次在心里自言自语,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父母亲整天在他耳边唠叨,他想想,这事还真难为两位老人家的,他们也是为了儿子好。再说,他自己也很想要个女人了,许多个夜晚,他都在梦里和那个无头女人干那种事,醒来后便发现又在裤头上画了地图。他想那个无头女人,可能就是陈秀秀了。陈秀秀相貌平平嘛,怎么有脸见他盛德福呢,当然是无脸无头了。

退一百步说,先和陈秀秀谈谈看嘛,以后见机行事,比如说有了远走高飞的机会,那就看着办吧。

陈秀秀敢于把目标定在盛德福身上,也不是没有根据的。说实在,乡里面的这几个居民户女孩,小云啦,阿兰啦,秀秀啦,大家都三天两头见面地,有时候也打打闹闹,混得就熟了。这几个女孩,他稍稍看重的,就是秀秀。而秀秀呢,在她周围也有一大帮男孩似追非追地跟着她玩,可在她看来,盛德福的学历最高,相貌也最好,她的笑意和用心,自然也就更多地付诸于盛德福了。盛德福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只要一打定主意,他就放一把爱情之火,把陈秀秀烧得死去活来。

盛德福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一试身手。刚好,有次在卫生院陈秀秀房间里玩,盛德福说晚上想在这里揩油,没想到陈秀秀竟愉快地答应了。她到街上买了点菜,还到门口小店里买了瓶啤酒。一顿饭下来,两人眉来眼去,就很有了那种意思。晚饭后,两人又打又闹地,陈秀秀就被盛德福抓到怀里了,陈秀秀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而盛德福呢,凭着胆子大、脸皮厚,一张大嘴咬住了她的小嘴,排山倒海似地把陈秀秀亲得喘不过气来。

这样,陈秀秀就依偎在他怀里了。

两人来来去去,石榴乡的人很快就知道了。盛德福的父母亲听说后,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夸奖儿子有本事,竟把陈家的闺女带起来了,那可是一块肥肉啊。陈家的老二在青云镇一家小厂当厂长,在石榴乡可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事情坏就坏在陈秀秀有个当厂长的叔叔,他早就有意帮秀秀到青云镇上找个婆家。现在是什么年头,人不都想往高处走?石榴是什么地方,青云是什么地方,能够从石榴调到青云,那可是她秀秀八辈子的福份呢。

陈秀秀的父母听说她和盛德福谈起来后,好几天拿不定主意。要说盛德福,人倒不错。可他在石榴工作,陈秀秀调往青云的希望就破灭了。特别是盛德福的父亲,他从前可怜得出名,曾经外出要过饭,石榴乡谁不知道呢?就是到了现在,他儿子成了居民户,当了乡干部,家里也还是穷得滴滴答。

盛德福每次到陈秀秀家里去,她父母总是半冷半热地。盛德福把半个月的工资都买了礼品去孝敬他们,不见形势有半点好转,但见他们的架子越来越大,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H 三言两语话巴领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巴顿性格暴躁:罗曼蒂克,而且与众不同。他富有,爱出风头,不敬仰上帝,然而他又为这三点而感到羞耻。去看看 

精神的流浪到达黄浦江畔时已是尽头 - 来自《文革流浪》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沿着漫长铁道线向东南流浪的最终目的地是上海,正是这座曾名扬世界的远东都市,给了我一种朦胧的甚至不切实际的希望,诱使我不顾山高水远袖短手长,从红褐色的大巴山山地,走向那清秀碧润的江南。这也是一个陷入困境难以自拔的知识青年的无奈之举,只把原本虚幻的东西当做真实来想象,从中获得某些自己才能品出的安慰罢了。一个人到了走投无路哀告无门的时候,常会突发奇想举动反常。我以数千里的流浪,竟为去求证一个幻想。这也只有荒唐年代的狂热青年才干得出来。   简单地说去上海是为了见一位端庄、纯朴的女孩,在……去看看 

2-7 币值崩溃对银行的影响 - 来自《预言与劝说》

(1931年8月)  一年前,经济形势的突出特征表现为农业、矿业、制造业和运输业无法获取正常利润,表现为失业以及由此带来的生产性资源的浪费。今天,在世界的许多地区中,最令我们担心的是银行业陷入了极其严重的困境。1931年7月在德国发生的一次毁灭性的危机,实质上只是一次银行系统危机,但由于同时迸发的政治事件和政治恐慌,毫无疑问地加剧了世人对此次危机的惊恐程度。存在于银行系统内的头重脚轻、稳定性极差的局面最终使之彻底陷于崩溃地步。依我之见,这种局面的形成根本上就是一种错误的行为,它同银行业的稳健原则是完全不相容……去看看 

十三 受操纵价格、价格刚性和转售价格控制 - 来自《产业组织》

大萧条期间,有时测得的失业率达到了30%以上。大公司的定价策略受到了包括加德纳·米恩斯在内的许多观察家的批评。米恩斯认为,每个行业的产量和就业量与其价格的变化是逆相关的,因此,价格未显著下降行业的产量较低,失业较多。他认为,一个行业的垄断程度越高,价格下降得越少,因而导致的失业也越多。人们看到,各个行业因垄断趋势而导致的价格刚性正破坏着经济,但简单的微观经济理论却又预言相对价格自会面对供需变化作出反应。加德纳·米恩斯和受操纵价格米恩斯提出,寡头厂商在操纵着价格。受操纵价格这一术语首先出现于米恩斯对1929……去看看 

第23章 - 来自《至高利益》

李东方这才松了口气,在书记市长碰头会上说,要给贺家国记一大功。   李东方再也想不到,钱凡兴会干得这么绝,此人一口一个钟书记,却从没想过 对钟书记负什么责,更甭说对老百姓负什么责了!赵启功的新区扔在那里,至今让 老百姓骂个没完,现在,钱凡兴又在工程资金没落实的情况下把两条老街拆了,这 怎么得了呀?当真为了政绩什么都不顾了?!   李东方心头的怒火终于发作了:“凡兴同志,你……你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这么干的后果你考虑过没有?你要是向钟书记逼宫不成,这乱子不闹大了?!”   这通争吵搞得两人的情绪都挺不好,李东方离开时,连招呼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