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机关滋味》

盛德福现在的处境,大约属于刘备卖草席的困难时期。盛德福未必能做皇帝,可他认定自己将来决非泛泛之辈。

盛德福仍在石榴乡担任农技员。要说工作,倒也十分清闲,除了到农户和田头去转转,平时就和乡干部一起,围成一桌打红五、搓麻将,自有一番乐趣。只是,每次打完牌,盛德福都感到有种莫明的空虚。他觉得,如果自己这辈子都在石榴乡这样混下去,还不如喝瓶农药死了算了。

盛德福的父亲倒不管儿子有什么想法,做个乡干部,也不算太亏了。他需要教儿子的,就是提一下他现在的年龄,终身大事不可耽误了。他母亲早已托人四处物色,想把这件事尽快地弄出个眉目出来。

盛德福就是这样开始讨厌起自己的父母亲的,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他盛德福今天在石榴,难道一辈子都会在石榴?他盛德福今天当乡干部,难道明天就不能当市干部?只要到了青云,只要当了市里的干部,凭他盛德福的一脸福相、堂堂仪表,还怕青云镇的姑娘不像苍蝇样地轰过来?

他的心里,有个偶像,那就是市委办公室的刘金才。此人也是农专毕业,开始也在乡里工作,后来因为写了几个材料,被市里看中,终于吉星高照地被调到了市委办。现在,刘金才已经做起了综合处的处长,这可是个山海关样重要的位置,打进这个关口,仕途就是一片光明。

上次,他经过学校老师推荐,曾专门去市里找过刘处长。刘处长见了老师的推荐信,非常地客气,中午还留他在家里吃了中饭。刘处长说,以后只要有机会,他是一定会帮忙出力的。不过他告诫盛德福,刚从学校里出来,在乡里锻炼几年也有好处。要好好工作,多长点才干出来。特别是现在的机关单位里,很需要会文字的人,在乡里工作的同时,最好多练练笔,搞点调研文章什么地,将来定会有用的。

那天,盛德福还顺便去看望了黄三木。中学里的黄三木,当时就知道读书,就因为他考的学校好,现在就混进了市委机关,坐在明净锃亮的办公室里,真有点神气。他暗暗地咬紧牙关,发誓要拚一番,将来混得比黄三木更人样些。

很快就半年过去了,盛德福也弄出了两篇调研文章,并且也寄给了刘处长。可现在一直还没有消息。理想和现实总归有些距离,他真的不敢说将来会怎么样,倘若今后真的一辈子留在石榴,这日子可怎么过呀!

父母亲要他快点找对象,这件事他也曾想过,况且,有时候还真是寂寞得叫人发狂。在石榴这块巴掌大的地方,没有电影院,没有歌舞厅,任何娱乐场所都没有。除了打牌还是打牌,真叫人打得厌烦为止。他想,如果有个心爱的姑娘陪伴着自己,可能就不会有太多的埋怨了。或许他在石榴会更加安心些。可是,你想想,石榴乡哪有女孩子呢?初中里的蔡老师有几分姿色,可她早已有了主,而且有两个男老师还为她打得头破血流,真是荒唐。供销社的小云呢,一张苦瓜脸,看了就叫人想哭。收购站的阿兰呢,说是说是个女的,看上去却像是个男的,他真恨不得去检查一下,看究竟有没有搞错。剩下的,就是乡卫生院的陈秀秀了。她是南州卫校毕业的,看上去也是受过教育的样子,文文气气地,要说漂亮,却是一点也谈不上。况且,她瘦瘦小小的,浑身上下没几斤肉。如果找她做老婆,那么盛德福对于性感女人的向往恐怕就要永远地画上一个句号了。有什么办法呢?有总比没有好啊,不管怎么说,陈秀秀总还算是个女人嘛!

女人还算女人——盛德福不只一次在心里自言自语,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父母亲整天在他耳边唠叨,他想想,这事还真难为两位老人家的,他们也是为了儿子好。再说,他自己也很想要个女人了,许多个夜晚,他都在梦里和那个无头女人干那种事,醒来后便发现又在裤头上画了地图。他想那个无头女人,可能就是陈秀秀了。陈秀秀相貌平平嘛,怎么有脸见他盛德福呢,当然是无脸无头了。

退一百步说,先和陈秀秀谈谈看嘛,以后见机行事,比如说有了远走高飞的机会,那就看着办吧。

陈秀秀敢于把目标定在盛德福身上,也不是没有根据的。说实在,乡里面的这几个居民户女孩,小云啦,阿兰啦,秀秀啦,大家都三天两头见面地,有时候也打打闹闹,混得就熟了。这几个女孩,他稍稍看重的,就是秀秀。而秀秀呢,在她周围也有一大帮男孩似追非追地跟着她玩,可在她看来,盛德福的学历最高,相貌也最好,她的笑意和用心,自然也就更多地付诸于盛德福了。盛德福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早就看在眼里,记在心头,只要一打定主意,他就放一把爱情之火,把陈秀秀烧得死去活来。

盛德福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一试身手。刚好,有次在卫生院陈秀秀房间里玩,盛德福说晚上想在这里揩油,没想到陈秀秀竟愉快地答应了。她到街上买了点菜,还到门口小店里买了瓶啤酒。一顿饭下来,两人眉来眼去,就很有了那种意思。晚饭后,两人又打又闹地,陈秀秀就被盛德福抓到怀里了,陈秀秀脸一红,把头低了下去,而盛德福呢,凭着胆子大、脸皮厚,一张大嘴咬住了她的小嘴,排山倒海似地把陈秀秀亲得喘不过气来。

这样,陈秀秀就依偎在他怀里了。

两人来来去去,石榴乡的人很快就知道了。盛德福的父母亲听说后,高兴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地夸奖儿子有本事,竟把陈家的闺女带起来了,那可是一块肥肉啊。陈家的老二在青云镇一家小厂当厂长,在石榴乡可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事情坏就坏在陈秀秀有个当厂长的叔叔,他早就有意帮秀秀到青云镇上找个婆家。现在是什么年头,人不都想往高处走?石榴是什么地方,青云是什么地方,能够从石榴调到青云,那可是她秀秀八辈子的福份呢。

陈秀秀的父母听说她和盛德福谈起来后,好几天拿不定主意。要说盛德福,人倒不错。可他在石榴工作,陈秀秀调往青云的希望就破灭了。特别是盛德福的父亲,他从前可怜得出名,曾经外出要过饭,石榴乡谁不知道呢?就是到了现在,他儿子成了居民户,当了乡干部,家里也还是穷得滴滴答。

盛德福每次到陈秀秀家里去,她父母总是半冷半热地。盛德福把半个月的工资都买了礼品去孝敬他们,不见形势有半点好转,但见他们的架子越来越大,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阿非利加战记 - 来自《内战记》

1.凯撒连续多天行军,一天都不息,每天都赶完全程,终于在十二月十七日到达利吕拜乌姆。他表示自己希望立刻就下船,但当时他身边军队不多,只有一个新兵的军团,骑兵勉强只有六百名。他把他的营帐就扎在岸边,海浪几乎一直冲刷到它脚下。他这样做,为的是免得有人希望他能就此停息一下,并且使每个人都每天每时作好准备。只是在这个季节里,没有适于航行的风。但他还是把划手和士兵都留在船上,免得会错过任何可以出发的机会。特别因为这个行省的居民有报告来说,敌人有不计其数的骑兵,有四个属于国王的军团和大批轻骑兵、又有西皮阿手下的十个……去看看 

第廿九章 - 来自《骗官》

黄书记道:“好的,我同意你的看法。你们重案室的力量还要加强,你们可以抽出部分力量,专门查一查叶谭生这个人。看看他的屁股干净不干净!”在省市纪委的督促和支持下,原先被免去职务的张义正现已恢复了副总经理的职务,一出院就到单位里上班了。只是,叶总经理同样没有安排他干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他还是搞他的党务,三天两头开开会而已。好在他身体尚且虚弱,也就乐得一边工作一边休养。唯一让他不安的,就是丛山儿的案子,至今仍未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当初王之问他们已经掌握一些重要的线索,但是,不知怎么搞的,后来竟然都不了了之。据说丛山儿一……去看看 

3-1.2 高筑狱墙与“骆驼样子” - 来自《走向混沌》

由于来时正是新年底,又由于远行带来的精神疲累,我们休整了两天。第三天,全体劳改成员(包括原来的砖场劳役人员)正式出工。女号干的是什么活儿,我已记不清楚了,但是男号干的活儿,至今使我难忘——我们被分配与服刑的犯人一起去加高监狱狱墙,我和也是携家属而来的刘四,给一个穿灰色囚衣的瓦工和泥、运砖、打下手。   “俺日他娘的,这不是给自己修坟吗?”刘四站在墙根下对我说,“来了就修坟,这不是好兆头。”   我说:“你是‘内矛’,我是‘敌矛’,‘内矛’吃了‘敌矛’的挂赘了。”   “都他娘的是‘杂毛’。”刘四忿然他说,“咱俩和……去看看 

05 孤身一人 - 来自《希望的理由》

我怀念万妮与我作伴的日子,时常想起与她在篝火旁的促膝长谈,与她就新发现进行的探讨。不过,她离开之后,我并没有感到孤单,因为我历来喜欢一人独处。无论是天晴、刮风还是下雨,我每天都爬到山上去。久而久之,我逐渐深入、并喜爱上了一个人类从未涉足的神秘世界——野生黑猩猩的世界。有时候,我根本就看不见野生黑猩猩们的踪影。然而,有了新的资金,压力也就随之减小。我可以自得其乐,独来独往于那片崎岖的山地。我对它的熟悉程度就像我小时候对伯恩茅斯的白垩土和峭壁一样。  那是一段令人兴奋、有所发现的日子,每天都有新的收获,即……去看看 

起看星斗正阑干 - 来自《张学良传》

由于日军节节逼近,国民党军队多抱不抵抗主义,凤凰山不再是安全之地,特务队奉命将张学良转押往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张学良又不得不搬迁了。   贵州修文的阳明洞,在县城以北的龙岗山,离修文县城五里,山不算高,却林木茂盛,风景优美。阳明洞不是人工开掘的,而是一座天然的宽阔明亮的洞穴。有趣的是,这里面还有些自然形成的石桌,石凳呢。至于名曰阳明洞,那是因为相传被贬谪的明代思想家、兵部主事王守仁曾在此读书讲学,由于他自称阳明先生,所以他住过的这个山洞,人们就称为阳明洞了。   张学良从湘西来到这里后,就住在阳明洞顶原有的一座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