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机关滋味》

邹涟晚饭吃得很少,父亲还是刚刚开始吃,她就钻进房间开始打扮了。其实,她并不化妆,她觉得一个姑娘家没这个必要的,但少不了照照镜子,梳梳头,涂点面油什么的。然后呢,换上了条健美裤,她想,也许黄三木会更喜欢些。

她刚要出门,父亲就把她叫住了,说:涟涟,过来,我问你件事情。

邹涟就在父亲身边坐下了。她父亲问:这么早就出去,是不是又去找黄三木啦?

邹涟说:嗯。

她父亲问:你们现在是不是天天都在一起?

邹涟说:是的。

她父亲问:涟涟,你觉得黄三木这个人究竟怎么样啊?

邹涟说:他上次不是到我们家来过么?你们都已经认识了,我觉得他这人挺不错的。

她父亲吃了一口菜,说:认识一下当然没关系。涟涟啊,爸爸妈妈把你养这么大,也很不容易。我们做长辈的,总是希望你好的。我觉得,找对象这种事呢,还是慎重些为好,凭你的条件,我觉得最好是找一个家庭条件好、将来也有点出息的人。

邹涟说:黄三木家庭条件是差了点,不过,他以前是南大政治系的团委书记,现在又在市委机关工作,我看,他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的。

邹涟父亲又开导道:黄三木这个人呢,我看有点书呆子气,凭我的直觉,他将来是要碰钉子的。像这种人,除非有什么靠山,否则是很难有什么出息的。

邹涟说:我不相信。

邹涟母亲在一旁插嘴道:涟涟,爸爸的话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那次他到我们家里来,我正好腰痛,当时我不小心一把剪子掉在地上,他看见了也没帮我捡。

邹涟听了嘟了嘟嘴巴,她哥便说:年轻人呢,慢慢会懂事起来了,我看,找对象这种事最好由自己拿主意,再说,涟涟也不是小孩子了。

邹涟说:就是嘛!她父母则道:我们呢,仅仅是给你提个醒,你自己学聪明点就是了。

邹涟到电影院门口时,黄三木已经早早地在等她了。邹涟叫黄三木陪她逛了两家副食品商店,买了点零食,慢悠悠地又荡到了青云江边。

邹涟挽着黄三木,问道:黄三木,你在市委机关工作,有没有什么感想呢?

黄三木说:我觉得,学校和社会确实是两码事,我觉得自己干的都是一些不想干的事情,工作很辛苦,而且有点不适应的感觉。

邹涟说:那你对将来有没有什么打算,比如说,理想和抱负什么的。

黄三木说:谈不上,我原先有一些理想,渐渐地,不知为什么,好像就没有了。

邹涟道:哼,真是个没出息的人。

黄三木忙改口道:好,我一定好好努力,争取早日当个局长、市长,怎么样?

邹涟笑着说:这才像个男子汉。

她接着又教导道:黄三木,你这个人呢,说实在的,我在学校里就挺崇拜你的。不过,社会的确是很复杂的,你有时候是太书呆子气了点,在社会上混,今后可要学聪明点,活络点,对领导要多多巴结,这样才上得去。黄三木,上次你到我家去,我妈一把剪刀掉在地上,你也不晓得帮她捡一下,有没有这回事?

黄三木结结巴巴道:我一到你们家里,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我有点害怕啊!

邹涟劝他以后要多长点脑子,对待领导、对待长辈呢,都是一样的,不允许有半点马虎。

来到观云亭,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说话,渐渐地就看着天大黑下来了。两个人照例又紧紧地搂在一起,免不了又是一番亲来亲去的,而且一次比一次地深入和老练。现在,黄三木已经很习惯地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舌头一起粘在一块,翻来覆去地搅个不停。每次中间停顿,他总能闻到她嘴唇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后来他一直在想这股味道,有一次,终于有了点眉目,他想,那是他小时候吃过的山粉粥的香味。

黄三木搂着她的身子,她的衣服穿得很厚,无法感觉到什么。他把手落在她的腿上,感觉到一阵柔软,他惊喜地发现,邹涟穿的是时下流行的健美裤,把腿绑得紧紧的,她的腿长得倒还不错。这时他想起了舞会上看到过的那个姑娘,她好像也穿得紧紧地,只是那裤子的料子似乎更高档些,由于她的腿长而丰满,就更让人觉得性感无比了。邹涟的两条腿虽然比不上那个人,但也已经是很不错的了。黄三木大胆地摸了摸,见邹涟没有反抗,便进一步嚣张起来,手掌用力地在她大腿上摸来摸去,一边摸,一边想象着里面的肉体,感觉到心里痒痒的,荡过阵阵的热流。

黄三木想把手逐渐向邹涟的腿跟移去,他知道,在那个地方,有他梦寐以求的东西,那也是一个女人最最根本的东西。把手伸向那个地方,这才是一个男人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目标。这种事情不能急,一急了反而容易引起反感,应该慢慢来,得寸进尺。黄三木的手在不停地运动着,并且一步步地向那个目标迈进,就在紧要关头,邹涟一把抓住了这只贼手,轻轻地说:不要这样,好么?

黄三木说:好的。

然后,他的手又在老地方运动了一会儿,直到手腕发酸为止。黄三木心想:那块地方,今天恐怕是难以占领了,一两天时间都别想,应该从战略上去考虑才行。

这样,他又抱住了她的腰身,开始亲她的嘴和脸。

几个回合之后,他发觉自己在做一件虽然美好、却没有新意的事情,他从亲吻中享受到了很多快乐,但这难以让他满足。

就在邹涟弯着腰和黄三木狂吻时,黄三木搂着她的后腰的双手发现了一个秘密,邹涟在弯腰当中,后腰的衣服露出了皮带,只剩下最后一层内衣了。摸着那层薄薄的,柔软而温暖的内衣,黄三木忽然急中生智,干脆把这层内衣也拉开,两只手用力地伸进了她的后背。

那是一个少女纯洁的肌肤,光滑而柔软,黄三木不停地抚摸着,脑子里一阵阵地晕眩。

邹涟停止了亲吻,黄三木感到不好意思,也就把手从她后背拿了出来,然后就傻乎乎地看着邹涟。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邹涟似乎对他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这使他很很开心,很得意。在接下来的搂抱和亲吻行动中,他就一直在打主意,想继续前面的享受。他想,女人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她的身上,简直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神奇和秘密,都让他产生无限的快感。刚才抚摸的,是她的后背,那么前面呢,前面有两个饱满的东西,定然是千倍百倍地迷人了。那下面的东西,是女人最根本的区域,而这个地方呢,则仅次于之,应该排在第二位。第一位的地方占领不了,能够占领第二位的地方,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黄三木后悔刚才只是抚摸了她的后背,没有乘胜前进,抵达前面的地区。真是个胆小鬼。他在捕捉机会。黄三木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晚上,我黄三木非要占领这个高地。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

黄三木正是以这种敢拚敢搏的精神,终于再一次把手伸向了邹涟的后背,抚摸了一会儿,又突然将右手移到了前面,这时,他发现两个饱满的东西上面,盖着两个硬硬的盖子,他知道,这肯定是那种叫做胸罩的东西了。黄三木头一回接触这种玩艺儿,搞不清楚它的结构,就把手伸进了一只盖子的下面,他的手就摸到了一只极其光滑、极其柔软而丰满的东西,那只盖子也就很知趣地自己退到一边去了。他干脆把另一只盖子推到了一边,一左一右地摸个不停。

在这种运动中,黄三木的心在急剧地跳动着,脑子里像是在闪电似地,一阵阵地麻了他的身体,麻了他的灵魂。

正在他疯狂享受时,邹涟又抓住了他的手,轻轻地把它推到了一边,然后把手伸到自己的胸口摸了摸。黄三木从她收胸收腹的动作中,猜想她大概是在移那两只盖子。

黄三木从战略的高度出发,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两人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观云亭,沿着青云江往回走。在江边走的时候,邹涟向他介绍了许多青云江的故事,可黄三木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是随便地应付着她。在他的整个脑子里,现在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观云亭时的那一阵惊心动魄的享受。

可惜,邹涟推开了他的手,他觉得远没有过瘾,他仍然觉得那块地方无限地神秘,似乎变得比原来更陌生了。他感觉到自己非常需要,他不甘心这个夜晚就这么轻易地过去。

在江边一片夹竹桃林里,有一只石凳空着。邹涟觉得走得有些累了,便拉着黄三木在石凳上坐下。林子里暗暗的,可以看得见江边的行人,行人却无法看清他们。这正是一切恋人们所需要的好地方。

经过一番初级阶段的亲呢后,黄三木故技重演,又把手伸向了前面那两只东西。这一回,还没碰到那两只盖子,邹涟就抓住了他的手,说:不,别这样。

黄三木说:没关系的嘛。

邹涟说:黄三木,真的别这样,我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刚才我就想说了。

黄三木不肯,邹涟又说:我求求你,真的别这样,其他都可以,这样子是不行的。我妈要知道我这样,不把我骂死才怪呢!

黄三木眼看自己的计划就要破产,不拿出点招数是不行了。什么招?爱情。邹涟不是很爱我黄三木的么,就拿她的爱来对付她自己。

黄三木严肃地说:这有什么嘛,人家谈对象、做夫妻,不也都是要这样的么?

邹涟说:人家是人家,我是我。再说,我们又没有结婚,这样做是不好的。

黄三木仍然不悦地说:你这么说,肯定是不爱我了,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算了。

邹涟一听就急了,忙说:不,黄三木,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可我实在不能这么做呀!

黄三木索性听也不听了,说:算了算了,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装作站起来要走。

邹涟急得眼睛都红了,委屈地说:别这样嘛!你一定要这么说,那我只好答应你了。

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黄三木问:什么事呀?

邹涟说:今天晚上我答应你,可以后不许啊。就今天一次,你要答应啊。

黄三木哪里管得了以后,忙说:我答应,答应你就是了。然后,就把手伸了进去,美美地享受了一番。

在回来的路上,黄三木感到很满足。邹涟的家住在一个很偏远的院子里。黄三木送她回家已经不止一次,那条路也已经非常熟悉了。

过了一条大马路,在一条交叉的铁路后面拐个弯,然后在小弄堂里七拐八弯的,就到了那个小小的院子里。院子里面有几幢五层楼房,邹涟的家就住后面那幢房子的201房间。

黄三木送邹涟上了楼梯,在楼梯的尽头,邹涟停住了脚步,这时,邹涟就从高处低下头来,和黄三木暖暖地亲一个嘴,然后轻轻地挥一下右手,压低嗓门说:再见啊。

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啊,黄三木兴奋地从马路上往回走,完全忘记了路途的遥远,心想: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九章 论政府的解体 - 来自《政府论(下卷)》

211.谁想要明确地讨论政府的解体问题,谁就应该首先把社会的解体和政府的解体区别开来。构成共同体并使人们脱离涣散的自然状态而成为一个政治社会的,是每个人同其余的人所订立的协议,由此结成一个整体来行动,并从而成为一个单独的国家。解散这种结合的通常的和几乎唯一的途径,就是外国武力的入侵,把他们征服。在这场合(因为他们不能作为一个完整而独立的整体实行自卫或自存),属于由他们所构成的那个整体的这一结合就必然终止,因此每个人都回到他以前所处的状态,可以随意在别的社会自行谋生和为自己谋安全。一旦社会解体,那个社会的……去看看 

10-13 河北 张家口 - 来自《黄祸》

“这一切灾难与罪恶的根源就是中国, 是您, 总理阁下! ”被中国难民压得喘不过气的俄国终于认识到, 仅仅靠死守一条细窄的边境线是无论如保挡不住难民的。北京政权表面连连道歉, 允诺控制难民, 实际一直在暗中推波助澜。不建立一道宽阔的缓冲隔离带, 是无法遏制北京的放赖政策的, 既不能阻止难民继续北上, 也不可能把入境难民遣返回中国。 然而现在, 他们建立的隔离带又似乎过于宽阔了。中国的长城以北地区, 再加上整个东北和整个新疆, 总共三百万平方公里, 被俄国军队短短几天内占领, 成了隔离带。“长城以北”是个宏……去看看 

第五章 衡州练勇 3、从钓钩子主想到办水师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衡州因为地处湘南,即使是冬天,只要太阳出来,就显得温暖如春。那条秀美的湘江,在冬日的阳光照耀下,益发显得纤尘不染,一清到底,实在逗人喜爱,偶尔还可以看到几个不怕冷的后生子在江中游泳!江面上除开来往的货船、客船外,还有一种当地叫作钓钩子的小船,小船上只能坐一个人。一年四季,哪怕是烟雨霏霏的时候,湘江上都布满了这种钓钩子。渔翁们或站或坐在船上,把钓竿垂向水面,屏心静气,等着鱼儿上钩。冬日和暖的江面上,没有风,水不急,钓钩子稳稳当当,如同用钉子钉死在水中。头上鹰击长空,脚下鱼游浅底,简直令人心旷神怡。这种南国冬钓的情景,与柳宗……去看看 

05 “把‘四人帮’抓起来”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把‘四人帮’抓起来”是“元老派”长期准备的结果  关于“把‘四人帮’抓起来”的具体情况,正式公布的各种材料中极少透露。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说:“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其实,这三个人的作用,都属于“前台”的,而真正在“后台”策划、导演的是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也只说了一句话:当时的形势“使老一辈革命家们深感忧虑。他们大多处境困难,但是仍通过各种渠道,互通信息,并酝酿解决‘四人帮’的办法。”  根据有关记载……去看看 

1-1 平等与现代性 - 来自《选举社会及其终结》

中国历史上的“现代”因素问题  1995年7月,金耀基为《中国文化》杂志写了一段“学人寄语”,以下一些话看来反映了目前萦绕在这位研究中国现代化问题有年的学者心中的重要问题∶  “在跨世纪之前夕,中国人最应深省的是中国文化与‘现代性’课题∶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中国文化是一被变项,也是一自变项,现代化之路是多元的,‘现代性’也可以是多元的。但有没有可能出现‘中国’的现代性?主要视乎中国文化能不能及如何回应现代的普遍性问题。”1  这里指出了“现代”或“现代化”、“现代性”有它的普遍性,2 或毋宁说,当谈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