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机关滋味》

10

 
自从拥有了邹涟,黄三木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变,就像是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要不是邹涟这么大胆率真,黄三木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有次,邹涟问黄三木:你看我这人,是不是太大胆,太不要脸呀?

黄三木只是简单地否定了一下,心想:对我黄三木呀,再大胆点,再不要脸一点才好呢!要是你胆子小,要是你太要脸,还真不知道怎么去追求呢!

黄三木确实很自卑,就是现在,他仍然觉得配不上邹涟,有时还真怕她忽然从自己身边逃走。他想,凭自身的条件和能力,要是去追女孩子,像邹涟这样的女孩子,真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可是谁知道呢,邹涟竟这样主动地送上门来了,现在就已经美滋滋地拥有她了,要说世上的事情啊,还真有点不可思议。

黄三木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运气。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

每次和邹涟约会回来,躺在邮电招待所的房间里,他都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黄三木是个读书人,他曾经读过不少爱情小说,在这些小说里,他读到的爱情各种各样,最终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的纯洁,他们经久不变的情感。黄三木想,他喜欢上一个人,当然是想恒久不变的,可是有一点,他就是怎么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少纯洁。在他的理念里,爱情应该是纯洁的,可他就是不纯洁。他曾经有过的对纯洁的种种理想,现在已经渐渐遥远了。每次和邹涟在一起,总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占据自己的灵魂,那就是对肉体的迷恋和追求。不知为什么,他怎么也克制不住自己。他喜欢亲她的脸和嘴,喜欢两个人伸出舌头来热烈地狂吻,他更喜欢把手伸进她的身体,一遍遍,一处处地去抚摸她的肌肤。邹涟曾经说过,那是最后的一次,以后就不许了。可她终于还是禁不住黄三木的软磨硬缠,被彻底地攻破了堡垒,后来就任他摆布了。

黄三木占有那块高地以后的幸福是难以言喻的。每天晚上,他像解开自己衣服一样地解开一个姑娘的衣服,他像解开自己衣扣一样地解开一个姑娘的胸罩扣,用他那只文质彬彬的手,尽情地抚摸和享受。

他熟悉了这个地方的一切,像熟悉自己的掌纹一样。他知道了乳沟、乳头等重要的地名,像一个贪玩的孩子,顽皮的孩子一样,胡乱地玩耍着。他喜欢拨弄她的乳头,乳头几下一拨,就开始硬挺挺地翘了起来,真是好玩,真是太好玩了。后来他还发现,她的左乳乳头要瘪一些,翘得没有右乳高,黄三木说:呃,我已经找到你身上的特征了。

邹涟笑了笑,似乎她也是知道自己这个特征的。

黄三木戏谑道:要是你以后跟别人结婚啊,我就打电话告诉你老公,说你这个地方怎么怎么地。

邹涟打了他一拳道:胡说八道。

待黄三木玩得尽兴,做课间休息时,邹涟告诉了她家里最近的动态:他父亲有个朋友,儿子在一家什么公司里当经理,听说很有钱的。那个朋友想帮儿子找个对象,听说了她,就把这事跟她父亲说了。他父亲也见过那个朋友的儿子,觉得他挺活络的,也有些喜欢他,就答应跟自己的女儿说说。

昨天晚上呢,她父亲就跟女儿说了这事,希望她好好考虑一下,他说这个人真的是很不错的,比黄三木肯定是强多了。邹涟是个有主见的人,也可以说有些任性,她对父亲的介绍很不以为然,父亲叫她找个机会相互认识一下,邹涟说坚决不见。

黄三木对这种事是缺乏应付能力的,他一直认为自己不怎么样,要是有个竞争对手,更谈不上有什么胜利的把握。好在邹涟看上去真的很爱他的,他不必过于担心什么。他想了想,不如来个背道而驰,唱它个空城计。便面无表情地说:那你就去见见他吧,他那么有钱,跟他结婚一定会很幸福的。

邹涟觉得黄三木显然是不高兴了,不等他说完,便用她带有小疤痕的嘴封住了他的嘴,轻轻地吮了吮,说:你放心就是,我真的是爱你的,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你是知道的。我只不过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一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呀。

邹涟像只小猫样地伏在黄三木的怀里,柔柔地说:黄三木,别生我的气啊,你答应我不生气,快说呀。

黄三木就说:我不生气。

邹涟接着就说:黄三木,你究竟爱不爱我呀?

黄三木是个农家子弟,他觉得爱字挺别扭的,便说:我当然是喜欢你的。

邹涟嘟着嘴道:喜欢和爱是两码事。我问你,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爱我?

黄三木就说:爱,我当然是爱你的。

邹涟挽着黄三木,在江边缓缓而行。忽然,邹涟又问道:黄三木,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嘴巴很难看呀?

黄三木记得她早就提过这个问题,他也确实觉得那点小疤痕算不得什么,没办法,他还得回答一遍:不会的,挺好看的。

邹涟疑心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别骗我。

黄三木说:真的,我不会骗你的。

邹涟说:其实,我这个疤是可以弄掉的。我已经打听过了,南州有家医院,可以搞美容手术的,可以把我这个疤用什么东西磨掉去。不过,我这段时间没空去南州,听说,做这个手术还要一笔钱呢。

黄三木觉得邹涟想得太多了,便说:别别别,这根本就没必要。人家根本就看不出来,就是天天跟你在一起的人,和你再亲密,也要凑到眼前才看得见。

邹涟说:我为的就是你呀,你不是天天都要看见么。不过,只要你不在乎,我也不管那么多了。

黄三木有个姨妈在青云镇,这个姨妈也不是亲姨妈,而是表了一下的。不过,她也算得上是黄三木家唯一可以引以为骄傲的人物了。姨妈早年也在乡下,因丈夫虐待,她便逃到青云来摆小摊混日子,丈夫游手好闲,就知道吃喝赌博,很知趣地早早就死了去。解放后,姨妈便成了青云镇上的居民户,害得乡里乡亲把她羡慕得要死。

上个礼拜,黄三木去姨妈家玩,姨妈问起黄三木的终身大事,黄三木便把邹涟的情况说了,姨妈高兴得不得了,一定要叫黄三木带到家里来吃饭。

礼拜天早上,黄三木就把邹涟带来了。邹涟是见过世面的,又有教养,她亭亭玉立地走到姨妈跟前,脆生生地叫了声姨妈,把个姨妈乐得笑哈哈地,不停地夸道:哟,不错不错,这姑娘可真不错哩。我们三木啊,有福气!

姨妈现在已经退了休,早年做的是服务员的工作。这回,她就把服务员的看家本领使了出来,泡茶,擦桌子,拿出瓜子糖果,不停地招呼说:吃吃吃。

然后呢,一双眼睛不停地在邹涟身上转来转去,又看了看三木,说:三木啊,真是有福气!

又对邹涟说:你们现在的人呢,福气都好!

姨妈知道他们要来,已经买了几样小菜,便进屋去弄了。黄三木和邹涟在屋子里喝茶,吃瓜子,看看时间还早,就带邹涟出去转了转。

这是一个叫沧桑滩的地方,在青云镇的东头。这个名字起得有些古怪,大约古人以为这里的变化很大吧。黄三木和邹涟来到了码头上,只见码头上堆着很多的泥沙和小石子,高高的吊车在缓缓移动,还有加工泥沙的机器发出沉闷的响声。

青云江上,一只只大大小小的船在行驶着,点缀着这里的风景。邹涟说:黄三木,你看这里多美啊!

黄三木想亲一下邹涟,邹涟已经从他的目光和举止中看出来了,只是碍于光天化日,周围稀稀落落的有些人,不好意思干这种事。后来,两人来到了一个墙角下,才美美地亲热了一番。

两人又来到青云江边,看那一只只船,有机动的,也有用竹竿和木浆划行的。黄三木喜欢后面的那种,他觉得现代的东西破坏了从前的美丽。邹涟也雀跃地说:三木,什么时候我们去租条小木船来,自己划出去玩,好不好?

黄三木笑着说:呃,那倒是挺有意思的啊。

这时,江面上忽然起了一层雾。白花花地,淡淡地,从西面过来。它沿着江边而行,并且缓缓上升,越来越淡。

一阵雾过去了,再看那江水,微微地发黑,像是有点冷。

没等他们缓过神来,又一阵雾弥漫了过来,越来越浓。过了一会儿,黄三木和邹涟仿佛就站在黑夜里一样了。

邹涟把身子移了过来,黄三木明白了邹涟的用意,就一把抱住邹涟的身子,用力地咬住了她的嘴。邹涟贪婪地伸出舌头,黄三木自觉地迎了上去,用舌头去抵挡,两叶舌头就一个回合接一个回合地杀得难解难分。

黄三木不老实,借着这浓浓的雾气,他又把手伸进了那个地方,开始了老一套。只是两个人贴得太紧,手不便伸到她的前面,就把工作目标集中在了她的后部。可是后部位的滋味显然差下去了,怎么办呢,他心一黑,猛地就把手插进了她的裤腰。邹涟呃地一声,黄三木的手就捏住一只嫩嫩的屁股了。

邹涟的两只屁股,被他捏来捏去捏得挺难受的,就睁开了眼睛,一看,不好,雾气已经散了,他们重又站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邹涟的脸吓白了,黄三木看了看周围,说:还好,还好,边上没有人。

邹涟就说:快走吧。

黄三木道:撤!

姨妈已经把菜烧好,在桌子上摆好,上面罩了一只竹编的菜罩子。煤饼炉上面,是一只盛满饭的钢金锅。一壶黄酒也已经烫得热热的了。

黄三木和邹涟坐下后,姨妈就揭开了菜罩,就见红烧肉、豆腐滚咸菜等几样东西,香喷喷地冒着热气。黄三木知道,这是姨妈的拿手好菜,也是黄三木最爱吃的。今天呢,就要和邹涟一起共享了。

姨妈拿出三只小碗,从酒壶里倒出黄酒。邹涟说不会喝酒,就倒了很少的一点。黄三木和姨妈呢,都是满满的一碗。姨妈是个女流,可她能喝酒,且一直都喝黄酒。在她心目中,这种烫得热热的黄酒,当然是招待客人的最好的东西了。

黄三木以前是不喝黄酒的,到姨妈家吃了几餐后,他也喜欢上了这种热热的黄酒。邹涟虽不爱喝酒,却也学着抿几口,用红烧肉和咸菜配配,兴奋地说:嗯,好吃好吃。

姨妈呢,见邹涟喜欢吃,更是开心,忙说:喜欢吃啊,多吃点,吃去。

黄三木呢,喝了这碗酒,又加了半碗,和姨妈一起,把那壶酒都消灭了。

邹涟总是那副又有礼貌,又很贪吃的样子,让姨妈喜欢得不得了。

中午,两人在姨妈家里睡了一觉,当然,他们没有睡在一起,邹涟睡在床上,黄三木睡在一张椅子上,弄块毯子一盖,睡得也挺香的。

下午,两人又到沧桑滩转了转,到附近的田头、山脚玩耍了半天,又在姨妈家吃了晚饭。

这应该是一个很愉快的星期天了,黄三木准备送邹涟回家,两个人就荡到了青云镇的大街上。这时的街上,行人已经不多了,特别是在靠近邹涟家的那一段。黄三木和邹涟肩并肩地走着,谈论着,忽然,从街的另一侧迎面开过来一辆小车子,黄三木下意识地抬起头,朝街那边张望了一下,因为刚好是街的拐角,黄三木看到一辆小车子和一个红影一闪,就看不见什么了。

当他把头回到原处时,邹涟竟脸色大变,嘴里像巫婆似地念道:算我瞎了眼,算我瞎了眼,我看错人了,没想到我找了这么一个人。

黄三木极诧异,忙问邹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邹涟就是不答,愤愤地说:你自己最清楚。

黄三木就是不清楚,要邹涟说,邹涟早已没有耐心和他说什么,愤愤地加快了脚步,自个儿向前走。黄三木觉得邹涟真是不可思议,可他不想这样牵就她,他不想像很多男人一样地在自己的女人面前追着求着,像个哈巴狗似地,再说,要是有了这种先例,今后两个人的关系就会发生质的变化。在爱情的舞台上,黄三木就会成为一个小小的配角,或者说一个小小的奴才,供邹涟驱遣。要是换成别人,只要感情牢固,驱遣也就随她驱遣了,可黄三木的自卑使他怀疑自己的前途,认为只要经过几次这样的驱遣,邹涟就会看穿他的本质,看低他的人格,最后把他无情地抛弃,这才是最可悲的。

黄三木看着邹涟气愤愤地远去,终于没有追上去,而是转了个身,回到了邮电招待所。

第二天晚上,邹涟气未全消,可已经面目一新,并且又来找黄三木了。黄三木第一次领略到了胜利的战果。此后,在爱情的战场上,他一次又一次地施行同样的计谋,也一次又一次地赢得了胜利。只是,多少年以后,每次当他回想起这场战争,当他用理性的触角认认真真地收拾战场时,他才痛心疾首地发现,自己的每一次战斗,与最后的战果之间,早已渐渐偏离了方向。邹涟的爱情也一如清纯的青云江水,被一次次地漫上了忽浓忽淡的迷雾。

黄三木问她昨天究竟怎么了,邹涟说:你自己最清楚了!

黄三木说他真的不清楚,邹涟就嘟着嘴,小里小气道:每次和我在一起,都东张西望地,就知道看别人。

黄三木的心一沉,才知道昨天是一只醋瓶子打破了。他仔细地想了想,才知道昨天看那辆急驰而去的小车子时,好像还看到一个红影,这大概是个匆匆走过的女人了。邹涟一定是因为黄三木注意了她,才勃然大怒的。

黄三木解释说:我真的是无意的,怎么样一个人,我都没看清楚呢。

邹涟说:没看清楚啊,今天晚上再去看嘛!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行为。东张西望,一点风度都没有。以前我还没有朋友的时候,看到别的男人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还要看别人,就最看不起这种人,没想到,我现在也找了这么一个人。真是瞎了眼。

黄三木说:我看你是太小气了,想得太多了。

邹涟被黄三木亲了几下,就渐渐地消了气,她轻轻地打了他几拳,反过来又亲黄三木了。

天暖起来了,街上的女人蝴蝶蹁跹地开始吸引男人。邹涟姑娘呢,也穿着花裙子,配上她一米六五的个头和苗条的身段,让黄三木看得挺舒服的。

黄三木属于那种所谓比较阴暗的人,他发现,裙子里面大有文章。穿紧身裤当然好看,吸引人,可要深入进去,占领那些地方,却是很不方便。裙子就不同了,外面围着一块花布,里面就是光溜溜地,太方便了。特别是,当黄三木占有了邹涟的次要部位,熟悉了那里的一切之后,下面的这一段,就是他全力以赴的工作目标了。他不能作一个懦夫,他要尽快地拥有它,享受它。

邹涟坐在黄三木的房间里,说了些东西南北的话题,便开始亲热起来。很快,黄三木就进入了她的次要部位,活动了一阵后,他就把手伸进了邹涟的裙子。

里面是两条滑溜溜的玉腿。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邹涟想拒绝的样子,她想了想,上面那块地方都让给他了,两条腿又算得了什么呢?她用一种特别的目光看着黄三木,任黄三木的手尽情地抚摸着她的腿。

黄三木斯斯文文地把手拿出来,转回来开始老一套的亲热。邹涟一点也不反抗,像是百依百顺似地,任他玩耍。

过了一会儿,黄三木又一次把手伸进了裙子。这一次,他的抚摸范围越来越接近腿的跟部。他知道,他两腿的尽头,埋藏着一个女人最大的秘密,最大的诱惑。而这个地方,他有生以来还不曾抵达过。今天呢,他准备进行一次最彻底的战斗。

他的手越来越下面了,已经碰到那片薄薄的裤头了,忽然,他把手伸了进去,接触到了几根毛茸茸的东西。

就在他大显身手的时刻,邹涟抓住了他的手,面色镇定,语气坚决:不!这是坚决不行的!

黄三木问:为什么不行?

邹涟说:其他地方都行,这个地方无论如何都不行。

黄三木说:我们都这么好了,为什么还不行?

邹涟说:反正就是不行,没有结婚是不行的。

黄三木见她态度如此坚决,要是苦苦地哀求,哪怕是摇着尾巴乞怜,都是不会有用的。这时,他开始故伎重演,一脸严肃地说:既然这样,我们两个就算了,以后就别再谈了。

邹涟站起来道:别这么说嘛!这种事真的是不行的,我们到了这一步,早就是不对的了,要是让我妈知道,非骂我不可。她要是知道我们这种事都干,她会打死我的。

黄三木说:干什么干?我又不跟你干什么?只不过摸一下而已。再说,你妈又不在边上看,她怎么会知道的?

黄三木越说越气,像个暴君似的,坚决道: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你走吧。走不走?你不走,那我走喽?

说着,黄三木就迈开脚步,像是要走。

邹涟猛地冲上来,一把抱住黄三木,气喘吁吁地,眼睛就红了起来,说:黄三木,别这样!我求求你别这样!我是爱你的,你知道我爱你。

黄三木看了看她,见她边说边流着泪,有几颗泪还特别大,扑簌簌地滚到了他手上。

这个时候,更不能心慈手软,而是要乘胜前进。

黄三木一脸平静,问:你真的很爱我?

邹涟哭泣着说:我真的很爱你,我发誓!我永远爱你,一辈子也不离开你!

黄三木说:那就好。那我跟你说,要是不爱我呢,马上给我出去,我不想浪费时间;要是爱我呢,你就答应我那个。

邹涟紧紧地抓住黄三木的手,就怕他不小心逃走。可是,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三木。

黄三木作出最后的通牒,平静地道:答应不答应?

邹涟沉默了几秒钟,轻轻地说:我答应。

黄三木就把手伸进了那块最神秘的地方,顿时感到了一阵发麻,一阵晕眩。他感到下身一阵滚烫,像是湿了一大片。

后来的日子,他在这块土地上付出了很多劳动,也产生了很多的幻想。虽然他不曾像已婚男人样地彻底拥有,却也给他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幸福。他觉得,这是人世间最最吸引他的一片土地。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常风先生 - 来自《逝去的年代》

十多年前,山西人民出版社曾出过一套两卷本的《英美散文六十家》,封面绿白相间,简洁淡雅,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此书署名为“高健编译,常风审校”。从译者的序中,不难看出他对常风的一种特别的尊重。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常风是谁?  常风先生1995年是整整85岁高龄了,但精神一直很好。去年重病一场,他已不能下床,但思维和记忆都好。  常风先生总是平静如水,他的修养极好,每次访他归来,我都在想,年轻的一辈,怎么才能像他们那些老人一样,一切都那么天然挚朴,没有一点火气呢?  常风先生是1933年清华西洋文学系毕业的,在30年代是很有名……去看看 

五、困顿中的艰难求索 - 来自《甘地传》

第一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由于甘地的主动撤退很快进入低潮。在群众斗争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政府虽将许多国大党领导投入监狱,但对其真正的领导人却一直不敢轻举妄动,害怕稍有不慎会引起印度军队和警察的动荡。现在运动骤然停止,逮捕甘地已是时候,2月24 日,国大党巴多里决议通过的当天,孟买政府便已接到密令:一旦决议通过,即可将甘地缉拿归案。同时有关甘地即将被捕的风声越来越紧,甘地身边的人提心吊胆,担心甘地随时可能从他们身边消失。此时的甘地正在沙巴玛迭真理学院一如既往地从事日常工作。   3月10日深夜,当甘地忙完一天的工……去看看 

第10节 悖论之四:理想与国情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就总体来看,法治是一种实践的事业,而不是一种冥想的事业。它所要回应和关注的是社会的需要(当然,这并不排除法律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以推动变革的方式来回应社会的需要)。然而,当中国近代社会的主要目标是要实现现代化,法律被视为一个建立未来理想社会之工具,并用来推行各种激烈或稳健的改革以回应未来社会之际,法律的主要功能就发生了一种根本性的改变。立法者和法学家往往不是强调法律回应社会,将社会中已经形成的秩序制度化,而是要求社会来回应法律,希冀以国家强制力为支撑,首先人为地和有计划地创造一种社会秩序的模式,并且主要是以……去看看 

第34章 - 来自《梅次故事》

最近朱怀镜去荆都开会,王莽之单独接见了他。王莽之透 露,市委将调整梅次班子,由朱怀镜任书记。“我相信你会干得很好的,市委很信任你。梅次这两年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说明领导配备上不太合理。后来你们地委调整领导分工,让你出面管经济,这个决策是正确的。我们就是要让懂经济的同志挑重担。只要把缪明和陆天一的安置方案定下来,马上各就各位。” 王莽之总是把我和市委作为一个概念使用。他习惯先说了我字,接着就说市委。听上去,王莽之就是市委,市委就是王莽之。他平时在会议上,也总喜欢说我荆都如何如何,似乎荆都就是王莽之自家的菜……去看看 

第五章 宗教的宽容 - 来自《思想自由史》

在纪元前三世纪内,印度王阿索卡(Asoka)是一个热心宗教的人,但有宽容的精神,当时国中有婆罗门教和佛教两个对敌的宗教争斗不已,王乃决定给两教以相同的特权,在国中得享同样的尊视,他关于这事的诸法令,是宽容令中之发布最早者,所以是很可纪念的。在欧洲,宽容主义最初明定于罗马皇帝的敕令中,自后对于基督教徒的遇害才终止了,这是前面已叙过的。十六世纪的宗教争执,使宽容问题成了近代的形式,数百年中,此为政治家的一主要问题,无休止的辩论小册子,亦均以此为主题。宽容的意义是指不完全的信教自由,其自由的程度,亦多寡不同。有的是限于某几派……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