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机关滋味》

陈秀秀的叔叔给侄女做过一次媒,就在陈秀秀到青云来玩时,他把自己厂里面的一个小伙子叫来见了面,小伙子人是不错的,陈厂长没有看走眼。只是,这么好一个小伙子,条件自然也不低,他看陈秀秀模样不怎么样,又在乡下工作,就找了个借口,把这事给推掉了。

陈秀秀呢,也没把他当作一回事。可她的父母亲就怎么也不死心,非要她叔叔再给撮合撮合。这个时候,盛德福就是拎了再多的礼品上门,就是再卖力地帮他们干这干那,他们也不会看得顺眼的。

好在陈秀秀的态度还不错,这就给他的爱情加进了一种不三不四的味道。本来,盛德福也不是讲非要得到陈秀秀不可,他只不过是被现实所迫,想搞点戏出来,为自己的寂寞生活涂上点色彩。他原来甚至想,等到陈秀秀投到自己的怀抱里后,他还要拿出点手段来,好好地耍她一耍,这就太有意思了。等到把她的火烧起来后,他会不时浇点冷水上去,让她哭,让她闹,让她倒在自己的怀里,任他摆布。要是他有了出息,飞出了这个山沟沟,管他三七二十一,自己再另外去找一方幸福算了。倘若这把火点不着,他也就懒得去点了。

现在呢,事情远没他想象的那么顺利。火是点着了,可又烧不旺。陈秀秀父母亲的态度,让他觉得怪难受的。有时候呢,他就把自己看小了,看扁了。你想,连陈秀秀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都得不到,要是那些漂亮的,条件好的,她们会看得上我盛德福么?

如此一想,他就不再小看陈秀秀,并且开始巴结起她来,换一个角度说呢,这时的盛德福,就像是一只饥饿又心高的野猫,一心想逮大老鼠却不小心逮住了只小老鼠,本来,他是随便要不要这只小老鼠的,因为吃了它,也不见得会饱,会舒服。可就在这当儿,这只小老鼠竟然从他的爪子下溜了出去,而且跑得还不慢,这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这只野猫啊,就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冲上去逮住这只小老鼠,并且美美地吃了起来。

盛德福一有空,就往陈秀秀房间里钻。这里没有她的父母,不必遭他们的冷眼,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和陈秀秀谈情说爱。说来也奇怪,这时的盛德福,渐渐地,就觉得陈秀秀好起来了,甚至有那么些时候,他还觉得陈秀秀有那么两分姿色呢。当他把陈秀秀的脸亲得红扑扑地,青春焕发的时候,他就更有这种感受了。

和所有年轻的恋人一样,盛德福对陈秀秀的亲热,在一步步地升级,一步步地深入。每天晚上,他都缩在石榴乡卫生院的这个房间里,到后来,就把亲热的场地缩到了陈秀秀的床上。起先是亲吻和抚摸,过了一段时间,就彻底地把陈秀秀给征服了。

陈秀秀把肉体献给了盛德福,盛德福就成了她心中的丈夫了。她像一个新婚妻子一样地撒娇和生气,指使盛德福干这干那。好在盛德福脾气不错,加上那种欲望的满足,也把陈秀秀当作心爱的妻子一样对待,不管他未来的岳父母如何看待,他们的关系总算维持和确定了来。

盛德福到市农业局开会,顺便拜访了市委办的综合处长刘金才。刘金才见了盛德福拎来的两盒中华鳖精,原先已有的校友情感就又加深了一层。他兴奋地透露了一个秘密:市委办的一个秘书调到其他单位任职,现正在办手续,到时候呢,少不了又要到基层选调一个秘书上来。

刘金才说,到时候,他会大力推荐的,不过,自己也要多加把力,特别是多准备一些材料,提供一些工作成绩。文字方面是最主要的,回去后要在这方面多动动脑筋。

回到家里,盛德福及时向陈秀秀作了汇报,不过,这次汇报的语气有所变化,从他的眼神和头颅昂起的幅度上看,已经升级成为透露,且还隐藏了传达的阴谋。在陈秀秀看来,盛德福似乎把一种将来可能取得的成绩,大胆且提前地预支了来,有了美滋滋地享受的意思。

陈秀秀叫盛德福把她的两只碗洗一洗,盛德福答应的速度显然比平时慢了两个节拍,就被陈秀秀臭骂了几句。

盛德福一边洗着碗,一边想着报复的方式。想来想去,又没什么招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好男不跟女斗。当这些词儿涌现在他的脑子里时,他的脾气又变得十分温和了。

大人不记小人过。盛德福没把陈秀秀的话放在心里,后来的几天,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当一个市委秘书的伟大理想中去了。

自从认识刘金才后,他也曾写过几个材料,有两篇短一些的,还分别在省市农业部门办的刊物上发表。在石榴乡的夜晚,他已经把这两篇印成铅字的大作读了二十多遍了。他简直有点崇拜自己,并渴望这种感情能够像流行病样地传染给更多的读者。

在市委办的秘书中,从其他行业选拔来的不少,惟独农业部门还没有,而青云市是个农业市,领导也要求文秘人员要熟悉农业。刘金才曾告诉他,这是他盛德福的优势,当然,也不能掉以轻心,全市农业部门的人才也不少,有些年轻人擅长文字,且很多人都一门心思地想往市委办、市府办钻,竞争是很激烈的。

除了和陈秀秀在一起,其他的时间,他就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阅读和研究各种报刊,把石榴乡的各种工作总结,尤其是农业方面的内容,认真地加以归纳和梳理,并且拼拼凑凑地搞出了好几篇文章。每次搞出一篇东西,他就抄它好几份,分别投给市里,省里,甚至全国性的报刊。他希望文章能尽快发表,越早越好,他不愿意多耽误一分钟,只要把信封糊好,就像大便急了冲进厕所样地冲向乡邮电所,贴上邮票,塞进邮筒。有次,手里拿了信封在路上走,竟撞上了一只老水牛,身上揩了一块很稀的牛粪。那篇文章他太得意了,他认为编辑看了后一定会拍着桌子,马上发表的,塞进邮筒后,还钻进玻璃窗问信件什么时候寄出去,邮电所所长笑着说:小盛啊,现在是早上,还早哩,我们的信件,每天都是下午五点钟盖邮戳,第二天再送出去的,五点钟以前,什么时候拿来都是一样的!

文章一篇都没发出来,市委办副主任高德才就带着刘处长来到了石榴乡政府。乡党委书记郭永昌笑咪咪地走进农技员办公室,对盛德福说:小盛,市委办来人考察你啦!快快,一起到会议室里来坐坐。

高德才和刘金才这二人已经分头找乡里的领导和有关干部了解了盛德福的情况,这些人,基本上没说过盛德福的坏话,这是后来从刘金才那里打听到的。高德才年纪也不大,不过四十来岁光景,可是也笑成非常领导的样子,开始对盛德福进行面试。他见盛德福长得方面大耳,也笑嘻嘻地看着他,觉得盛德福比自己还领导,心里就金丝吊葫芦样地有点晃荡起来。

盛德福向两位领导汇报了自己的有关情况,并回到办公室里拿来了几份自己写的材料,其中当然包括两篇已发表的文章。高德才并没有仔细看,只是机械地说:不错啊,不错不错。

刘金才也在一旁帮助打气:不错,小盛的文章蛮不错的。

中午吃了餐饭,二才就钻进小车子了。在临行前上厕所的当儿,刘金才握了握盛德福的手,轻轻地说:这两天别忘了到市里来走走。

这几天,就害得盛德福心惊肉跳地不得安宁。他饭吃不下,觉睡不好,对陈秀秀服侍得也欠周到,挨了好几通臭骂。好在陈秀秀的骂声中也带着微微的几分笑意,特别是当她得知上面来人考察盛德福时,也不免加深了几分爱意。要是哪一天他真调到了市里,她可得死死地拉住他的衣角不放,不过,她不想把这种思想过早地表露出来,再说,他能去成不能去成还不一定呢。

盛德福好不容易攒了千把块钱起来,他在乡里工作,经常要下村吃饭,有时则在陈秀秀这里揩点油,另外呢,他们农技员也有点点外快捞,否则,存千把块钱是不可能的。他曾想用这千把块钱买只好点的收录机,陈秀秀也知道他有这笔收入,早就要他再多存点,今后用来办婚事的。她还翘翘着嘴巴,嫌他家里穷,嫌他不会赚钱呢。

现在呢,他竟把这一千块钱全部拿了出来,作为到市里来的活动经费了。

在市农业局坐了一会儿,拨通了市委办综合处的电话,一问,才知道刘金才已经下乡了。还好,据说他下午就要回来的。怎么办呢?只好晚上再去找他了,况且,白天办事情也不大方便,拎着东西到人家家里去,前后左右都是市委干部,怪难看的。晚上就晚上吧,反正干起来也方便。只是,盛德福得在青云住一个晚上了,他想了想,离市委机关宿舍最近的,就是市人武部招待所了,就花了三十块钱,在那里开了个房间。

接下来的事,就是研究礼品了。送多了没钱,送少了不行,送什么呢?对他当秘书的事,领导要研究研究,那就烟酒烟酒吧。盛德福到街上转了转,决定给刘金才送两瓶剑南春,又买了两条红塔山,准备送给高德才。这样就花了他四百块钱了。他想,也许还要派别的用场,最好别一下子把这一千块钱报销了。

中午,在人武部招待所门口的小店里吃了碗面。晚上,他想炒个菜,弄碗饭吃吃,却又心疼花钱,特别是一下子几百块钱化了去,更应该节约了,这样,他就又在老地方吃了碗面。

盛德福怕刘金才晚上有事出门去,等天稍有些暗下来,便提着两支手榴弹,去炸刘金才了。

刘金才刚吃了晚饭,盛德福进去,他就完全中弹了。刘金才没有被炸死,反而被炸出一脸的笑容:太客气,小盛你太客气了。

要说刘金才的嗜好,原先是抽烟的,可她老婆嫌他嘴臭,特别是晚上干那件事时,还要一边干一边亲,或者喘着气,那股味道难闻死了。经过好几轮谈判,刘金才终于抗不住老婆的从此不合作的通牒,狠狠地把烟给戒了。不过,经老婆批准,这酒还是天天喝一点,餐餐不能醉。这刘金才嗜好少了,要求就高了,他喝酒喝得不能太多,就最恨喝劣酒了,逐渐地,他就把目标专门对准了名牌,除非老婆扭耳朵,他是非名酒不喝的。

这回呢,他看到两瓶剑南春,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便进一步相信起盛德福的办事能力起来。他想,做秘书的人呢,这种能力比文字更重要,更管用,确实是必须具备的。

刘金才拉着盛德福的手坐下,向盛德福交了底。这次办公室里下去物色了好几个人,各有长处,一下子也没定下来。活动一下呢,很有必要。他开始帮助盛德福筹划起活动方案:办公室的几个领导,都是重要的。高德才呢,和你见过面,到他家里去一趟,也是应该的。另外呢,办公室主任余坦是最后拍板的,也要去走走。

在刘金才的带领下,盛德福先把两条红塔山送到了高德才家里,高德才微笑着说:放心,讨论的时候,我会尽量考虑你的。不过呢,最主要的还是余主任,我只不过是个副主任嘛!啊,我这里呢,没问题的。

盛德福又买了两条红塔山,跟着刘金才来到了余坦家里,余坦家挤满了人,客厅的桌子上,堆着各种各样的礼品,有酒,有烟,他甚至看到了大中华,这让盛德福又害怕又嫉妒。他送红塔山,这些人怎么能送大中华呢,真是可恶!

余坦坐在里面的房间里,和一个客人密谈似地在轻轻说些什么。刘金才进来,他就站起来招呼,盛德福就在一个余坦的目光刚飘到的地方,把红塔山摆了上去。余担问是谁,刘金才就介绍说是盛德福。余担当然已经知道这个名字了,说:是石榴乡的吧?你们坐一下,我先把那件事谈掉再说。

好不容易,才等到客人谈完了离开。有一个呢,还想再等。刘金才不管那么多,就把盛德福带到房间里,先和余主任谈了。

余主任大致向盛德福问了一些情况,他也没有明确地表什么态。只是说:你的情况,我们办公室里派人去了解过,刘金才就更清楚了。不过,我们物色了好几个,到时候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排一排,到会上去定。你先回去,我们会认真研究的,啊。

盛德福带着剩下的三百块钱,回到了石榴。他等呀等,等呀等,总是没有消息。有一天,乡党委书记郭永昌碰到他时,满不在乎地说了句:小盛,这次没被选上?听说人已经定了,是黑虎镇的一个人。不要灰心,在乡里也要好好干,哪里都是人呆的地方嘛!

盛德福简直不相信,他怀着七百块钱被强奸的义愤,找到了刘金才。刘金才说:没有办法,这是会上决定的,我也替你失望。

刘金才向盛德福透露,这次选调秘书,起关键作用的是另一个副主任苏前贵。平时,他和和气气地,从不和人争执,大家就没把他放在眼里。刘金才呢,也没让盛德福到他家去走动。这次呢,不知怎么搞的,他竟和一个叫唐克的人,也就是黑虎镇办公室秘书、原来的农技员拉上一个什么关系,他就很有心要帮助这个人。听说,这个唐克爱好文学,在省报上发表过诗歌和散文什么的,还是市文联的会员。苏前贵凭着唐克的这点资本,在会上据理力争,非要大家同意让唐克进来不可。

余主任呢,可能是看苏前贵资格较老,平时也很配合他工作的,不想因为调一个秘书而把关系搞僵。再说,唐克也肯定到他家去过,少不了也送了礼。

最要命的是高德才,在会前,他告诉刘金才说盛德福好一些,可在会上,他一言不发,看到苏前贵那种气势,他也顺水推舟,同意唐克进来了。这个时候,余主任就更没话说了。

后来高德才不小心漏了一句话,说那两条红塔山是假的。刘金才就批评盛德福不会买东西了,高德才是什么人,是多少年的烟龄了,假烟还会抽不出来?他最恨假烟了,送假烟的人他是不会领情的。

刘金才说这话时,让人觉得他也在怀疑那两瓶剑南春的真假,害得盛德福脑子里乱哄哄地,不知说什么好。

刘金才就劝盛德福别泄气,年纪还轻,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这次不行,就下次,不要期望一次成功。最好呢,一步步来,可以先从石榴调到枫树区里,再想办法调到青云来。

盛德福觉得这样也是不错的。如果能先调到枫树区来,那也是一件好事。

刘金才答应帮这个忙,他说自己和人事局挺熟悉的,乡镇干部互相调动,问题不是太大的。

盛德福到青云开会时,每次都到刘金才家里坐坐,送点土特产,也吃餐把饭回来。两人的感情距离就更近了。

两个月后,动了一批区乡干部。盛德福接到了调令,轻而易举地被调到了枫树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0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我被叫到营部。教导员问我,我的家离丁水生家有多远。   我的心怦怦跳起来,知道有一桩棘手的差事要落到我头上来。我说:“顺利的话,坐车大半天就到。”   “好!三排长。我们考虑来考虑去,丁水生的善后工作,由你去做比较合适。政治处群众干事出差到贵州了,一时回不来。丁水生的事不能再拖。”   营部的书记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没有喝。   “有什么困难吗?”教导员说。   我坦白地回道:“我是担心,不好跟丁水生的父母亲说话。”   教导员问:“丁水生有弟妹吗?”   “有两个妹妹。他家只有他一个儿子。独子不征兵。那年他是……去看看 

十八 比尔拉挨炸 - 来自《圣雄甘地》

很久以来,圣雄的至交密友们从未看到他像现在这样高兴,这样兴奋,这样欣喜若狂。绝食胜利结束,好似为他打开了“充满梦幻和希望的广阔天地”。自从他于一九二九年发动向食盐进军以来,甘地从未像这次绝食一样激发起这么多人的热情,赢得这么多人的同情和支持。   贺电和贺信雪片似地飞往比尔拉寓所。世界各国报纸纷纷盛赞甘地绝食成功。伦敦《新闻记事很》载文报道说:“一位七十八岁的瘦弱老人,以神奇的力量震撼了整个世界,赋予世界新的希望。”这家报纸补充说,甘地“所显示的力量,可以胜过原子弹的威力,西方世界必须以羡慕和期待的……去看看 

第八章 实在论者的逻辑观、物理观和历史观(上) - 来自《客观知识》

有些当代的哲学家告诉我们说:人和他的世界疏远不和:他置身于不是他所创造的世界里,是个陌生人,而且有所恐惧。也许这是人的处境,然而,动物和植物都面临着同样的处境。它们也是在很久以前便生在一个兼有物理-化学作用的世界里,生在一个不是它们所创造的世界里。不过,虽然它们没有创造过它们的世界,这些有生命的东西却把世界改造得面目全非、不可再认,而且在事实上重建了它们诞生于其中的宇宙一小隅。其中的最大变化也许是由植物引起的。它们大大地改变了地球上整个大气层的化学构成。其次的变化大概要算海洋动物的杰作了,它们形成……去看看 

三 自由之路 - 来自《圣雄甘地》

“我有件令人心烦意乱的事情,您知道吗?”路易斯·蒙巴顿说道。   在白金汉宫的一间私人客厅里,两位表兄弟亲密地交谈着,会晤无拘无束,不拘任何礼宾仪式。乔治六世国王和年轻的海军上将肩靠肩地坐在一起,犹如一对同窗多年的同学在边聊天边怡然自得地呷着茶。蒙巴顿急切地盼望举行这次会晤。对他来说,表兄乔治六世国王是最后一个可以助他一臂之力的人,是他摆脱掉割断英国和印度关系的这一倒霉差事的唯一希望。因为英王毕竟也同时兼任印度皇帝,因而有权批准或者拒绝对副王的任命。   “我知道了。”乔治六世面带笑容心领神会地……去看看 

第二章 种玉米的蜜蜂 - 来自《玛雅的智慧》

忙碌的闲暇  伟大的文明不一定完全来自于闲暇,但闲暇无疑是文明的重要条件之一。  据说人曾经有一日一餐、一日二餐的文化进化阶段。动物饿了就出去觅食,有的单独出击,有的集体行动。吃饱喝足,最多要考虑考虑食物贮存问题。进餐的次数能省则省。人类在形成群居、合作、分工的生存模式之后,大大提高了觅食的成功率。及至发展出畜牧业与农业,则更加妥善地解决了温饱问题。饱暖而思淫欲。过分的欲望、需求也就由此产生了。先是想出个一日三餐、荤素搭配的坏毛病,有许多妇女因而变成了烹任专家。后来又想出什么点心、早茶之类……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