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机关滋味》

石克伍回到家里,脸色很不好。吕梅迎了上来,很美丽地笑着道:怎么,又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石克伍脸色阴转多云,莫明其妙地说了句:毛主席选接班人,结果选了个林彪啊。

吕梅听不懂什么意思,石克伍就激动地补道:你不是叫我培养个儿子出来么?我把他当儿子,他把我孙子!我要他上天,他要我入地!

吕梅惊异道:究竟出什么事嘛!

石克伍就把黄三木这小子的事说了,吕梅惋惜道:唉,真没想到,好端端的一个小伙子,平时看上去挺好的,怎么会写出这种文章呢!真是可惜。

吕梅叫石克伍躺下,给他认真地按摩了一番,她希望石克伍能够尽快把这件不愉快的事情忘掉,便说:这件事呢,其实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石克伍当了这么多年的官,风风雨雨都过来了,还怕这篇小文章么?我想,这篇文章总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

石克伍没好气地道:你晓得个屁!你别小看一篇文章啊,一篇文章可以害死人哩!难道你不知道我在青云的处境么?有的人就是巴不得我倒霉,巴不得我石克伍早一天下台,他们就愁找不到机会下手。现在出了这么篇文章,他们就多了个口舌,又可以到处造谣生事了。

吕梅道:你指的是曹金郎他们?

石克伍坐了起来,喝了口水,说:你没听包市长包伽说么?我们青云市来了个曹操,这可是个奸雄啊!还有那个伍一发,财税局长当了多年,不想当了,他早就想进常委班子,听说最想夺的,就是我石克伍这把交椅哩!

吕梅道:你们这些当官的,就知道争权夺利,斗来斗去,难怪人家说官场黑暗。那些知识分子,都爱去搞处研搞教育,我看你这个官当得也够吃力的。

石克伍道:吃力也要干啊,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难道还去改行不成?以前曹金郎当市长,孟虎当市委书记,那时虽然青云市常常上演龙虎斗,可我们下面的人挺好过的,也没这么吃力。自从这个姓曹的接了班,我们的日子就难过了,他就是看在我们几个不是他的人,时时处处挤压我们,亏得我石克伍在省里打点了些关系,还保住这个位置,其他人就遭殃啦?孟虎到了政协,原来说要当市委书记的市委副书记朱小苟,到了人大,当了主任,提是提了一级,可也没了气。还有两个副市长,年纪也不大嘛,被姓曹的一挤,一个到了政协,一个到了人大。现在整天无所事事的,我看了就难受。

吕梅问:是不是侯志刚和袁文井?

石克伍道:就是那只猴子和那口井嘛!这不是我说的,是曹金郎和他的那帮人编的绰号。下面的那些局长呢,也乘机唱起了顺口溜。

吕梅就叫石克伍快念来听,石克伍就念了这样一段:

赶走一只虎,来了一匹狼;

填了一口井,搬来一座山。

这一座山,就是被曹金郎提拔起来的原交通局局长,现任工交副市长陆占山。还有两句是曹金郎他们编起来笑骂侯志刚和朱小苟的:

猴子下了山,小狗泪汪汪。

吕梅听石克伍念了几句顺口溜,忍不住也念了几遍,一边念,一边笑了起来。石克伍见吕梅笑得开心,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吕梅就问:他们为什么没给你编进去啊?

石克伍就吹了:我这名字能编么?爹妈会取名字,一石能克五,金木水火土,行行都克,我自己能轻易被克进去?

吕梅就笑道:你名字好?我看不见得,让我想想,嗯,有了,石克伍,我看你这么坏,其实就是——实可恶(务)!

石克伍听了,慌忙叫道:嘘——,小声点。千万别让人家听见了。要是这个名号一传出去,明天整个青云市就会传遍的。他们正愁取不出绰号哩!

吕梅道:你就这么怕他们?

石克伍道:我怕他个鸟!不过,老虎赶跑了,猴子下山了,小狗掉眼泪,水井也填了。要是我稍不注意啊,说不定就轮到我了。我不能不自加压力啊。

吕梅道:那么请问部长先生,心中是否已有良策?

石克伍道:回夫人,在下已考虑多时,已寻到一帖救命良方。你听我分析啊,现在我们青云市呢,已分成好几派,最主要的,就曹金郎一派,包伽一派,何平凡一派。曹金郎和陆占山、伍一发等一伙,想把市长包伽、常务副市长宋文侃,还有本部长搞下去,准备由陆占山、伍一发等人顶班。而包伽他们,当然也不肯了。他和宋文侃二人,是亲密的哥们,他们早就想把曹金郎赶出青云,好让包顶曹任书记,宋继包任市长,他们知道我也不是曹的人,也想千方百计地拉拢我,准备让我当市委副书记或市长,我知道,这也是他们的策略。还有一派,就是市委副书记何平凡、洪一之和纪委书记傅国民他们,这几个人中庸得很,两边都不得罪,只是坐山观虎斗,等着享渔人之利。

吕梅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石克伍道:我要把何平凡和洪一之他们动员起来,一起站到包、宋这边来。你知道,曹金郎是市委书记,上面根子硬,不是那么容易扳倒的,我们要多团结些力量才行。要把何平凡和洪一之的胃口也吊起来,一起跟曹金郎斗法,然后我的位置保得住,能够升一级上去更好。现在敌我双方是势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不斗他,他就要斗你,一不注意就会失去主动权。

吕梅道:那你是准备联何联洪喽?

石克伍拍了下沙发,果断地说:对!联何联洪,扶助包宋,形成一支抗曹大军!

夫妻双双吃了晚饭,看了下电视,就躺到床上去了。吕梅干活累了,睡得很香,石克伍睡不着,他用憎恨的心情把黄三木想了一遍,然后又想到了曹金郎,忍不住咬住牙,在心里骂道:曹贼不除,永无宁日!我要向周瑜诸葛亮学习,烧它一把赤壁大火,让曹贼早日滚出青云!来吧,东风!阿门!

吕梅到南州去了一趟,石克伍比从前不廉洁了些,想办法搞到了一支高级人参,托吕梅送给毛沙芜部长的夫人崔凤。

崔凤打电话给吕梅,说省委组织部一名副部长退休了,现正在物色一名副部长,毛沙芜已极力推荐石克伍了。石克伍现在是青云市委常委,算是副厅级。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也是副厅级,不过,这是个实职,且权位不一般,自然算是升了。崔凤说,省委领导已经基本同意,估计问题不大的。到时候,组织部将派人来青云,作一番考察了解,这是个基本程序,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找他谈话、下文件任命的。

石克伍抱着吕梅狠狠地亲了一下,两人高兴得不得了。吕梅催石克伍晚上到宾馆去洗个澡,她知道石克伍的脾气,只要一高兴,一激动,晚上就要干那个事情的。石克伍正要出门,市长包伽来了,包伽的鼻子可能狗送的,耳朵是向兔子借的,消息特灵通。他笑容满面地握着石克伍的手,说了一堆祝贺的话。

常务副市长宋文侃也来了,脸色很疲倦,也很兴奋,他手里提了十几只河蟹,算是送给石部长的。宋市长说他刚从采荷乡来,原人事局的那位下派干部吴连生,现在是采荷乡的书记,客气得很,晚上吃了饭,还非要叫他拎几只河蟹回来。这河蟹是采荷乡有名的特产嘛!

宋市长说:石部长,以后就是省管官的官了,可要好好替我们这些人出口气。可不能让曹金郎这帮人太得意了。

包市长接着说道:对,曹金郎虽然是省管干部,你到那里以后,要多发挥这方面的作用,不要自己走了,就不管我们死活喽?

石部长道:现在还没最后定呢!只不过是传言,不能太相信。不过,大家放心,只要我能到南州去,我是不会忘记过去的事的。

包市长道:就是嘛!我们实事求是地讲一讲,这曹金郎还算什么共产党的干部!青云市里面,谁当局长,谁不当局长,统统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曹金郎一手遮天啊,还谈什么书记办公会,什么常委会!

宋市长补充道:石部长一定不会忘记,上次青云市要补一个副书记,大家都推举你的嘛!上面印象也挺好的,可曹金郎硬是在上面说了一通坏话,这事就搁浅了,最后呢,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只好从外市调来了这个何平凡。

包市长道:要说能力,你石克伍比他要强多了。

石部长道:那可不敢。何平凡原来是市委书记,也是遭人排挤,才来到青云市,当了个副书记,他也算是落魄的了。我们看不起他,曹金郎他们更看不起他,这样不行,我们应该把他争取过来,他毕竟当过书记,在某些时候,说话还是有份量的嘛!还有那个纪委书记傅国民,他也不大得志,我们最好也把他团结过来,站到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

宋市长和包市长先后点了点头:是,这样最好。

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

第三个星期,崔凤从南州挂来电话,告诉吕梅一个坏消息:石克伍当副部长的事泡汤了,连毛部长也没有办法呀!

第二天,石克伍风尘仆仆地赶到南州,亲自向毛部长讨教此事的原委。毛部长就把石克伍给批了一顿:石克伍呀,你是怎么搞的,你在青云市的关系怎么搞得这么糟!还有你手下那个叫黄什么的人,竟然写了篇文章揭你的短,这种人,你是怎么培养教育的?

石克伍搞不明白问题的究竟,只听毛沙芜继续说道:我们这里刚有意调你来,省里也基本同意了,不知怎么搞的,你们青云市一下子就都知道了。你们青云市委书记曹金郎,不但到我这里来揭短,还跑到省里去过,我也不知道他说了你什么坏话,反正不会是好话吧。更要命的是,我们省里的领导,人人都收到了这封信,都是揭你短的,说你工作华而不实,弄虚作假,专门欺骗组织,信后面还附了一篇文章的复印件,就是你的部下写的。

毛沙芜把他自己收到的举报信拿了出来,交给石克伍道: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看看吧,叫我怎么办?我们组织部门也是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的嘛!你的群众基础那么差,上面也有话放下来,我们吃不消呀!没办法呀!

石克伍看完信,呆在那里半天没话。毛部长道:石克伍,你不会怪我吧?我已经尽最大努力了。

石克伍道:哪里呢!我怎么会怪你呢?谢谢你了,毛部长。这种事情,我也是一下子说不清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社会契约论 第四卷 - 来自《社会契约论》

第一章 论公意是不可摧毁的  只要有若干人结合起来自认为是一个整体,他们就只能有一个意志,这个意志关系着共同的生存以及公共的幸福。这时,国家的全部精力是蓬勃而单纯的,它的准则是光辉而明晰的;这里绝没有各种错综复杂、互相矛盾的利益,公共福利到处都明白确切地表现出来,只要有理智就能看到它们。和平、团结、平等是政治上一切尔虞我诈的敌人。纯朴正直的人们正由于他们单纯,所以难于欺骗;诱惑和甜言蜜语对他们都用不上,他们甚至还不够精明得足以当傻瓜呢。当我们看到在全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那里,一群群的农民在橡树底下规……去看看 

3-2.5 我的一次生死劫难 - 来自《走向混沌》

我的这场生死劫难,不属于政治上的——中国历史到了1973年之尾,举国上下正在批林批孔的高潮当中。场里革委会紧跟形势发展,抽调一批文化人,办墙报,出漫画专刊。我和张沪以及画画的曹大士、马常等七八个人(大都是办过报纸或在原单位搞过宣传工作的人),被安排在一间屋子里,从事批林批孔的宣传。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最不费劲的事情,报纸上有现成的材料,将其摘头去尾随便动动笔墨就行了。应该说,这是我和张沪到大辛庄以来,体力上最为轻松的日子;但从思想上去反刍那些时日,却又是我们最为疲累的日子。   如果是单纯地批判孔子的“女子与小人……去看看 

第03章 崭露头角 - 来自《身残志坚罗斯福》

竞选议员显神通,初出茅庐就扬名;   夫唱妇随相提携,政治角逐似蛟龙。   罗斯福结婚后,在妻子埃莉诺的鼓励和帮助下,更加积极投入紧张的政治漩涡中。   1907年他从哥伦比亚法学院毕业后,进入了顾主多为华尔街大商家的著名的卡特一莱迪亚德一米尔市律师事务所,充当初级书记员。这个职位空了两年,求职的不少,但没有人入选。进入这个事务所,意味着将来必定名利双收。当事务所负责人听说总统的侄女婿有意在法律界服务,立即招聘罗斯福。但是,对政治颇感兴趣的罗斯福,并没有真正把法律事务所的工作放在眼里。   在担任律师期间,罗斯……去看看 

第二部分 奇迹的衰落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这个地方不仅发生了奇迹,而且一直在发生奇迹。”——托马斯·沃尔夫  “奇迹只发生在相信奇迹的人身上。”——谚语  在美国,生活里难以驾驭的严峻现实已消失了。没有了这种严峻现实就没有创造奇迹的必要。大自然的规律(人们凭着这些规律才意识到自己是活着,并且只有自己才是人),诸如四季之分、室内室外之别、空间时间之别以及不断消逝的每一瞬间的独特性,所有这一切都乱了。过去的奇迹创造者(女巫和魔术师)玩的那些老把戏已经变得平平无奇。食物过了季节照样保存完好,水能从室内的容器无穷无尽地涌出来,人能飞到太空里而且……去看看 

希尔斯·马利亚 - 来自《尼采诗选》

我坐在这里,等待,等待,——却无所等待,     在善与恶的彼岸,时而欣赏光,     时而欣赏影,一切只不过是消遣,     全是湖,全是中午,全是无终点的时间。     这时,突然,女友啊!一分为二了     查拉图斯特拉出我身旁走过去了……     钱春绮 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