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机关滋味》

三个月过去了,黄三木默默地忍受着煎熬。他希望时间快些,再快些地过去,他希望时间帮助他,让它把一切都洗刷掉,遗忘掉。特别是石部长,黄三木希望他永远也别再想起那件事。

出事情的那几天,正好是他入党考察期满的日子,本来他希望考察期一满就解决的,因为这件事,他自己也没去提了。现在过了几个月,他企望事情有所好转,便去找李忆舟副部长谈了。

李忆舟态度倒是挺好的,反正他不是正部长,天塌下来上面有人顶着的,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那件事情过去了,以后你吸取教训就是。你平时表现是不错的,大家也清楚,不过,我们部里情况有所不同,领导层次多,党支部书记和单位领导不是同一个人,而且支部书记是服从部领导的。因此,我说话算不了数,党支部自己是作不了主的,你的这件事,还是要石部长决定,你不妨自己去问问他。

黄三木就去找石部长了。石部长坐在办公室里,手捧一只茶杯,顾自想心事。见黄三木来,就轻轻地吭了声气。

前段时间,石部长见到黄三木就白眼,连正眼看也不看了,目光总是白晃晃地一斜,叫黄三木怪害怕的。现在,石部长眼睛不白了,脸色也阴转多云了,可是一直就是见不到笑脸。

黄三木知道,自己受恩宠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很可能,是一去不复返了。他觉得,石部长就是他生活中的皇帝,他是多么像历史书上描写的小太监啊!在他刚要走红的时候,却不小心就失宠了。这是很可悲的。好在石部长毕竟不是皇帝,他也不是真的小太监,否则,三个月前他冒犯了皇上,触怒了龙颜,他这个小太监早就被拉出去斩首了。

黄三木没有被斩首,而且还不满足,他是想要入党的。现在,他就厚着脸皮,在石部长面前问起那事。石部长沉思了一会儿,对黄三木道:考察期满,这仅仅是入党的一个条件,并不是说考察期满就要解决的。主要还是要看你的表现,看你对党的认识和入党的动机。你上次写的那篇文章,损害了党的形象,说明你对党还不是十分热爱,不是十分忠诚,认识还不够深,因此,你还需要继续考验,端正入党动机。

黄三木知道石部长是忘不了那件事的,他心里也一直觉得自己对不住石部长,便真诚地说:我对不起你,请原谅我的年轻幼稚!

石部长马上道:没关系的,我们知道你主要是年轻幼稚,所以不追究你的责任。今后呢,认真吸取教训,做事情稳重点,考虑问题周到点,啊,只要好好工作,把本职工作做好,努力端正入党动机,同志们是会看在眼里的,组织问题也总有一天会解决的。

黄三木知道一下子是不会有希望了,便也逼自己尽量不要去想这件事。他依旧每天打开水,搞卫生,分发报纸,整理文件,帮其他人跑跑腿。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劳动,博得大家的同情和好感,赎回过去的失误。

这样子过了一天又一天,他就听到了盛德福上调的消息。

盛德福在枫树区工作了几个月,就迎来了全市撤区扩镇并乡工作,盛德福就被转到枫树镇工作了。不久,刘金才又向他传达了市委办的最新动态,由于办公室人事变动频繁,现又空出一个秘书的位置,请他作好准备,努力活动一下。

盛德福省吃俭用,加上现物价上涨,干部工资已涨到两百多块,这样,他就又攒下了一千多块钱。从历书上找了个黄道吉日,盛德福就怀揣这一笔活动经费,再一次踏上了去青云的路程。

晚上,依旧住在人武部招待所。他对这个地方,似乎有了感情,盛德福想,等到将来自己有了出息,他一定要把这个地方像古时英雄落难时住过的庙宇样,好好地修建一下,以报答它的恩情。人武部招待所,其实就是他的革命根据地,是他的大本营。这就好比是孙中山的旧金山,毛泽东的井岗山,他希望这是一个能给他力量,给他运气的好地方。特别是在经历了一次失败之后,他已经吸取了教训,再一次充满了信心。

刘金才照例带他去各位领导家走了走,这一次,着重去了市委办副主任苏前贵的家。盛德福早打听过了,苏前贵有个唯一的嗜好,就是下围棋。盛德福这人不爱下棋,最讨厌的就是围棋了,好几百个子,黑的白的,看了就叫人头疼。可当他得知苏前贵有这个雅好,他的头就不疼了,他专门跑到书店里,买了好几本围棋书,还到几个朋友家里,借了围棋杂志,并且还郑重其事地拜了几个师傅。此后,盛德福除了练写文章,就是钻研围棋,没天没夜地,几个月下来,枫树镇竟然没了对手,连盛德福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他怎么就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个天份呢?

苏前贵正在家里和儿子下围棋,盛德福觉得机会到了,就坐到苏前贵一边,认真地看了起来。棋已经快到结尾,父子二人的棋艺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只是,苏前贵年纪大了,不小心下了步臭棋,被儿子吃了一块,他数了数,开始叹气了。这时,盛德福发现他儿子的棋还有个漏洞,就对苏主任说:这里放颗进去。

苏前贵把子放进去一看,嘿,这里倒活起来一大块。赢了,赢了!苏前贵抬起头,这时,刘金才就把他介绍给苏主任了。苏主任说:好好,后生可畏,以后我下棋有对手了,啊!

两人聊着聊着,盛德福发现苏前贵这人如此随和,两人谈得如此的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后来竟成了莫逆之交。

盛德福一个晚上,就把一千块钱分头扔给了几个主任,还有刘金才处长。第二天,就匆匆地回到了枫树镇。

黄三木忙完了阵杂活,坐在值班室发呆时,盛德福西装笔挺、红光满面地进来了。他说他已经调到市委办公室,都一个礼拜了,因为事情多,今天才来看看老朋友。

黄三木傻了,盛德福?盛德福竟然调到市委办来了?这是真的么?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于是,他便在猜想,要么,他是来打字的,值班的,很可能,是来扫地打杂的。

黄三木就忍不住问他的具体工作,盛德福说是当秘书,具体地说,是给市委副书记洪一之当秘书。

黄三木心里一惊,用最快的速度想:盛德福当了市委副书记的秘书,他黄三木成绩比他好,高考分数比他高,在大学里是系团委书记,毕业后,又在机关里奋斗了两年,现在还是干收发,干值班,没想到,盛德福竟然当了市委秘书!

黄三木惊了以后,很快逼自己恢复了平静,并祝贺道:盛德福,你真了不起!有本事!

盛德福很领导风度地笑了,接下来,他向黄三木介绍了些洪一之的事情。黄三木自然早就听说过洪一之了,这是青云市领导中最有特点的一位,他的最大特点就是没文化,并且和文教副市长常一丁齐驱并驭地被传为美谈。

青云老百姓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常一丁目不识丁,洪一之不识一字。

这话夸张是夸张了点,其实,常一丁和洪一之是认识几个字的,只是相对于现代社会,那几个字已经很可怜了。不过,组织上还是很器重他们,先后几次把他们送进党校学习,认识的字也就比以前多了不少,并且,还拿到了所谓的大专文凭。

洪一之虽然没文化,毕竟是市委副书记,他的资格又老,在青云说话是很有份量的。青云人听到洪一之三个字,心跳要停一下,要是听了洪一之的秘书这五个字,一定也会肃然起敬的。黄三木想,这是一个多么光荣的工作啊!

加上市委办和市府办的秘书进步又快,就像大棚里种的蔬菜,长得快,出去得快,黄三木相信,今后的盛德福和黄三木之间,差距将会越来越大。一个是直冲云霄的小鸟,步步升高;一个是地上的蚯蚓,爬得很吃力,很可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初办团练 8、逼走衡州城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一连几天,曾国藩郁郁寡欢。这一夜,他想起到长沙办团练的这七八个月来,事事不顺心,处处不如意,心里烦躁已极,身上的牛皮癣又发了,奇痒难耐。他气得死劲地抓,弄得浑身血迹斑斑,床上一层癣皮。  十年前,曾国藩在京中得了这个皮肤病,不知请过多少个郎中,吃过多少服药,总不得痊愈,特别是遇到事烦心乱时,更是痒得厉害,有时辗转床上,通宵不能入睡,简直无生人之乐。有一年,荆七带来一个江湖郎中,自称是治癣病的高手,一连上门看了三个月,一天一服药,最后无一丝效果。郎中知此病无法医好,寻思着退步。他悄悄地请荆七到前门大街一家酒店,求荆七帮他出主意……去看看 

自序 - 来自《走出迷惘》

十多年前我就开始在想,是否把过去几十年的经历写成文字。但由于当时一心扑在自己从事的学术与教学工作上,既舍不得也挤不出时间去动手。然而这个欲望常萦绕脑际,迫使我终于下了决心去实现这一宿愿。四十年代末,我就学于海外一所拥有众多名师因而很有名望的中学。几年时间里,我受到了母校“丰美乳汁”的哺育、民主和科学精神的熏陶,使我内心的精神世界迅速扩展。作为热血青年,我希望一生致力追求真理、走向光明。那时祖国烽烟弥漫,人民正以摧枯拉朽之势,从腐朽专制的独党统治下解放大陆。剧变中的祖国对我具有无比的吸引力。从……去看看 

第七章 厂商理论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一、古典的捍卫   如果说传统的消费者行为理论的功能是证明斜率为负的需求曲线概念,那么,传统的厂商理论的功能便是证明斜率为正的供给曲线概念。传统的或新古典的厂商理论已经存在了140余年(从库诺1838年或多或少地发明它时算起),这种厂商理论研究的是在静态但高度竞争环境中生产单一产品的厂商,只把产出或价格作为策略变量。在这140余年间,传统的厂商理论一再受到批评,尤其是它的核心假定,该假定把经营者当作根据技术和现行需求模型约束追求最大化货行利润者。   人们已经证明,厂商实际上最大化的是包括利润、闲暇、声誉、……去看看 

第11章 百团大战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破袭正太路   1939年秋到1940年春,八路军不得不用很大的力量来对付来自抗战营垒内部“友军”的进攻,这是民族的不幸。乘国共磨擦之机,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对抗日根据地加紧“扫荡”,在华北大力修建公路、铁路,挖壕筑堡,由点联线,由线成面,扩大其占领区。抗日根据地日益被封锁、切割。1939 年秋,抗日根据地有近百个县城,至1940 年夏,只保有几个山区偏僻小县城。八路军活动日渐困难,物资供应尤为紧张。  1939年12月,冀中军区政委程子华,政治部主任孙志远给总部的一份密电,引起朱德、彭德怀的特别重视。  程、孙报……去看看 

第八章 实在论者的逻辑观、物理观和历史观(下) - 来自《客观知识》

3.物理学上的实在论和主观主义  近代物理学有两个重要领域,物理学家不仅已容许主观主义介入其中,而且让它扮演主要的角色:玻尔兹曼关于时间方向的主观性理论,以及海森堡把测不准公式解释为观察者对观察对象干扰效应的下限。  当爱因斯坦为了阐明相对论而在几次想象的思想实验中引进观察者的时候,也存在另外一种主体介入或者观察者介入事件,不过,这个范围中的观察者被爱因斯坦本人慢慢地、平稳地驱逐掉。  我不准备进一步讨论这一点,也不打算讨论时间的主观主义理论,这个理论试图告诉我们时间和变化都是人们的幻象,却忘记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