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机关滋味》

天越来越冷了。黄三木到人武部招待所去了一趟,见盛德福的门正关着,不知道他是出去跳舞了,还是在办公室里赶材料。黄三木回转身,就去找邓汜边玩了。邓汜边正在房间里专心看书,见黄三木来了,就扔下书,笑道:晓得来找我玩了?我就巴不得邹涟早点把你甩了,要是你们两个现在还谈着,你也想不到会来找我。对不?黄三木不睬他这句话,就去看书桌上的书。见他刚才看的,是一本《如何赚大钱》。旁边还有两本书,左一本是《经营秘诀》,右一本是《生意场上的孙子兵法》。

黄三木道:邓汜边,你整个人都钻到钱眼里去啦?

邓汜边道:没,还浮在表面,怎么也钻不进去。现在是全民经商,只要有本事,人人都可以赚大钱啊。可惜我们这些书呆子,除了死读书,读死书,别的什么也不会。每个月两三百块工资,吃不饱,饿不死,这日子过下去还有啥意思哟!

黄三木早就有同感了,就叹道:可是,赚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啊!

邓汜边说:所以,我们要认真研究呀。我有个同学,过去什么也不行,人也长得难看,家把他看得鼻涕似地,可是现在做起生意来,挺在行的。说起来也没啥了不起的,就是推销挂历,光去年冬天,一下子就赚了四、五万。

黄三木惊讶道:卖挂历能卖这么多钱啊?

邓汜边道:还不是走歪门邪道?找那些厂长经理,局长书记呗!请客送礼,分点好处给他们,这路子不就打通了?每个单位几百份,轻轻松松就赚了大钱。

黄三木道:可惜我们学不会这一手。

邓汜边道:不一定要推销挂历,其实,干什么都能赚钱。我们青云市有的是桔子,莲子,茶叶,这些东西,只要有一样能找到销路,就能赚钱。你不是值班的么?电话方便啊,只要旁边没有人,你就铺开名单,往那些同学、亲戚、朋友拨电话,只要能打开销路就行,货是要多少有多少。

黄三木点点头:嗯,我看可以试一试。

此后,黄三木坐在值班室里,只要没有材料打,金晓蓉又不在,就给四面八方的同学拨电话。同学中有出息的,特别是留南州的钟蕾、翁力两位,早就编好了同学名录,给每个同学寄了一份来。这下,黄三木就派上了用场。每天拨三五个,几天下来,就有好几十个同学联络上了。那些同学都很客气,只是说一时还没有能力销这些东西,不过,可以努力试试看,黄三木说只要成功了,利润分成就是。他相信,很快就要赚大钱,做大老板了。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单位,不必受苦受难地去入什么党,当什么官了。就是留在这个地方,他也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了。

幻想了一阵,他渐渐就泄了气。因为,所有的这些同学,没有一个回电话来,更不用说什么生意了。

南州是个风景名胜区,单位里组织全体干部去玩了两天。陈火明考虑到黄三木工作的确辛苦,单位里几次组织出去旅游,都没有轮到他,这次,就叫他也去了。因为金晓蓉身体不太好,就让她看一回家。

在南州小商品市场上,黄三木被一叠明信片吸引住了。那是一组印着好来坞影星的明信片,十二张,清一色是倾国倾城的美女,黑白照,半裸的身体,黄三木都看呆了。他问了问价格,只要两块钱。黄三木想,真是太便宜了,就买了一套下来。

回到家里,黄三木兴奋得吃不下晚饭。他想到了赚钱。你想想看,两块钱一套的明信片,这么漂亮的东西,完全可以以三块钱的价格批发出去。青云市这么多商店,大的不管,就算那些小摊小贩,那些卖香烟的流动车吧,还不好几千?每个店十套,一千个店就是一万套,每套赚一块钱,那就是一万块钱哪!

难怪这些商人赚钱这么容易,你看,这么一种明信片,轻轻松松就可以赚一万!要是以后还有其他好东西,一样样做去,还不十万百万地进账?那黄三木不成百万富翁?

当百万富翁竟这么容易!黄三木太兴奋,太激动了,不过,干这种事情,头一回胆子是不大的,黄三木一个人做不了主,出不了门,还是得找个搭档。于是,他连夜跑到了邓汜边那里,把这个伟大的计划和他说了,邓汜边眼睛一亮,大腿一拍,大叫一声:妙!妙!我看这回一定发财!

第二天傍晚,两人晚饭一吃,就又聚在一起,开始联系销路。黄三木说:我们先从青云镇下手,从街这头,往街那头问去。

到了青云中学门口,那里恰好有个小店,两人就过去了。邓汜边和那老板是早就认识的,便问他这种明信片卖不卖。老板看了看,说:这种东西是不错的,我们去年进过几十套,也卖了一些,但没有卖完。上次那东西,和你这个不完全一样,不过,我已经不敢进货了。

黄三木问:那你代销敢不敢?我们把货放你这儿,卖多少算多少,到时候一起结算。

老板说:那是可以的,你们把东西拿来,试试看吧。

一直到天黑,问了十几个店,没有一个愿意进货,只是愿意代销。

跑吃力了,两人就回到邓汜边房间里。黄三木说:代销也可以,我相信,这么好的东西,一定会卖出去的。

邓汜边道:代销是要成本的呀!你想,进一千套,就要两千块,进五千套,就是一万块。卖得出去当然好,如果卖不出去呢?那我们还不要跳楼?

黄三木:不要说一万块,我连一千块也没有。每个月的工资只够吃饭开销呢!我就是不相信,这么好的东西,这么诱人的东西,怎么会没人要呢?没眼光!这些人没眼光!

邓汜边叹道:唉!赚钱不容易啊!

渐渐地,黄三木就把这事给忘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想起过经商做买卖,他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

舒兰亭办公室里坐着个女人,打扮得很入时,黄三木看了一眼,舒兰亭就把他叫进去了。舒兰亭向那人介绍说:这就是我们单位的大学生,黄三木。

说完,他又对黄三木道:这是交通局办公室的石主任。

石主任夸道:哟,挺不错嘛,一表人材啊!有没有对象啊?

黄三木不好意思道:没有。还没有。

石主任道:没有?不会骗人吧?这么好的小伙子会没有对象?要是真没有,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黄三木道:那就谢谢石主任啦,不过,人家不一定会看得上我哟。

石主任道:不是人家看不上你,是你看不上人家吧?小伙子,要求不要太高,不过,我给你介绍呢,差的是不会的,总要单位好,相貌好,家里条件好的,不会让你失望的。

黄三木忙问道:是哪个单位的啊?

石主任道:不要慌,我认识的好几个姑娘,都是挺好的,现在都没有对象呢!她们要找的,就是机关里的小伙子。你要是有意的话,晚上到我家去,我们好好谈一谈。

石主任把地址给了黄三木,晚上,黄三木就找到了石主任家里。

石主任家里布置得很豪华,让黄三木羡慕不已。石主任客气地拿出水果,帮黄三木削皮。接着,又打开电视,是大屏幕画王彩电,确实不同凡响。

有人来了,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姑娘。黄三木定睛一看,这人好像很面熟,特别是她的身段,那两条被紧身裤裹得极诱人的大腿。石主任介绍道:来,黄三木,这是我们单位里的小邵,邵颖小姐。邵颖对着黄三木直笑,似乎早就认识他。

三人坐到了沙发上,石主任对邵颖说:小邵,这是黄三木,你们不妨认识认识。

邵颖点了点头,笑着说:以前见过的。

石主任不等他们再说什么,就又介绍说:小黄,我们这个小邵可不是一般的姑娘哟,她可是个人才呀!你看她不光长得好,身段好,才干也是很出众的。她现在是我们交通局下面的交通服务公司副经理哩,邵经理,你说呢?

邵颖就笑道:石主任,你就别嘲笑我啦。我这个副经理,算什么呢,还不是混碗饭吃吃。像人家黄三木,市委机关干部,大学生,前途无量地,这才是真正的人才呢!

石主任拿出两听饮料,打开来叫他们喝。邵颖喝了两口,对黄三木道:黄三木,你喜欢不喜欢跳舞?

黄三木说:谈不上喜欢,而且,我也不大会跳。

石主任就批评道:不大会跳,这怎么行?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连跳舞都不会还行么?以后你当了领导,应酬是很有用的呢!

邵颖道:人家是谦虚,现在的大学生,一个个都挺风流的,在大学里操练了四年,早就是舞林高手了吧?

黄三木说:真的,真是不大会跳。

石主任道:不管会还是不会,你就请邵小姐去跳个舞,年轻人嘛,整天窝在家里怎么行,要甩出去,潇洒地走一回嘛!

黄三木看了看邵颖,邵颖就说:去玩一下吧,舞厅里有我的朋友,不用买门票的。要是你真的不太会,没关系,我会教你的。

石主任就笑道:你们再呆在这里,我也不大欢迎了,黄三木,我劝你还是拿出男子汉的派头来。

黄三木见她们这么说,就答应去了。石主任把他们送到门口,说:黄三木,好好陪邵小姐玩玩,玩开心来啊。

邵颖在路口子上招了招手,一辆黄包车就停了下来,黄三木跟她上了黄包车,邵颖对车夫说:青云歌舞厅。

到了舞厅楼下,还没等黄三木问价钱,邵颖就很熟练地从小皮包里拿出一张纸币来,塞给了车夫。然后,大大方方地挽住了黄三木的胳膊,一起上了舞厅。

老板见了邵颖,格外地客气。黄三木也有些认识老板,不过,老板对他印象并不深,他只是跟盛德福一起与他见过面,当然不是很熟了。老板叫人给他们端来两杯咖啡,还有两袋蜜饯,邵颖问:怎么样?舞厅里气氛究竟不错吧?我就喜欢这种气氛。

黄三木忽然想起了什么,邵颖就问:对了,以前跟你玩的那个搭档呢?现在还在一起玩么?

黄三木问是谁。邵颖说:忘记啦?上次你不是还跟她在这里跳舞么?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不过,我还有些印象,上次啊,我看你跳舞跳得挺好的,这次总不会不愿意赏脸吧?

黄三木忽然悟道:对,难怪我说,你怎么这么面熟呢,是了,上次我在这里看到过你。不过,我好像还不止这一次,因为那次在舞厅里,我看到你时,就觉得你挺面熟的,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很早就见过面?

邵颖神秘道:我也不清楚,你不记得,我怎么会记得?以前的事不去管它了,我看,我们还是进去跳舞吧。

两人随着乐曲进了舞池,黄三木舞步有些生疏了,经过邵颖稍稍一带,就又恢复了起来。黄三木搂着她的腰,看着她的脸,发现邵颖也正大胆地注视着他,一双眼睛火辣辣地。

邵颖说:怎么样?我不会比你以前那位差吧?

黄三木知道她在说邹涟,就说:我以前没有怎么过。

邵颖问:你们以前不是谈过么?我在街上看到过好几次呢!你还想骗我?

黄三木就说:以前在一起玩过一段时间,后来她调到南州去工作,我们就没有联系了。

邵颖似乎知道他的一切,又没有继续点破,就问:现在还在想她?我看还是少想点好,以后没事,就找我玩吧。正好,我现在也没有朋友,有时闷得很呢!怎么样?

黄三木觉得她腰肢又细又软,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就说:那当然好啦!

邵颖就把身子靠了过来,差不多就要贴着他了,这时,身上香味就更浓了些,他觉得,这个邵颖,性感得真有点迷人。

跳累了,两人就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邵颖把身子稍稍移了过来,几乎就是靠在他身上了,黄三木似乎也很乐意的意思,邵颖就把两条腿往前面伸了伸,黄三木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去,心里扑扑地乱跳。

邵颖说:时间不早了,黄三木,送我回家好么?

黄三木就说:好的。

两人出了舞厅,邵颖又挥了挥手,一辆黄包车就机灵地驶了过来,黄三木就又跟她上了黄包车。

黄包车把邵颖送到了家门口,邵颖说:别站在这里,快进来,到我家里坐一下。

黄三木忙躲到一边,说:不不不,我是最怕见人了,我看还是下次再到你们家玩吧。

邵颖就笑了,说:怕什么呀,胆小鬼,我家里没人的,就我一个。

黄三木问:真的?

邵颖说:骗你是小狗。

黄三木就跟她进去了,一看,哇,里面是二室一厅,布置得比石主任家里还要豪华。那个客厅,宽敞得像个会议室。黄三木就不相信地问:只有你一个人?你父母亲出差啦?

邵颖道:干嘛出差呀?他们根本就不住在这里。这套房子,是我自己的,只有我一个人住。怎么样,是不是还可以啊?

黄三木很俗气地叹道:不错,不错,住这样的房子,真是神仙一般过日子。你可真了不起!

邵颖听他这么一说,咯咯咯地大笑起来。这时,她那只小包里响起了电蛐蛐声。邵颖把包打开,拿出一件东西来,黄三木一看,原来是大哥大!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有大哥大!

邵颖按了个键,看了眼黄三木,就到房间里去说话了。黄三木坐在客厅里,觉得很奇怪。现在大哥大,刚在青云开通,目前,只有市领导和几个要害部门、经济部门的头头有,这邵颖是什么人,就算她是个什么副经理,也不该有大哥大呀!就是他们部里的部长石克伍,还是市委常委,副市级的干部,还没有配上呢!

邵颖从房间里出来,关上了机盖,黄三木问:这是你的?

邵颖说:是的,怎么样?是不是要打电话,跟哪位小姐联系一下?这里电话也有,随便用吧。

黄三木看了看,沙发旁边的一个小圆角上,放着一部电话机。不过,他还是关心这只大哥大,就问: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有大哥大呢?邵颖道:这有什么奇怪,我是公司的副经理,做生意的,平时工作很忙,这是局领导决定的,工作需要嘛!

黄三木觉得邵颖真是太厉害,太了不起了。邵颖到厨房里拿出两听饮料,一人一听,打开来道:来,我们先干一杯!邵颖喝了一口,问:要不要喝咖啡?家里有咖啡呃。

黄三木喝饮料正喝起劲,就说:不,下次再喝吧。

邵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黄三木一看,哟,红兮兮的壳子,是大中华!邵颖道:抽烟,自己抽啊,这里有火。

黄三木说不抽,邵颖就说:呆会儿你带在身上,有客人招待,互相递递也是需要的。以后要香烟,尽管到这里来拿。

黄三木说:好的,等下我带走,那就谢谢啦。

邵颖站起来道:别客气,参观一下我的房间吧。

黄三木就跟她进了她的卧室,卧室很大,灯光暗暗地,很有诗情画意。一张大床,一组沙发,旁边是一台大彩电,也是画王。邵颖叫黄三木在沙发上坐下,就在电视机旁边的那只放相机里拨弄了一下,电视里就放出了一幕幕精彩的镜头。那是一部外国片子,音乐很迷人,里面的女人都是半裸着的,有点色情味。

黄三木被这个片子吸引住了,正看得起劲,这时,邵颖不知什么时候已换了装,上面是一件黑色羊毛衫,下身是一件短裙,短裙短得刚好盖住屁股。两条大腿上,穿着一双肉色长袜,显现出无穷无尽的性感。黄三木觉得,这时的邵颖和电视里的那些女人一样,已经融合成同一种风格,同一种情调。

黄三木被这一切深深地迷住了。

当邵颖把身体靠过来时,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顺手搂住了她柔软的腰肢,狂吻她的嘴和脖颈。邵颖似乎也沉浸在了一种梦幻之中,任他吻,任他的手抚摸自己的身体。

黄三木见她这样,反正也不是初恋初爱了,就把自己的手伸了进去,直接进入最后的王国。邵颖知道他要那个了,就说:这里不方便,到那边去。

说完,就软绵绵地躺着,等着他来捧。黄三木知道她是在说那张床铺,就双手托起她的身体,把她放到了床上,然后,整个身子就压了上去。

他想起上次和邹涟干的场面,不太有信心。试了两下,没有想到邵颖配合得很好。

天哪!这是什么滋味!什么样的享受!

黄三木和邹涟谈了一年多,以为从女人那里尝过了欢乐,没想到,真正的欢乐是这样,是这么回事!

黄三木在这里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15章 - 来自《十面埋伏》

“这几天的情况,包括你所发现到的这些情况,你都给他说过没有?”何波问。   “还没有,就没时间。我是上午10点多了,才知道他被叫了回来。紧接着就是开会,开会完了他被我们科长留了下来,我跟他都没来得及说话。”   “你们科长什么态度?”何波又问。   “我觉得好像有变化,本来他还是同意对这个王国炎立即进行审查的,但今天来了,根本就没有提这方面的安排。不过我还没有跟他谈,我原来是想在下午跟他好好谈谈的。没想到一回到家,妻子的病又犯了。”   “那你回去准备怎么办?有想法吗?”何波好像早就想好了,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去看看 

第八章 自由和必然 - 来自《人类理解研究》

第 一 节  自从科学和哲学发生以后,就有一些问题是为人们切迫地考察和争辩的,所以我们正可以合理地期望各种名词的意义至少也该被那些争辩者所同意,而且我们的研究在二千年的过程中也应该由空洞文字进到辩论中的真实题旨。因为我们似乎很容易给推论所用的各个名词下精确的定义,并且使这些定义(不是空空的字音)成了我们将来考察的对象。但是我们如果仔细考察这回事,那我们正可以得到一个相反的结论。哲学中的辩论既然常在进行中,而并没有解决,所以我们就可以单由这个情节来推断说,人们所用的辞句定有纷歧的意义,而且各争辩者一……去看看 

第二章 原因 - 来自《第三波》

第一节 波浪式运动探因  民主化的波浪及其回潮是政治中一种更普遍现象的表现。在历史上,在不同的国家或不同的政治体制中间不时地或多或少地发生类似的事件。在1848年,好几个欧洲国家发生了革命。1968年,学生抗议席卷了几大洲的许多国家。在拉丁美洲和非洲,不同国家的军事政变常常集中起来在同一段时间内发生。某十个年头中,民主国家的选举可能向左摆,在下十个年头中又向右摆。十九世纪民主化长波的播散时间很长,足以把它同后来的民主化浪潮和回潮显著地区分开来。不过,每一次回潮都发生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问题是,如何识别……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正义或分配正义(上) - 来自《法律、立法与自由》

无论是从其本身具有的含混性来看, 还是从每个个人都自负这个角度来说,品 行(merit)一词的不确定性都太大了,所以从中不可能产生任何明确无误的行为规则。——大卫·休谟0.5 然而,福利(welfare)却无原则可 言,无论是对获得福利的人来说,还是对 分配福利的人来说(一个人会把福利配置 在这儿,而另一个人则会把福利配置在那儿),都是如此;这是因为福利取决于意 志的实质性内容,而意志的这种内容又取 决于特定的事实,从而也就不可能有一项 普遍适用的规则存在。——伊曼纽尔·康德“社会正义”的概念 在上一章的讨论中,我是把正义观念当做所有……去看看 

31 - 来自《跑官》

柳鸿绝对是有心计有头脑的人物。   女儿玉殊回京后,柳鸿接手了老太太,暗暗给自己订了“服务项目七条”:   一是聊天。她抓住老人爱说话、怕寂寞的心理,每天动脑子找好多话题同老太太聊。她还到书摊上买了一本《笑话精选》,有计划地每天说上几则,逗得老太太一个劲地乐。   二是陪浴。老太太一个人泡澡感到闷,因而觉得时间长,受不了。她就搬个椅子坐到浴盆旁,同老太太聊天说笑话。这样每天泡澡从一小时增加到一小时半,老太太还说时间过得快。   三是按摩。说来也巧,柳鸿高中毕业后,在女友郭清雅家住过一段时间。郭父是一位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