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机关滋味》

这只鳖有一斤多重,味道很好。

吕梅用筷子夹了一块,自己先尝了,然后对石克伍说:吃,吃呀,冷了就不好吃了。你啊,我看确实该好好地补补身子了。

石克伍夹了一块吃了,说:味道是好,不过,吃多了也不一定见得补。我觉得这段时间没力气,最好是能够补点进去。

吕梅道:家里也没让你干什么过呀,怕是外面有女人了吧?

石克伍笑道:目前还没有,以后很难说哟。

吕梅说:你敢!你敢在外面搞女人,我就一朴刀宰了你。不过,也很难说,你们这些当官的,现在是越来越花了,我昨天听单位里一个小年轻说,青云市这些官,至少有一半是有姘头的,有的还养了好几个,外面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呢!

石克伍问:有没有我的份?没有造我的谣吧?

吕梅道: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快把这只东西吃了,看你这副死相活气的样子,还搞什么女人,女人搞你还差不多!

石克伍大笑了一阵,换了个话题道:吕梅,你知道这鳖是谁送的?

吕梅道:我怎么知道,总是那些下面的小官小吏,想要你帮他们办什么事吧!是不是谁吃官司了?

石克伍道:不是,这次呢,我倒是想培养个儿子出来。告诉你,这只鳖啊,就是城建局副局长詹营送的。

吕梅道:干吗?他想当局长?局长不是乌谈么?

石克伍道:乌谈要下台了,你知道,上次检察院不是查出他受贿五千块么?这种腐败分子怎么能当局长呢?

吕梅道:咦,不是说上面定他没罪了么?

石克伍道:是啊,乌谈这家伙,路子是会打,不知怎么竟把省检察院的关节打通了,他受贿五千块,问题是很清楚的,自己也承认,可现在,他又说这五千块已经全部送给了上面的人。什么省长女儿一千啦,政协主席两条烟啦,台商亲戚五百啦,几笔数字一加,这五千块就算没啦。结果,省检察院给青云检察院下了文,说乌谈的问题不宜定罪。这样,青云检察院就只好撤案了。在青云市闹得人人皆知的乌谈受贿案,就这样忽然消失了。事情是这么个事情,可老百姓服不下去,法律管不了,党纪还是要管一管的。我们下午就要讨论这件事。

吕梅道:噢,那还不一定喽,局长还没下台,副局长就看准这位置啦?

石克伍道:那还用说,现在谁不是这样的?再说,詹营这人,年纪轻、有文化,对我一直挺尊敬的,这次啊,我是看准了要帮他一把的,你不是说要我培养儿子么?我就是要好好地把他培养一下,等将来退位了,也好多个依靠。

吕梅道:对了,那个黄三木呢?他现在怎么样?

石克伍道:还提他干嘛,现在我们安排他打字了。

吕梅惊道:安排他打字?你怎么把一个大学生,一个高材生放在单位里打字?你以前不是挺欣赏他的么?

石克伍道:事情你不是很清楚的么,我还怎么欣赏他?要不是他那篇文章,我会那么容易丢掉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

吕梅道:他是不该写那篇东西,可是,你失去那个位置,不能全怪他呀,就是没这件事,可能也会泡汤。曹金郎他们一直在找你的把柄,就是没这篇文章,其他把柄、其他办法,他们也会找出来对付你的嘛!

石克伍道:总归是他出乱子,活生生送给曹金郎一根导火线,把我炸伤了一回,这不能不叫我对他失望。

吕梅道:唉,这个黄三木,是不太懂事,竟然会写这种文章。不过,我有时候也觉得,这个人还是挺老实的,你就别再生他的气了。

石克伍道:我并没有生他的气。只是现在的年轻人,在学校里呆得时间长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社会的险恶,应该好好地教训一下,磨炼一下才行。我同意让他去打字,也是这个意思,等他把自己看扁了,看透了,才会谦虚起来,做事情才会稳重起来。实实在在地吃一番苦,对一个人没有坏处。我这也是为他好啊!

吕梅道:哟,没想到你还挺有见地的啊,我看也是,你在青云也是个大官了,胸怀也要宽阔些,不要对一些事情太计较才行。

石克伍道:可以不计较我当然不计较,不能不计较的事情,还是要好好计较一下。像曹金郎、陆占山、伍一发一伙人,你不计较他,他可要计较你呢,你一不小心,就要被他害了。

吕梅叹了口气,说:唉,你们这些当官的,就知道斗来斗去,我真不想看到这黑暗的一幕。

石克伍穿上外衣,打开门,回头咕哝一句:妇人之心,没出息!

进了市委常委会议室,见大家基本都到齐了。曹金郎面色冷峻,朝他点了点头,石克伍也点了点头,心里却拂过一阵寒意。市委副书记何平凡和纪委书记傅国民,顾自己看着材料,装作没有看见他。市委副书记兼市长包伽和市委常委、常务副书记宋文侃二人双双把目光对准他,用目光向他作了交流,这才让他的心又平静了许多。

市委常委原先一直是九个人,后来何平凡从岭市市委书记的岗位退下来,调到青云当了副书记,才使常委从九个发展到十个。以前何平凡当市委书记,虽在岭市,大家都认识,也很敬他,现在,到了青云市,官又降了一级,不知怎么搞的,常委里头,竟没有一个看得起他,总觉得他是一个多余的人。

石克伍对他也很不满,原先,他一直想把何平凡争取过来,可是几次动作,他都不配合。还有那个傅国民,也是一样。这样,就使得石克伍联何、联洪的计划完全破产了。不过,扶助包宋、共抗曹贼的决心一点也没有改变,这也正是包宋二人频频垂青于他的原因。

会议开始了,曹金郎雷打不动地坐在那个元首位置上,声如洪钟地说:大家都到齐了啊,今天的会议,内容大家都很清楚,就是讨论一下市城建局局长乌谈同志的问题,看看怎么个处理法。市纪委书记傅国民首先发了言,他把乌谈的问题向大家作了介绍,并向大家提了三种方案:一种是开除党籍,因为他受贿五千元,这是连自己也供认不讳的事实,按党纪规定,是完全应该开除党籍的;第二种方案是留党察看,至少,应该撤销职务。也就是说,考虑到的实际情况,必须撤销他城建局党委书记职务,同时建议市政府撤销其局长职务;第三种方案是严重警告。既然省检察院有这个态度,有这个看法,是否可以考虑从宽处理,给他一个机会。

曹金郎说:这三种方案,提得是处学的,我个人认为,乌谈同志的错误虽严重,是党纪所不能容忍的。不过,省检察院有这个意见,说明他的错误有从轻处理的情节,毕竟,他是为了工作,没有自己塞到腰包里去嘛!现在是改革开放,我认为,还是应该用改革的眼光去看问题,去处理问题,只要是为了工作,为了青云市的经济发展,有些错误,我们可以从宽考虑。所以,我认为刚才傅国民同志提的三种方案中,第三种更加灵活些、现实些。我看,职务还是给他留一留,警告一下算了。

曹金郎的发言,目的想起到先发制人的作用,特别是那些态度不明的常委,用这种方法是很可以被争取的。事实上,曹金郎也觉得乌谈不能保,只是他昨晚刚来过家里,一边说一边哭的,看上去很可怜。乌谈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犯了错误,他也不愿意看他下台呀。

会场上沉默了几秒种,曹金郎以为乌谈可以保住了,不料,石克伍接下去开了口:我倒是不明白,如果收了人家的钞票,送给上级领导就可以不追究或从轻处理,那么,下次青云市不要查案了,随便哪个局长都可以没事了。傅国民,我提醒一句,这样下去,你这个纪委书记难当的,青云五、六十万老百姓,是要指着脊梁骨骂的。

包伽接着道:我赞成刚才石克伍和宋文侃两位的意见,确实,这件事情我们要慎之又慎,不能草率决定。如果这件事情不处理好,今后下去,青云市委是没有威信的,是不能带领青云人民搞好建设的。它对青云市委的稳定,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

曹金郎看了看这三个人,脸一沉,不过,很快又抬起头来,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对洪一之、傅国民等人说:大家谈,大家谈啊!大家都把自己的观点亮一亮,好好议一议!

洪一之一言不发,何平凡也在观望,傅国民就说:我刚才提了三种方案,不过,就我个人的意见呢,我看是不是折中一下,既要维护党纪的威严,又考虑到实际情况,来个去两头,采取第二种方案。

傅国民本来就是想用第二种方案的,只是不想先开口,因为乌谈这家伙,一直就很狂的,除了曹金郎,几乎谁都不买帐,这种人,他是不会乱保的。再说,保了他,以后纪委会威信扫地的。

何平凡和洪一之听傅国民这么说,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第二种方案不错,还是把他留在党内嘛,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好。

曹金郎本来也不想硬保,他知道这帮人不会任他一个人说了算的,只是他听了乌谈昨晚一哭,想尽尽力而已。于是,他最后说:既然大家这么说,我看就依大家的,给他一个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免去其局长职务。我看,乌谈同志这些年来工作还是不错的,对青云市的城建事业是有贡献的,建议把他免去局长后,给他一个正局级巡视员的职务,也算安慰他一下,大家看怎么样?

包伽、宋文侃和石克伍等人,见乌谈的局长免去了,不管撤职不撤职,反正是下台了,也就不再穷追了。至于巡视员,是个虚职,也就由他去吧。大家就都同意了。

曹金郎基本上达到了目的,其实,他早已把今天会议的全过程策划好了,一切都按他的程序进行,并没有出现意外。接下来,他又说道:刚才,大家已把乌谈的问题讨论过了,也给了他必要的处分,应该说,这个处分并不轻,这是常委集体意见,也表明了我们市委反腐败斗争的坚强决心,今后,我们要继续抓紧大案要案的查处工作,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把两个文明都抓好。

曹金郎喝了口水,降低了一个音符,郑重地说:城建局局长免去以后,这个位置不能空,要及时地补充进去,不能因此而影响了工作。我先给大家提个名,凤凰镇党委书记华福同志,在到凤凰工作以后,几年来,凤凰面貌变化较大。我认为,这个同志有开拓精神,工作是有魄力的,政绩也是明显的。建议由他来负责城建工作。

宋文侃一听,差点笑出来。华福这人有政绩?有什么政绩?凤凰的酒饭吃得多,凤凰的女人搞得多。这种人有开拓精神?这就叫做开拓精神?不过,他还是平静地说:华福同志工作是不错的,不过,有不少群众和基层干部反映,他的生活作风有问题,上次我不是到凤凰检查春耕备耕么?刚好,有个农民找到镇里要打华福,口口声声地说华福把他老婆搞去了,两人正推来推去,唉呀呀,那个影响,实在太差。

曹金郎马上截住他的话,说:生活作风问题嘛,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再说,大家只是猜测,空口无凭嘛!我们要实事求是,对一个干部要负责嘛!

石克伍早就忍不住了,把头一歪,说:华福这个同志,我很早就认识,应该说,一直是比较清楚的。工作呢,有一套,嘴巴也挺能说。不过,问题也不少,刚才宋市长说他有作风问题,我也时有所闻,不仅这些,我的手头还有好几封控告信呢,说他经济上的问题也很多。我本来想把信转给傅国民书记的,不过,我想他那里肯定也有不少了。傅书记,你说呢?

傅国民对这两派人斗来斗去的习惯很看不来,他不想卷进去,最好是永远做个中立者。华福这个人,品质不大好,他那里的举报信为数不少,不过,他并不想帮石克伍说话,石克伍他们,一心想扳倒曹金郎,想自己往上爬,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他又何苦充当他们的枪弹?于是,他接口道:对,举报信是有几封,不过,我们没有去核实,去年派人去查了一下,也没查出什么大问题。

曹金郎眼睛一亮,说:对,这就对了。纪委书记说话是最讲党纪的,实事求是嘛!没有查出问题,光听人家举报和议论,这能给一个人定罪么?要是偏听偏信,那么诬告的人岂不要得逞?

包伽一看情况不妙,就插进来道:对,实事求是要坚持,不过,多听听大家的意见不会错。我刚刚在报上看了一篇文章,说某厅长在升任厅长以前,群众早就反映其有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可是纪委没有查出什么,他不但没事,还官运亨通,一步步升到了厅长的位置。最后,问题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现在都查清楚了,从他当市委书记起,到副厅长、厅长,年年都有错误,毛病越来越严重。这篇文章说道,我们组织部门要慎重,要吸取教训,应该好好查一查,这种干部是怎么提拔上来的!

包伽觉得自己这个例子举得很有战斗力,就接着说:我知道,华福同志不一定有问题,但群众的举报确实年年不断,我们不能不慎重对待,是否看看另外还有什么人选。曹金郎一听,心里点着了一把火,差点要拍桌子了,最后,还是忍了又忍,说:那么,大家看看,还有什么人选?

石克伍道:我个人认为,城建工作不比有些党务部门,工作是实实在在的,业务性很强。所以,是否从本局产生一个,比如,几个副手中,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人选。

曹金郎道:副手?几个副手都不大出众嘛!

石克伍笑着说:我看,詹营同志年纪轻、有文化,他所分管的工作,经常得奖评优的。这个人怎么样?

包伽早就和石克伍商量过詹营的事了,他们和宋文侃一起,定下来要在会上力荐詹营的。不过,他还是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噢,你是说那个詹营啊,那个小鬼啊,不错,你一讲我想起来了,年纪轻轻,挺有水平的,汇报工作思路很清晰,我对他印象挺好的。现在上面要求我们大力提拔年轻干部嘛!我看,这个人不错的,可以考虑。

曹金郎听了詹营这名字,更加气了,好个詹营,平时看他规规矩矩地,本来印象挺好的,还要等段时间用他的,这下好,没想到已经投到包伽一伙的门下去了,我叫你当局长,你做梦也别想!只要我曹金郎在青云一天,就叫你不得志一天。

曹金郎肯定地说:詹营?这人年纪太轻啦!还很嫩啊!他前年还是个处长,才提上来当副局长的嘛!工作是可以的,年纪轻了点,城建局是个重要部门,不是一般的单位,它下面那摊子太大,没有一定的资格和声望,是压不住的。

石克伍又忍不住了,这个曹金郎,就会找借口压人,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华福当局长。他说:年纪轻,更需要锻炼嘛!至少,他现在没有人告状,下面对他印象好,工作又拿得起来,我认为,他比华福强,比华福更胜任这项工作。

曹金郎早就不想听了,转过来看了看何平凡几个,说:大家谈!大家谈嘛!把观点都亮出来,啊!

何平凡本来不想说的,他对争来斗去的东西太厌烦了,他都和人家斗了一二十年了,早就不想斗了。那次包伽来做工作,显然有一起对付曹金郎的意思,他才不买帐呢!斗曹金郎?斗倒了干吗?当市委书记?市委书记当都当过好几年了,又不是没当过,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再说,就是斗倒了他,当市委书记的也是包伽,还轮得到他何平凡?所以,他避得远远地,好几次常委会,对于两派的斗争,他都装作听不见,不拿态度。

不过这一次呢,他是忍不住了。包伽、宋文侃和石克伍几个,老是针对曹金郎放炮,也太不礼貌了,人家一把手嘛,应该尊重呀!他从前当市委书记时,也是市长和一帮人纠集在一起,不择手段地斗他,他太老实,一不小心,就被斗倒了,被排挤下去了,上面叫他当副书记,由市长当书记,市长下面的一伙人,人人都升了一级。他也随他们了,不过,他向上面要求,当副手可以,但不能在当地,要求换个地方,这不,后来就调到青云来了。没想到,青云市也是这么一套,一派一派地斗,真是可恶。

包伽他们的行为,使他想起从前的自己,想起那些犯上作乱的人。于是,他不文不火地说:刚才大家都谈了,两个候选人,我看都是不错的。不过,詹营年轻是年轻了点,我看可以先放一放,下次有其他位置,还是可以用的。是金子总要让它闪光嘛!华福是有些人反映,不过,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看还是可以用的。

此话一出,包、宋、石三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去看他,都呆住了。没想到,何平凡竟帮曹金郎说起话来,前几天,曹金郎还在背后说他的笑话呢,把他说得一文不值,今天,他还好意思帮曹金郎说话!

石克伍忍不住心头的怒火,怎么搞的,自己从来不曾提名,今天难得提了个名,竟被否决了,这还了得,今后怎么向下面人交待。他大声说道:不!不行!我坚决反对华福当局长!

这时,包伽和宋文侃也齐声道:不行!我们反对!

石克伍道:不能这样子,应该听听大家的意见,我建议举手表决!

曹金郎看了看何平凡几个,心里有了数,就大声道:好!我同意这样做!现在,请大家举手表决!

曹金郎举手了,何平凡举手了,过了几秒钟,没有动静,石克伍差点笑出来了,这时,洪一之举手了,傅国民举手了!糟糕!另外几个常委,也是墙头草,有的也举了手。很快,就超过了半数。

曹金郎很满意,笑得很坚决,很勇武。他觉得,他胜利了,而且,给包伽他们上上课的机会也到了!

他说:很好!啊,今天的会开得很好!啊,很民主嘛!大家充分发表了意见,讨论得很热烈,那么,城建局的班子问题,就这样定了,等下办公室马上发文,尽快把班接好,做好稳定工作。

接着,他抬起头,扫了包伽几个一眼,傲然道:另外,我还有几句话要说,那就是民主集中制问题。民主集中制,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嘛!我作为一个领头人,我要民主,大家也要民主。刚才,在讨论乌谈同志问题时,我个人认为应从轻处分,可是大多数同志认为不能保留职务,我就同意了大家的意见,没有固执己见,我认为,这就是民主。后来,讨论新局长人选时,我建议由华福担任。有人不同意,态度激烈,言词有点偏执了。最后举手表明,反对的还是少数,这就是不民主的表现嘛!不过,最后还是用举手的办法解决了,这就很好,应该说,会开得很成功嘛!

曹金郎继续道:另外,我还要提醒大家一句,现在外面有人说了,说我们市委常委不团结,闹意见,我就不相信,不相信会有这种事。这纯粹是造谣嘛!不过,我们自己心里也要清楚,不要因为自己的言行,给人家找到了口舌,这样不好。我们还是要讲原则,讲团结嘛!今后要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凝成一股绳,努力地把青云市工作搞上去。

石克伍和宋文侃一起,来到了包伽家里。一进门,石克伍就大叫道: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实在是不行!

宋文侃道:不行,姓曹的不走,我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石克伍道:得赶快把曹金郎赶走,再不走,下面都是他的人了。我们几个,很快就会架空,没人听我们了。

包伽沉重地说:曹金郎!有两下子!要斗倒他,还真不容易哩。这家伙有点份量的。

石克伍道:我就不相信,我们几个会斗不过他曹金郎!

宋文侃道:曹金郎并没有三头六臂,今天,本来是由我们控制局势的,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何平凡他们几个,竟然也投到了曹金郎的裤档里,真是怪事。

包伽道:他们几个,平时跟曹金郎也搞不来的嘛,这次怎么会倒到那边去呢?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石克伍道:还会有什么问题,是何平凡神经有问题,他什么人不好帮,竟然帮曹金郎。而曹金郎是最看不起他的人。他再这样下去,官还要小下去,到了明年,曹金郎可能会给他个局长干干呢!

包伽和宋文侃苦笑了一下,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Lecture 01 : Its Origin and Sources - 来自《国际法(英文版)》

The eminent man who founded the Whewell Professorship of International Law laid an earnest and express injunction on the occupant of this chair that he should make it his aim, in all parts of his treatment of the subject, to lay down such rules and suggest such measures as might tend to diminish the evils of war and finally to extinguish war among nations.These words of Dr. Whewell, which occur in his vill and in the statute regulating his professorship, undoubtedly contain b……去看看 

第十三节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风风雨雨西花厅  周恩来冒着余震的危险视察邢台地震灾区;他接过农妇送来的水碗就喝   1966年一开春就没有春意。人们正在呼呼熟睡的时候,河北省邢台地区突然发生六七级强烈地震,这是全国解放后第一次发生在人口较稠密地区的强震,遭灾面积达三十多个公社、近四十万人口,损失严重。   邢台地震波及到北京地区。地震时,我家在北京医院小平房顶上吊着的电灯被震得晃来晃去,房顶上往下掉了不少灰尘,听到院子里有人大声喊叫“地震了!地震了!”不一会儿,院子里聚集了许多人,吵吵嚷嚷地说着话。   这是我平生头一次领教到地震是怎……去看看 

十二、台儿庄的日日夜夜 - 来自《李宗仁传》

20世纪30年代,中国脆弱的社会重新面临着一个严重的时刻, 1937年7月7日,河北宛平卢沟桥畔的上空,响起了日军全面侵略中国的罪恶枪声。民族灾难的信号,惊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四万万中国同胞,掀起了救亡热潮。李宗仁在民族灾难的呼唤和催促下,履行了炎黄子孙的匹夫之责,出色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国抗战史上,在爱国主义者的行列中,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篇章。   7月30日,平、津失陷,日军又以40万兵力,分四路全面举兵南侵,一路由平绥路、同蒲路进攻山西;一路由平汉路进攻河南;一路由津浦路、胶济路进攻山东;一路沿平绥路进攻绥远,同时在华东……去看看 

十四、喝酒 - 来自《官场女人》

杨部长和乔副专员散会以后都说家里有急事等着,硬是推辞掉晚饭,坐车走了。   招待客人的饭,金九龙早就通知万富民在招待所里安排好了。栗宝山陪尉教授、记者和纪检干部出了礼堂,走在去往招待所的路上,金九龙从后面跑上来,拉拉栗宝山,在他耳根底下悄悄地说:“安排了两桌,你和陈书记、李部长陪尉教授他们,叫黄县长、王书记和董部长陪纪检部门的,好吗?”荣宝山听了以后问:“为什么不把客人们安排在一起?”金九龙看一下旁边走的纪检干部,说:“我是怕在一起,不,不太方便。”栗宝山知道他们的用心所在,果断地说:“那有什么,就在一起吧。”金九龙……去看看 

第35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市公安局小会议室里坐满了来开会的中层干部。由于“。18”谋杀案发案一个多月,破案工作仍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突破,经省反腐领导小组和省市纪委、省市政法委研究,并报经省委常委会批准,由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抽调精干刑侦人员,会同省市两级检察院反贪局大案室的同志,联合组成破案组,限期破案。金局长在会上宣布:市局党组研究决定,抽调以下同志,参加这个破案组。他们是张成、黄松年、陈中元……     等等……念了一长串名字,却没有方雨林。散会后,方雨林熬不住了,便上楼去找马副局长。     “说话呀?啥事?”马凤山明知故问道。方雨……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