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机关滋味》

秋去冬来,冬去春来。转眼间,又一年过去了。

在黄三木三十一岁这年春天,青云市动了一批干部,其中,市地质矿产局局长将升任市商业局局长。矿产局是二级局,局长属副局级,但油水很足。商业局是一级局,现在效益却不怎么样。矿产局长已经当了好几年,要吃也吃够了,很想再上个台阶,市委书记包伽就满足了他的要求。在派谁去接替他担任矿产局局长这个问题下,市委常委们发生了争论,人人都想把自己熟悉的人推荐上去,包伽一下子定不下来。

最后,市委副书记洪一之跟市委书记包伽说了:既然大家争来争去,不如再换个人。

包伽说:这个人应当是大家不会有意见的人,否则他这个书记也不好当。洪一之就说出了他女婿的名字。

黄三木是部里面的办公室主任,再上一个台阶,就是副局级,在所有的副局级领导干部中,全市就算矿产局、机关事务管理局和标准计量局这三个局的局长吃香了。把洪一之的女婿安排上去,其他人自然不敢再争。况且,洪一之在赶走曹金郎的斗争中是有功的,照顾一下也完全应该。包伽就答应了洪一之提议,并且跟几个书记都碰头议过,就等着开常委会通过一下了。

黄三木得知自己将升任市矿产局局长,高兴得像是发了疯,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矿产局局长、黄局长——这是多么吸引人的字眼啊!自己在青云市熬了这些年,终于熬到了头,要熬出眉目来了。

他到矿产局去偷偷看过了,以前来过几次,这一次感觉却不同。他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发现这幢楼真是气派,简直比市委大楼还气派。今后,他就要成为这幢大楼的主人,在这个小小的王国里做国王了。

小轿车他是看到过的,那是一辆红色的皇冠轿车,又豪华,又气派。这个规格,一般的局长是不能坐的,但矿产局长可以坐,因为矿产局同时又是矿产公司,作为企业头头,轿车的排气量是可以不受限制的。今后,皇冠将属于黄三木了,黄三木将坐着皇冠,到青云各地,到更远的地方去。

黄三木马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温小夏,温小夏很替他高兴,那天晚上,两人就彻彻底底地玩了一通。不过,长此下去,也不是个事情,在外面幽会,是很容易暴露的。温小夏想了个办法,建议在郊外农民家里租一间房子,以后两个人就可以痛痛快快地玩了,就像寻常夫妻一样。温小夏在城东罐头厂附近找了间房子,进进出出很自由,不会暴露目标。黄三木看了很满意,当晚,两人就在房间里玩了一次。

最让黄三木不满意的,就是洪叶了。他的地位越是上升,就越是想有美人相伴。可惜,洪叶太黑了,长得太不争气了,黄三木实在是太失望。

洪叶到娘家吃饭去了,晚上,黄三木在家里一个人喝酒。喝到一半,就又唱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黑!你怎么这么黑!

说你是黑炭,黑炭没你黑!

说你是块煤,煤也没你黑!

……

你怎么这么黑!你怎么这么黑!

你怎么这么黑!你怎么这么黑!

唱完了这首,他又想起了温小夏的白嫩,就胡编乱唱道:

你怎么这么白!怎么这么白!

说你是朵云,云没你白!

说你是堆雪,雪也没你白!

……

你怎么这么白!你怎么这么白!

你怎么这么白!你怎么这么白!

晚饭后,黄三木坐上黄包车,就来到城东那间房子里。温小夏早已在那里,笑吟吟地等着他了。

这间房子,不属于洪叶,也不属于温小夏老公,它完完全全地属于黄三木和温小夏两个人。

在黄三木的心目中,这是他们两个的新房了。

正当他们玩得火,玩得入魔的时候,房间上面阁楼上,躲着几个坏蛋,他们正举着录相机在偷偷地拍摄着这一做爱场面。

第二天,他们将这个录相翻录了十盒,分送给青云市现有的九个常委,剩下一盒给了洪叶。

在录相盒里,还附了一封信,信里写着录相里的两个主人公的姓名和做爱的时间、地点。

本来,下午是开常委会通过市矿产局局长人选的,这样一来,黄三木的事就搁浅了。特别是当这件事得到证实后,黄三木当局长的事,就算彻底泡汤了。

洪一之脸色很难看,他把黄三木狠狠地骂了一顿,一边骂,一边拍桌子,黄三木低着头,一声不吭。

洪一之道:你知道错不?

黄三木道:我知道错了。

洪一之换了个语气,长叹一声道;我也不想过多地责备你,讲得再多也没用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处理,怎么样把它应付过去。

洪一之道:这件事,市里领导都知道了,你这个局长是当不上了。不过,只要你知错改错,向洪叶道歉,取得她的谅解,我这把老骨头,还可以再帮你一次。

他看看黄三木没吭声,就继续说道:市纪委肯定是要处分你了,局长不能当,说不定办公室主任也要撤。不过,可以到经济部门去干,搞个经理干干。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否则,你这辈子算是完蛋了。我可以帮你,但有个前提,就是你自己主动向洪叶请罪,取得她的谅解。

黄三木从天堂掉到了地狱里,脑袋里黑黑一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他不敢去找洪叶,就躲到盛德福家里去了。盛德福也把他讲了一顿,他已听说这件事了。

盛德福向他透露了一个信息,说这件事是矿产局副局长郑元富指使人干的,因为在洪一之提名黄三木当局长之前,他当局长的可能性最大,而且市长宋文侃是全力支持他的,后来洪一之一插手,他就没戏了。所以,他就派人干了这件事。黄三木自以为和温小夏的事很牢靠,事实上,青云镇上已经有好多人知道他们的事了。这真是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几个晚上,黄三木都和温小夏在一起。两个人在商量今后的出路。特别是黄三木,是继续在仕途的边缘上攀登,向人摇尾乞怜,还是借此与洪家决裂,与温小夏结合。

温小夏劝他干脆离婚,她自己也离婚,然后两个人结婚,并且远远地离开青云。黄三木想来想去,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了。官场上争来斗去,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况且,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当上大官了,最多在青云镇上做点小生意,当个小经理,实在没什么意思。

黄三木问温小夏,离开青云后去哪里。温小夏说:去海南岛。

温小夏说:我有个舅舅,在海南开饭店,生意很好,他早就写信来叫我去了,当时我正和你好,舍不得走。现在,我们不如趁机离开这里,到海南去结婚。

黄三木回到家里,洪叶已经哭了好几天了,眼睛哭肿,眼圈哭黑了。

黄三木看了很心痛,就说:洪叶,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

洪叶骂道:你这个骗子!你这个伪君子!我真是不相信!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背着我干这种勾当!我还有什么脸见人啊!

黄三木道:你就原谅我吧!

洪叶道:其他事情都可以原谅,只有这一件,是永远不可以原谅的,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了。

黄三木本来就没想再继续和她过下去,只不过想劝她一下,让她不要过于伤心。

两人不再多说些什么,就偷偷地办了离婚手续。当洪叶把已经离婚的消息告诉父亲时,洪一之忽然间苍老了许多。

黄三木把房子和家用电器都让给了洪叶,因为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她的,只是把十万块钱存折拿出来,自己分到了五万块。然后,就在楼下柴棚间里暂时安了床,在这里度过了最后的几天。

温小夏也和丈夫离了婚,在财产分配上,也和黄三木差不多。

温小夏住进了黄三木的柴棚间,两人就不再去上班了。

在柴棚间里,黄三木将温小夏剥得赤条条地,发狠地占有她,在她身上运动着,嘴里不停地骂着。

完了后,温小夏抚摸着黄三木的脸,说:刚才你骂我是婊子?难道我在你的眼里真的是个婊子么?

黄三木道:不!不是的。只是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

黄三木目光定定地,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美好的东西,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就像是一个美丽的婊子,一个被迫出卖自己的婊子。我很爱她,也很恨她。别看她长得漂亮,她能给人欢乐。可她下贱,她只把自己的美,自己的欢乐奉献给那些有钱的人,有权有势的人,会投机钻营、卖乖卖巧的人。对于一个正直的人,一个认真的人,她什么也不会给你,你什么也得不到。

温小夏道:我听不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许,你的打击太大,想得太多了吧。其实,这个世界还是挺美好的,只要我们真心相爱,今后会生活得很好的。

黄三木道:我相信,我只是不甘心,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不甘心啊!

温小夏道:别再想这些了,我们好好准备一下,早点去海南吧。

黄三木道:去海南是好,不过,我这个人从小自尊心强,从小不甘居于人下,到饭店里打工干杂活,我是不太愿意的。

温小夏道:不会的,你可以做个管理人员,有我舅舅在那里,你怕什么呢?

黄三木道:要是我们有钱就好了,可以自己单独开一个,至少,可以自己主管一部分生意。

温小夏道:我有八万,你有五万,总共是十三万,太少了。

黄三木问:你们家里条件蛮差的,哪里来的八万块钱?

温小夏道:有一部分是我的私房钱,我把钱存到银行里,为了防止他偷去赌博,就把存折撕了,只记下号码。最后,凭这些号码到银行里去取钱就。

黄三木道:没想到你如此精明。

温小夏道:这不是我发明的,是学来的,人家早这么干了。

黄三木忽然想起邵颖给他的那张纸头,就从皮夹里找出来看了。纸头上的字是:黄三木、1490000、210000721322。

他知道了:这里面有大明堂!

第二天,他就来到了城南信用社,因为他听邵颖说过,她的钱是存在城南信用社的。

黄三木把号码一对,果然是邵颖以他的名义在这里存的钱。就这样,黄三木凭这张小小的纸条,就一下子领出了一百四十九万块现金。

邵颖啊邵颖,你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给父母亲戚,而要送给我黄三木呢?对了,她一定已经预知了检察院的行动,如果给了父母亲,到时候一抄家,这笔钱还是要没收归公,那就毫无意义了。于是,他就把这笔钱送给了这个自己非常喜欢、却又缺乏情义的黄三木。

皮包里拎着这叠沉甸甸的钱,想起这个曾经深爱着他的女人,黄三木眼里一酸,觉得自己是太对不起人家了。在这个世界上活了三十多年,别人对不起他的很多,自己对不起别人的也不少啊!

在一个阴冷的早晨,黄三木和温小夏坐上了开往南州的客车。他们将从南州坐火车去南方。

青云江很清,青云镇很静。黄三木望着这片他曾经奋斗过的土地,觉得这片土地很可爱,也很可恨。随着客车的开动,在青云镇即将在眼里消失的那一刻,黄三木的眼角涌上了一股东西,可是,他坚强地克制住自己,没让它流出来。(全书完)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跋 - 来自《一个人的圣经》

我没有读过高行健的诗,他的诗也极少发表。但读了*一个人的圣经>之後我立即想到:行健是个诗人。这不仅因为这部新的作口叩许多篇章就是大彻大悟的哲理散文诗,而且整部作口叩洋溢著一个大时代的悲剧性诗意。这部小说是诗的悲剧,是悲剧的诗。也许因为我与行健是同一代人而且经历过他笔下所展示的那个噩梦般的时代,所以阅读时一再长叹,几次落泪而难以自禁。此时,我完全确信:二十世纪最後?年,中国一部里程碑似的作品诞生了。   《一个人的圣经》可说是《灵山》的姐妹篇,和《灵山》同样庞博。然而,《灵山》的主人公却从对文化渊源精神与……去看看 

第三章 从大学成员到人文主义者(1) - 来自《中世纪的知识分子》

中世纪的衰落   行将结束的中世纪是转折的年代。人口停止增长,接着由大饥荒和像1348年那样的瘟疫所加剧的衰退,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在为西方经济提供贵金属方面发生的麻烦,造成了先是对白银然后是对黄金的需求,战争又加剧了这一需求——这就是百年战争,玫瑰战争,伊比利亚半岛战争,和意大利战争。所有这一切都加速了西方国家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彻底变革。封建地租在很大程度上发展形成了货币形式,这动摇了社会关系。在这一发展的受害者和受益者之间产生了一条鸿沟。城市各阶级之间产生了分化。当现在受剥削日益严重的手工业行……去看看 

存在的意义和道德的政治——理解哈维尔 - 来自《哈维尔文集》

徐友渔   哈姆莱特是莎士比亚最著名的剧作中的最著名的角色,瓦茨拉夫·哈维尔是当代捷克剧作家、思想家。我在阅读哈维尔的作品时,常常由他想到了哈姆莱特。一个是经典剧作中的虚构人物,一个是现代荒诞派剧作家;一个是为报杀父霸母之仇的王子,一个是在世纪性巨变浪潮中成为国家领导人的公众人物,二者有何关系?我看到的共通之处是:对存在的意义的不断追索,对人间苦难悲天悯人的情怀,对流俗之见的质疑和挑战,对当下经验的超越。   在人们的印象中,哈姆莱特是延宕不决的典型,他遇事不能决断,永远沉浸于对自己的提问:“活,还是不活,这……去看看 

第卅六章 上帝的道和先知的言词 - 来自《利维坦》

提到上帝或人的言词时,意思并不是指文法学家所谓的名词或动词等词类;同时也不是指那些跟其他言词之间不存在联系、因而不能形成意义的任何简单声音。它所指的是一种完整的讲话或谈话,说话的人用来肯定、否定、下命令、表示允诺、进行威胁、表示愿望或提出询问等。在这种意义下,言词的意义便不是词汇,而是语句,在希腊文中也就是某种讲话、谈话或言语。     同时,当我们说上帝或人的言词时,有时可以理解为说话者的话,即上帝所说的话或人所说的话。在这种意义下,当我们说圣马太的福音时,意思便是说圣马太是该福音的作者。    ……去看看 

第五章 迈向全球化的时代 - 来自《第三条道路》

社会民主主义者应当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为国家寻找到一种新的角色定位。正在形成的世界秩序不可能仅仅作为一个“纯粹的市场”来维系自身的存在。市场在整合为一体的同时也分化为碎片:这是一个有着一千个城市一国家让步的世界,人们预言,其中的一些是不稳定而危险的。作为一种稳定性的力量,作为对不断碎片化(fragmentation)的过程的抗衡,重申民族一国家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认同(identity)与归属(belongin)之间显然存在着潜在的差异。将从属于一个民族视为一种良性力量的现实性究竟有多大?毕竟,民族一国家与民族主义具有两面性,民族……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