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灵山》

  你于是来到了这乌伊镇,一条铺着青石板的长长的小街,你就走在印着一道深深的独轮车辙的石板路上,一下子便走进了你的童年,你童年似乎待过的同样古旧的山乡小镇。不过你已经见不到手推的独轮车了,代替那抹上豆油的枣木轴的吱呀声是满街直响的自行车铃声。这里骑自行车得有耍杂技的本事,车座上挂着沉甸甸的麻袋,在往来的行人,挑的担子,拉的板车和屋檐下的摊贩间摇晃穿行,少不了惹来叫骂,而叫骂在这一片叫卖讨价调笑声中倒也显得生机勃勃。你吸着酱菜,猪下水,生皮子,松油柴,稻草和石灰混杂的气息,两边的小铺面南货,酱园,油坊,米店,中西药铺,绸布庄,鞋摊,茶馆,肉案,裁缝店,开水炉子,草绳瓷器,香烛纸钱的杂货铺子,让你目不暇顾,一家紧挨一家,从前清以来就未曾有过多大变化。总敲着煎锅贴的平底锅的老正兴也恢复了被砸了的字号,一品香楼上的窗户如今又酒旗高挑。最气派的当然还数国营的百货公司,新翻盖的三层水泥楼房,一面玻璃橱窗就顶得上一家老的铺面,只是橱窗里的灰尘总也不见打扫。比较显眼的再就是照相馆了,挂满了搔首弄姿或戏装打扮的姑娘,都是当地有名有姓的美女,不像电影招贴画上的那些明星远在天边。这地方还真出美人,一个个如花似玉,托着香腮,做着眉眼,都经过摄影师精心摆布,只是着的颜色红的过红,绿的太绿。彩色扩印当然也有了,贴着告示,二十天取像,显然少说也得拿到县城里去冲洗。你如果不是命运的机缘,也许就在这小镇上出生,长大,成亲,也娶上个这样的美人,也早给你生儿育女。想到这里,你就笑了,赶紧走开,免得人以为你相中了哪位,无端的想入非非。你还就有那么多遐想,望着店面上的那些阁楼,挂着窗帘,摆着盆景或花,不由得想知道这里的人过的什么样的生活?有一幢门上挂着铁锁的危楼,柱子都倾斜了,朽了的雕花的椽头和栏杆都说明当年的气派,这房主和他后代的命运就耐人寻思。旁边的一家店面里则卖的港式衣衫和牛仔裤,还吊着长统丝袜,贴着外国女人露出大腿的商标。门前又挂了块明晃晃的金字招牌,“新新技术开发公司”,也不知开发的是哪门技术。再往前,有一家堆满生石灰的铺面,这就到了街的尽头,前面大概是一家米粉厂,一块空场子上钉着桩子,拉着铁丝,挂满了米粉。你折回头,从茶水炉子边上的一条小巷进去,拐了一个弯之后,便又迷失在回忆里。

  一扇半掩着的门里一个潮湿的天井。一个荒芜的庭院,空寂无人,墙角堆着瓦砾。你记得你小时候你家边上那个围墙倒塌的后院让你畏惧还又向往,故事里讲的狐仙你觉得就从那里来的。放学之后,你总提心吊胆止不住一个人去探望,你未见过狐仙,可这种神秘的感觉总伴随你童年的记忆。那里有个断裂的石凳,一口也许干枯了的井。深秋时分,风吹着桔黄的瓦楞草,阳光十分明朗。这些院门紧闭的人家都有他们的历史,这一切都像陈旧的事故。冬天,北风在巷子里呼啸,你穿着暖和的新棉鞋,也跟孩子们在墙角里跺脚,你当然记得那一首歌谣:

  月亮汤汤,骑马烧香,烧死罗大姐,气死豆三娘,三娘摘豆,豆角空,嫁济公,济公矮,嫁螃蟹,螃蟹过沟,踩着泥鳅,泥鳅告状,告着和尚,和尚念经,念着观音,观音撒尿,撒着小鬼,把得肚子疼,请个财神来跳神,跳神跳不成,白费我二百文。

  屋顶上的瓦楞草,干枯的和新生的,细白的和葱绿的,在风中都轻微抖动,有多少年没见过瓦楞草了?你赤脚在印着深深的独轮车辙的青石板上僻僻叭叭拍打着,从童年里跑出来了,跑到如今,那一双光脚板,污黑的光脚板,就在你面前拍打,你拍打过没拍打过光脚板这并不重要,你需要的是这种心象。

  你在这些小巷子里总算绕出来了,到了公路上,从县城来的班车就在这里掉头,当即再回转去。路边上是汽车站,里面有一个买票的窗口和几条长凳,你刚才就在这里下的车。斜对面有一家旅店一趟平房,砖墙上刷的石灰,上面写着“内有雅室”,看上去倒也干净,你好歹也得找地方住下,便走了进去。一位上了年纪的女服务员在扫走廊,你问她有房间吗?她只说有。你问她这离灵山还有多远?她白了你一眼,这就是说是公家开的旅店,她按月拿的是国家的工资,没有多余的话。

  “二号,”她用扫帚的把手指了指开着的房门。你拎着旅行包进去,里面有两个铺位。一张床上绕腿躺着个人,抱了本《飞狐外传》,书名写在包着封面的牛皮纸上,显然是书摊上租来的。你同他打个招呼,他也放下书冲你点头。

  “你好。”

  “来了?”

  “来了。”

  “抽根烟。”他甩根烟给你。

  “多谢,”你在他对面的空床上坐下。他也正需要有个人谈谈。

  “来这里多时了?”

  “上十天了。”他坐起来,给自己点上一支烟。

  “来采购的?”你琢磨着问。

  “弄木材。”

  “这里木材好弄吗?”

  “你有指标吗?”他反问你,满有兴趣。

  “什么指标?”

  “国家计划的指标呀。”

  “没有。”

  “那不好办。”他重又躺下。

  “这林区木材也短缺?”

  “木头倒是有,价格不一样。”他懒洋洋的,看出你是个老外。

  “你是等便宜的价格的?”

  “晦,”他漫声应答了一下,便抄起书看。

  “你们跑采购的见多识广呀,”你还得奉承他两句,好向他打听。

  “那里,”他谦虚了。

  “这灵山怎么去法?”

  他没有应答。你只好说你是来看风景的,哪里有好的去处?

  “河边上有个凉亭,坐在那里看对面的山水,风景都不错。”

  “您好生歇着!”你寒暄道。

  你留下旅行袋,找服务员登了个记,便出了旅店。公路的尽头是河边的渡口。石条砌的台阶陡直下去,有十多公尺,石级下停靠着几只插着竹篙的乌篷船。河面并不宽但河床开阔,显然还不到涨水季节。对面河滩边上有一只渡船,有人上下,这边石阶上坐的人都等那船过渡。

  码头上方,堤岸上,还真有个飞檐跳角的凉亭。凉亭外摆着一副副差不多是空的箩筐,亭里坐着歇凉的大都是对岸赶集卖完东西的农民。他们大声聒噪,粗粗听去,颇像宋人话本中的语言。这凉亭新油漆过。糖下重彩绘的龙凤图案,正面两根柱子上一副对联:

  歇坐须知勿论他人短处

  起步登程尽赏龙溪秀水

  你再转到背面,看那两根柱子,竟然写道:

  别行莫忘耳闻萍水良言

  回眸远瞩胜览凤里灵山

  你立刻有了兴致。渡船大概是过来了,歇凉的纷纷挑起担子,只有一位老人还坐在凉亭里。

  “老人家,请问这对子��”

  “你是问这楹联?”老者纠正道。

  “是,老先生,请问这楹联是哪位的手笔?”你问得更加恭敬。

  “大学士陈先宁先生!”他张开口,露出几颗稀疏的黑牙,一板一眼,咬字分明。

  “没听说过,”你只好坦白你的无知,“这位先生在哪个大学里任教?”

  “你们当然不知道,都上千年的人了。”老人不胜鄙夷。

  “您别逗,老人家,”你解嘲道。

  “你又不戴眼镜子,看不见吗?”他指着亭子的斗拱说。

  你抬头看见那未曾着色的一道横梁上,果真用朱笔写着:大宋绍兴十年岁次庚甲孟春立,大清乾隆十九年岁次甲戌三月二十九重修。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四章 高级学识是金钱文化的一种表现 - 来自《有闲阶级论》

旨在使属于某些范畴的恰当的思想习惯得以在后代保存的学校训育,是获得社会常识的认可,并且与公认的生活方式结合在一起的。在教师和教育制度传统下构成的思想习惯是有它的经济价值——即影响到个人的适用性的价值——的;这种价值,同没有这种指导、在日常生活锻炼下构成的思想习惯的相类经济价值比起来,是同样实在的。众所公认的教育方案和学校训育的任何特征,凡是起源于有闲阶级的偏好或金钱价值准则的指导的,都应当认为是出于有闲阶级制度的关系;教育方案所具有的这类特征的任何经济价值,都是这个制度的价值的具体表现。因此,关……去看看 

第七章 黑非洲的多党民主风潮 - 来自《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黑非洲(由于南非的民主化将在下一章里单独介绍,所以,本章所讲的黑非洲严格说指撒哈拉以南林波波河以北的非洲。)是一片贫穷落后的大陆。这里集中了世界上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大众政治心理基本停留在部族政治文化的水平上,国家政治生活充满着残酷的个人专制、频繁的军事政变以及血腥的内战、骚乱和部族仇杀。黑非洲的政治曾被人形容为“野蛮部落的相残轮回”(H.特雷弗·罗珀)。然而,就是在这片“黑暗的大陆”上,当代世界性的民主化潮流仍然产生了巨大的反响。一、黑非洲的“第二次解放”  黑非洲的民主化运动集中表现为由……去看看 

十二 南撒哈拉非洲的人权以及后殖民地宪法 - 来自《宪政与权利》

弗兰克·莫德恩这篇文章所关注的焦点是那些随着英、法、比利时等国的非殖民化而获得独立的黑非洲国家。它将对这些国家的人权保护状况作一巡礼,并估量出美国宪法的影响。北非国家不在本项研究的范围之内;它们的文化和前殖民地历史使它们的经历迥异于撒哈拉沙漠以南各国。由于其他原因,那些奉行马克思列宁主义制度的非洲国家也游离于此项考察美国宪政之影响的研究之外。在这些国家,保护人权只是政权机关的次要目标。其基本关注是要达到这样一些基本的革命目标:反对人剥削人,反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斗争。[1]类似的情况可以……去看看 

第十三章 养羊与贩卖 - 来自《江村经济》

进行蚕丝业的改革仅仅是为增加居民的收入,抵制丝价下跌所做的各种努力之一。但根据我现有的资料不可能对目前采取的其他措施进行详尽的分析。  新兴事业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养羊。大约十年前就有人开始养羊。但到最近才变得重要起来。养羊业的发展并不是由于某个人的倡议。村里的人从邻居那里听说,镇里新开了一家店铺,收购羊胎和新生的羊羔。市场的需要使这个村子里兴起了这项新事业。但甚至到现在,人们还不甚了解羊胎究竟有何用处,他们经常向我提出这个问题。有些人想要杀掉母羊好取羊胎,羊胎皮是值钱的。这个主意与传统的伦……去看看 

第06章 国民党上台 - 来自《南非斗士曼德拉》

·“顶刮刮的老将军”对垒“法西斯分子”   ·马兰当选   ·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制   ·“我一生从来没有见过比这更可怕的事情”   ·“我生命中的转折点”   ·6·26行动   ·初试锋芒   时间:1948年5月的一天。   地点:比勒陀利亚。   南非正在筹备“普选”。之所以在普选这一词上打上引号,是因为占这个国家人口75%的黑人没有权利参加这一选举。究竟谁会当选呢?是那位曾在联合国慷慨激昂地鼓吹人权的“顶刮刮的老将军”、现任南非总理史末资,还是希特勒的崇拜者、南非国民党的主席马兰博士?比勒陀利亚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