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灵山》

  这寒冷的深秋的夜晚,深厚浓重的黑暗包围着一片原始的混饨,分不清天和地、树和岩石,更看不见道路,你只能在原地,挪不开脚步,身子前倾,伸出双臂,摸索着,摸索这稠密的暗夜,你听见它流动,流动的不是风,是这种黑暗,不分上下左右远近和层次,你就整个儿融化在这混饨之中,你只意识到你有过一个身体的轮廓,而这轮廓在你意念中也趋消融,有一股光亮从你体内升起,幽冥冥像昏暗中举起的一支烛火,只有光亮没有温暖的火焰,一种冰冷的光,充盈你的身体,超越你身体的轮廓,你意念中身体的轮廓,你双臂收拢,努力守护这团火光,这冰凉而透明的意识,你需要这种感觉,你努力维护,你面前显示出一个平静的湖面,湖面对岸丛林一片,落叶了和叶子尚未完全脱落的树木,挂着一片片黄叶的修长的杨树和枝条,黑锋挣的枣树上一两片浅黄的小叶子在抖动,赤红的乌柏,有的浓密,有的稀疏,都像一团团烟雾,湖面上没有波浪,只有倒影,清晰而分明,色彩丰富,从暗红到赤红到橙黄到鹅黄到墨绿,到灰褐,到月白,许许多多层次,你仔细琢磨,又顿然失色,变成深浅不一的灰黑白,也还有许多不同的调子,像一张褪色的旧的黑白照片,影像还历历在目,你与其说在一片土地上,不如说在另一个空间里,屏息注视着自己的心像,那么安静,静得让你担心,你觉得是个梦,毋须忧虑,可你又止不住忧虑,就因为太宁静了,静得出奇。

  你问她看见这影像了吗?

  她说看见了。

  你问她看见有一只小船吗?

  她说有了这船湖面上才越发宁静。

  你突然听见了她的呼吸,伸手摸到了她,在她身上游移,被她一手按住,你握住她手腕,将她拉拢过来,她也就转身,卷曲偎依在你胸前,你闻到她头发上温暖的气息,找寻她的嘴唇,她躲闪扭动,她那温暖活泼的躯体呼吸急促,心在你手掌下突突跳着。

  说你要这小船沉没。

  她说船身已经浸满了水。

  你分开了她,进入她润湿的身体。

  就知道会这样,她叹息,身体即刻松软,失去了骨骼。

  你要她说她是一条鱼!

  不!

  你要她说她是自由的。

  啊,不。

  你要她沉没,要她忘掉一切。

  她说她害怕。

  你问她怕什么!

  她说她不知道,又说她怕黑暗,她害怕沉没。

  然后是滚烫的面颊,跳动的火舌,立刻被黑暗吞没了,躯体扭动,她叫你轻一点,她叫喊疼痛!她挣扎,骂你是野兽!她就被追踪,被猎获,被撕裂,被吞食,啊,这浓密的可以触摸到的黑暗,混饨未开,没有天,没有地,没有空间,没有时间,没有有,没有没有,没有有和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没有有没有没有,灼热的炭火,润湿的眼睛,张开了洞穴,烟雾升腾,焦灼的嘴唇,喉咙里吼叫,人与背,呼唤原始的黑暗,森林里猛虎苦恼,好贪婪,火焰升了起来,她尖声哭叫,野兽咬,呼啸着,着了魔,直跳,围着火堆,越来越明亮,变幻不定的火焰,没有形状,烟雾钦绕的洞穴里凶猛格斗,扑倒在地,尖叫又跳又吼叫,扼杀和吞食……窃火者跑了,远去的火把,深入到黑暗中,越来越小,火苗如豆,阴风中飘摇,终放熄灭了。

  我恐惧,她说。

  你恐惧什么?你问。

  我不恐惧什么可我要说我恐惧。

  傻孩子,

  彼岸,

  你说什么?

  你不懂,

  你爱我吗?

  不知道,

  你恨我吗?

  不知道,

  你从来没有过?

  我只知道早晚有这一天,

  你高兴吗?

  我是你的了,同我说些温柔的话,跟我说黑暗,

  盘古抡起开天斧,

  不要说盘古,

  说什么?

  说那条船,

  一条要沉没的小船,

  想沉没而沉没不了,

  终放还是沉没了?

  不知道。

  你真是个孩子。

  给我说个故事,

  洪水大泛滥之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条小船,船里有一对兄妹,忍受木了寂寞,就紧紧抱在一起,只有对方的肉体才实实在在,才能证实自己的存在。

  你爱我,

  女娃儿受了蛇的诱惑,

  蛇就是我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04 把我当作朋友,而不是你们的“父母” - 来自《与神对话》

我觉得要人们开始向神要求事情,他们得很大胆才行。我比较喜欢“勇气”(courage)这个字。对的,我已告诉过你。要与神有个真实、可运作的友谊,需要改变心意,以及有勇气。我怎样才能重新安排我对我与神的正确关系的整个了解?直到我终于了解向神要求东西是没关系的吗?不只是没关系,并且是获得结果的最好方法。好吧,但我怎么去改变?怎么能达到那了解?如果我说近的,首先,你必须了解事情真正是如何运作的。就是说,人生是如何运作的?不过我们等一会再谈它。首先让我们先列出与神的友谊的七个步骤。很好,我准备好了。1、认识神。2、信任神。3、爱……去看看 

附录九:为周颖辨正——读章诒和文后(作者:姚锡佩) - 来自《往事并不如烟》

章诒和女士《往事并不如烟》是今年的热销书,不少读者看了其中的《斯人寂寞——聂绀弩晚年片断》(下文简称“章文”)后,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们看了后才明白绀弩夫人周颖竟是一点人味都没有,简直不是人,绀弩真可怜。他们知道我跟绀弩夫妇晚年有交往,所以问我的看法。我听了心中很不平静。章女士的文章在去年《新文学史料》第三期刊出时,我就很吃惊,文中写的主人公聂绀弩、周颖夫妇还有他们的朋友陈凤兮、朱静芳等,我都有不同程度的接触,而我所知的事实,我积累的印象,和章文有许多不同。特别是周颖的形象,在章女士的笔下完全成了一个吝啬小……去看看 

3-6 政府完成人民的革命教育的几种做法 - 来自《旧制度与大革命》

政府自己早已努力向人民的头脑中灌输和树立若干后来称为革命的思想,这些思想敌视个人,与个人权利对立,并且爱好暴力。   国王是第一个向人民表明人们可以用何等轻蔑态度对待最古老而且外表上最根深蒂固的制度的。路易十五既通过他的革新,也通过他的作恶,既通过他的精力,也通过他的怠惰,动摇了君主制,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当人民看到与王权几乎同时代,而且迄今看上去与王权同样不可动摇的高等法院土崩瓦解时,他们模模糊糊地领悟到,暴力和冒险的时代临近了,那时,一切都变得可能,没有什么老事物应受尊重,没有什么新事物不能尝试。   ……去看看 

04 - 来自《卖官》

祁云说:“你还是坐下来,听听缘由吧,好不好?”   陆浩宇没有坐,而是踱着步回书房去了。他朝转椅上一坐,仰望屋顶出起神来。近两年来,祁云对他的行为越来越不满,且措词越来越激烈。他曾有过这样的担心:说不定哪一天她会把贿赂收下,逼你就范。现在她终于这样做了。自己该怎么办?坚决顶住,还是就范?   祁云追到书房来了,拉了个凳子坐到陆浩宇的对面,又要说她的缘由了。   陆浩宇问:“奇怪,伟伟结婚的事外人怎么知道的?特别是这周新、李东明是下面县里的,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快?”   祁云说:“张子宜估计是从伟伟那里知道的,下面那两人,可能与……去看看 

一闪即逝的东方慧星——赫鲁晓夫 - 来自《十大下台元首》

他是南俄民间歌女的儿子、顿涅茨矿区的盲流工匠、——个乡村牧童,然而他却依靠目己玩弄权术、见风驶舵的本领爬上了苏联的最高领导职位,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他是斯大林的继承人,却力图改革斯大林模式。他虽冲破了铁幕,却没有打破旧的冷战格局。他倡导和平共处,却不断与美国发生危机。他是一个连俄语都讲不好的蹩脚政治家,却使美国总统仿透了脑筋。他是一个谜,他的垮台更是一个谜。   3.1 漫步街头的退休老翁   1964年10月14日下午,阳光灿烂,白云悠悠。莫斯科的秋天是金色的。街道两旁的树叶开始发黄,一些衰老的叶子零散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