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灵山》

  她说她真想回到童年去,那时候无忧无虑。每天上学连头都是外婆给梳,再给她把辫子编好。两条长长的辫子,亮光光的,总不松不紧,都说她这两条长辫子真好看。外婆死了,她就再也不扎辫子了,把头发剪了,故意剪得短短的,连红卫兵当时时兴的两把小刷子都扎不起来,为的是抗议。她父亲当时被隔离审查,关在他工作的机关大院里,不让回家,她母亲半个月送一次换洗衣服,从来也不要她去。后来母亲带着她一起被赶到农村,她也没资格加入红小兵。她说,她这一生最幸福还是她留长辫子的时候,外婆像只老猫,总在她身边打盹,她就特别安心。

  她说她现在已经老了,说的是心老了,她不会为了一丁点小事就轻易激动不已。以前,甚至完全不为什么,她就会哭,眼泪那么充沛,打心眼里运直流出来,全不费一点气力,那样特别舒服。

  她说她有个女朋友叫玲玲,她们从小就要好。她总那么可笑,她只要看着你,看看看着脸蛋上就出现个酒涡。现在人家也已经做母亲了,懒洋洋的,说话都那个调,把尾音拖得老长,像总也没睡醒。她还是少女的时候,那叽叽喳喳的劲儿像只麻雀,同她在一起就成天胡说,没有一刻停的,说她就想出去玩,说一下雨不知为什么心清就特别忧郁,说我想卡死你,还起劲真卡脖子,弄得人痒呵呵的。

  有一回,夏天的夜晚,她们一起坐在湖边,望着夜空,她说她特别想躺在她怀里,玲玲说她想做小妈妈,她们就格格的笑着互相打闹,月亮升起来之前,她问你知道不知道,夜空那时候灰蓝灰蓝的,月亮升起来了,唉,月光从月冠上流出来,她问你见没见过那种景象?滚滚流淌,然后平铺开,像一片滚动而来的雾。她说她们还都听见月光在响,流过树梢的时候,树梢像水流中波动的水草,她们就都哭了。眼泪泉水一般涌了出来,像流淌的月光一样,心里特别特别舒服,玲玲的头发,她现在还感觉得到,弄着她的脸,她们就脸贴着脸,玲玲的脸也挺烫。有一种莲花,她说不是睡莲,也不是荷花,比荷花要小,比睡莲要大,就开在黑暗中,金红的花蕊,黑暗中放出幽光,粉红的花瓣油脂一样,像玲玲小时候粉红的耳朵,不过没有那么多茸毛,光亮得像她小手指上的指甲,啊那时候她修长的小指甲长得像贝壳,可那粉红的花瓣并不光亮,长得耳朵样厚实,颤抖着缓缓张开。

  你说你也看见了,你看见颤悠悠张开的花瓣,中间毛茸茸金黄的花蕊,花蕊也都在颤傈。是的,她说。你握住她的手。嗅,不要,她说,她要你听她说下去,她说她有种庄严感,是你不明白的,你难道不愿意明白吗?不愿意了解她吗?她说那种庄严有如圣洁的音乐。她特别喜欢圣母,圣母怀抱婴儿的样子,垂下眼帘,那双柔软的手上那纤细的手指。她说她也希望做母亲,怀抱着她的小宝贝,那纯洁的,温暖的,肉乎乎的生命,在她胸前吸吮她的乳汁。那是种纯洁的感情,你明白吗?你说你想明白。那就是你还不明,你真笨呀,她说。她说有一层厚厚的帷幕,一层又一层,都垂挂着,在里面走动,人就像滑行,将丝绒的墨绿色的帷幕轻轻拂开,在其间穿过,不必见到任何人,就穿行在帷幕的折皱之间,无声无息,声音都被帷幕吸收了,只有一丝音乐,一丝被帷幕吸收过滤后没有一点杂质纯净的音乐,悠悠流淌,来自黑暗中一个发出柔和的莹光的源头,流经之处都显出幽光。

  她说她有个姑妈长得特别漂亮,当着她的面,时常只穿个很小的乳罩和一丁点的三角裤,在屋里走来走去。她总想去摸摸她的光腿,但始终没敢。她说她那时候,还是个干瘦的小丫头,她想她永远也不会长得有姑妈漂亮。她姑妈左一个右一个男朋友,经常同时收到好几分情书。她是个演员,追求她的男人特别多,她总说她都被他们烦死了,其实,她就喜欢这样。后来她同一个军官结婚了,那人把她看的严严的,回去稍微迟了一点就得盘问她,还动手打她。她说她那时真不明白她姑妈为什么不离开他,竟然能忍受这种欺负。

  她还说她喜欢过一位老师,教她们班的数学,(左口右奥),那完全是一个小女孩的感情。她就喜欢他讲课的声音,数学本来最枯燥无味,可她就喜欢他的喉音,作业做得也特别认真。有一回考试她得了八十九分,她还大哭了一场。课堂上,卷于发下来,她一拿到手就哭了。老师把她的卷子要回去,说给他再看看,重新判卷又给她加了几分,她说她才不要呢,才不要呢,把卷子扔到地上,当全班同学的面止不住大哭,那当然很丢人,为了这事她便不再理他,也不叫他老师。暑假过后,他不再教她这班,可她总怀念这老师,她喜欢他用喉头说话,那声音特别浑厚。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30.像做梦一样 - 来自《沧浪之水》

马厅长悠悠地说:“算了,只要这些人以后能够吸取教训,就算了吧。”厅里决定由我分管中医研究院。为了我工作的方便,马厅长在原来的院长退休之后,特地把那个位子虚着。这样我每星期到研究院去上两天班,其实研究院也没有太多的事让我做,日常工作都由卞副院长卞翔处理了。两个月后我提名程铁军升了副院长。按照晏老师的交待,厅里的事情我能不管就尽量不管。很多次我都有那种想表达想发言的强烈冲动,但还是压下去了。太能干太想表现自己是要犯忌的,跟马厅长共事的人,迄今没有一个人能坚持到最后,我希望自己能是一个例外。当然,一旦马厅长……去看看 

第41章 - 来自《机关滋味》

石克伍在会议结束后没有急着回青云,他专程到毛沙芜家里走了走。何平凡事件给青云市其他领导当头泼了盆冷水,这个人,自己当省委常委竟一点都不走漏风声,青云五十八万人一个也不知道!真是可恨。可是恨又恨不出来,因为这个人以后就是青云市的上级了,大家都得服从他的领导,得罪是得罪不起的。为了这件事,曹金郎和包伽等人这两天会都没好好开,整天冰着一张脸,好像还是没想通。石克伍向毛沙芜请教何平凡的升官秘诀。毛沙芜说: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因为省委常委是中央任命的,不由我们这里讨论。不过,上面对他印象比较好,我是事先听到点风声……去看看 

第廿六首 - 来自《神曲》

对佛罗伦萨的诅咒佛罗伦萨,你且享受一番吧!既然你是如此伟大,你展开双翼,翱翔在天涯海角,而你的名字也传遍地府阴曹。在那群盗贼当中,你竟发现有五名是你的市民,为此我感到羞耻,无地自容,而你也不会因而提高身价,大受尊敬。但倘若临近清晨时做的梦总是属真,那么,你不久之后就会亲身体验普拉托乃至其他城市都渴望你遭受的那种厄运。而倘若这厄运业已发生,那也不算过早:既然它总要发生,那就索性让它早日来到!因为不然的话,这会使我更加痛苦,正如我会变得更加衰老。阴谋献计者的恶囊我们离开那里,我的导师拉着我,重又走上那层层台阶,而先前我们……去看看 

第十二章 四处树敌 从邪恶帝国到邪恶轴心 - 来自《石油战争》

〖为维持世界霸主地位,美国四面出击,压制和瓦解各种可能出现的新生力量,日本、亚洲四虎、俄罗斯、巴尔干各国,一切新崛起的潜在力量都是她的敌人。〗【寻找新的恶人】随着苏联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解体,世界上许多地方充满了对和平和繁荣新时代的期望。但是,说得委婉一点,接下来的十年是令人失望的十年。地缘政治和冷战根本没有结束,只是舞台变了。作为仅存的世界超级大国,华盛顿开始寻求建立世界新秩序,老布什总统在1991年发表的国情咨文讲话中,不小心说漏了嘴,引起了大家的高度关注。对世界新秩序人们有太多的疑问,这是谁的秩序,这个……去看看 

第十一首 - 来自《神曲》

教皇阿纳斯塔修斯墓前我们来到一片高高的断崖上边,这断崖是由巨大的残石围成一圈,一批受着更加残酷的刑罚的鬼魂就在我们下面;这里,那深邃的坑谷散发的恶臭气味可怕,令人难挨,我们不得不退后几步,躲近一个硕大石墓的棺盖,我看到墓上有一块碑文,写道:“我看管的是教皇阿纳斯塔修斯,浮提努斯曾引诱他离开正路。”“我们可以停顿一下,再下去,这样,就可以先使嗅觉能稍微适应那难闻的气味,然后对它就不必在乎。”老师这样说,为我则对言道:“可否想些办法,让时间不致荒废掉。”他于是说:“我已经想到这一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