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灵山》

  天门关的巫师差人来木匠坪要老头子做一个天罗女神的头像,说的是腊月二十七亲自来请,要供奉到神坛上。来人送来了一只活鹅,算是定钱,他要按时做得了,就再给他一罐米酒,半片猪头,正好够他过年。老头子当时惊凛了一下。观音娘娘主生,天罗女神主死,女神是来催他性命的。

  这些年来,除木匠活外,他没有少做偶像,给人家雕财神爷,雕捡斋和尚,雕了愿判官,给傩戏班子还调过整套整套的脸壳,那半人半神的张开山,半人半兽的马帅,半人半鬼的小妖,还有供人开心取乐的歪嘴子秦童,也还给山外的人雕过观音菩萨,可就是,真的,还没有人请过主宰性命的凶煞天罗女神,女神是向他索命来了。他怎么这样糊涂就接受下来?只怪他老了,怪他太贪。人只要肯出财物,要什么他就雕什么。人都说他雕的像一个个活灵活现,一看就知道是财神爷。是灵官,就是笑罗汉,就是捡斋和尚,就是了愿判官,就是开山莽将,就是马帅和小妖,就是观音菩萨。他从来没见过观音菩萨,他只知道观音菩萨也是送子娘娘。是山外来得一个婆娘,带了二尺红布,,一筒子信香,听说山里人祭祖的那石头灵验,进山来求子的,见他会雕神像,求他做一尊观音,便在他屋里歇了一夜。早起,把他一宿工夫作得的观音娘娘高高兴兴带走了。可他这一生唯独没有雕过天罗女神,一是没有人来请过,二是这凶煞只有巫师的神坛才供奉。他止不住又打了个寒牌,浑身发冷,他知道天罗女神已经附在他身上,就等索取他的性命。

  他爬到柴堆上去取晾在横梁上的那一段黄杨,这木头纹理细密,不会走形,不会开裂,他已经搁了好些年了,舍不得派一般用场。他爬上柴难伸手情那截木头的时候,脚下跟着一滑,柴禾堆全塌了,他慌了神,可心里是明白的。他抱着木头,在屋场上做砍桩用的枫树疙瘩上坐下。这种不大的活计,他本来用斧子不加思索几下就可以把料备好,再用凿子去凿,随着刀刃下卷起的木片,吹掉木屑、眉目跟着显现,这都驾轻就熟。可他没雕过天罗女神,便抱着木头呆坐着发楞,又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只好放下那段木头,进到屋里,在火塘边上被油烟子熏得乌黑又被屁股蹭得发亮的一段圆木上坐下。他怕是真要完蛋了,他想,过不了这年。腊月二十七就要,都等不到正月十五,偏偏卡住,决计不让他过这年关。

  他作孽多了,她说。

  天罗女神说?

  是的,她说,他不是个好老头,不是个守本分的老头。

  也许。

  他自己心里明白他有多少罪孽。

  他勾引了那个来求子的婆娘?

  那是这婆娘下贱,她自己心甘情愿。

  这不算罪孽?

  可以不算。

  那他的罪孽是----糟蹋了一个哑巴姑娘。

  就在他这屋场上?

  那他不敢,是他外出做活的时候。这种外出做活的手艺人,长年单身在外,多少攒些钱,又有的是手艺,找个女人跟他睡觉并不难,有的是贪财放荡的女人。可他不该欺负一个哑巴姑娘。他糟蹋了她,玩弄了她,又把她甩了。

  天罗女神来向他索命的时候,他想到的正是这个哑巴姑娘?

  他肯定想起,她就出现在他眼面前,无法抹杀得掉。

  这就叫报复?

  是的?是凡受过欺负的女孩都渴望报复!她如果还活着,如果还能找到他,她会挖去他的双眼,用最恶毒的话诅咒他,叫魔鬼把他打进十八层地狱里去,用最残酷的刑法来折磨他!可这女孩是哑巴,没法于说,肚子也大了,被打出家门,沦落为妓女和乞丐,成了一堆人人嫌恶的烂肉。她本来不是没有姿色,完全可以嫁一个老实的庄稼人,可以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有一个可以蔽风雨的家,生儿育女,死后还落得有一口棺材。

  他不会想到这些,想到的只是他自己。

  可她那双眼睛就盯住他不放。

  天罗女神的眼睛。

  那不会说话的哑巴姑娘的眼睛。

  他霸占她的时候那双惊恐的眼睛?

  那双复仇的眼睛!

  那双哀求的眼睛。

  她不会哀求,她哭着撕扯自己的头发。

  她颓然失神呆望,

  不,她喊叫---

  可没有人听得懂她依依呀呀叫喊的是什么,众人看了都笑。他混在人群中跟着也笑。

  居然!

  他居然当时不知道恐惧,还自以为得意,心想没法追究到他。

  命运会报复的!

  她就来了,这天罗女神,他拨动炭火,就出现在火苗和烟子里。他眼睛紧闭,老泪流了出来。

  不要美化他!

  被烟熏了谁都会流眼泪。他用像干柴一样粗糙的手挥了一把鼻涕,螨珊跟着鞋子到屋场上去,抱起那段黄杨木,拿起斧子,蹲在枫树根疙瘩上砍削,直到天黑。又把木头抱进屋里,坐在火塘边的圆木上,用两腿夹住,长满老茧的手指摸摸索索,他知道这是他这一生中最后的一个偶像,生怕来不及刻完。他要赶在天亮之前,他知道天一亮他心中的映像就会消失,他手指头就会失去触觉,她的眉眼,她的嘴唇,她摇头时上唇绑得很紧,她耳垂十分柔软,而且特别饱满,还应该穿上一对大大的耳环,她肌肤紧张而富有弹性,她脸蛋光滑修长,鼻尖和下领尖挺而没有棱角,他的手是从她颈脖子扣紧的衣领里插下去的……

  早起,村里人去落风玻墟场买年货的路过他屋,叫了声,他没有答应。大门敞开,一股焦糊气味,人进屋见他倒在火塘里,已经死了。有说是中风,有说是烧死的,他脚底下有个才刻的天罗女神的头像,头戴一圈荆冠,荆冠边上有四个小洞,每个洞口伸出个竖头的乌龟,又像是蹲坐在洞里向外探望的兽头。她上眼帘下垂,似睡非睡,细长的鼻梁连接两弯修长的眉骨,让人感到她眉心微整,小而薄的嘴唇紧紧抿住,有一种蔑视人生的意味,那刚刚能察觉的黑眼珠则透出一层冷漠。她眉、眼、鼻子、嘴、脸蛋、下颔,连同细而长的颈项,无一不体现出少女的纤巧,只有吊着矛尖形状的铜片做的耳环的耳垂,硕大丰润,流露出一点性感,她的脖子却被很高的对襟衣领紧紧裹住。这天罗女神后来就这样供奉在大门关巫师的祭坛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4-4 论退税 - 来自《国富论》

商人和制造业者,不以独占国内市场为满足,却为他们的货物谋求最广大的国外销售市场。但由于他们的国家在外国没有管辖权,他们要独占外国的市场,简直是不可能的。所以,一般地说,他们只好请求奖励输出。   在各种奖励中,所谓退税,似乎是最合理的了。在商人输出时,退还本国产业上的国产税或国内税的全部或一部分,并不会使货物的输出量,大干无税时货物的输出量。这种奖励,不会驱使大部分的资本,违反自然趋势,转向某一特定用途,但却会使课税不至于驱使这部分资本中的任何部分转到其他用途去。这种奖励,不会破坏社会上各种用途间的自然平衡,……去看看 

权力意志 第十四节 - 来自《权力意志》

〈86〉   享利克·易卜生是我熟知的人物。他及他那顽固不化的理想主义和“要真理的意志” 并没有敢于超脱道德的物质世界幻觉说。这个学说虽然大讲“自由”,却不想承认什么 才是自由。“权力意志”在缺乏权力意志的人那里产生的第二次变态。第二阶段,人们 要讲“自由”,也就是说,人们想摆脱拥有权力的那些人。第三阶段,人们要讲“平等 权利”,也就是人们只要还没有取得优势,他就想阻挠竞争对手权力的增长。   〈855〉   确定等级,强调等级,这指的仅仅是权力的数量,否则就什么也不是。   〈981〉   不是改“良”人,不是……去看看 

第二、三版序言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第二版序言  这一版增加了一篇导言,表明我对欧洲某些思想运动所持的态度——这些思想运动的性质自从这部著作问世以来已显露得更加清楚。正文和注释部分也有几处作了改动,第8章的开头则是重写的。至于对一些紧迫的社会问题,我还是像以前那样保持不想引起争论的态度,虽然我已感到,为了阐明某些人或我的论点,必不可免地要涉及社会经验。  伯纳德·鲍桑葵  1909年11月12日于奥克斯肖特  第三版序言  在本书问世以来的二十年间,每一种国家学说都经受了严格的检验。在一些历史事件的启发下,著者的观点也……去看看 

3-21 到达那里的路是"在"那里 - 来自《与神对话》

我不要你走!我哪里也不去。我永远(always)与你同在。以一切方式(allways)与你同在。在我们停止之前,请让我再问几个问题。几个最后的、结尾的问题。你知道的,不是吗?你可以在任何时候走向内在,返回那永恒智慧之所,找到你的答案。是,我知道;我打从心底感谢它是这个样子,感谢生命是以这方式创造的,使我永远具有这个源头。但这套对话对我有用。这套对话是一个重大的恩典。我可不可以再问几个最后的问题?当然可以。我们的世界真的面临危险吗?我们人类是在自取灭亡吗?真正的灭绝?是的。除非你们慎重思考这种真正的可能性,否则你们就无法避……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