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灵山》

  她哈哈大笑,你问她笑什么,她说她快活,可她知道自己并不快活,只不过装出很快活的样子,她不愿让人知道她其实不快活。

  她说她有一次在大街上走,看见一个人追赶一辆刚开走的无轨电车,跟着一只脚,边跑边跳,拼命叫喊,原来是那人的一只鞋下车时卡在车门上了,那人肯定是外地来的乡下人。从小老师就教导她不许嘲笑农民,长大了母亲又告诫她不许当男人面傻笑,可她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她这么笑的时候,人总盯住她看,她后来才知道她这么笑时竟挺招人,居心不良的男人便会认为她风骚,男人看女人总用另一种眼光,你不要也误会了。

  她说她最初就这样给了个并不爱的男人,他趴在她身上得到了她还不知道她是处女,问她为什么直哭。她说她不是因为忍受不了痛疼,只是怜惜她自己。他替她擦眼泪,泪水又不是为他流的,她推开了,扣上衬衣,对着镜子顺理凌乱的头发,她不要他帮她,越弄只能越乱。他享用了她,利用她一时软弱。

  她不能说他强迫她的,他请她到他房里吃午饭。她去了,喝了杯酒,有点高兴,也并不是真的高兴,就这样笑了起来。

  她说她并不完全怪他,她当时只是想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把他倒给她的大半杯酒一口喝干了。她有点头晕,不知道这酒这么厉害,她知道脸在发烧,开始傻笑,他便吻她,把她推倒在床上,是的,她没有抗拒,他撩起她裙子的时候,她也知道。

  他是她老师,她是他学生,之间照理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她听见房间外面走廊上来去的脚步声,总有人在说话,人总有那么多毫无意义的话要说。那是个中午,食堂里吃完饭的人都回宿舍里来了,她听得一清二楚。那种环境下这一切举动像做贼一样,她觉得可耻极了,动物,动物,她心里对自己说。

  她后来开开房门,走了出去,挺起胸脯,头尽量抬得高高的,刚到楼梯口,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说她当时脸刷的一下子通红,像裙子被撩起里面什么都没穿一样,幸亏楼梯口光线很暗。原来是她同班的一个女同学正从外面进来,要她陪她去找这位老师谈下学期选修课程的事。她推说要赶一场电影,时间来不及了,匆匆逃走。可她永远记得叫她的那一声,她说心都要从胸口蹦了出来,她被占有的时候心跳也没有这么剧烈。总算得了报复,总之,她报复了,报复了她这些年来那许多不安和悸动,报复了她自己。她说那一天操场上太阳特别耀眼,阳光里有一个刺痛人心的非常尖锐的声音,像刀片在玻璃上划过。

  你问她究竟是谁?室实习,后来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你不相信。

  为什么只有你可以说故事,她讲就不行?

  你让她说下去。

  她说她已经讲完了。

  你说她这故事来得太突然。

  她说她不会像你那样故弄玄虚,况且你已经讲了那许多故事,她不过才开始讲。

  那么,继续讲下去,你说。

  她说她已经没有情绪了,不想再讲。

  这是一个狐狸精,你想了想,说。

  不只是男人才有欲望。

  当然,女人也一样,你说。

  为什么许可男人做的事就不许女人做?都是人的天性。

  你说你并没有谴责女人,你只不过说她狐狸精。

  狐狸精也没什么不好。

  你说你不争执,你只讲述。

  那么你讲述好了。

  还讲什么?

  你要讲狐狸精就讲狐狸精,她说。

  你说这狐狸精的丈夫死了还没满七��

  什么叫满七?

  早先人死了,得守灵七七四十九天。

  七是个不吉利的数字?

  七是鬼魂的良辰吉日。

  不要讲鬼魂。

  她说她就是她,跟着就又哈哈大笑。

  你惶惑了。

  她于是劝你,别这样,她说她只是说一个故事,她从她的一个女伴那里听来的。她是医学院的学生,来她医院手术。

  那就讲这未亡人,她鞋帮子上钉的白布条子还未去掉,就像乌伊镇上喜春堂的婊子一样,动不动依在门口,手插着腰,一只脚还悠悠跟着,见人来了,便搔姿弄首,看似不看的,招汉子呢。

  她说你在骂女人。

  不,你说,女人们也都看不过去,赶紧从她身边走开。只有孙四嫂子,那个泼妇,当着她面,吐了口唾沫。

  可男人们走过,还不都一个个眼馋?

  没法不,都一个劲回头,连驼子,五十好几的人了,也歪着头直瞅。先别笑。

  谁笑来看?

  还是说她隔壁的老陆的老婆,刚吃完晚饭,坐到门口在纳鞋底,全看在眼里,就说,驼子,你脚下踩狗屎了!弄得驼子讪讪的。那大热天,每每村里人当街吃夜饭的时候,总见她担着一副空水桶,扭着屁股,从一家家屋门口过。毛于他娘拿筷子戳了一下她男人,夜里招来了她男人一顿臭打,疼得敖敖直叫。那骚狐狸精,村里凡有丈夫的女人,没有不想上去,括括给她两记耳光的。要由得毛子他娘,得把她扒光,揪住头发往粪桶里按。

  真恶心,她说。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你说。先是叫她隔壁老陆的老婆发现了,这村里叫老实头的讨不上老婆的朱老大,总往她家瓜棚里钻,说是帮她浇粪,倒真浇的是地方。要不是事情闹到孙四嫂这老娘头上,也不至于弄得那么惨。孙四天不亮说是早起进山里去打柴,扛着根扦担,在村巷里拐了个弯,转身爬进这婆娘的院墙里去了。孙四嫂子本来留着心眼,不等他男人出来,就拿起扁担打门。这女人一边扣着衣褂腰上的钮扣,若无其事,竟开了门。那孙四嫂子那能放过,说时迟那时快扑了过去,两人顿时扭打起来,又哭又喊,人都来了。女人家当然都向着孙四嫂子,男人们却默默观战。这女人扯破了衣服,脸也被抓伤了,孙四嫂子后来说,要的就是叫她破相。她双手捂住脸,象条扭动的肉虫子,嘤嘤的哭。这当然有伤风化,可毕竟是女人家之间的事,六叔公同村长在一边站着,也只好干咳嗽。说的是最毒妇人心,女人们决定惩治她。她们商量好了,在她去打柴的山路上,几个手大脚粗的女人上去就把她扒个精光,捆绑起来,用一根杠子抬着,她直叫救命。她相好的就是闻声赶来,见这一伙气势汹汹连人皮都能扒了的女人,也不敢露面。她们把她往山里那桃花冲里抬去,早先开满桃花的那条山冲里就因为出了这种淫荡的女人成了麻疯村。她们将她连同抬她的杠子一起扔在这冲里唯一的出路上,吐着唾沫跺着脚,诅咒一番,回村去了。

  后来呢?

  后来天就下雨了,一连下了几天几夜,总算停了。晌午,有人见她穿着一条漏肉的破裤子,赤身裹着件蓑衣,嘴唇苍白得没一点血色,回到村里。屋檐下在玩的孩子见她就跑,一家家大门赶紧关上。没几天,她从屋里再出来的时候竟缓过气来,更妖艳了,两片嘴皮子红得透亮,面颊上也总是两片桃红,活脱是个妖精。可她再也不敢在村里招摇,只在早晨天还没大亮,再不夜里等天黑了,才到溪边挑水洗衣,来去也总是低着头匆匆贴着墙根走。要是小孩子们看见,老远就喊:“麻疯女,麻疯女,先烂鼻子后烂嘴卜。”跟着就四散逃走。尔后,人们也就忘记她了,家家忙着割稻打谷。尔后又是犁田,又是有种插秧。等早稻收割晚稻栽插都忙停当了,才察觉这女人家田里的活计都没做,人也好久不见。众人便议论得派个人去她家里看看。大家推来推去,临了还是由她隔壁老陆的老婆去探个究竟。她出来就说:“这妖精总算得了报应,起了一脸的水泡,怪不得连门都不出哩!”女人们听了都松了口气,再也不必为她们自家的男人操心。

  再往后?

  再往后,该割晚稻。打完最后一块田里的谷子,也就霜降了。村里人开始置备年货,该洗磨子磨米粉,毛子他妈就发现他丈夫推磨时光着的脊背上起的水泡,她没敢同别人说,只告诉了她小姑。不料这话同她小姑刚说过的第二天,她小姑早起,见她老公怎么胸前也生的泡疹子。事情就怕串连,女人家一串连没有保守得住的秘密,连孙四腿上也长了浓泡在流水。接下去,那个年自然过得挺阴沉,家家的婆娘都有心事,婆娘的男人们不是包头就是包脸,正赶上冬天,还不太抢眼。又到开春犁地了,再包住头脸就很不合适。男人们本不注意脸蛋,这会人人不是脱皮掉头发就是长水泡,连六叔公的鼻头上都生了个疹子。彼此彼此,也就没得可说,照样耙田。把秧都栽下去,人们又得了点空闲,便想起那妖精不知是死是活,可都说是这麻疯病人坐过的椅子旁人坐了屁股上也会生疮,也就再也没人敢去沾那妖精的家门。

  活该,这些男人,她说。

  可第一个在脸上扎个手巾下田薄草的是孙四嫂子。老人们都说:“造孽啊,现世的报应。”可有什么法子呢?连老陆的老婆也没逃脱,生了奶疮,全都溃烂了,只有还没出阁的丫头和小儿,他们要不远走他乡,也难逃厄运。

  说完了?她问。

  完了。

  她说这故事她不能忍受。

  因为是男人的故事。

  故事也有男女?她问。

  你说自然有男人的故事,男人讲给女人听的故事和女人爱听的男人的故事,你问她要听哪一类?

  她说你的故事越来越邪恶,越来越粗俗。

  你说这就是男人的世界。

  那么女人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女人的世界只有女人才知道。

  就无法沟通?

  因为是两个不同的角度。

  可爱情是可以沟通的。

  你问她相信爱情?

  不相信又为什么去爱?她反而问你。

  那就是说她还项意相信。

  如果只剩下欲望而没有爱情,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说这是女人的哲学。

  你不要总女人女人,女人也是人。

  都是女婚用泥巴捏出来的。

  这就是你对女人的看法?

  你说你只陈述。

  陈述也是一种看法。

  你说不想辩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部死灰复燃 1、巴黎和会:播下浩劫的恶种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人类的文明史,同时也是一部战争史。最近五千年来,大小战争总共发生了14513次,没有战争的时间只有292年。不过,战争的次数虽然不少,能使人永志不忘的世界大战却只有两次。这两次世界大战都发生在本世纪上半叶,在时间上仅仅相隔20来年。有意思的是,它们之间不仅在参战国家和战争结局等方面有许多类似之处,而且还存在着某种因果关系: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播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种子。  人们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在1914年。这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的皇太子弗兰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塞尔维亚爱国青年加夫利洛·……去看看 

4-13 有上千种方法可以释放别人心中的喜悦 - 来自《与神对话》

我离开了郡府后,在一所学校里任职。十年后到西岸与伊莉沙白·库布勒罗斯博士(Elizabethkuber-ross)共事,又十八个月后在圣地牙哥开始我自己的广告公司。由于泰莉·寇尔威提克(TerryCole-Whittaler)的牧师团雇我,所以两年后我又迁到华盛顿,移居波特兰,然后到南奥立岗,在那儿我结果变得一穷二白,过着露宿的生涯。接着在广播的脱口秀主持人,写了《与神对话》三部曲,从此以后平步青云,直到如今。好了,我遵守了我的诺言,现在轮到你遵守你的了。我想大家想要知道的比那要更多一点吧!不,他们不要。他们想听你说。他们要你遵守你的诺言。没问题我……去看看 

第37章 - 来自《至高利益》

贺家国哼了一声,不以为然地道:“我看这里面也未必就没有他的政治利益! 让工人们长期占着厂子,形成僵持,我们的车载电台天天在园区流动广播,这不是 一种很好看的局面吗?不是形象地宣传钟书记的败绩吗?我也许不了解钟书记,可 对这位赵老爷子还是比较了解的,我毕竟做过他的女婿!中纪委和中组部的第二个 调查组又要过来了,他能不想在政治上找点平衡?”   峡江市的政治生活仍保持着过去的那份平静,社会秩序仍保持着日常的平稳。   钟明仁深知这平静和平稳背后的危机:国际工业园开园毕竟15年了,矛盾和问 题积累了那么多,因为他的关系,省市……去看看 

第21章 科学底分类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四卷)》

1 三个种类——凡可归入人类理解范围以内的东西,可以分为三种。·第·一就是事物本身底本性,以及其各种关系和作用底途征。·第·二就是一个人(有理性而能自动的主体),在追求一种目的时(尤其是幸福)所应做的事情。·第·三就是达到和传递这两种知识的途征。我想科学正可以分为这三种,就是:   2 第一,为物理学Physica——第一种知识就是指事物本身底特有的存在、组织、性质和作用而言的。我这里所说的各种事物不但指物质和物体而言,而且亦指精神而言,因为精神亦如物体一样,亦有其特有的本性、组织和作用。这种物理学,若给以广义的……去看看 

第8篇 对外经济援助:手段与目标 - 来自《弗里德曼文萃》

在美国目前正卷入其中的这场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对外经济援助被普遍地看作是一种斗争手段。它所肩负的使命,是要帮助把那些独立的,然而同时也是不发达的、贫穷的国家,争取到我们这边来。按照这一观点,这些国家被确定要在济经方面得到发展。不论是否借助于我们的帮助,它们都会力求这样做。如果我们不帮助他们。,那么他们将会转而求助于苏联。所以,帮助他们实现其目的符合我们自己的利益。帮助他们的方式,是使其得到基本上免费的资本与技术援助,而成本则由美国和——我们希望—一处于同等发展阶段的它的那些同盟国来负担。  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