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灵山》

  你说你的故事已经讲完了,除了鄙俗和丑陋,都如同新蛇的毒液。你不如听听女人的故事,或者说女人讲给男人听的故事。

  她说她不会讲故事,不像你,可以信口胡编。她要的是真实,毫不隐瞒的真实。

  女人的真实。

  为什么是女人的真实?

  因为男人的真实同女人的真实不一样。

  你变得越来越古怪了。

  为什么?

  因为你已经得到了,是凡得到了就木珍惜了,这就是你们男人。

  那么你也承认男人的世界之外还有个女人的世界?

  不要同我谈女人。

  那么谈什么?

  谈谈你的童年,谈谈你自己。她不要听你的那些故事了,她要知道你的过去,你的童年,你的母亲,你的老祖父,那怕那些最细小的事情,你摇篮里的记忆,她都想知道,你的一切,你最隐秘的感情。你说你都已经遗忘了。她说她就要帮你恢复这些记忆,她要帮你唤起你记忆中遗忘了的人和事,她要同你一起到你记忆中去游荡,深入到你的灵魂里,同你一起再经历一次你已经经历过的生命。

  你说她要占有你的灵魂。她说就是,不只你的身体,要占有就完全占有,她要听着你的声音,进入你的记忆里,还要参与你的想象,卷进你灵魂深处,同你一块儿玩弄你的这些想象,她说,她也还要变成你的灵魂。

  真是个妖精,你说。她说她就是,她要变成你的神经末梢,要你用她的手指来触摸,用她的眼睛来看,同她一块儿制造幻想,一块儿登上灵山,她要在灵山之颠,俯视依整个灵魂,当然也包括你那些最幽暗的角落不能见人隐秘。她发狠说,就连你的罪过,也不许向她隐瞒,她都要看得一清二楚。

  你问她是不是要你向她忏悔?啊,不要说得这么严重,那也是你自顾的,这就是爱的力量,她问你是吗?

  你说她是不能抗拒的,你问她从哪儿谈起。她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有一个条件,你得谈你自己。

  你说你小的时候,看过一位算命先生,但究竟是你母亲还是你外婆带你去的你记不很清楚了。

  这不要紧的,她说。

  你记得清楚的是这算命先生有很长的指甲,他摆开你的生辰八字用的是黄铜的棋子,摆在八卦图阵上,还转动着罗盘。你问她是否听过叫紫微斗数的?这是古代术数中一门高深的学问,能预测人的生死未来。你说他摆弄那些铜棋子的时候,弹动指甲,毕剥作响,挺怕人的,嘴里还叨念咒语,说什么八八卡卡,卡卡八八,这孩子将来一生有很多磨难,他前世的父母想要领他回去,很难养啊,前世积债太多。你母亲,也许是你外婆问,有什么法子消灾没有?他说这孩子得破相,叫冤鬼招他魂魄时辨认不清。你外婆便趁你母亲不在家的时候,这你记得很清楚,要给你穿一个耳眼,她用一颗绿豆在你耳垂上揉搓,还抹上了一把盐,说是不疼的,揉着搓着耳垂肿大了,越来越痒,可老人家还没来得及下针穿跟你母亲就回来了,同老太太一场大吵,她嘟嘟嚷嚷,也只得作罢。而你那时候,对于穿与不穿耳服并没有一定的主见。

  你问她还要听什么?你说你并不是没有过幸福的童年,并不是没有拿过你祖父的拐杖在暴雨后积水的巷子里撑着涂盆当船划。你也记得夏天躺在竹凉床上,数一方天井上的星星,找哪一颗是你自己的星宿。你也就记起有一年端午节的中午,你妈把你捉住,用和在酒里的雄黄涂你耳朵,还在你头上写上个三字,据说夏天可以不生疖子不生疮,你嫌难看,没等你妈写完,便挣脱跑掉。可如今,她早已去世。

  她说她妈妈也死了,病死在“五七”干校里,她去农村的时候就带着病。那时候,整个城市都战备疏散,说是苏联毛子要打来了。奥,她说,她也逃过难,火车站月台上布满广岗哨,不光带红领章的军人,还有同样穿军装戴着红袖标的民兵。站台上押过一队唱歌的劳改犯,破衣烂社,象一群乞丐,有老头儿也有老太太,每人背一个铺盖卷,手里拿着

  瓷缸子和饭碗,一律大声高唱:“老老实实,低头认罪,抗拒改造,死路一条。”她说她那时候才八岁,不知为什么傻哭起来,死也不肯上火车,赖在地上嚷着要回家。妈妈就哄她,说乡下比城市里好玩,还说防空洞太潮湿,再挖下去腰就要断了,不如到乡下去,农村空气比城市里好,也不必每晚再要她替她捶腰。于校里倒是整天同妈妈在一起,他们大人们政治学习念毛主席语录和读报纸的社论的时候,那时候报上总有那么多社论要读,她就可以靠在妈妈怀里。他们下地劳动,她跟去在地边玩,他们割稻她还帮着拾稻穗。大家都喜欢逗她玩,那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要不是看见梁伯伯挨批斗,站在板凳上被推下来,把门牙都叩掉了,满嘴的血,她还是满喜欢干校的。干校里还种了许多西瓜,大家都买,谁吃瓜都把她叫去,她一辈子也没吃过那许多西瓜。

  你说你当然还记得,你中学毕业那年的新年晚会,你第一次同一个女孩子跳舞,你一再踩她的脚,臊得木行,她却直说没关系。那一夜飘着雪,雪花落在脸上跟着就化,从晚会回家的路上,你一路小跑,追赶你前面同你跳过舞的那个女孩-----

  不要讲别的女孩!

  讲你家有过一只老猫,懒得连耗子都不肯捉。

  不要讲者猫。

  那么讲什么?

  讲你是不是看过人家,那个女孩?

  哪个女孩?

  那个淹死的女孩。

  那个下放的女知青?那个跳河自杀了的姑娘?

  不是。

  那么是哪一个?

  你们夜里把她骗去游泳,然后又把她强奸了!

  你说你没有去。

  她说你肯定去了。

  你说你可以发誓!

  那么你肯定模过她。

  什么时候?

  在桥洞底下,黑暗里,你也摸过她了,你们男孩都一样坏!

  你说你那时候还小,你还不敢。

  她说你至少看过她。

  当然看过,她不是一般的好看,确实招人喜爱。

  她说你不是一般的看,你看过她的身体。

  你说你只是想看。

  不对,她肯定你看过了。

  你说这不可能。

  就可能!你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你经常去她家。

  那么在她家军?

  在她房间里!她说你就撩起过,撩起过她的衣服。

  怎样撩起?

  她靠墙站着。

  你说是她自己撩起来的。

  是这样吗?她说。

  再高一些,你说。

  里面什么都没穿?也没有奶罩?

  她乳房才刚刚发育,你说,奶当然隆起,可乳头还是瘪的。

  你不要再说了!

  你说是她要你说的。

  她说她没有要你说这些,她说她不要听了。

  那么说什么?随便说点什么,只是不要再谈女人。

  你问她怎么了?

  她说你爱的并不是她。

  凭什么这么说?你问。

  她说你同她作爱时想的也是别的女人。

  没有的事!你说,她这都凭空而来。

  她说她不要听,什么都不想知道。

  真对不起,你打断她。

  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你说那么你听她的。

  她说你从来就没听她说话。

  你故意问她是不是总在干校吃西瓜?

  你这个人真没劲,她说。

  你求她说下去,保证再木打岔。

  她说她没有什么可说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认真对待人治——韦伯《经济与社会》的一个读书笔记 - 来自《论法律活动的专门化》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  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  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  奇迹般地聚起座座金山。  ……。  啊,中国,啊,中国,  你展开了一幅百年的新画卷,  捧出万紫千红的春天。    ――《春天的故事》问 题  今天,人们已经普遍接受法治是当代中国应当追求的。在流行的法学话语中,人治往往受到批判,甚至被等同于专制。从普及法治的常识、促成当代中国的制度形成、确立人们对法治的追求而言,这种近乎宣传的文字也无妨,但是,若是将这样的文字当作法理学,则有重大纰漏。如果法治作为治理社会的手段……去看看 

5-4 倾听“驻足者”的低吟 - 来自《现代化之忧思》

刘华杰   模仿周围的人群活着,好似乘上五花八门的交通工具,无需思考规则,沿着既定的方向,匆匆赶路。   对于个体,终点是明确的;对于民族,至少几百年的未来还很难说。在通向现代化的川流中,在通向现代化的高速公路上,人们自以为方向正确,只奔美好前程。少有驻足者,细心思量行进的规则、方向与目的地,更少有人怀疑“局部上确定性的”事情整体上可能引出反面,如数学上的麦比乌斯带,艺术上埃舍尔的绘画《瀑布》,高速公路的交叉回转,浑沌系统的初值敏感性和局部轨道完全是决定论的而整体行为完全不可预测,等等。在这轰轰烈烈的商品化、现……去看看 

训练日记(1940年)(下) - 来自《蒋经国自述》

吃粥不吃饭(九月十七日)   早晨一点三十分,举行第一次紧急集合。大多数的同学,还不知道是紧急集合,所以动作很慢,有的到厕所里去,有的去洗脸,结果,经过二十分钟之后,方才集合完毕。战时紧急集合的讲评,认为大家没有警惕心,动作不敏捷而且不能保持静肃的态度,同时提出要求,以后在四分钟就要集合完毕。三点二十分举行第二次紧急集合,这一次成绩很好,不到五分钟已经集合完毕了。后来我对大家说:“无论什么事,只怕不去做,要做一定可以做到的。同时现在在社会中,不但自己要对自己负责任,而且要对整个团体负责任,一个人不到或迟到,就会影响到几百……去看看 

第四章 关于客观精神的理论(下) - 来自《客观知识》

10.问题的价值  人们可能反对我,说我对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理论或增进我们对这个理论的理解?”——所提出的答案仅仅是转换问题,因为我的答案不过是代之以有关的问题:“我们怎样能理解一个科学问题或增进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这种反对是有根据的。但是通常说来,问题转换将是一个进步的转换(用拉卡托斯教授的说法)。通常说来,第二个问题即理解问题的元问题,比第一个问题更难更有趣。无论如何,我认为它是两个问题中更基本的问题,因为我认为科学从问题开始(而不是从观察甚或理论开始,虽然问题的“背景”无疑……去看看 

Book 16 : How the Laws of Domestic Slavery Bear a Relation to the Nature of the Climate - 来自《论法的精神(英文版)》

1. Of domestic Servitude. Slaves are established for the family; but they are not a part of it. Thus I distinguish their servitude from that which the women in some countries suffer, and which I shall properly call domestic servitude.2. That in the Countries of the South there is a natural Inequality between the two Sexes. Women, in hot climates, are marriageable at eight, nine, or ten years of age;1 thus, in those countries, infancy and marriage generally go together. They a……去看看